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許看!」大姑伸手去搶,結果賀彤彤沒拿穩,一疊照片被甩得飛起,落得滿走廊都是。

因為剛才大姑洪亮的大嗓門,導致了不少人,正站在走廊的四周圍觀。

照片一飛出來,馬上就有人去撿。

「啊??這個人不是賀書記嗎?」馬上就有人認出來了。

「哎呀,還真是!」

「我去,太不要臉了,還拍這種東西!」

那一張張的照片,堪比島國動作片的海報。

把一個個新奇的姿勢拍得清楚無比。

還包括了大姑父臉上,那個飄飄欲仙的表情。

「姓賀的,老娘和你拼了!!」大姑獅子吼了一聲,然後什麼都不顧上,就匆匆地跑掉了。

「媽,等等我!」賀彤彤喊了一聲,扭頭看了看蘇晚和李飛凡,最後一跺腳,追著大姑跑了。

蘇晚因為躺在病床上,太遠了,看不到走廊飛出去的照片到底是什麼內容。

便好奇地開口問道:「李律師,那些照片是?」 李飛凡咳嗽了一聲,說道:「是關於賀剛,也就是你大姑父的一些不雅照片。」

「啊?」蘇晚看著李飛凡的眼神,多了幾分探究。

夢境人生 這麼巧,大姑剛來醫院,照片就用快遞送過來了。

要說不是李飛凡乾的,還真是讓人難以相信呢。

「咳咳!」李飛凡給了蘇晚一個「你知我知」的眼神,然後微笑著說道:「既然蘇小姐沒有大礙,那麼我就不打擾了,先告辭了。我會在開庭前和你電話聯繫,你安心養傷就好,再見!」

「好,再見。」

在醫院的門口,停著一輛黑色的邁巴赫轎車。

楚縣只是個縣城,並沒有大城市那麼多的豪車。

所以這輛車停在這裡,吸引了不少過路人的目光。

李飛凡從住院大樓走出來,就直接走向了醫院門口的這輛邁巴赫。

拉開了副駕駛的位置,李飛凡坐了上去。

扭身,看向身後閉目養神的男人。

「顧總,事情都辦好了。」李飛凡小聲地會彙報著。

後座上坐著一個氣質高貴,面容俊美如謫仙的男人。

聞言,顧朝夕懶懶地掀了掀眼皮,「她怎麼樣?」

「這是蘇小姐的傷情報告。」李飛凡把報告單打開,把上面醫生診斷的內容敘述了一遍。

「蘇小姐的右臂軟組織挫傷,脖子輕微扭傷,萬幸都沒有什麼大礙,靜養一下就好了。」

「還有就是……」李飛凡頓了頓,繼續說道:「如顧總所料,蘇小姐的大姑母女跑去糾纏……」

「糾纏?」顧朝夕終於開口,銳利的目光落在了李飛凡的臉上。

李飛凡被他冷厲的視線看得心裡發毛,急忙解釋道:「我馬上就叫人把那些照片送給她大姑,現在那一家子自顧不暇,不會再去糾纏蘇小姐了。」

看到顧朝夕收回了視線,李飛凡這才鬆了一口氣。

「開車。」顧朝夕淡淡地說道。

前方的助理立刻發動了汽車,汽車離開了醫院。

此刻,在醫院的病房裡。

蘇晚手裡拿著手機發愁。

顧朝夕又幫了她這麼大的忙,她如果不打個電話感謝下他,好像有點不夠意思?

可是那天的事情,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還在生氣?

萬一打過去,他不理自己怎麼辦?

