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古秘地開啟之日,你曾言道,通往荒古秘地的通道就在水面下方,封印禁制分為二層,一層為河面禁制,另一層為秘地通道封印……隨後,你不費吹灰之力,就將河面的封印禁制打開了……」

「這一切,宗主古向天事前皆有告知,但對怎樣開啟秘地上方河面的封印,卻隻字沒提,事後當我問起時,古向天卻反問我,你從那裡知道的這般詳盡……」

「這讓我恍然大悟,破除天下荒古遺址入口的封印,除了天樞府能掌握的這般詳盡,又有誰能做到?那閣下不是天樞府的人,又會是誰?說不定你早已下去探查了千百次……」

「事隔不久,天樞府舉派上遷大羅天界,我盯了你整整一天……」

「白天你無任何異常,但夜晚,你卻一人飛到天龍峰最頂上,遙望天際邊上的天樞星感嘆道,『月升族人歸,空留孤獨人……』」

說到這裡,殷天祥不容置疑的道:「這便是你暴露身份的所在!」

黃嘯天點頭,不再多問……到了他們這種境界地位,有些話只需要說一遍。

殷天祥瞳孔微縮,臉色瞬間陰沉下去:「你我今日,正當將昨天的一頁翻過,拋棄成見,成為知己,聯起手來,以最強戰力,從獸潮血海中殺出一條生路,將此妖王斬殺,否則絕無活著的可能!你看如何?」

「殷殿主果然光明磊落,先前我不敢全力出手,是怕你在旁虎視眈眈,現在看來,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好,此戰便做為我真心實意歸服新龍淵宗的投名狀,不成功便成仁,殺殺殺!」

黃嘯天早己知道,天樞府留下他一人在此界,根本就沒打算引渡他再回歸到自己的族人中去!

名義上,留他在此監查韓星,實際上便是拋棄了他……

當年,在他得到了那本《天樞密典》……一部貫穿天樞府上下千萬年隱密的書籍時,天樞府主便對他動了殺機!

好在黃嘯天見機的快,將此書交了上去。

但隨後多少次莫名其妙的刺殺,讓他明白了,天樞府主根本就不放心……

誰也保證不了,他沒有翻看!

在大羅天界,他被名正言順的壓制掉修為,派遣到了離天樞星最遠的—–天樞府秦洲大陸分舵……讓他監察荒古秘地!

很明顯,這是對他實質上的流放!!!

因為,秦洲大陸分舵,完全可以派人完勝這項任務,根本用不著把他從大羅天界上調遣下來。

蜚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荒古密地開啟后,天樞府分舵舉派遷移到了天樞星上,獨留下了他一人!

這樣一來,他既便掌有《天樞密典》之秘,在這一界也修鍊不了!

這根本就是要讓他老死在這靈氣稀薄的秦洲大陸的節奏!

黃嘯天心裡清楚,天樞府己拋棄了他,在那一刻,他徹底死心了!

若非他的妻兒老小尚且留在天樞星上,他都不會動要拼盡一生的修為,也要重返天樞星的念頭!

回不去了……靠自己一人之力,根本打不開通往大羅天界的結界!

但殷天祥的一番話,又然起了他的希望……

既然註定在此界十死無生,又何必自投絕境……

良禽擇木而棲!

黃嘯天做出一番利弊評估之後,心頭泛起的滔天巨浪,很快變成平靜。

「好成交」黃嘯天伸出手:「我黃嘯天從今起便把這條命交給宗主韓星,雖然跟隨他是一條艱難的路,也是一條無法回頭的路,但我相信你的眼光,有朝一日打上大羅天界,有你我二人的佑護,加上我記憶中的《天樞密典》,足可成大事!」

《天樞密典》!

殷天祥心中驀然升起了一種感覺,《天樞密典》與第二段登天仙路有莫大的關係!

他剛要問個明白,便在此刻,獸潮後面的九頭紅色蛟蛇一聲咆哮,響徹天際!

只見它長達萬里的軀體赤鱗閃耀,盤繞在宋城界域的最高山峰上,仰頭將雲霄上面聚妖幡爆發的最後滾滾妖氣吞入腹中,九頭齊吼,聲勢駭人。

九頭蛟蛇軀體一緊,咔嚓一將,萬仭高山應聲被絞斷……

霎時間,小山般的亂石穿空,在轟隆聲中墜地,傳出一片慘叫聲……

無數蠻獸和宋城的士兵被砸成了肉醬,死於非命!

