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小雨還想問什麼時進來三個穿著防化服的人進來,他們正在幾個人在前嘀嘀咕咕著什麼。

原本是毫無生氣的人在看到那幾個人之後,整個人惶恐得抖個不停,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往裡縮。

那幾個人嘀咕完之後便有人來拉他們出去,不知道去了哪。

處理完那幾個人之後,穿防化服的人轉到她們這邊來,又是一頓嘀嘀咕咕。

像是在商討著什麼,最後是決定把女的帶走。 第二百零七章廢掉?

此時,廣場上的其他人都臉色精彩起來了,他們是知道葉詩詩和葉曉瀟從小便是對頭,但沒有想到這麼快兩人就要決出勝負。

要說以前,眾人都不看好葉詩詩,但誰都知道葉詩詩獲得了天容城林家的幫助,傳聞林成給葉詩詩找了一個高手趙霸王守護。

其實力在褚守護者中當屬第一,所以眾人都覺得葉曉瀟完了,這次恐怕連祭靈都碰不到就得被迫離開。

趙霸王氣勢散開,靈動七重巔峰的修為加上體魄的威勢席捲而開,整個廣場上的人無不變色。

此時,便是之前不屑趙霸王名頭的人也都是面露凝重,自覺不可敵。

葉曉瀟這一方則暗暗叫苦,但守護葉曉瀟是他們的職責所在,四人齊齊踏步擋在葉曉瀟面前。

「滾。」

趙霸王一聲大喝,靈力潮汐滾滾而去,葉曉瀟四人齊齊力抗,但都是紛紛吐血倒退。

這一幕更加震驚眾人,葉曉瀟四位守護人實力都不弱,四人修為都在靈動七重境界,但合力卻擋不了同為靈動七重境界的趙霸王一擊。

葉家祖地發生的事情,外界是看不到的,所以待在外面葉族長等人是看不到這裡面情況的。

這也是葉詩詩敢對葉曉瀟動手的原因,葉家祖地中爭奪祭靈本就會引起殺戳之心,兄弟之間自相殘殺者數不勝數。

而且葉族是一個千年世家,一共有六支嫡脈,這六支嫡脈相互之間豈能平和。

所以葉家高層也知道這一層,但也沒有什麼辦法可以杜絕六支嫡脈相爭,故而只是定下鐵律,葉族弟子相互可斗,但不可傷及性命。

否則一旦查找到線索,定將兇手以族規處罰。

「趙師兄給我殺了這個賤人。」葉詩詩對趙霸王的實力也是聞名不如一見,此刻見趙霸王一招敗了葉曉瀟守護者四人,心情大好。

葉曉瀟臉色微變,她也沒有想到趙霸王如此強大,她父親為她精挑細選的守護竟不是趙霸王一合之敵。

「趙霸王,你不要欺人太甚。」曾輝挺身踏出,渾厚的靈力隨之卷出,倒是抵擋住了趙霸王的氣勢,而且隱隱能與其分庭相抗。

莫東暗暗驚訝,他這個曾師兄似乎實力長進了一些。

趙霸王眼中掠過一絲凝重,狂聲道:「府天門曾輝,我聽說過你,不過你不是我對手。」

「哼,狂妄。」曾輝冷哼道,臉上卻沒有多少怒色,因為他清楚趙霸王所說不假,要真打起來他不一定是趙霸王的對手。

而且,此次他答應葉郎守護葉曉瀟爭奪祭祖名額,可不是為了和趙霸王生死相戰。

腹黑總裁契約妻 不過府天門的名聲和他曾輝的名聲可不能落了下風。

「我曾輝也想要見識見識強靈宗的高徒手段。」曾輝擺起準備攻擊的姿態,一派宗門高徒的氣勢。

趙霸王哈哈大笑:「若你想和我一戰,等葉家祭祖過後自然可以,我現在還有要事要做。」

「我要借你這位師弟腦袋一用。」趙霸王話音一轉,語氣森冷起來。

曾輝向後一瞥,雖然他對莫東不怎麼待見,但在外人面前,尤其是強靈宗弟子面前,他怎麼可能什麼也不做就讓趙霸王將莫東殺了。

到時候,只要有一絲這裡的風聲傳出去,他曾輝不說身敗名裂,府天門一眾弟子和長老就能亂劈了他。

他可是知道莫東是府天門第一天才,在府天門寶貴的不得了。

