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傲霆面色不善地瞟了顧立夏一眼,眼底滿滿的怒氣。

「老娘不幹了!這什麼破契約,我不幹了,你愛和誰結婚和誰結婚去!」

眼淚刷地一下流出來了。

剛剛她差點就死了!

他居然還要罰她錢。

「行,那你以後再也看不到小北了!玉佩也別想要了。」

司傲霆挑了挑眉,將紅腫的手心半握拳放進褲兜,轉身走了出去。

顧立夏紅著眼眸,恨恨地瞪著他,跟了上去。

別的威脅她都不怕,可她的兒子和玉佩是她的軟肋。

露台安靜下來。

一個長相邪魅的男人忽然雙腿懸空,又坐在了三樓的飄窗上。

一雙女人的手,柔柔地搭在他的肩上。

酒紅色的指甲,尤為性感。

側臉,竟然和顧立夏驚人的相似。

他將女人一拉,抵在窗台上,俯身吻了下去。

雙眼裡閃著戲謔的光,看向一樓遠去的黑色邁巴赫。

唇角勾起一抹神秘莫測的笑。

獵物,鎖定!

回去的車上,司傲霆臉上的神色異常冷沉。

小小的車廂,暴風雨前的沉悶。

「那個……對不起,今晚上是我錯了!」

顧立夏情緒已經恢復過來,小心翼翼地道歉。

司傲霆瞥了她紅腫的眼眶一眼,淡漠的神情寫滿了不屑,心裡頭,卻暗暗自嘆,剛剛那麼危險,幸好她沒受傷。

「我不管你和那個女人,還有顧少辰有什麼恩怨,從現在開始,不要再和他們扯上任何關係!」

顧立夏心口一緊,錯愕地看向司傲霆。

「你知道少辰?」

「顧少辰,本市顧家的小少爺,我為什麼會不認識?

更何況,顧家和司家關係一直都不錯。顧少辰和王家千金已經訂婚,擇日就會舉行婚禮。

你現在是我的女人,別去給我惹出亂七八糟的新聞!

如果聽話,到時候咱們離婚,我會給你一筆補償費。」

顧立夏被司傲霆這番話說得面紅耳赤。

她的嗓子眼如同堵著砂石一般脹疼,鼻子酸澀。

最開始他說讓她別肖想他一分錢。

現在又說會給她一筆。

不管是哪一點,都將她的尊嚴狠狠地踩在地上。

「司傲霆,誰稀罕你的錢了!在我眼裡,你連個屁都不是。若不是為了顧小北,你以為我會遵守你那什麼破協議。」

「若不是為了錢,你設計成為我的未婚妻做什麼?」

司傲霆的眼裡少見的有了一絲怒意。

這個女人,沒來由地,讓他很生氣!

明明,好不容易才找到她…… 「我說了我沒有!!你聽不懂嗎?」

顧立夏的眼淚終於忍不住,涌了出來。

顧少辰誤會她。

王思思誤會她。他也誤會她。

就因為她身份低微。

就因為她無權無勢,是個孤兒。

所有的人都欺負她!

「我沒偷你們的東西,我也沒有做過你說的那一切。我抓姦賣相片是為了給我兒子賺醫藥費,你為什麼就不信!

一百六十萬在你們眼裡不過就是隨手一揮的事,可對我來說,就像一座大山,壓得我喘不過氣!

這些年我端盤子,送外賣,發傳單,當保姆,沒偷沒搶,光明正大的賺錢,礙著你什麼眼了,你要這樣侮……」

「嘭!」

顧立夏的話還沒說完,邁巴赫忽然受到猛烈撞擊。

穆風急忙打方向盤,往一旁旋轉過去。

而她因為慣性,整個人撞進了司傲霆的懷裡。

嘴唇不偏不倚,親在了司傲霆的嘴唇上……

壞了!

她臉上的血色褪得一乾二淨。

急忙爬起來,後面那番話湮沒在了喉嚨里。

但唇上冰冷的溫度卻如同一個烙印,印刻進了心裡,驚得起了一圈漣漪。

穆風下車去查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少爺,一個送外賣的小哥騎電動車,沒注意看路,撞上了我們的車。」