顯然,這一刻它已徹底將妖氣煉化! 「嗷吼……」

「噗!」

從山嶽般蛟蛇的九張巨口中,噴出九道濃縮著紅色妖力的光芒,散發出妖異而神性的光輝,帶著無與倫比的妖力精神烙印,從天而降,瀰漫著落在了整個獸潮之中。

妖力光芒閃爍,從中浮現出億萬妖獸靈魂的虛影,一絲絲精魄,全都進入到了獸潮中的億萬凶獸體內。

剎時間,所有蠻獸凶禽彷彿被奪去了心志,眼中開始閃爍著紅色異樣光芒……

它們體內的妖修潛能全面開啟……

一瞬間,億萬凶獸的道行被提升到了極高,野獸特有的兇殘更加活躍,暴戾威壓節節攀升……

在獸群中,不時掀起了滔天的妖風,一些原本為普通的蠻獸,這時候已進階到了妖獸,更有許多,已勝過了天獸!

獸潮中突增了許多「天級妖獸」的助戰,暴戾之氣衝天。

剎時間,宋城百萬里上空,被籠罩在了一片絕望的氣氛中。

「吼……」

隨著一聲貫穿雲霄的狂吼,九頭蛟蛇九張大口陡然張開,像九座火山爆發,從中噴出九道赤色神焰,化作一片片熊熊燃燒的熾盛火海,直接是燒塌了半邊天穹。

這是九口毒龍火焰,熾熱而劇烈,湧向了戰場上所有的人類,只要沾著一點火星,也足以讓人皮焦肉爛,立成白骨。

九口毒龍火焰可焚盡百萬大軍!

隨著九頭蛟蛇一聲怒吼,妖風肆虐張開,毒龍火焰在前面開道,妖獸們的攻勢猶如巨濤拍岸,勢不可當,向宋城的百萬士兵撲了過來。

這是一場震世激戰……

宋城百萬戰士雖然強悍,但也無法抵擋九頭蛟蛇使出的這種極具殺傷力的火焰。

瞬間,戰場上一片焦糊!

宋城士兵被燒的焦頭爛額,枯骨成山,鮮血染紅了大地。

頓時,人族戰士如巨壩崩潰,整個防線已然完全被沖跨。

隨後,在一陣陣兇狠的嘶吼咆哮聲中,走避不及的人族戰士血肉橫飛,不知多少人又慘死在獸潮之中。

九頭蛟蛇九頭搖擺,如同九頭凶龍下界,一會兒龍尾裂地,一會兒化成九條真龍鎮壓而來,宛若開天闢地一般。

它散發出恐怖氣息驚世,驅使眾多天獸與殷天祥與黃嘯天展開拚死搏殺。

這是一場震世激戰!

若不是宋城被護城陣法靈罩罩定,防禦住了無盡的山河,很難想象會打成什麼樣子。

黃嘯天心頭一沉,知道殷天祥所言非虛,今日若不亮出最強底牌,再猶豫,二人都得死!

「轟隆隆!」

黃嘯天眉心光華綻放,一聲輕顫,一個青金飛碟圓盤衝出,在空中放大成千百丈大。

青金飛碟閃爍著神秘莫測的玄奧的符號,發出清冷的光輝,橫在空中。

從青金飛碟中射下的恐怖蔚藍色光線,讓下方盡成死亡之地。

不論是凶禽還是蠻獸,在藍色光線的照耀下,盡成一灘血水!

便那些天獸,也哀號著躲的遠遠的,不敢靠近,彷彿知道此物的厲害。

「黃副宗主誠不欺我,這件寶貝,果然是我大羅天界的域外神物!看我的!」殷天祥目光閃動,無比興奮。

「嗡」

漫天的神芒飛出,一塊人頭大的腳趾骨被殷天祥祭了出去。

這塊趾骨雪白晶瑩,像擁有了魔性,黑霧繚繞其上,竟然凝結出了一尊魔神的虛影!

