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風緩緩開口,「武道有很多境界,諸如明勁、暗勁、武道宗師、神境,而你現在只是在宗師的巔峰之境,我恰好在你的境界之上,我的力量足以碾壓你的一切,不管你的肉身有多厲害,我的境界便能碾壓你,如果你不突破宗師,那你在我的面前,一輩子都只是一個螻蟻!」

宗師、神境!

這些東西對於神農大陸的人來說,太陌生了,即便是三大部落的人,也從沒有聽說過這個!

地南傑的雙眼一片迷茫,他對所謂的宗師、神境一無所知,從他記事起,便一直在修行,修的是肉身力量,讓肉身力量足夠強大,在冥想的時候才會有天地靈氣進入體內!

但也僅此而已!

他們沒有靈氣進入體內的修行方法,無法操縱靈氣對身體的改造,無法讓靈氣儲存在丹田之中!

這就造成了很大的局限性!

「你想進入神境,成為真正的高手嗎?」

葉風看著地南傑的樣子,緩緩說道,「現在就有一個機會擺在你的面前,只要你點頭,便能成為神境高手!」

神境?

武道宗師?

境界劃分?

這些詞語從葉風的嘴裡冒出來,擂台下的眾人雖然聽的不太清楚,但卻隱隱約約能聽見一些,不少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也有一些人對葉風的話有疑惑。

「他這說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那又誰知道,我看就是一些胡言亂語,想要逃走而已!」

「沒錯,神農氏部落統治神農大陸這麼多年,可從來沒有說過什麼境界的問題!」

「修行不就是讓身體的力量更加強大嗎?還能有什麼?」

……

「你到底想怎麼樣?」

地南傑緩緩問道,他是一個武痴,除了部落的事情,他的唯一愛好就是修行,可修行這麼長時間,他到了一個瓶頸!

他能感覺的出來,自己的肉身力量到了極限,想要提高,哪怕是一分一毫,都特別的難,甚至無法做到。

但眼前的這個人,似乎給他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他忍不住,想要走進去看看,這對他也許是一個打破桎梏的機會,他不想錯過。

「很簡單,宣誓效忠於我,我可以讓你成為真正的高手,以你的資質,可以成為這片大陸的至強者!」

葉風開口說道,他是起了愛才之心,以地南傑的資質,的確有能成為神境第三境超凡境的潛質,如果有這樣的一個幫手,葉風相信自己以後肯定有很大的臂助!

「你到底是什麼人?」

地南傑沒有馬上答應,而是想要搞清楚這一切。

「我生活在一個你所想不到的世界,在那個世界里,有超凡入聖的絕頂高手,比我厲害百倍,也有掌握著一發炮彈便能讓數千公里的土地夷為平地的普通人,修行與魔法並存。」

葉風描繪著一副他人所沒有見過的場景,「在那個世界里,有修行人,有普通人,有科技,有武道,反正是一個你所沒有見過的盛世!

天價小妻子 比他還厲害百倍的人?

那會是何等的高手?

還有能將數千公里夷為平地的炮彈,那是什麼東西?

有這麼大的能量?

短短的幾句話,便讓地南傑的心裡有了一個大致的世界觀,他有點難以置信,那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呢!

描繪藍圖!

如果想要讓一個武痴徹底的效忠自己,葉風知道,必須要為他描繪一個他所感興趣的世界藍圖,因為這樣的人,特別喜歡探索,喜歡求知,只有這樣,才能激起他們的興趣。

這種人,為了理想,可以放棄一切!  「我要怎麼樣才能突破這個宗師之境?」

地南傑皺了皺眉頭,問道,他雖然是武痴,但也是一個謹慎的人,如此輕易的答應效忠一個人,不是他的為人。

「我會傳授你仙法,只要你會了,便能突破到神境!」

葉風緩緩說道。

這話一出,立馬便引起了軒然大波!

仙法!

按照葉風的叫法,只是一種功法而已,但在神農大陸便是賦予仙這個稱謂。

在這裡,只有神農氏部落才有資格學習,別的部落,根本不會有機會,但現在,卻有一個人要傳授仙法。

這怎能不讓很多人吃驚!

「你……你有仙法?」

地南傑瞪大著眼睛,一時還有點不大相信,畢竟,他求了無數次,找遍整個大陸,都沒有找到一部仙法,而這人,一開口,便是要教自己仙法。

「當然,要不然,你以為我拿什麼打敗你?」

葉風笑了笑,反問了一句。

這麼一說,地南傑的心裡忽然得到了一點解脫,起碼這人承認了,他是有了仙法的緣故,才能這麼輕易的擊敗自己,也讓他的自尊挽回了不少。

兵王棄少 看台之上,姜雨秋看著這一幕,眼睛里只有深深的無奈之色。

「姜大人,你就沒有什麼作為嗎?」

烈山部落族長龍有為開口問道,「他今天可以用仙法引誘一個人,接下來就會有第二個人接受,然後是第三個人,第四個人,到時候……這個後果,你應該清楚!」

「很簡單,殺了他!」

姜雨秋眼睛皮子都沒皺一下,直接說道,「三大部落為主力軍,今天絞殺整個張氏部落,包括葉風,誰殺了,可以得到一部仙法!」

「這可是在部落大比期間,按照規定,不能私下動武的!」

地無道忍不住說道,「你是想要讓整個部落大比都徹底的亂套嗎?」

「反正已經亂了,還在乎這個?」

姜雨秋冷冷一笑,「我這次是受了大長老的命令來的,你們處理不好,後果同樣嚴重,長老會的憤怒,我承擔不起,你們也是一樣!」

大長老!