而今,府天門上下有令關於莫東的事情少對外人提起,使得知道莫東身份的人少之又少。

「你認為,我會放任你去殺我師弟而不管。」曾輝冷聲說道。

這份師兄之情,令在場的人無不動容,只有葉曉瀟和莫東知道其中緣由。

不過曾輝能做到這一步,也算是光明磊落。

制霸豪門:重生最強神算 「找死。」趙霸王直接一拳打來,廣場上的空氣似乎都凝滯了,給人一種沉重至極感受。

曾輝瞳孔一縮,但他本身也是煉體和靈道雙修,包裹著星光的拳頭打了出去。

兩拳相碰,虛空中漣漪散開,在他們雙拳之間,靈氣忽然暴走,撕裂著周圍。

轟然一聲,趙霸王只是身體搖晃,而曾輝卻是倒退了三步。

這時候,眾人都明白曾輝也不是趙霸王的對手,一個個看向趙霸王時帶著敬畏,而將曾輝忽略了。

此時,趙霸王已經用實力證明此次他是葉家守護者中第一高手,這意味著在祖地中,趙霸王就是第一高手。

「給我死來。」趙霸王忽然向莫東撲來,捲起的威勢令葉曉瀟臉色蒼白。

而莫東站在葉曉瀟旁邊很平靜,甚至是漠然。

這讓葉族的人對莫東更加看不上了,在他們看來一個男人就算實力不濟,但連為自己的女人挺身而出的氣概都沒有,果然就是小白臉吃軟飯的。

雖然眾人看出來,趙霸王要找的是莫東,但是趙霸王是葉詩詩的人,怎麼可能不順便將葉曉瀟打傷。

他們倒不怕趙霸王會殺了葉曉瀟,畢竟這裡是葉家,葉曉瀟又是葉族公主,趙霸王就是強靈宗的弟子也不敢殺害葉曉瀟。

葉詩詩嫣然媚笑,她沒有想到林成為她找來了這麼強的守護者,心裡對林成的愛意更濃了。

同時,她盯著葉曉瀟,眼眸中閃爍著快意和冷酷。

「趙霸王,你並沒有擊敗我。」就在這時一道靈力匹練擊來,曾輝再次阻擋住了趙霸王。

趙霸王大怒,他沒想到曾輝這麼不識趣,厲嘯一聲,身上狂霸氣勢涌動,一拳轟向曾輝。

曾輝面露苦笑,他剛才可不是想救莫東,而是怕趙霸王真傷了葉曉瀟,那麼葉郎託付給他的事情就真的失敗了。

不過,此刻情形容不得分心,曾輝迎拳接去,兩拳如兵器撞在一塊,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當下兩人展開大戰。

二人可謂是此次葉族守護者中最強人之一,曾輝實力比趙霸王弱,但也不可能一時落敗。

「小姐我們快走。」葉曉瀟的守護四人護著葉曉瀟要逃出這裡,走過莫東的時候,臉上都流露著不同程度的鄙夷。

「站住,我讓你們走了嗎。」

葉詩詩笑吟吟的聲音傳來,黃錚亮、王遠成等五人將葉曉瀟、莫東等包圍住。

「詩詩小姐,同為一族,何必這麼咄咄逼人呢。」守護人之一苦求道。

「滾,這裡沒有你說話的份。」葉詩詩嬌斥一聲,抬著高傲的下巴,看著這張比她還精緻的面容,一股嫉妒和以往對葉曉瀟的恨意都涌了出來。

「葉曉瀟,你可曾想到自己今天會有這樣的下場。」葉詩詩嘲諷道。

「這次算我輸了,但我沒有輸在你手上,你想讓我低頭不可能。」

葉曉瀟臉色微白,趙霸王的實力使她心中最後的期望沒有,微不可查的嘆了一聲,看著葉詩詩的臉,美眸閃過一抹憎惡。

很巧葉詩詩看到了葉曉瀟眼中的憎惡,頓時葉詩詩宛如高傲的孔雀被拔掉了一根毛,尖聲叫了起來:「你憑什麼敢這樣看著我,憑什麼不向我低頭。」

「憑什麼?」葉曉瀟輕蔑的掃過葉詩詩,「你如果真想讓我低頭,除非你親自戰勝我。」

「打就打,你以為我怕你不成。」葉詩詩早被激怒,葉曉瀟的輕蔑如同在她的傷口上撒鹽,使她唯一的理智失去,她現在就想撕碎葉曉瀟。

然而黃錚亮等人卻面色一變,他們可是知道葉詩詩的天賦不差,但比之葉曉瀟便差了一些,葉曉瀟進入府天門修鍊多年,如今便是他們也不一定能說輕易制伏葉曉瀟,更別提葉詩詩了。

