「你們想放我一馬,我可不打算放過你們!」

「僵文,拖住這個稻草人,我先解決那個大塊頭!」

「是,老大。」趕來的僵文一聽,取代白洛擋在了稻草人面前。

「嘿嘿,這位老兄,既然老大都吩咐了,我們先來玩玩怎麼樣?」

稻草人冷笑:「就憑你?」

僵文怪笑一聲,赤紅色的紋路開始爬滿全身,對付稻草人,不拿出點兒真本事可不行。

「秘術——旱魃之體!」

僵文和稻草人二人迅速戰成一團,白洛這邊也跟地獄火對上。

這個渾身燃燒著火焰的大傢伙明擺著也不是什麼弱者,身上燃燒的火焰溫度高到嚇人。

「地獄火?有意思,我還是第一次跟地獄火交手,你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

地獄火悶聲道:「我聽說過你,妖獸市場的老大,我早就想跟你交手了,今天就讓我看看你有沒有哥哥說的那麼強!」

地獄火語罷,一道火焰纏繞在手臂上,向著白洛揮舞而至。

「試試這一招——炎拳!」

地獄火拳頭上的橘紅色火焰高度壓縮起來,最直觀的便是顏色由之前的橘紅色變成了深紅色,看上去如同一團跳動的鮮血一樣。

白洛不慌不忙,手上掐了一道法決、

「大塊頭,你可真『熱情』啊,既然這樣,就先給你降降溫好了!」

語落,法決也跟著落下,一團團清水憑空浮現,飛向地獄火。

地獄火眼中滿是不屑,他的火焰豈是尋常的水元素能澆滅的?

