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根蜘蛛腿剎那間把整個攤位毀滅。而白夜同學差點就真的死了。 「斗。。斗獸場?!」

白夜兩人沒有去其他地方,就是在黃翼城裡面,大概是靈能跑車開車車程三十分鐘的一處繁華地方。

黃翼城沒有被戰爭波及,甚至成為了四系星上避難所一樣的存在,有不少人都來到黃翼城避難,可能也正是因為黃翼城差不多是四系星上四個大陸,一百三十二個城之中實力最弱的一個,才能幸免於難。

不過別少看了這個『最弱』的之城,就算是最弱的,那也是四系星,三大主星之一的城,就好像北京大學最差的專業那也是北大的啊,實力依舊不能忽視。

就好像現在他們兩人來到的目的地,黃翼城中的唯一一個斗獸場:災厄斗獸場。

就只看整個斗獸場的佔地面積就知道這個斗獸場來頭不少。整個斗獸場足足有數個國家大小,被巨大高聳的圍牆圍起來,雖然四系星每個城的面積都龐大無比,每個城裡面不但有原始森林,內海,甚至連一些落後的國家帝國都有,好像當初偶然遇到的造偶天尊傳承的那個地方的國家就是這樣的國家。

因為這種國家實力不強,而且數量也不少,所以每個城的城主也只是把他們當做一個勢力來對待而已。

而這個斗獸場卻比這些國家還要大好幾倍,而且是被一度巨大無比的高牆圍起來,可想而知這個斗獸場是多麼的巨大。

「挺大的啊,不單單是斗獸這麼簡單吧。」

「當然沒這麼簡單。」韓靜兒解釋道。

原來這個斗獸場不但是黃翼城的賭博場所,更是馴獸,培養靈獸,繁殖的地方,有點像國家公園自然保護區的感覺,但是不一樣的是,這裡的靈獸是可以買賣甚至是允許勢力進去給子弟歷練獵殺各種野獸,靈獸。

而且這裡也是黃翼城唯一的一家召喚師公會的地址所在,白夜他當初也去過召喚師公會頂級自己的召喚師等級,就是在怪物學院覺醒后沒多久就跟著龍叔去等級的,不然他的晶卡激活不了大部分的功能,例如召喚錄和短暫存放生物的功能就要等級在冊的召喚師才能用。

「對了,你現在召喚師幾級了?」

白夜拿出自己的晶卡,打開界面,上面寫著

『四系星認證召喚師』

『等級:四級巔峰召喚師』

『認證召喚生物:四級修為的幽冥螳螂,四級修為的惡魔貝基,四級修為的長角惡鬼,三級巔峰修為的未知生物』

「四級巔峰召喚師了。」

「未知生物是bibu?小幻用幽冥螳螂的身份?」

「對啊。三生螳螂又沒有記錄。」

「那剛好,四級召喚師就可以不用排隊,免費進場,走VIP通道吧,希望還在吧。」

韓靜兒一把就拉住白夜的手往VIP通道上拉去,急急忙忙的樣子。

「等等,你不會要我去召喚師公會買一隻吧,這樣要時間培養而且就算是他們公會的壓箱底的召喚獸我也看不上眼的啊。」

白夜此話一出,當場把不少人的目光吸引過來。

大言不慚啊!!!

一個公會的鎮會之寶豈會普普通通?!甚至是一些超級大勢力的核心弟子都求之不得,現在有人說看不上眼!!搞笑把。

「哼,井底之蛙,只知井蓋之天。」

一個青年搖著扇子鄙夷了一句,不過男主角豈是會吃虧的人?回了一個中指就進入了斗獸場之中,有召喚師等級證明,簡直是暢通無阻,甚至其中的服務人員都恭恭敬敬生怕得失。

血族詭探 「希望還在,沒有被買走或者被打死。」

!?!?