這尊魔神的幻像一出,無論是人還是獸的心弦,都顫動了一下……

這是一尊完全是由那枚趾骨顯化而成……面如牛首、背生雙翅,腳生九趾,肌膚古銅色的巨人!

總裁的腹黑小萌妻 他散發出滔天的霸氣,像是一尊天神一樣立在空中,身上產生的波動,震的宋城的城牆都在抖動,像發生了大地震一般。

高空更是被他偉岸的軀體,崩開一道道大裂縫。

趾骨顯化這尊神魔很特別,細看不難發現……他是由道紋包裹著神魂的法則構成,除了雙足宛若實質外,膝蓋以上全是發光體。

看似虛幻,但他的體魄卻強大到了一個極致……

神魔劈開虛空,一步就邁了過來,巨掌中無任務利器,竟然徒手瞬間抓裂大地,向著地面上的獸潮撈去。

從他的巨掌中驟然爆發出一道無敵的氣勢,橫掃獸潮,猶如山崩海嘯,數百隻天獸被他握在掌中。

神魔五指收攏,攥成拳頭,血水順著手縫,像瀑布一樣落了下來。

「啊……」數百隻天獸被他捏成了肉餅,鮮血流淌,被像是扔雞鴨的屍體一樣,甩手而出,徹底斃掉!

一頭天獸的戰力足以抵的上一位戰帝,百十頭加在一起,便是戰神與其對敵,也要被群毆致死,如今卻被人像抓起來的一把泥土,隨意的被捏把成粉塵,撒了出去。

遠處,所有人和靈智己開的妖獸們,盡被震撼的靈魂的顫慄。

這種逆天的攻伐力,即便是大羅天界也不曾見到。

高空之上,天殺堂的那數十位殺手眼睛都直了,渾身打了一個激靈。

「蚩尤?」高空那位手掌聚妖幡的修士,陡然將雙眼瞪的如同鈴鐺大小。

「不,不,不,蚩尤乃是遠古魔神,怎麼還會活在這個世上?」他們面露大驚恐之色。

「不可能,這尊神魔乃大羅天界古神氏九黎戰族的老祖,已經化道了,那具被封印的神軀至今仍在他們的族地中被鎮壓,億萬年來,九黎戰族試圖解開封鎮,卻因缺少一縷主神而復甦不了他們的祖先,若是蚩尤,他的主神怎會出現在秦洲大陸上?」另一位深諳九黎戰族之秘的修士又是驚愕又是不解的道。

「相傳,遠古神魔不出手則已,一旦出手,便是性命相搏,不分出生死決不收手,看來,坐山觀虎鬥是不行了,青蛟王龍浩宇,我們得出手,用聚妖幡鎮壓了他,否則獸潮必然崩潰!」一位氣勢高昂,身姿不凡的修士對掌旗的修士沉聲道。

「大長老,不能用聚妖幡,我在祭骨之人身上察覺到了有我族人的氣息……是小毒蛟赤龍……成了他的靈寵!」掌旗的修士驚呼道。

誰都知道,聚妖幡有收取妖獸性命之能,一但聚妖幡作用在下方之人身上,小毒蛟赤龍首當其衝要被斃命。

大長老冷笑道:「哼,青蛟王龍浩宇,傳聞你那兄長三頭青蛟王犯了族規被你父王貶在此界……而他的兒子小毒蛟赤龍,被人族修士收當了靈寵……你怕用聚妖幡連你那侄子一起收了,讓他喪命?誤了戰機,你就不怕堂主知道,責怪下來?」。

青蛟王龍浩宇大怒:「石古海,你別仗著大長老的身份壓我,臨行前,堂主傳我驅獸之道,要我負責獸潮一役,現在此戰還沒結束,暫且沒有你說話的份兒,待此戰結束后,我再移權給你也不遲!」

「只是現在不管是誰,若是違了我的意志,我便用這聚妖幡,先將他給鎮壓了……,爾等聽令,全力出手,要了下方這修士的性命,奪回我侄兒的真身!」青蛟王龍浩宇喝道。

「你……」天殺堂的大長老怒到極致,但也不敢強硬抗命。

一方面堂主有令,另一方面小毒蛟赤龍之父三頭青蛟王沒被貶下秦洲大陸時,便是天殺堂也不敢輕攄虎鬚……

在妖界誰都知道,這位妖族大能是出了名的護犢子!

