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老人和門外的中年人聞聲開門進來了。

「小河,你怎麼樣了?」老人著急道。

「我好難受!」

這時,老人把大手貼在少年星河後背上,一股藍色的氣流若隱若現輸入體內。

而少年體內此時卻有兩股氣流在交錯著,一紅一藍,正在飛速的旋轉,逐漸融合一起。

彷彿經歷了一場生死搏鬥,少年全身被汗水濕透了。

「老傢伙。。。」少年正欲開口道。

「小河啊,現在好點了沒有」

少年點了點頭。

「額,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差點出事了,幸好,幸好~」老人嘀咕著。

少年見老人這般異樣,心中大為疑惑!

「小女,她沒事了吧?」

那中年人見狀,連忙問道。

「沒事了,那東西已經被小河引出來了」

「哦,那就好,那就好!」中年人鬆了一口氣道。

「好了,那個,小河,你休息一下,我和小王出去商量一下其它東西」老人說道。

「對,小河,你先休息一下」中年人向少年感激道。

「哦」

這時,少年休息了一會,回想起剛剛引氣的危險情形,心中一陣后怕。

「哎,好無聊啊!」

少年星河恢復后,在房間里左瞧右看的。

突然他看到床上的女孩,心裡又不禁想起了接觸女孩身體那般柔軟的奇妙感覺!

心神一盪,腦海里彷彿萌生了一股奇怪的想法!

於是,他便慢慢地向那少女依靠了過去。。。

門外,老人和中年人似乎在討論玉石的問題。

「小王,那玉石那凶煞之物,你把它交給我吧」

「好,天師,等等我就託人拿給你!」

「額。。。」老人正欲說道。

「啊,有色狼!!!」一陣喊叫聲突然從房間里傳來。

老人和中年人聞聲連忙推門而入。

只見女孩害怕地蜷縮在床角,低頭垂首,面泛紅潤,半哭半泣的嬌羞模樣。

「小妹妹,乖,別哭了,我不是壞人啊。。。」

而此時一旁的少年正手忙腳亂,不停地勸說著女孩。

「臭小子,你對人家小姑娘做了什麼,從實招來」老人怒道。

「冤枉啊,我沒做什麼啊,就只是,就只是。。。」

少年星河現在是後悔莫及啊,心想:媽呀,我為什麼要手賤啊,這下跳黃河也洗不清了。

原來,少年剛剛在房間里,他想看看女孩怎麼樣了,便靠了過去。

而映入少年眼裡的是女孩那睡著的模樣,他見少女那般雪白的瓜子臉,薄薄的嘴唇,雙眉彎彎,眼睫毛還微微顫動著。

少年覺得女孩長得太可愛了,於是他居然破天荒的伸手去捏了捏少女的臉。

就在這時,女孩卻醒了,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直直盯著少年。

「額,,,小妹妹,你醒了啊。。。」少年發神經說道。

於是,女孩眼裡那晶瑩的淚珠便如潮水般傾瀉出來。

緊接著就是老人他們進門看到的那一幕了。

那中年人見此情形,臉色難堪,不過礙於老人顏面,也只有忍了。

「可可,你誤會了,其實是這位少年救了你,乖別哭了」中年人安慰道。

「真的嗎,可是,他剛剛還對我。。。」女孩想起少年對她的舉止,不由臉上一紅!