「打死???你到底看中了什麼?!」

韓靜兒全程拉著白夜的手,啪啦啪啦,拿著白夜的召喚師證明開各種綠色通道,買了不知道什麼的票之後進入了一個銀白色有點像古羅馬斗獸場的一個地方坐了下來,拿出一張宣傳海報。

「喏,就是它!今天剛好有它出場的機會。」

邪皇的小小少爺 宣傳海報中是兩個人形態的獸人對決的模樣,左邊是一隻金黃色,看上去有點像獅子的十五六歲左右的青年,右邊是一個看上去只有五六歲的白髮小蘿莉,凶神惡煞,張牙舞爪,臉上還畫了三撇鬍子的東西,中間一個大大的血紅色VS,加個激戰在上面。

「年齡越少,戰力越強證明潛力越高。這個白髮的少女。。額。。 腹黑碰上傲嬌 女童?白虎族來的?!神獸血統嗎?」

白夜眼力十分靠譜,就算是看圖片一下子就能推理出一個八九不離十。

「其實我也不知道,前不久你還在沉睡的時候,我跟隨家族來到這裡出席一個活動看到她,居然讓我有一種危險的感覺。聽說當時她只有六歲,是天虎族,修為已經有四級初期了,但是我覺得不可能這麼簡單。然後我想起你是從三級巔峰直接到四級巔峰的,沒有第四個本命召喚生物,所以幫你打聽了一下。可惜沒有太多有用的資料,今天帶你來看看,其實我也不知道是什麼。」

韓靜兒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沒有太多了解的時候,白夜反而看著他,一股暖流流淌在心中。

「你盯著我看幹什麼。」

「沒什麼啊,看自己媳婦而已。」

「走開,沒說嫁你!」

————————————–

兩人從下午四點多進場,一直看到晚上七點,前前後後出場了幾十個獸人或者魔獸,甚至有幾次還是人類,但是還是沒等到。那些什麼開膛破肚,卸胳膊卸腿,扭脖子,拉出腸子等等的血腥場景在兩人看來是有點無聊。

雖然場上的獸人都有四級以上的修為,都是破鏡境的,甚至都有一些是半步收納了,但是在他們兩個怪胎眼中就是小朋友打架。著實無聊,差一點兩人都要睡著了。

醫者爲王 「喔喔喔喔喔!!!」

!!!

突然間場上發出了劇烈的歡呼聲,轟鳴聲!頓時就把都快靠在一起睡著的兩人震醒!!

「所有現場來賓!我知道大家今天前來其實就是等這一場壓軸的,巔峰的,史無前例的對決!!!」

咚咚咚!

戰鼓擂響起!激昂的音樂可以帶動人的情緒,讓人更加的興奮。

「今天晚上!將由黃金天獅一族的天才少主金烈對戰災厄斗獸場有史以來最強!最年少!的天虎族少女!」

司儀故意不說出名字,把話筒對準人地的方向。

「阿怡!!」

「阿怡!!」

「阿怡!!」

「金烈!」

「金烈!」

「金烈!」

場面成兩極分化,好像足球場上支持不同球隊的球迷一樣,就連衣服都是一邊金色一邊白色,白夜兩人剛剛好就在兩隊的分界線上。

在兩邊激烈的歡呼聲之下,一個金黃色長發,一身白色西裝的青年從右邊出場。西裝青年還不忘向觀眾打招呼,還有侍女在他身後丟玫瑰花瓣。

而另一邊相對低調很多,一個六七歲模樣的少女,雙手插褲袋,一身牛仔褲加牛仔夾克裝束出場,一副姐就是混社會的模樣,走著六親不認腳步出場。

「阿怡小妹妹,這朵玫瑰送給你,希望你喜歡。」

金烈把手中一朵白玫瑰遞給小蘿莉,露出一個自信的微笑。

啪!

