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聖泉玉露酒乃是採摘聖泉附近靈草上所結的露水所釀成的美酒啊,不僅味道極佳而且還可以補充靈氣,緩解傷勢,延年益壽啊。」小二向樂天不斷推售。

「來一壇。」樂天聽了也有點忍不住想要嘗嘗這一萬一壇的好酒。


沒一會樂天要的菜肴和聖泉玉露酒上來了,樂天迫不及待的來了一口。

「嗯,入口輕柔。初嘗酸澀,細品甘甜。好酒。」

樂天咕咚咕咚將三寸高的一壇聖泉酒一飲而盡。

「公子。」小二看到樂天如此飲酒想要叫住樂天。

「怎麼了?」樂天聞聲看來。

「此酒入口輕柔,但是酒性剛烈霸道,而且靈氣十足。這麼喝會醉酒不醒的。」小二好心勸告。

「謝謝。還有么?」樂壇笑著問道。

「有,一共三壇。還有兩壇,可是。」

「全拿來。」樂天打斷小兒的話語。

「嗯。」小二歲擔心樂天年紀輕輕,但是開門做生意也不好拒絕。

三壇聖泉酒剛被送到萬香樓沒等入窖就被樂天買了下來。

樂天趁著小二取酒看著桌上的菜肴狼吞虎咽起來。 「酒來了。」小二吆喝一聲,還帶來了兩個較大的杯子。

看來是怕樂天在一飲而盡,可是桌上的小杯又不夠盡興,所以給樂天拿了兩個較大的杯子。

樂天笑了笑:「謝了。」

「沒關係,您慢用。」小而說完就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樂天倒滿酒,吃口菜,細品慢嘗。

「我初來此地應該多聽聽小道消息。」樂天心想,自己的耳朵此時不用更待何時啊,更何況這裡生意很好,而且都是一些有頭有臉的人物。

樂天邊聽邊吃,旁邊幾桌都是說一些無關緊要的廢話。

不是那家的姑娘好看,就是誰家的女人風騷。

這時迎進門走來四個衣著華麗的年輕公子哥在樂天旁邊的桌上坐下。

「歐陽兄,這一次戰爭學院的聯合大賽你們歐陽家派誰前往啊。」一個長耳大臉的胖子問道。

「那還用說么,當然是我大哥,歐陽辰了。」坐在中間的那名男子像是怕別人不知道一樣,扯嗓子大聲說道。

旁邊吃飯的人聽到這話語都紛紛議論起來。

「是歐陽家的人。」

「歐陽辰啊,歐陽家族年輕一代的天才少年。據說此子出生時就有天降神光護體,都說他是神明轉世。」

「戰爭學院聚集了神魔大陸的天才少年,但誰會奪冠享耀這與天同明的榮光呢。」

「依我看啊,歐陽辰可能性極大啊。」

說話的這個歐陽家族的少年聽了四周人的議論臉上也是眉開眼笑,神飛色舞。

「境界不是實力的唯一標準。」劍魂和樂天數道。

「怎樣?」樂天問道。

「各大家族的子弟之所以會有這麼高境界乃是因為家族長者注重法則和靈魂的修鍊,所以不顧一切的讓他們提升境界。可是以後你就會發現在煉體結丹多多修鍊的好處了。」劍魂怕樂天手別人的影響也會操之過急所以提醒樂天。

「呵呵,法則雖強但卻不是最強。等我以後將逆天狂龍決修鍊大成估計就能到以體破萬法了。」

「嗯,你很有天賦。千萬不要被一些旁人所誤導。他們境界高可是根基都不穩,你修鍊的時候要自己小心啊。」劍魂謹慎的告誡道。

「嗯,我知道。」

「歐陽少爺,吃點什麼?」那個稱為歐陽的男子招了招手將小二叫到身邊。


「吃的就照常來,聽說今天新來了幾壇聖泉玉露酒。給我來兩壇,一壇在這喝,另一壇帶走拿回去給我大哥。」歐陽男子言語間充滿了高傲。

「這個,真對不起歐陽少爺。剛來的三壇聖泉酒都已經賣完了。」小二點頭哈腰的表示歉意。

「這麼快?嗯?」歐陽男子鼻子嗅了嗅看向樂天。

一壇聖泉酒香足矣飄到整個酒樓,可是這位歐陽公子才聞到。

「歐陽兄,他喝的就是聖泉玉露酒。還是三壇。」肥頭大耳的胖子一眼就看到樂天桌上擺著三個魚白色的玉石壇。

魚白色玉石壇是專門封裝這種名貴酒水的,怕酒水靈氣消散,跑了味道。

「小子,將這壇賣給我。我就忍忍不喝了,拿回去給我大哥。」歐陽公子看著桌上還未開封的最後一壇聖泉酒說道。

樂天拿起最後一壇酒,掀開封布,倒了一杯。歐陽公子上前剛要拿酒,還沒有碰到酒罈樂天一杯已經下肚了。

歐陽公子先前說話要孝敬大哥,就是想搬出歐陽家的歐陽辰震懾樂天,可偏偏樂天對於四大家族毫無所知。

「小子,你是在故意挑釁我么?」歐陽公子呲牙咧嘴不懷好意。

「我還沒喝夠,這可遇而不可得好酒我怎麼會輕易錯過呢。」樂天又倒了一大杯。

旁邊的小二一看氣氛不對,急忙上前勸阻。


「歐陽公子,要不你先喝點別的,下次再來聖泉酒我給您留著。」


歐陽公子像是有所顧忌,沒有發脾氣。而是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隨便吃了點東西走了。