可惜,他不知道的是,白洛的水也不是普通的水,而是經過反覆壓縮,又被充滿了靈氣的水滴,只需要小小一滴,便可以熄滅一大片火焰。

地獄火拳頭轟出,將一團靠近他的水團打的支離破碎,水滴落在他的手臂上。

他正想譏笑白洛的不自量力,卻感到身體有些不對勁兒。

自從覺醒成為黑暗生物地獄火,他已經很久沒有感受過冰涼的觸感,但現在,他竟然能體會到手臂上的微微冰涼。

手臂上燃燒著火焰的部分不知何時少了一小塊兒,讓地獄火又驚又怒,這些火焰可是他的命,沒有火焰,他也就離死不遠了。

於是,地獄火連忙催動體內力量讓溫度降低了一些的手臂再次燃起了火焰,等火焰升起,這才鬆了口氣,忌憚地看著白洛。

「小矮子,你成功惹怒我了,我要殺了你!」

地獄火這次也學聰明了,沒有直接跟飛射過來的水團硬碰硬,而是隔空揮出數道火焰,將這些小水團挨個打碎。

「哼,我看你這下還怎麼辦。」地獄火呼出一道熱氣,很是驕傲,身上燃起的火焰活躍地跳動著,似乎是在挑釁。

白洛沒有理會地獄火的挑釁,只見他手上法術一捏,數道土牆從地獄火四面升了起來,像是一座囚牢,將他困在了原地。

地獄火龐大的身子夾在這麼小的空間里著實難受,這讓他很不爽。

四面土牆將他的視線完全遮蔽住,外面發生了什麼他一概不知,土牆上面有十多米高,想脫困也有些困難。

但他地獄火是誰?根本不需要爬出去,他直接緊握拳頭,手臂上的火焰瘋狂燃燒,一拳轟出,直接將這面牆面轟的倒塌。

地獄火還未來得及為自己的神力感到洋洋得意,就有一道跟他差不多大的身影襲了過來。

感受到這道身影的地獄火毫不猶豫地揮拳而上,有些人的手上動作比腦海中下判斷的速度還要快,地獄火就這其中一名。

等他剛揮舞出拳頭,立馬就後悔了。

狂纏獨愛:惡魔總裁,放了我 因為那是一座完全由濃郁的水元素組合而成的水元素巨人,裡面沒有半點兒白洛的影子。

「他究竟去哪兒了?」地獄火自問道,得不出答案的他只能硬著頭皮上。

擊碎這團水元素巨人,大片的水花飄散下來,其中大部分都落在了首當其衝的地獄火身上。

手臂上和身上的微妙觸感讓地獄火心臟也跟著一陣冰涼,身上的火焰熄滅了大半。

忽的,一陣危機感從後面襲了過來,失去了大半火焰的地獄火暴怒出手,勢要一拳絞殺偷襲之人。

「張虎,不要小瞧我啊!!!」

地獄火發出一陣憤怒的咆哮,將來襲之人一拳轟成漫天碎末。

然而,地獄火心裡卻咯噔一下,沒有半點兒開心的意思。

『糟糕,上當了!』

他反應了過來,但卻為時已晚。 手感不對,等轟碎了襲來的事物,地獄火發現,這哪是什麼張虎,根本就是一堆用石頭堆積而成的人形土元素。

只因白洛土元素操控實在太過高明,竟然連他都被騙了過去。

「該死!」

地獄火此時再想回頭,卻為時已晚,只能選擇將身上僅剩的火焰全部聚集在背部,祈禱能撐過這一擊。

在他背後,白洛準備已久的水元素巨人狠狠撞在了地獄火背上,跟熊熊燃燒的火焰針鋒相對。

一方是經過白洛高度壓縮之後的水元素,另一方是地獄火身上熊熊燃燒的火焰,兩者的撞擊發出一陣刺耳的轟鳴,大片水蒸氣從中瀰漫出來,化為一股股白霧直衝雲霄。

白霧散去,露出一具頹然半跪在地面上的地獄火『屍體』,此時的地獄火身上完全沒了火焰,像是一根燃燒著的火把突然被澆上了一盆冷水一樣。

白洛沒有冒然靠近,他站在原地,念頭一動,數十根尖銳的土刺凝結而出,懸浮在地獄火『屍體』上方,準備落下。

被數十根土刺指著的地獄火一個激靈,跳了起來,一拳打碎漂浮的土刺。

他的臉色很是很難,帶著濃濃的不甘道:「你是怎麼看出來我沒死的?一般的地獄火身上的火焰熄滅,就代表已經死亡,難道你不知道?」

白洛回道:「我知道,但你太可疑了,所以我覺得有必要試一下你到底有沒有死,而且,如果你真的死了,你的哥哥難道會一點兒都無動於衷?」

這兩條,就是白洛襲擊地獄火『屍體』的原因,哪怕只有一點,白洛也會毫不猶豫地動手。

地獄火一陣懊惱,以他的腦子,能想到裝死就是極限了,沒想到還是被眼前這個張虎給輕易破解。

為什麼外面的人都那麼難纏?地獄火想不明白,他已經開始懷念在黑暗議會裡直來直去靠拳頭說話的日子了。

「說都說完了,也該送你上路了。」白洛手上這次沒有纏繞元素,直接一拳轟了上來。