他們一邊勸著葉詩詩,一邊冷冷的看著葉曉瀟,顯然他們都是聰明人,知道葉曉瀟是故意激怒葉詩詩,想要讓葉詩詩頭昏腦熱下,和葉曉瀟一對一。

到時候,葉詩詩肯定敗在葉曉瀟手上,而一旦葉詩詩被葉曉瀟抓住,哪怕他們實力超過葉曉瀟一方,也改變不了葉詩詩祭祖失敗的結果。

看著葉詩詩在黃錚亮二人的勸說中正常下來的臉色,葉曉瀟心中一沉,若是她的四個守護人不被趙霸王所傷,還能敵過黃錚亮和王遠成等人。

「差點中了你的圈套,這次我的目的是祭祖開脈,可不是與你在這裡糾纏,我知你不服我的原因是我有趙師兄這樣的高手守護,而你卻找了一些不像樣的角色,比如你的這個愛郎……」

冷靜下來的葉詩詩先是后怕一陣,隨即目光一轉,咯咯嘲諷起來:「現在成為了一個累贅,不如你把他扔出來,我便先放了你如何……」

葉詩詩是打定心思,葉曉瀟和莫東有一腿,巴不得在侮辱兩人的時候,拆散二人且使他們互相反目成仇。

如此,相比於直接廢掉葉曉瀟更能打擊她。

「詩詩,何必說這麼多,將他直接抓來便是,而且林少爺可是吩咐過的。」

黃錚亮走上前,忽然露出嘲諷之色,「府天門小弟子,不知你可敢接我三掌,若你接我三掌沒死,我便放過你如何?」 只見其中有一個人手一揮,大概是十個人穿著鬼子的軍服沖了進來。

薛萬里感覺到了不對勁直把她們護在身後不讓他們帶人走。

那群人是直拉粗暴的扯開薛萬里,怎麼說他也是當兵的人自然是沒那麼容易扯開他。

在粗暴的拉扯中,薛萬里轉身將她倆死死住不讓他們帶走,迎來的是那群人對他的後背拳打腳踢,他咬牙死撐著,不讓自己有半點松解下來。

他們的粗暴引來了女孩們的尖叫,他們打得越是狠,女孩們叫得越厲害。

再這樣下去,他會被打死的,她年齡雖小,可也知道他們現在是別人砧板上的肉,就算護得一時也護不了一世,說不定現在他受苦了被打成重傷倒地,她倆還是一樣逃不脫厄運。

望著他一動不動連眼神都不閃一下拼盡全力的想要護我「萬里哥哥,放開我,我跟我他走,你放開我。」

「我沒事,小丫頭,我說過你萬里哥哥有是屬貓的有九條命,死不去的。」 總裁盛寵讀心甜妻 背部被人用最大的力氣猛捶,腳腘窩下也被人用木棒打,想要將他打跪下,但他仍裝作很輕鬆的樣子對她開玩笑。

在他硬漢的這一刻,小雨突然發現他是真男人,是個漢子,在她心裡變成了英雄般的人物,就像是他頭頂有光般她也隨著夢柔喊「萬里哥,你別開玩笑了,你會死的。」

他面上的輕鬆氣壞何夢柔了「萬里哥哥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開玩笑,你前幾天的凍傷和風寒還沒好,現在又被人這樣打,你會受不住的。」