「咳咳,兩位救了我的女兒,王某真是感激不盡!」

「天師,我已經在皇庭酒店設好宴,等等我們一起過去吃飯,以表謝意!」

「客氣了!」老人回道。

少年聽到要去什麼酒店吃飯,頓時心情變得愉快起來,畢竟經過這番前前後後的折騰,他早已經餓得不行了。

少年看著桌台上從來沒有吃過的山珍海味,直流口水。

在他一番風捲殘雲后,已經完全無視旁人驚呆了的表情。

「好飽」少年舒服了打了聲嗝。

吃飽了飯,少年星河感到些許的困意,便在安排下早早地入睡了,這一夜他睡得迷迷糊糊的,畢竟發生了這麼多事情。

翌日,老人與少年星河背著行李正與王家的人告別。

「天師,今日一別,不知何時才能相見了」

那人緊握著老人的手依依不捨道。

「天下無不散之宴席,告辭了」

「額,保重,有空,帶小河一起過來玩哈」

「哦!」少年不捨得向陳姨揮了揮手說再見。

陳姨也微笑地點了點頭,雖然相處不久,但她很喜歡星河這活潑的孩子。

這時,少年眼神似乎在尋找什麼,只見那女孩羞答答地躲著中年人身後,雙眼閃動著。

「再見了,小妹妹,還有我真的不是色狼」

少年咧嘴一笑,樂呵呵道。

女孩聽言,吐了吐小舌頭,朝著少年做了一個鬼臉!

「你就是色狼哦」

少年星河見狀倍感無奈,可內心卻無比舒暢,說不出的開心。

轉身,爺孫兩人便離去了。

(本章完) 「暈,吳哥,這裡不大像啊,要不就是這個歐陽國良在洛邑城混的也不咋樣啊?怎麼堂堂洛邑城五大幫派之一的總部,就是這幅德行啊,這連咱們菜刀幫都不如啊!」黃毛看著眼前都有些破舊的紅色小樓,皺著眉頭說道。

吳賴皺了皺眉頭,沒有說話,邁步徑直朝著那天堂鳥酒吧的大門行去!

進入天堂鳥酒吧之後,景色卻是為之一變,整個大廳裝飾得富麗堂皇,和外面破敗的模樣是格格不入,兩位穿著暴露的艷麗女郎朝著二人迎了上來,其中一名嬌聲問道:「兩位大哥,你們要玩些什麼呢?」

吳賴微微皺著眉頭沒有說話,黃毛知道這種場合自然是應該自己出面應對,便上前一步,先是朝著那個說話女郎的胸前狠狠地盯了幾眼,這才涎著臉問道:「嘿嘿,我說美女,這裡都有什麼好玩的東西啊?」

江湖梟雄 那名女郎根本就不在乎黃毛那色迷迷的眼光,聞言嬌聲一笑說道:「喲,二位大哥是不是第一次來到我們天堂鳥酒吧啊?」

黃毛點了點頭承認道:「我們不僅是第一次來到天堂鳥酒吧,還是第一次來到洛邑城,聽人們說這天堂鳥酒吧是個不錯的地方,所以特地慕名前來消費消費!」

「原來是這樣啊,嘻嘻,兩位大哥算是來著了,小妹就給兩位大哥當個導遊,好好在我們這天堂鳥酒吧玩玩,怎麼樣啊?」那名艷麗女郎嫣然笑道。

黃毛應付這種場合,自然要比吳賴熟練的多,回頭見吳賴微微地點了點頭,便伸手從懷裡抽出一疊鈔票,數也不數,就塞進了那個艷麗女郎的胸罩里,乘機還在那艷麗女郎的胸部上狠狠地捏了一把。

那名艷麗女郎也不以為忤,反而是嘻嘻一笑,揮手讓另一位一直沒有說話的女郎先回去,朝著黃毛和吳賴一伸手,口裡嬌聲說道:「二位大哥,請,小妹請你們見識見識這天堂鳥酒吧!」

跟著那名艷麗女郎,吳賴二人走到了電梯口,進了電梯,那名艷麗女郎卻是按動了「-1」層,三人竟然是來到了地下一層,而且通過這名艷麗女郎的自我介紹,吳賴和黃毛已然知曉這個艷麗女郎便是這裡酒吧的陪酒女郎,名字叫做阿香。

來到地下一層,打開一扇古銅色的大門,眼前的一幕讓吳賴和黃毛頓時都驚呆了,眼前竟然是一個十分廣闊的廣場,比起樓上大多了,廣場正中間是一個高大的平台,平台上,一個僅僅穿著三點式的西方女郎正在隨著動感十足的音樂,圍繞著一根鋼管大跳著鋼管舞,而在高台下,則是圍著一群衣著各異的人,在不停地轟然叫好。