薄少溺寵小情人 變成石頭人的地獄火見狀大怒:「小矮子,你是在瞧不起我嗎?!」

「我即使沒有火焰,力量也不是你能相扛的,敢拿身體硬抗,今天我就送你下地獄!」

地獄火生氣了,看他身上一身結實的岩石就知道他的力量可能遠超常人想象,當初張虎死前曾拿白洛的力量跟地獄火俱樂部的『那個瘋子』比較,這裡的瘋子指的就是地獄火。

地獄火雖然是弟弟,實力卻比稻草人還要強上很多,光是力量就能超過張虎,再加上一身恐怖的火焰傷害,簡直就是個行走的刺蝟,誰碰誰扎手。

白洛想辦法削去了地獄火的一身火焰,可就算這樣,地獄火的戰鬥力仍然不可小覷。

地獄火帶著強烈的憤怒,一拳揮出,足足比白洛大了五倍有餘的拳頭攜著狂風呼嘯而來。

白洛不躲不閃,一拳迎了上去。

兩隻拳頭,一大一小,一個上面攜著無與倫比的威勢與重量,另一個則平平無奇,讓人為他的主人命運感到擔憂。

「去死吧,小矮子!」地獄火獰笑,感受到了白洛拳頭上的弱小和無力。

白洛卻微微一笑,拳頭上的力量轟然爆發,直接將地獄火逼的後退幾步,在地面上留下兩道長長的划痕。

兩人一觸即分,地獄火揉了揉拳頭,石頭做的腦袋裡無論如何都想不明白,對面這人小小的身體內是如何孕育出此等程度的力量。

「哼,我承認,剛才是我小看你了,這次我就要用全力了。」地獄火揉了揉發麻的拳頭,不得不承認,白洛的力量竟然能跟他相媲美。

天啊,他的種族在黑暗議會裡也是極為優秀的,尤其是在火焰和力量上,都是世間一等一的存在,可眼前這個張虎竟然能在兩方面都壓制他,這個張虎到底是什麼來頭?

感受到勁風襲來的地獄火也容不得多想,再次跟白洛戰在了一起。

另一邊,僵文跟稻草人的戰鬥就沒那麼輕鬆了。

不同於白洛和地獄火激烈碰撞,這邊的戰鬥聲勢很小,但卻也十分兇險。

身上布滿了赤紅色紋路的殭屍王者僵文謹慎地盯著眼前的稻草人,他跟稻草人從未交過手,但也從外界的隻言片語中了解過稻草人的一些事迹,知道他是個狠角色。

可是,他僵文也不是什麼善茬。

「桀桀,鐵僵會是吧?本來我們地獄火俱樂部還打算收編你們,可惜你們站錯了隊。」稻草人搖了搖頭,很是可惜。

「現在也不算晚,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大家都是黑暗生物,你應該知道別人對我們的排斥,只有我們才是真正的同類。」

「來吧,加入我們,讓我們一起稱霸黑海市,之後我會向黑暗議會彙報,邀請你進入黑暗議會,只有那裡,才是我們黑暗生物應該待的地方。」

稻草人不停蠱惑,如果能將僵文勸降,可謂省了很大的力氣,這場戰鬥也會出現轉機。

「你放屁!」讓稻草人驚訝的是,僵文竟然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什麼黑暗生物的家,別拿老子跟你們這群雜碎相比,我再段時間就修成正果了,哪裡還需要你們的收留。」僵文輕蔑地看了稻草人一眼,其神態,讓稻草人氣的發狂。

稻草人不服,與其爭辯:「你難道就不知道那些活物對我們的黑暗生物的排斥?你的手下知道了你是殭屍的身份后,又有幾個會不畏懼的?」

僵文不知從何處摸出一根香煙,點燃后抽了一口,腦海中想起了當初白洛曾經說過的那句話。

「如果有人因為看到你的外表就怕你,那他怕的一定不是你的外表,而是你這個人。」

僵文深吸一口,口中吐出一個煙圈,將手上的香煙丟在地上踩了一腳。

「你廢話可真多,要干就干,我僵文還從來沒怕過誰!」

稻草人很是不悅:「既然你冥頑不靈,今天乾脆就死在這裡好了!」

稻草人身子一動,身體竟然跟一陣清風一樣,飛速靠近了僵文,插在他身上的鐵釘感受到了主人熾熱的戰意,紛紛豎了起來,尖的一面朝著外面。

僵文不敢託大,從背後連忙抽出一把鬼頭大刀。

鬼頭大刀長約一米,刀身厚重,重量足有三百多斤,被僵文拎著,手上也會感到沉甸甸的,不過,用來戰鬥還是沒問題的。

一刀劈下,寬厚的刀刃跟稻草人身上的鐵釘相撞,看似脆弱細小的鐵釘竟能抗住僵文鬼頭大刀的劈砍,著實讓人震驚。

震驚的事還不止如此,稻草人兩隻手臂上伸出的鐵釘刀擋住了僵文的斬擊,兩人僵持片刻,僵文以為會這樣分開,卻不料稻草人竟還有后招!