些人身上發出無量的戰力之光,各種各種兵器齊出,衝出一道道流光溢彩,向殷天祥與黃嘯天打去。

殷天祥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收取的靈獸小毒蛟赤龍無形中幫自己化解了一次致命的危機。

在古遺葯園中,小毒蛟赤龍嗅到了殷天祥體中荒古蠻獸血珠的味道,心甘情願的認他為主,只為要進化成真龍之體。

這顆蠻獸血珠原本是靈鷲一族五千五百年前,有無上神通的那位老祖—–天玄子,化道前將全身傳承下來的蠱雕神獸精血凝成的一個血珠,以待後人傳承……

他怕血珠乾枯,便將它附在一頭不起眼只有巴掌大的荒古蠻獸體內,但沒想到此獸竟然是是為荒古蠻獸螭吻的幼體,后被殷天祥擊殺。

螭吻傳說為祖龍第九子,為太古神獸,血脈卻堪比真龍,這頭螭吻的真靈無處可躲,便融合進這顆血珠里,射進了殷天祥的體內。

這滴血珠對殷天祥無益,但對蛟族而言,無異於是重返真龍之體的至寶!

殷天祥非但沒有煉化這顆血珠,反而遭受到反噬。

小毒蛟赤龍身上龍族血脈傳承十分稀薄,成為他的靈獸后,每日吸取血珠裡面的螭吻真龍之血加身煉化,反噬的現像才得到緩解……

但小毒蛟赤龍也不能全盤煉化吸收這顆血珠,因為裡面尚有蠱雕神獸的精血,蘊含了萬千靈鷲族的戰魂且有天玄子的一絲元神在其內。

便是天玄子的這一絲元神其後被韓星驅逐,投向西域方向尋找陸千夜,要復活他自己的那具乾枯的神屍,但留在血珠中的那萬千鷲族的戰魂依舊不肯離去……以人族大能精血來供養,可保戰魂不滅,真待血珠中靈鷲一族的傳承被繼承,方才能魂飛魄散。

若韓星的荒古聖體不大成……沒有上位戰神境的修為出手,休想解開!

饒是如此,小毒蛟赤龍成長的特別快,隱隱已有真龍的雛形,每每蛟龍一族的氣息衝天,這才被青蛟王龍浩宇感應到。

青蛟王龍浩宇一方面聯手十多名天殺堂的頂級戰神修為的殺手全力出手,要滅了殷天祥與黃嘯天,另一方則催動聚妖幡,讓九頭蛟蛇率領獸潮屠盡人族所有的修士與士兵!

霎時間,戰場上鱗甲迸碎,血肉翻飛,從天空到大地,一片血紅,大戰繼續! 高冷老公隱婚蜜愛 「轟隆!」

在一陣刺目的光芒之中,離黃嘯天百丈範圍內的天獸軀體徹底被青金飛碟的恐怖藍光粉碎!

黃嘯天頭頂青金飛碟,垂落下一道道蔚藍色光線,護住軀體,這讓他壓力陡消。

他大喝一聲,旋風般沖入獸群,雙掌飛舞,哧哧氣刀順著指尖縱橫而出,將群獸劈得血肉橫飛。

兩隻天獸級的雙翼嗜血狂獅對他恨之入骨,百丈長的龐大獅軀,爆發出衝天的煞氣,在嘶吼中衝天而起,飛旋直撲而下……

嗜血狂獅五十多丈的長尾呼嘯狂掃,打在青金飛碟垂落下的蔚藍色光幕上……

「嗷……」突然,嗜血狂獅雙雙慘叫,腹部朝天,跌落在地上亂蹦亂跳,身軀團成刺蝟一樣,一對前爪抱尾巴根,痛苦嚎叫……

嗜血狂獅的尾巴,被藍光齊根斬掉,讓它們永遠成了禿尾巴獅子。

嗜血狂獅怒嘯,獅吼聲震天,二道金色的音波,像二把金色的光劍利刃,從口中嘯出。

這是獅族獨有的大殺術……獅子吼。

獅吼轟鳴天地,音波化成的無形劍刃,斬斷了方園百丈內的一切,連青金飛碟垂下的蔚藍色光幕,都被斬開了一道道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