在廣場的各個角落,則是分散布置著一些吧台,更有無數的沙發椅,昏暗的燈光下,一對對的男女女女在那沙發上糾纏在一起,更有甚者,做著各種不堪的動作。

「兩位大哥,喜歡這裡嗎?」那阿香嬌笑一聲問道。

黃毛想也沒想便點了點頭說道:「喜歡,太他媽的喜歡了,這才是大爺喜歡的地方呢!」

吳賴卻是淡淡地問道:「阿香,你們這裡最刺激的是什麼地方?」

黃毛一聽,連忙也改口道:「對對,阿香,吳哥問你話呢,你們這裡最刺激的是什麼地方,我們吳哥要麼不玩,要玩就玩最刺激的!」

前夫,拜拜! 阿香通過對話明白,這個黃毛看上去雖然咋咋呼呼的,但是真正主事的卻是後面這位看上去面容清秀的少年,也不敢怠慢,趕緊回答道:「這位大哥,要說這裡最刺激的,應該就算是賭場了,不知道大哥喜歡不喜歡,地下二層還有脫衣舞,地下三層有各種特色服務,就看大哥喜歡什麼了,就是要小妹全套服務,也不是不可以啊!」

阿香說著,還故意做出幾個撩人的姿勢,一隻藕臂已然搭在了黃毛的肩膀上,一隻手探進黃毛的衣領,在黃毛的胸膛上輕柔地遊走!

黃毛的整個身子幾乎都要軟了,若非有吳賴在身側,只怕就要立即將這個嬌媚的阿香就地正法了,現在只能是眼巴巴地看著吳賴,希望吳賴能夠選擇道地下三層享受一下各種特色服務,就是到地下二層看看脫衣舞也行啊!

「脫衣舞?特色服務?還是全套的?」吳賴其實心裡也大為意動,以上對於吳賴這等意志不堅定的處男來說,自然是有著極大的誘惑,只是莫欣夢還沒有下落,吳賴實在是沒有心思做別的,只好忍痛割愛,淡淡地說道:「去賭場!」

阿香聞言,卻很是高興,在這天堂鳥酒吧,雖然賺錢的項目很多,賣身便是比較快捷的一種,可是畢竟是個辛苦活,遇到有些變態的顧客,往往還會受些其他的苦楚,對於這些陪酒女來說,來錢最快的往往是陪賭,來這裡賭場的往往是非官即富,出手都是極為闊綽,給的小費極為豐厚,尤其是碰到手氣好的賭客,往往會有不菲的分紅,所以阿香聽到這吳哥要去賭場,自然很是高興!

阿香轉身帶著吳賴和黃毛重新回到了電梯里,這一次去的卻是「-4」層,吳賴和黃毛心中恍然,難怪這個天堂鳥酒吧外面看上去是如此的低調,原來是裡面另有玄機啊,竟然還有地下四層,這也太隱秘了,不過看起來這黑虎會的行事也很是囂張,自己二人不過是生客,竟然敢直接領入賭場,這說明黑虎會還是能夠罩得住的,這也讓吳賴對這個沒有見過面的歐陽國良有了幾分希冀。

開了電梯門,出現在吳賴和黃毛眼前的,則是另外一番場景,同樣是極為廣闊的廣場,燈火通明,金碧輝煌,只是卻並不似地下一層那麼人多,場子內擺著很多張檯子,可能由於現在是白天的緣故,賭客並不算是很多,但是也坐滿了一半檯子。

吳賴放眼望去,只見場內有老虎機、搖色子、撲克牌、麻將牌等各種賭法,而在賭場的入口處,則是一個櫃檯,很明顯就是兌換籌碼的地方。

阿香回過頭對吳賴二人說道:「兩位大哥,不好意思,這裡有入門券,要進去的話,最低必須兌換十萬元以上的籌碼,你們看方便不方便,沒有的話,我們去其他地方瀟洒瀟洒也行!」