蘇晚在心裡默念了十遍:做人要厚道。

最後還是在通訊錄里翻出了顧朝夕的電話,打了過去。

顧朝夕的手機響起。

他看了一眼手機,並沒有接的意思。

坐在前面的李飛凡,忍不住從後視鏡里偷偷瞟了一眼顧朝夕。

只見到他拿著手機,一張俊美的臉龐,表情有些冷沉。

完全不能從他的臉上,看出他在想些什麼。

電話響了很久了,顧朝夕卻一直怔怔地看著電話,也沒有接的意思。

坐在前面的李飛凡,忍不住輕輕咳嗽了一聲,提醒道:「顧總,您的電話……」

話音未落,忽然李飛凡的肩膀多了個手機。

顧朝夕直接把手機扔了過來,「你接。」

「我……我接?」李飛凡忍不住吐槽道:「顧總,我剛剛才從醫院出來,馬上就幫你接電話,那不是表示你就在醫院附近嗎?」

話音剛剛說完,電話就被扔在了正在開車的助理的腿上。

李飛凡:……

助理:……

顧朝夕:你來接。

助理也很想在心裡吐槽,可是從後視鏡里看了一眼顧朝夕盯著他的凌厲的眼神,只好趕緊一手抓著方向盤,一手拿起了手機,「呵呵,蘇小姐?」

電話都快要自動掛斷了,才被接起,蘇晚張了張嘴,卻從裡面聽到一個陌生的聲音。

「你是?」蘇晚遲疑了一下,拿下來手機看了看,這的確是顧朝夕的手機號碼,她沒有打錯。

「我是顧總的助理。」助理偷偷從後視鏡里瞟了一眼顧朝夕的臉色。

男人表面上看上去一臉的冷漠,眼帘微微閉著,似乎半點也沒有在意電話的內容。

助理靈機一動:「那個,顧總正在開會,不方便接電話。蘇小姐,你有什麼事嗎?你跟我說好了,我回頭會幫你轉告顧總的。」

當官家女遇到錦衣衛 「哦,這樣啊,沒什麼事,我就想對他說一聲謝謝。」蘇晚在電話里說道。

「好的,我會告訴顧總的。」

「嗯,謝謝,那我掛了。」

「好的,再見蘇小姐!」

掛了電話,助理暗暗鬆了一口氣,對著後視鏡說道:「顧總,蘇小姐說謝謝你。」

顧朝夕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

李飛凡忍不住偷偷翻了個白眼,然後問助理:「還有呢?蘇小姐還說什麼呢?」

「沒了。」

「沒了?」

「沒了呀,她說完謝謝就掛了。」

李飛凡扭過頭,恭敬地把電話遞給顧朝夕,「顧總,蘇小姐說謝謝你,然後就掛了。」

顧朝夕微微往前傾身,拿回了手機。

然後臉上沒有什麼表情的,一直怔怔地望著黑了屏幕的手機。

李飛凡忍不住說道:「顧總,你既然這麼關心蘇小姐,還專門趕到楚縣來幫她,都到了醫院樓下了,怎麼不上去看看她呢?」

顧朝夕盯著手機看了一會兒,然後重新閉上了眼睛。

就在李飛凡以為他不會回答自己的問題的時候,顧朝夕低沉的嗓音才響起。

「冷她一陣,磨一磨她的性子。」

李飛凡點頭會意,原來顧總這招是欲擒故縱啊!

醫院裡,蘇晚也在望著被掛掉的手機發獃。

顧朝夕在忙?

她癟了癟嘴,他要是真有那麼忙,還為什麼要跟著她到楚縣來?

要是真的忙到連接電話的時間都沒有,還為什麼要派律師過來幫她?

還有剛剛大姑收到的那疊,關於大姑父的不可描述的照片,肯定也是顧朝夕的手筆吧?

說什麼在忙,其實就是不願意接她的電話罷了。

蘇晚輕輕嘆了口氣,顧朝夕這是在跟她生氣呢!

可想到他為她默默的做的這些事情,這一切他費心的安排,她真的沒辦法跟他慪氣。

再說了,先惹他生氣的人,好像也是她自己。

她不該一時之氣,說了那句傷人的話。

她其實,真的沒有覺得顧朝夕煩。

想來想去的,蘇晚點開了QQ,找到「晚夕」的名字,發了笑臉過去,「大神,在嗎?」 顧朝夕的電話再次響起,這次是QQ的特有的提醒聲。

他拿起手機,點開QQ,看到「許你晚風」發了個笑臉過來,「大神,在嗎?」

顧朝夕忍不住輕輕勾了勾唇角,修長的手指快速在屏幕上打了個兩個字:「不在。」

許你晚風:大神,求帶?