一抓,一捏,直接粉碎了玫瑰花,轉身就走到一邊等待開始,整套動作行雲流水,看樣子就沒少干這事。

金烈也只能聳了聳肩,脫掉外套交給身後的侍女,露出健碩的胸膛準備迎戰。

——————————-

「怎麼樣?」

「血統不簡單,很厲害。」

韓靜兒有點吃驚,就連白夜都覺得厲害的血統!可能真的有天大的來歷! 「連你都說很厲害?!是什麼血統。」

「魔聖虎血統。」

「啥?沒聽說過啊。」韓靜兒一臉茫然,她也是出生大氏族的千金,自少就熟讀各種歷史,記住一些隱秘,神獸家族,隱世的各種異獸都背熟,但是她聽都沒有聽說過有叫做魔聖虎的虎族。

「你沒有聽說過很正常,因為這不是一個種族,魔聖虎是一個人,不對是一隻老虎修鍊得道后的稱號。好像就是你們進化系進化到九級後期的時候是不是就要有一個封號。當時這隻老虎封號就叫做魔聖,而他又是老虎修鍊得道所以都叫他魔聖虎或者叫魔聖虎神。」

聽白夜這麼說之後韓靜兒就明白了,因為她們韓家就是上古巨擘腥紅蜘蛛女皇的後裔,本身就是屬於另一個特殊的個體,體內天生就有強大的力量,就和一些神獸差不多了,不一樣的是現在所說的神獸一般是指天生神獸,就是天地初開的時候上帝創造的神獸。而他們屬於後天努力修鍊得道后,進化而來的神獸。

不過韓靜兒不知道的是,白夜說很厲害,那肯定就不是說神獸血統,區區神獸血統怎麼能入他的法眼。魔聖虎最後何止成神,人家是成為了真神!居住在神界有神位的那種,就和龍叔龍神一樣,不是說說而已的。

不過魔聖虎不是當代的獸神,是曾經的,在自家老爹白明東還沒有是創世神之前的那幾代的獸神。

不過白夜依舊有幾件事不能確定的,就是這血統是魔聖虎神在成神之前就留下的血統還是成神之後,這裡面關係可就大了。簡單來講就是前者比較容易,力量也很強悍,但是卻比後者弱一點,後者強!十分強!真神之子地位和潛力理論上跟白夜差不多,同一級別,不過很難很難,比中六合彩還難。像白夜這種還是在神界出生的還是,整個歷史上都只有這麼一例。

「喂,大哥,幫我確認一下這個小蘿莉的血統,我不知道是前還是后。」

不知道不會問啊!!!白夜同學就深知這一點,不懂?拿起晶卡就問老爹,大哥,二哥。穩妥!

「嗯,好,那就先觀戰看看具體實力。」

「先看看實力如何,不過這種血統當我的第四本命召喚生物的確是夠資格了。」

————————————-

這一片區域,整個斗獸場的人絕大多數都是為了這一場決戰而來的。

黃金天獅族屬於後天神獸,和韓靜兒他們韓家一樣,都是因為祖先的功勞,屬於後天,但是就算是後天那也是被例如神獸行列的,證明他們的實力和潛力是當之無愧的。

而小老虎妞阿怡所屬的天虎族雖然不是神獸,但是也是種族S級的稀有強力魔獸了,特別是阿怡還是整個區域最強王者,無一敗績,同階無敵。正因為如此,所以金烈才會來挑戰阿怡。金烈屬於來踢館的。

兩人氣勢上可謂是旗鼓相當,但是金烈不但比阿怡大十幾歲,就連修為都要高一點。

「阿怡妹妹,我比你大十二歲,修為也比高,你吃虧不少。不如這樣吧,我讓你三招不還手怎麼樣。」

阿怡整個人看上去就是小學生,但是實際年齡,也真的就是六歲點一點。不過她的心智卻不是常人能比的。

只見阿怡微微一笑,剎那間身影一晃消失不見,身影下一秒就出現在金烈身前不遠處,一招黑虎掏心(白虎!),簡單直接,直奔心臟而去。

金烈雖然吃驚阿怡的速度,但是也沒到毫無招架之力的地步,雙手交叉擋在胸前。咚!的一聲,這一擊結實的撞在金烈的雙臂上,把金烈打得向後滑了半米。手臂上更是出現了一個手印。

一環扣一環,黑虎掏心后再次展現驚人的速度,金烈還沒反應過來就衝到身後,一個掃堂腿把金烈掃倒還在半空的時候踢腿把金烈整個人提上半空中。

咚!

阿怡雙腳一蹦,一顆導彈一樣衝上天,半空中靈活轉身,後腳跟如戰斧一眼把金烈從半空劈下地。

轟!