吳賴卻是淡淡地問道:「這裡應該能夠刷卡吧?」

阿香聞言點了點頭道:「那是當然!」

吳賴便伸手入懷,取出一張金卡,拋給了阿香說道:「那就麻煩阿香你給我和黃毛一人兌換十萬的籌碼,我們進去玩幾把!」

阿香接過金卡,不敢怠慢,到櫃檯處兌換了十萬籌碼,用手捧著轉了回來,帶著黃毛和吳賴二人,進入了賭場之內。

吳賴隨手從那阿香的手中接過一枚一千元面值的籌碼,對阿香說道:「阿香,謝謝你能帶我們來,剩下的那些籌碼就當做是小費給你了,我有這一千元的籌碼就夠了!」

阿香聞言,差點兒沒當場暈了過去,二十萬元的籌碼,這個吳哥只拿走了一千,還剩下十九萬九千元啊,都是給自己的小費,這不是做夢嗎?自己是準備賺些消費,可是也不過希望能夠拿個幾百塊錢而已,能夠上千的話,自己就該偷著笑了,可是問題是現在給的似乎是太多了,沒見過這麼出手闊綽的賭客啊!

阿香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捧著籌碼的手都有些顫抖起來了,求助地看了看黃毛,有些不知所措了!

黃毛乘機在那阿香的大腿處狠狠地捏了幾把,這才出言說道:「你發什麼愣啊,吳哥說了給你,你就拿著唄,就算是便宜你了,你若是實在過意不去的話,一會兒等吳哥辦完事,好好侍候一夜你黃毛大爺我就行了!」

阿香這才反應過來,這十九萬九千元真的就成了自己的了,聽了黃毛的話,頓時媚眼如絲地看了黃毛一眼,嬌聲說道:「那這位大哥,小妹就是你的人了,莫說是一夜,就是一個月,大哥你想怎麼玩小妹,就怎麼玩!」

你好,我的上官先生 黃毛聽得是大為意動,只是吳賴已然朝著一張賭檯行去,自己不敢在這裡和阿香調情,口裡吩咐道:「趕緊收好籌碼,先侍候好吳哥再說吧!」

黃毛說著,趕緊追上了吳賴,那阿香也找了個塑料袋裝好籌碼,朝著吳賴和黃毛快步追了上去。

而吳賴來到的這張賭檯上面,卻是玩押大小,一個莊家手裡拿著骰子盅,就像是電視裡面演的那樣,一邊拚命地搖晃著骰子盅,一邊口裡吶喊著:「壓了,壓了,壓定離手啊!」

吳賴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進賭場,也是第一次賭錢,看著眼前的賭檯上寫著「大」、「小」等字樣兒,再看著滿臉大汗的賭客們紛紛將手裡的籌碼放在賭檯上不同的位置上,心中著實不理解這是幹什麼,便回頭問阿香道:「阿香,這個怎麼玩啊?」 阿香聞言,頓時一陣苦笑,這個吳哥也實在是太搞笑了,沒玩過賭錢,竟然也來賭錢了,這是錢多的沒處花了嗎?

阿香想到這裡,不由將手裡裝籌碼的袋子遞給吳賴,附在吳賴的耳邊,口中悄聲地說道:「這位吳哥,我知道你很有錢,但如果你什麼都不會的話,來到這裡,莫說是二十萬了,就是幾百萬、幾千萬也經不住折騰,小妹將這些還給你,咱們還是去其他樓層玩些別的吧!」

吳賴聞言,不由有些驚訝地轉首看了看阿香,心中暗暗詫異:「人們說什麼婊子無情,戲子無義,這個阿香看上去還不錯,自己給她二十萬籌碼,看來倒是沒有給錯人啊!」

「呵呵,沒事,我學東西很快的,你告訴我玩法就行!」吳賴淡淡地笑道,婉拒了阿香的好意,笑話,現在自己好歹是堂堂先天圓滿境的武者,再踏入一步可就是結丹期的大高手了,自己雖然沒有玩過賭博,但是搞定一些普通人,應該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再說了,自己想要找出歐陽國良,這應該就是最好最快的方法了,其他的方法鬧事只怕會產生很多不愉快,萬一惹惱了歐陽國良,不好好幫忙就不妙了!