他沒有再跟繼續這個問題,看樣子他們三人是逃不過這一劫了,為了讓她們不害怕,背後痛得他難忍,仍死忍住不發出哀嚎聲,「小丫頭,你怕嗎?」

「我怕,萬里哥哥,你走開好不好?我願意跟他們走,我求你了。」她真的是急了,哭著喊他快放開她,這樣少受一點苦。

「別怕,萬里哥哥拼了命也會保護你們倆個的安全!小丫頭你還記得有一次你貪玩掉進豺狼群里嗎?像不像在現這樣?」

「嗯,我記得。」她記得,永遠都記得那一次,他們以為會被豺狼果腹。

他知道自己在螳螂擋車,但是他堅信主子會來救他們的,只要堅持下去。

他安慰道「我們那時候,你才八歲,我十二歲,我們還是孩子都能從豺狼群中逃脫回家,現在我們一樣也可以的,相信你萬里哥哥好嗎?」

穿著防化服的人見他們三人仍在輕鬆的聊天著天,完全不當那些重打是一回事,十分的惱怒。

「八嘎~」

「系!」

幾番折騰下來那群人沒把薛萬里弄開,穿防化服的人生氣得用了那軍官一個耳光像是在說他們沒用。那群人很是恭敬的低下頭回應。

「萬里哥他們是什麼人?」小雨抬頭問還在死撐著不讓人帶走這兩位主子的薛萬里。

「小鬼子」

「萬里哥哥,你疼嗎?」剛才為了保護她們,薛萬里被那麼多人又扯又打的,何夢柔只想知道他疼不疼。

他卻笑了調戲她們「有兩位美女在懷,不疼,打死也不疼。」

姑娘們見他好像真的不疼的樣子,也就沒有想那麼多了,害差得低下頭。

卻不知在她們低頭的同時他才露出痛苦的神情,被這麼多人揍不痛才怪。

不知那群人在商量了什麼之後走了。

當鐵門關上那一刻,薛萬里整個人幾乎要癱弱了下來,他坐到地上背靠著牆。

兩個女孩也是一左一右的陪著他坐在這臭哄哄的乾草堆上。

「兩位主子,等我喘過氣來帶你們出去。」

「沒事,萬里哥哥我等你好一些再出去」

只是他還沒喘過氣來就聽到有聲音「來不及了。」

他看了下頭頂上那個窗口,光線從那進來猜想是地面他們是掉到了只是用三根木棒攔著,女孩剛好可以過,他就不行了。

「兩位主子,上面有個窗,應該是連地面的,你們踩我肩膀上去。」說著他就蹲在了那窗下。

一看那窗口那麼小,夢柔個子小還能上去,可小雨看看自己的身材那是不可能的。

猛地頭「那麼小我出不去。」

「可以的,小雨小姐你要相信我你可以的」她要從這鑽出去是有些牽強,但是,這是唯一的出路,外面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情況緊急他對何柔說「小姐,你先上去,上去時要先看一下有沒有人,如果沒人的話,你再上去。」

「我知道」何夢柔是個鬼精靈,這點常識她肯定是知道的。她很快上了去,這上面就是之前站滿黑衣人的地方,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現在人不見了。

她借薛萬里的肩膀上了去,這窗不是一般的窄,她個子這麼小才勉強穿過,小雨160的個子還不瘦,看樣子是穿不過。

「不行,我不行」光是看夢柔鑽得那麼辛苦就知道她根本鑽不過去。

「沒事,小雨小姐你要相信你可以的。」薛萬里非要送她上去。

只要有一線生機他都要把主子們救出去。

「小雨你快點啊,一會被人發現了就完了。」何夢柔看了眼隔著一棵小草叢的黑衣人,生怕他們會望向這裡,焦急的對下面喊。

小雨是又擔又害怕,慌亂得踩上他的肩膀都害怕得掉了兩次都沒成功,薛萬里本來就受了重傷,還要怕她摔疼接住她兩次,那簡直是痛苦。

「我不行,我真的不行」見他痛苦的樣子,又看窗口那麼小,小雨覺得自己真的是不行,拒絕再上去。

「小雨你可以的,聽話快上來」她這麼折騰,那什麼時候才能回一家裡找人來救萬里哥哥?她真的是急了,但又沒有辦法,只好哄著她快上來。

她又試了一下,終於是成功的踩著薛萬里的肩膀上了去,只是她的胸有點大,卡在那真的出不去。

「快出來啊小雨」何夢柔用盡全身的力氣想要拉她上來,任憑她怎麼拉,她的胸真的上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