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李洛只覺喉頭湧起一股熱意,隨即大口鮮血頓時噴出!

「到此為止了嗎……」李洛不禁心中暗道。施展了明光凈世還鏖戰了這麼久完全是憑着意志堅持着,但殘破的身體到底還是迎來了極限。

同一時間,南宮鴻信也大吼道:「就是現在!」

頃刻間,被罡風和黑羽包裹的巨大烏黑玉凌,幾近丈粗的恐怖蛇首,化作鋒矢陣的黑甲騎兵,三道攻勢自不同方向同時朝李洛殺來!

李洛臉上露出一抹遺憾,他本想先將黑玉雕斬殺,再以此招擊殺南宮鴻信和負碑中的一人,可惜啊可惜,於是他轉頭看向了黑玉雕。

眼見李洛臨死竟突然向自己看來,黑玉雕頓時全身羽毛炸起,本能地扇動雙翅朝後飛退。然而……

誰都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就看着千鈞一髮之際,李洛竟是舉劍倒持,一劍刺入了自己的心口!

「劍解!」

霎時間,李洛的心口處與寶劍同時放出萬千光明,刺眼的光芒瞬間將在場所有人的視野奪去,隨即在三道攻擊將其吞沒的前一刻,李洛驀然化作了無數劍光轟然崩解開來!

漫天光華,漫天劍氣,儘是李洛以身所化!而李洛的元嬰神魂則如鐵劍子一般化作劍意融入了其寶劍之中。

「不好!」見此情形,南宮鴻信頓時急吼到,「快毀去那把劍!」鐵劍子的寶劍已然消失在了地面的黑淵之中,如果這把劍也融入明光圓天裏,那可就只能徒喊奈何了。

然而,沒等南宮鴻信和負碑有所動作,整個半空中的劍氣便先一步攪動起來! 「你真幸福,夏夏,不管怎麼樣,你至少還擁有這麼多美好的回憶,你有兩個好師父。」穆曉暖給她夾了些魚,「我想,金老更希望你能好好的過日子,夏夏,別難過了,你還有很多事要做呢。」

喬安夏擦乾淚水,「你說的對,我還有很多事要做,我不能這樣。」

吃過飯後,喬安夏開車去了楓林苑,張燁和郭老還住在這兒,兩人在院子中喝茶聊天,聊的最多的還是金老。

「師父,師兄。」喬安夏走進院子,帶了兩盒茶葉過來。

「夏夏來了?快過來坐。」郭老喊了句,給她倒了杯茶。

喬安夏拿出金老的心得筆記,「我有個地方沒看懂,師兄,你幫我看看。」

她不是沒看懂,是不想讓張燁被邊緣化,不想讓他覺得自己多餘。

張燁認真看過後跟她解釋了下,能幫到小師妹,他非常開心,說明自己還是能為師父做點事的。

只有郭老知道喬安夏的良苦用心。

第二天上午,龍夜擎帶着喬安夏去了醫院做產檢,已經四個多月,可以看出胎兒性別了,龍老爺子也跟了去,特別期待。

B超醫生檢查過後說,「是龍鳳胎,恭喜兩位。」

龍夜擎一時間激動的有些說不出話來,他要有女兒了!不管多激動,倒是沒忘了老婆,把喬安夏扶起,小心的走出B超室,這才告訴等在門外的老爺子。

龍老爺子高興的愣了幾秒鐘,喜極而泣,「太好了!龍家又要添丁了!還要添一位小公主!哈哈,感謝我龍家祖宗的護佑!」

喬安夏放心了點,自己要有女兒了!

龍夜擎讓龍老爺子跟龍九先回去,他帶着喬安夏到外面去吃飯,正好陪她散散心,吃過飯後帶她去了商場。

喬安夏想起來了,「楚瀾說好要來挑婚紗的,他們的婚期已經定了,在兩個月後。」

「嗯,那還有時間準備,到時候我們送一份大禮。」龍夜擎摟住她走向婚紗店。

楚瀾和謝黎墨正在這兒,他們也是剛到。

楚瀾拉着喬安夏陪她試婚紗。

龍夜擎和謝黎墨坐在休憩區聊天,「真想好了?要跟楚瀾結婚?」

謝黎墨笑了笑,「當然,反正總是要結婚的,對我來說,跟誰結都差不多,正好楚瀾又是安夏的朋友,肥水不流外人田,對吧?」 「藍醫生,我這來的沒多久,事情結果到底如何,還需要你和我說的清楚一些。」