司傲霆眼角瞟了一眼顧立夏,穩了穩心神,目光落到車窗外。

邁巴赫旁邊,一個穿著紅色衣服的外賣小哥和一輛電動車一起,倒地不起。

他的額頭有血冒出來,手肘和腿都受了傷,好不狼狽。

地上飯菜倒了一地。

甚至,有油污沾到了豪車上。

顧立夏趴在車窗上,看著外賣小哥,心裡一緊。

急忙下車,拖著石膏腿,想要將外賣小哥扶起來。

「你還好嗎?」

穆風看著不忍,上前幫顧立夏搭了把手。

顧立夏感激地看了穆風一眼,轉過頭,一臉擔憂地對外賣小哥說道。

「你受傷了,快點去醫院處理傷口?」

「我沒事,就是撞了你們的車,……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

外賣小哥看著面前的豪車,嚇得語無倫次,雙腳打顫。

就算他眼拙,也知道這個牌子的車都很貴啊。

交警很快趕了過來。

了解了情況之後,恭敬地對著車內的司傲霆說道:

「這位先生,這起車禍是快餐小哥全責,他闖紅燈撞上了您的車。您的車損傷比較嚴重,是私了,還是走程序?」

司傲霆神情冷淡地瞟了一眼交警。

交警急忙說下去。

「私了的話,你這車是邁巴赫頂配,報價一千二百萬,電動車將你們的車門撞壞了,輸油管好像也有點問題,再加上外觀,維修費估計在五十萬到一百萬之間,如果走程序,小哥賠不起,我們會將他抓起來。」

外賣小哥聽到這車這麼貴,差點嚇暈了過去。

顧立夏心裡很不好受。

對一個普通的家庭來說,五十萬到一百萬幾乎就是天價。

雙手緊了緊拳,忐忑不安地看著司傲霆,等著他發話。

「都不用!」

「什麼?」

交警詫異地看著司傲霆,簡直不能相信他的話。

顧立夏瞳孔一瞬放大,心裏面涌過一絲異樣的情緒。 惑亂風塵 司傲霆沒有再說第二遍。

他看著顧立夏扶著外賣小哥的手,將眼裡多餘的情緒掩掉,涼涼地說道:「上車!」

顧立夏鬆開外賣小哥,雙手往身上隨便擦了擦,趕緊鑽進車裡。

上了車,她關上合不太攏的車門,急忙搖下車窗,關切地對外賣小哥囑咐。

「你受傷了,趕緊去醫院包紮一下,以後送外賣一定要遵守交通規則,別著急……」

車子「嗖」地一下開了出去。

總裁賴上小甜妻 顧立夏關上窗戶,感激地看向司傲霆。

「沒想到你還是個好人。送外賣又辛苦,又賺不到什麼錢,若不是為生活所迫,剛剛那個小哥肯定不會這麼晚還在工作。」

司傲霆將紅腫脹疼的手掌心握緊,收起眼裡別的情緒,嫌棄地看向顧立夏的禮服。

顧立夏順著他的目光低下頭,頓時心又沉到了谷底–

慘了!

剛剛手臟,往粉色紗裙上抹上了血跡。

這、這得賠多少錢啊……

司傲霆暗啞低沉的嗓音緩緩響起。

「這件禮服是巴黎名設計家的作品,純手工製作,高端定製,價值十五萬元人民幣。

剛剛你利用車禍,主動抱到我懷裡,罰一百萬,再加上之前的二十萬,你欠我一共一百三十五萬。」

顧立夏的眼睛瞪得如同燈泡那麼大,一臉驚恐地看著司傲霆。

剛剛才覺得他是個好人,立馬資本家的尖酸刻薄,全部顯現。

她收回視線,咬牙切齒地看著身上這件禮服。

原本她還多喜歡這衣服,現在穿著哪哪都膈應,針扎一樣難受。

嗚嗚――

她去哪兒找一百三十五萬呀……

夜色,越來越沉。

邁巴赫疾馳在路上。

一見鍾情[快穿] 顧立夏還在對罰款的事情耿耿於懷。

這種霸王條約,也就這種霸道無情的人才想得出來。

司傲霆看著車窗外面,透過車窗上的倒影,看到顧立夏一張小臉一會兒抓成一個包子,一會兒又舒展成花。

各種情緒在她臉上活靈活現地展示,怎麼都看不厭。

原來,心裡藏了五年的影子,是這樣一張臉……

顧立夏察覺有道目光注視著自己。

側側頭,看到司傲霆看著的是車窗外面。

心裡罵自己想多了。

染婚撩愛,權少霸寵契約小妻 可一想,又覺得不對勁。

外面是黑的,車窗上能看到倒影。

急忙轉過頭去,發現司傲霆又目不斜視地看著前方。

努努嘴,沖他翻了個白眼。

白眼還沒翻完,一輛悄無聲息的黑色汽車如同迅疾的獵豹,狠狠地撞上他們的車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