阿香見吳賴堅持,也只好為吳賴介紹道:「吳哥,其實這個賭大小應該是賭場中最簡單的玩法了,那個搖著盅的是賭場的莊家,當然也有賭客當莊家的,但是大部分是由賭場雇傭高手來擔任,那個盅內有三個骰子,骰子吳哥應該見過,是個正方體,六個面,分別有一到六個點!」

「嗯,這個我倒是見過,你接著說!」吳賴見阿香投射過來詢問的目光,點了點頭,示意阿香接著說道。

阿香接著介紹道:「這個盅內的三個骰子隨機出點,賭客可以買大小,若是四點到十點,那就算小,若是十一點到十七點,那就算大,都是押一賠一,當然也可以買具體的點數,這個就賠率高了,吳哥你看,這個標明九點、十點、十一點、十二點四個數字的位置,已經寫明了是一賠六,雖然中的概率低一些,可是你若是一旦中了的話,押一萬,就會中六萬,回報也是很可觀的!」

「那這個呢?寫個boss的,下面莫非寫的是一賠一百五,難道是押一萬要賠一百五十萬不成?」吳賴指著賭檯的正中間問道。

阿香看了看,微微一笑道:「這個是三個點一樣的,咱們俗話稱之為豹子,不論是押大還是押小,一旦莊家擲出了豹子,那就是通吃,但是若是有賭客押的就是豹子的話,那就是一賠一百五,押一萬,自然是要賠一百五十萬的!」

就在這是,那個莊家手裡的骰子盅打開,顯示出「1」、「2」、「3」三個數字,莊家頓時大聲地吆喝了一聲,「123,六點小啊!」

那些押在「大」上的籌碼頓時被莊家扒拉回來,而那些押「小」的賭客頓時一個個喜笑顏開,收回了自己的籌碼,順便也接過了莊家遞過來的贏了的籌碼。

吳賴細心地盤算了一下,那莊家雖然賠出了不少,但是收回來的卻是更多,不由暗暗思忖道:「難怪開賭場的一個個肥的流油,這其中果然有著不少的貓膩啊,恐怕這個坐莊的也有些手段,不過,憑藉著自己的手段,對付這些賭場的伎倆,自然不成問題。

這時候,正好有一個賭客已然輸光了手中的籌碼,唉聲嘆氣地起座離開,黃毛便趕緊上前兩步,將椅子拉開,請吳賴坐了下來,而阿香也趕緊端了一杯水,放在了吳賴的身前。

那個莊家見吳賴的架勢很大,心中暗暗有些警惕,可是看吳賴的手中,只有一枚一千元面值的籌碼,雖然不知道吳賴是怎麼用一千元混進來的,但是警惕之心頓時消減,反而多了幾分輕視,這小子拿一千元來賭,只怕一局過後,就要出局了!

那莊家也沒搭理吳賴,而是拿起桌上的盅子,將那三顆骰子一一裝進盅子之中,又開始拚命地搖晃起來,那手勢極其絢爛,盅子在身前身後不斷地亂腰,其餘幾名賭客的目光則是緊緊地跟著那盅子上下左右的移動,神色都很是緊張。

而吳賴則是雙目微閉,根本就不在乎那莊家的表演,手裡那枚一千元面值的籌碼在手指間滑溜溜的轉動著。

黃毛對吳賴的自信簡直達到了盲目的地步,自然知道吳賴來這裡賭博必有所圖,自己看眼色行事便行,阿香則是有些替吳賴有些緊張,跟其他的賭客一樣,也是緊緊地盯著莊家手裡的骰子盅。

那位莊家終於「啪」地一聲,將骰子盅扣在了桌子上,然後朝著周圍環視了一圈,張口大聲吆喝道:「大伙兒買大小嘍,買定離手!」

周圍除了吳賴,大概還圍著十幾位賭客,見莊家已然放下盅子,都紛紛將手中的籌碼往自己看中的地方放去,有的買大,有的買小,其餘的地方卻是無人問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