金烈砸到地面,場面煙塵滾滾,碎石濺開。

翁!突然金光散射而開.

「阿怡妹妹,三招已過,到我出招了。」

吼!!!

獅吼功!獅吼功本來就是模仿獅子的吼叫聲,金烈可是神獸獅族,普普通通的一聲怒吼便有驚天地的威能,在場所有人痛苦的捂住耳朵,沙塵以金烈為中心盡數被震開。

露出一身金光的金烈,金烈身上更是長滿了金毛,樣子也有點像獅子,身體都高大了幾分,身上的肌肉更加十分的誇張,盡露本相!

金烈速度比不得阿怡,卻也不是很慢。只是金烈每一拳每一抓威力卻是阿怡的十倍不止,每一拳都能打穿空氣,產生強烈的音爆之聲,一爪便可以隔空裂地。

不過阿怡被稱為天虎族不是沒有道理的,她的速度,敏捷都不是金烈可以比擬。天虎和當初歐陽龍騎的天龍魂一樣,都是速度特化的魔獸,以速度見長。

一邊速度極快,一邊力量極強,兩者打得有來有回,緊張刺激。場上一人金光璀璨,拳拳到肉,一人白髮熒光,身影如幻似夢,飄渺不定。

到底是天下武學唯快不破,還是一力降十會?兩人的戰鬥彷彿就是兩種武學理念的對抗。

「阿怡!!」

「阿怡!!」

「阿怡!!」

「金烈!!」

「金烈!!」

「金烈!!」

場上兩人的戰鬥也進入了白熱化階段,金烈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害很多,雖然都不是什麼致命傷,但是本來金燦燦的皮毛都被鮮血染紅,地上多數的鮮血都是他的,就算是神獸的體魄,血液流失過多都是要休克暈厥甚至死亡的。

而阿怡情況也不妙,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畢竟速度再快也是需要體力支撐的,高速的移動就很消耗體力,例如白夜的天動就屬於瞬間爆發的高速移動身法,就連他都不能一直使用。而且阿怡右手被金烈一爪挖走了一大塊肉,看著可憐兮兮的模樣十分惹人憐愛。

兩人就都準備最後一擊,場上決定已經進入了白熱化最終階段,是分勝負的時候,就連場上觀眾都能感受到,開始屏住呼吸。

除了那兩人。

「太弱了。」

太弱了!!!是的,在白夜和韓靜兒兩人眼中,不管是金烈還是阿怡,跟他們都不是一個等級的,毫不誇張的說,就連大胖子秦虎或者歐陽龍騎估計都比場上兩人要強一點。

「那個金烈就算了,本身就不是什麼厲害角色,估計也就是在黃翼城中有點名頭罷了,實力也就那樣子。但是,這個阿怡有點奇怪,就算血統沒有完全覺醒,也不可能這麼弱。」

白夜百思不解,就算魔聖虎神的血統在怎麼被隱藏,但是也沒理由只有這麼點實力。雖然魔聖虎神的確是兩種形態,聖的一面速度無上,聖潔無暇,如飛仙一般,萬法不粘身,可以規避萬法。魔的一面力量無敵,一擊可打得天崩地裂,星球破碎,銀河潰散。正是因為魔聖虎神能夠做到兩種至極合為一體才能成神。

別說魔的力量了,就連聖的聖潔都沒有,就連速度,那也就一般般,根本沒有想象中強大。

韓靜兒思考了一下說道:「當初我和她見面的時候身體的警戒不會是假,她的實力覺得不止這麼一點。除非她現在在演戲。」

「演戲?!為那個叫金烈的造勢嗎?」

「嗯,很可能這個金烈想上那張榜單,借這個虎妞造勢,去虛空之地爭奪天道花提升潛力。」

果然,兩人最後對碰,以速度見長的阿怡選擇了正面硬剛,導致被擊飛出場,輸掉了比賽。

「很可惜啊,阿怡妹妹,如果最後一掌你先躲開再從後背襲擊我,我必敗無疑,阿怡妹妹仁義不想偷襲獲勝,說來我是勝之不武。」金烈大聲的對著場外的阿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