插在他身上的鐵釘一部分用了組成鐵釘刀,剩下的卻還不少,就比如,在他胸口處,一根十厘米的鐵釘忽然出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射向僵文。

如此近的距離,僵文很難躲閃,而且他正跟稻草人僵持在一起,一旦他提前鬆手,不就正中了稻草人的詭計?

鐵釘扎在了僵文胸口,僵文悶哼一聲,胸口逐漸被染成紅色。

「桀桀。」稻草人怪笑一聲。

嬌妻好孕:冷酷BOSS送上門 「還不肯鬆開,這次可就要射中你的頭了哦。」

稻草人身上再次出現一根鐵釘,不過這次的位置就不是在胸口,而是頭頂。

僵文和稻草人身高相差不多,這一下要是射出,可真的就是直奔腦門兒來的啊。

僵文臉色微變,雖然鬆手可能會受傷,但也比被直接射死要強。

正在他打算鬆手的時刻,一陣轟鳴聲傳進了兩人耳朵里。

稻草人像是感受到了什麼,朝著某個方向望去,頓時目眥欲裂。

他看到的是,地獄火倒在了地上。

弟弟死了?不對!

他思索片刻就反應了過來,這種情況並不代表他的弟弟已經死亡,但足以讓他猜到對方的難纏。

況且,失去了火焰的保護,他的弟弟實力大減,再接下來的戰鬥中將會更加不利,甚至,還會有死亡的危險!

「好機會!」僵文趁著稻草人思索的片刻功夫,手上的鬼頭大刀一掙,擺脫了鐵釘的僵持。

稻草人暗道一聲不妙,卻為時已晚,只看見一隻猙獰的鬼頭在眼前不斷放大。

「不好!」

稻草人情急之下手上的鐵釘刀也擋不住僵文,他的力氣比僵文差了不少,本就是憑著巧力跟僵文周旋,哪受得了這般斬擊?

「怎麼辦?」稻草人也是慌了神,但他不愧是黑暗議會派出來的精英,長期遊走在死亡邊緣鍛鍊出來的直覺救了他一命。

數十根鐵釘從他身體里飛射出去,不可能全部打中僵文,為的只是讓他的刀偏離一些就好。

這些鐵釘也不負他所望,僵文無奈之下只得將刀背橫掃,擋住射來的鐵釘,刀刃不自覺地就偏了幾分。

一刀揮下,稻草人早已不見蹤影,在數十米開外處微微喘著粗氣。

失去了身體里的大部分鐵釘,他的速度似乎比剛才更快了,兩人之間的戰鬥註定了是場持久戰,想要贏,還要等另一邊的戰鬥出結果才行。 這邊,白洛跟地獄火的戰鬥還在繼續。

白洛已經很久沒有出過全力了,跟地獄火的戰鬥也是如此,之所以現在他們看上去旗鼓相當,無非是白洛壓制了力量的緣故。

兩人的身體狠狠相撞,地獄火向後退了五步,白洛只向後退了三步。

這讓地獄火很是抓狂,甚至在腦海中懷疑眼前這人的身體是不是跟他一樣是石頭做的,不,應該是比石頭還要堅硬才對。

剛才的數次撞擊,組成他身體的岩石竟隱隱有些鬆動,這險些嚇破了他的膽。

打著打著身體還散架了?不行,再這樣下去,遲早得出事兒。

脾氣再怎麼暴躁,對自身實力再怎麼自信的地獄火,在一次次的對撞中也被打到自閉,最終不得不提前服軟。

「停——」

地獄火伸出一隻手掌擋在身前,聲音中帶著一絲憋屈道:「能不能商量一下,我們都回去好不好?」 錦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