王力的眉頭緊皺。

藍天的能耐他看在眼裏,而且,為人極其正直。

最近這些日子以來,他聽到的,看到的關於藍天的事情,早就鋪天蓋地在他們這個圈子裏面盛傳了。

所以,他也不會覺得,藍天會無緣無故的去冤枉對方。

反倒是這個中年男子。

他倒是知道一些事情,只是那不過都是小事情,也就沒有多多理會。

但這件事不一樣。

如果真的因為他而耽誤了救治時間的話,這可是大罪。

「這到底怎麼回事?」

王力看着那中年醫生,冷聲問道。

「我,我……」

中年醫生吞吞吐吐半天,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藍醫生,這件事我會做好的,絕對不會讓你出現什麼問題。」

王力看到他這幅模樣,也知道這絕對不是藍天的過錯。

現在最主要的,還是要穩住藍天。

畢竟這小伙現在對於他們醫院來說,太過於重要了。

「王主任,您可能記錯了,並不是要給我一個交代,而是要給病人一個交代。」

藍天搖了搖頭,說完之後,瞥了一眼中年醫生。

如果按照資歷的話,他絕對不能對這個中年醫生說什麼。

就算他是個黑心的醫生,可最少也算是救過人。

可如果真的有害過人的話,應該也不至於還能夠在這裏擔任職位。

想了想,低聲在王力的耳邊說了一句。

「王叔,這件事不是給我一個解釋,而是要給患者,想要好名氣,又想要留下一個醫生,沒那麼容易,這件事,可以壓,但是能壓多久?這是在醫院門口,公事公辦是最好的結果。」

聽到了他的話,王力的眼睛亮了起來。

他感覺自己面對的不是一個二十四五的小夥子,而是一個滿腹皆是計謀的老狐狸。

說是公事公辦,可其實就是告訴他。

今天這麼多人看到,你想要善了是不可能的。

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開除,並且做出公告。

這就是公事公辦。

「好了,你先去準備一下吧,等我通知你再說。」

王力揮了揮手,讓那中年醫生先行離開。

現在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這件事,還是得院長出面才行。

他們二院可不是陳公元那種的國刀。

但是醫術也是極其的厲害。

「藍醫生,陳醫生,現在我們先帶你們去認識一下你們接下來的老師。」

王力看着藍天和陳曉雲,開口說道。

「不着急,我先去處理一下,王主任,麻煩您先等等。」

藍天揮了揮手中的手套,笑着說道。

「也好,是我太過於心急了。」

王力點了點頭。

……

……

跟着王力來到了主要學習的地方,藍天和陳曉雲都是眼前一亮。

這些景象,在匯峰市第一人民醫院可還沒有見到過。

一個個學生坐在下方,每個人的眼中都充滿了灼熱。

這一幕,讓藍天嘴角微微一笑。

曾何幾時,他都忘記了這樣熱血沸騰的感覺。

這種灼熱的感覺,還是他第一次簽約成功時候的興奮感,那三天時間,他不是在碼字,就是在看小說。

那種一種極致的熱愛,和一種認可。

「各位,幹細胞可以分為幹細胞和成體幹細胞。」

那一名身穿白大褂的醫生,在講台上色彩飛揚。

藍天也饒有興緻的坐了下來。

聽着他接下來的話。

「都知道啊,這最基礎的便是三類。」

「全能性幹細胞。」

「多功能性細胞。」

「單能幹細胞。」

「其中,全能性幹細胞,它具有形成完整個體的分化潛能。由卵和精細胞的融合產生,受精卵細胞前幾次分裂所產生的細胞也是全能幹細胞,這些細胞可以無例外地生長出任何細胞類型。」

一路下來,全是基礎的知識。

饒是這樣,藍天也沒有表現出一點困意或者是不尊重。

尊師重道,這是他內心深處最為基礎的理念。

不過,他有點詫異的是,這才講完了一點,這講師突然話鋒一轉。

「好了,聽說今天有進修的醫生也來了,不知道,是哪位醫生呢?」

那講師微微一笑,目光跳到藍天的身上。

藍天見狀,便也站了起來。

「您好,我是藍天,匯峰市第一人民醫院急診科的一名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