晚夕:忙。

染愛成婚:嬌妻香襲人 許你晚風:你是真的在忙?

晚夕:嗯。

許你晚風:那好吧。

晚夕:官司的事別擔心,李律師會幫你。

蘇晚看著手機,想了想,鄭重地打上了三個字:對不起。

晚夕:我要出差幾天,回來再聯繫。

許你晚風:好。

李飛凡坐在副駕駛的位置,偷偷從後視鏡里瞥到自家大老闆,笑得像個情竇初開的少年。

顧總自己完全不知道,他現在這個樣子,笑得有多悶騷!

都說愛情讓人變智障,看來還真是不假啊!

連空氣中,彷彿都一種戀愛的味道呢~



蘇晚的傷勢並不嚴重,當天就出院了。

她給蘇子同打了電話,她沒有說奶奶去世的事情,只說自己有事情,要等幾天才回去。

蘇子同有些戀戀不捨的,要求她必須帶禮物回去。

蘇晚笑著答應了。

三天之後,就到了法院開庭的時間。

蘇晚和李飛凡約好,在法庭見面。

她是掐著點去的,看到電梯來了,蘇晚就進去,結果旁邊走過來兩個人,也是急著要上電梯。

蘇晚扭頭一看,呵呵,還真是冤家路窄。

竟然是大姑和賀彤彤母女倆!

反正今天也是要見到的,可是現在在電梯里遇到,蘇晚還是覺得很糟心。

可電梯來都來了,她肯定不會讓她們先走。

否則,官司都還沒有開始打,她就慫了,那還想打什麼官司!

反正都撕破臉了,也不用在乎這早點撞上。

蘇晚直接把大姑、賀彤彤兩母女當成是空氣,一腳就踏進了電梯。

大姑、賀彤彤母女見到蘇晚也是一臉的晦氣。

她們也走進了電梯。

三人站在電梯的兩邊,涇渭分明。

蘇晚目不轉睛地盯著電梯的紅色數字,只希望電梯快點到她要去的樓層,免得和這貪婪的兩母女呼吸同一方的空氣,噁心!

誰知道,身邊卻傳來了大姑陰陽怪氣的聲音。

「哼!真是不知廉恥,都不是蘇家人,還有臉來搶蘇家的遺產!我說彤彤啊,你可要學點好,千萬別跟某些賤人學,只會包養小白臉!」

「媽,可不是嗎!傳聞說某人出入醫院坐的都是豪車。我看她啊,肯定是被又老又丑的老頭子給包養了,然後拿了老頭子的錢去包的小白臉!」

兩人一唱一和的,就跟唱戲的似的。

她們在蘇晚的身後,陰陽怪氣的罵了許久,都不見蘇晚回嘴,就更加得意忘形了。

這幾天大姑心裡本來就很不爽。

她自己本來就是小三上位,所以天天都盯著她老公,生怕賀剛在外面有人了。

結果收到了那疊照片,差點沒把她給氣得吐血。

她回去找賀剛大吵了一架。

賀剛想到她剛剛得到了蘇家的遺產,所以才忍著這個黃臉婆,沒有和她離婚。

哄著大姑,說自己只是逢場作戲,以後再也不會了。

大姑這才勉強放心。

豪門天價妻 大姑越想就越是覺得不順心,見蘇晚也不還嘴,也不吭聲,還以為蘇晚是心虛了。

她頤指氣使地伸出食指,指著蘇晚的後腦勺開罵。

罵什麼蘇晚是掃把星,如果不是蘇晚回來,家裡也不會發生什麼事情。

最後就連她老公出軌的事情,也算到了蘇晚的頭上。

大姑越罵越是起勁,最後手指竟然直接戳到了蘇晚的後腦勺。

被狠狠戳了一下腦袋的蘇晚,實在是忍無可忍了,豁然轉身,揮開了大姑的手指,沉下臉看著大姑,冷聲道:「這位大媽,我看你是年紀大了,我才不想跟你一般見識,你可不要給臉不要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