樂天突然到一件事,心裡暗叫:「壞了。」

樂天將手藏到桌子底下,金光一閃樂天從桌子下拿出了一個白球。

「小二,再加三個菜,在加一副碗筷。」樂天說著然後將巴掌大的白虎放到桌子上,樂天用雙手撫摸著小虎的額頭,白虎有的所感應。樂天的手拿走以後白虎額頭上金色的「王」字慢慢消失至無。

「好像胖了不少。」樂天道。

「嘗嘗這酒。很好喝的。」樂天給小虎也倒了一杯。

旁邊的少女看著樂天桌上兩爪捧著酒杯喝酒的小東西頓時喜歡的不行了,一隻看著盯著白虎看,時不時的還瞄瞄樂天。

樂天吃完以後在桌子上放了兩張白晶卡,抱著白虎轉身離去。

「公子,你的錢。」小二衝出店中沖著樂天大喊。

「歸你了。謝謝你的酒杯。」

樂天只有從白家敲詐的白晶卡,還沒有其他面值的零錢。所以有些不方便。

「看來得換點銀晶什麼的了。」

樂天走出不遠就發現後面有人跟蹤自己,樂天加快腳步向旁邊的小巷中走去。

「沒路了,小子。」

樂天回頭一看,是剛才的歐陽公子還有那三個幫手。

「小子,我不想在萬香樓鬧事不代表我沒事。我告訴你我很生氣。」歐陽公子一臉的憤怒寫的清清楚楚。

「那又怎樣?」樂天環抱龍吟劍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怎樣?讓你知道什麼歐陽家是不能得罪的,特別是我,上。」歐陽公子惡狠狠的說道。

樂天看著迎面而來的三人不禁搖了搖頭,為他們的稚嫩感到可笑。

樂天踏起游龍步,帶起一陣殘影從三人間穿梭而過,來到歐陽面前。歐陽沒等反應過來就覺得眼前一黑暈了過去。身後的三人也相繼倒下。

樂天手速極快,在每人的脖頸處打了一下。只能說他們太不禁打,連一招都沒走過。

樂天從小巷中走出,顛了顛手中的四個錢袋滿足的笑了。

「還挺有錢,都是銀晶還有不少金晶。」樂天誇讚這大家族的子弟生活就是好啊,這幾枚銀晶夠普通人家生活一年的了。

樂天剛才在酒樓聽到,還有兩個月戰爭學院的聯合大賽就要開啟了。而無雙城遠處的海岸碼頭去往東洲一個月才發一次船,看來想要去戰爭學院得抓緊了。

樂天沒有著急找個不錯的客棧休息一下。 樂天待在房間躺在床上,酒足飯飽很是愜意。

「咚咚。」微弱的敲門聲傳進樂天的耳朵。

「進來。」

「公子,您要的茶泡好了。」

「謝謝,放在桌上吧。」樂天起床坐在椅子上,拋給樂天幾枚白晶。

「謝謝公子。」

「不客氣,你先下去吧。有事我叫你。」

「是。」

「等一下。」樂天回過神來叫住了剛要踏出門去的小夥計。

「公子有什麼吩咐?」小二以為樂天對茶水不滿所以很是小心。

「去往東洲的航線哪天開船?」

「去往東洲的客船一個月發一次,每個月的中旬開始售票,過了中旬就開船了。公子是要去東洲么?」

「嗯。這麼說還要七天才能開船呢。」

「是的,不過船票好像快要賣光了。你最好去看看。」

「知道了。你忙去吧。」

樂天想:「是要現在去還是在這裡遛遛轉轉等到下個月在去呢?不能貪玩,這次主要目標是聯合大賽。不能耽誤。反正還有七天時間,先把票買瞭然後去城裡轉轉。」

就這麼定了,無雙城距離通天海的海岸碼頭不足百里。樂天正好身在外城,省了一段距離。

樂天向店裡的小二打聽好路線自己奔外城城門而去。樂天一路向東門而去。

而先自己出城的有一黑衣男子,胯下一匹高大的駿馬四蹄奔騰,很是威風。

樂天出了城門以後加快腳步,並沒有放開全力。而是把白虎從懷裡拽了出來。

「小虎,追。」

白虎聽了樂天的話頓時來了精神,巴掌大小的白虎化為壯馬一般高。樂天的手在白虎額頭劃過,順到背部。

白虎額頭上的金色「王」字逐漸被掩蓋,連渾身的毛髮都變成了暗黃色,看似與一般的靈獸無異。

白虎吼了一聲尾隨黑衣男子的腳步而去,樂天終於明白劍魂為什麼說白虎色為用點勁就能把疾風獸落沒影了。

「比自己跑起來真的快上許多,就算自己的游龍步恐怕也追不上白虎吧。」樂天是越來越喜歡這頭笨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