一聽到這個名字,在場的人都沉默了。

那個執掌神農氏部落幾百年的老人,沒有人知道他活了多少年,也沒有人知道他還能活多少年,更沒有人知道他的實力到底有多麼強悍!

「那現在的大比怎麼辦?還沒有結束呢!」

地無道問了一句。

「暫時休息,明天再繼續,今天晚上,剿殺!」

姜雨秋開口說道。

這麼一來,基本上就是定了,三大部落會同其他部落一起,圍剿一個小小的張氏部落,以及,葉風一個人!

傳出去,估計都會笑死!

堂堂三大部落,為了對付這麼一個小部落,要使出這樣的招數來。

很快,便有人宣布今天大比暫時結束,明天繼續。

「姜大人,我有一個問題很想問問你!」

烈山部落族長龍有為忽然到了姜雨秋的旁邊,問了一句。

「什麼問題?」

姜雨秋看著對方,示意他說出來。

「既然大長老下了嚴令,必須殺掉這個葉風,那神農氏部落,為什麼沒有人出手?」

龍有為目光灼灼的問道,「而且這一次,神農氏部落只來了你一個人,過去即便是部落大比,也至少有三個巡查使和一位長老會使者來的,今年,太反常了吧!」

這個問題一出,姜雨秋的臉色一僵!

這是整個神農氏部落最大的秘密,因為來再多的神農氏部落之人都沒有用處,對葉風,起不到絲毫的威脅!

甚至,還會幫倒忙!

但這個話,他當然不會說出來,要是說了,那就會讓這些部落的人都會產生恐慌。

「這一點,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以後你會明白的!」

姜雨秋搖搖頭,說完便直接走了。

聽到這一句話,龍有為的心裡也有了深深的疑惑,他很不理解,以神農氏部落的實力,只要來一兩個長老,甚至,是幾個巡查使,便能將這個葉風打敗,可他們為什麼不做呢?

卻讓三大部落的人衝鋒陷陣!

要說為了削弱三大部落的實力,這完全沒有必要,因為所有的部落即便都加起來,都無法對抗神農氏部落。

實力上的差距是無法彌補的,是碾壓式的差距。

他曾經有幸去過一次神農氏王族,他能感覺的到,以他現在烈山部落族長的實力,大長老想殺他,只需要一根手指頭,甚至,都不需要。

長老會裡所有長老的實力,也是深不可測,他沒有能看穿的人。

這也是他現在最大的疑惑!

神農氏部落,難道是出了什麼問題嗎?

又或者,這個少年身上的秘密,能讓神農氏部落忌憚?

這麼一向,他的腦門上都是冷汗,似乎,他要猜出一個超級大的秘密。

但這種秘密的未知,也讓他很驚慌,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對今晚的圍剿活動都失去了自信,有了那麼一點懷疑。

要是三大部落匯同其他部落的聯軍,都沒辦法殺死葉風,那結果會怎麼樣?

……

石頭村,村大隊部會議室。

王如冰和柳如煙一起走入了會議室里,今天,陳蘭的父親陳松濤也走了進來參加大會。

葉風之前在走的時候跟王如冰說過,如果有需要,她可以找柳如煙以及陳叔幫忙,他覺得,今天有必要請他們兩個來了。

會議室里,還有劉浩和陳志文兩個人。

「王主任,你今天這是什麼意思?」

陳志文和劉浩都感覺到了空氣里的不尋常,忍不住問了一句,平時只有他們三個人開會,今天卻多了兩個人。

足以讓他們二人感到有點恐慌了。

「陳村長,我只問你,陳家莊的勞動力今天為什麼只來了十五個人,剩下的八十多個人呢?」

王如冰反問道,「按照之前的計劃,這些人從前天開始就應該來村子里報道,然後統一安排工作的,為什麼沒有來?」

「還有劉村長,劉家村的九十五個全部勞動力,一個也沒來!」

「兩天前,菜田裡的蔬菜莫名其妙的開始少了很多蔬菜!」

「這三件事,我希望你們兩個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

王如冰一股腦的將所有問題全都說了出來,看著劉浩和陳志文,死死的盯著他們,包括柳如煙和陳松濤也是一樣,所有的目光都盯緊了他們。

「王主任,你……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陳志文的臉色有些難看,「你這是在審問犯人嗎?我告訴你,我也是一村之長,你沒有權力這麼審問我!」

「對,沒錯,你沒權力!」

劉浩也強自鎮定著,想要通過這種方式,找回場子。

讓一個丫頭片子,騎在他們的頭上,的確是有點丟人啊。

「我有沒有權力我不知道,但我現在就可以報警,讓警察來處理!」

王如冰也不廢話,在旁邊的電腦上播放了一個視頻,上面一開始黑漆漆的,並沒有什麼。

但很快,上面便有了一點點亮光。

「這什麼意思?」

劉浩反問道。

「王主任,你也別拐彎抹角了,我們又沒做什麼!」

邪帝狂妃:鬼王的絕色寵妻 陳志文說道,「那些人不願意來,我也沒辦法,可能是你們開的工資太低了!」

工資低?

在石頭村做工,一個月三千左右的工錢,還嫌少?

這話,也就陳志文這種不要臉的人能說的出來。

「劉村長,陳村長,你們不要急,看完視頻再說!」

王如冰忍著內心的憤怒,開口說道。

很快,他們終於知道這個視頻里放的是什麼了。

菜田周圍的監控視頻!

只見視頻上,劉浩和陳志文都帶著一大幫人,凌晨一點鐘的時候,跑到了菜田裡,在經過監控的時候,劉浩還特地向上看了一眼,準確無誤的拍到了他那張臉。

這……

「菜田裡什麼時候有監控的,我怎麼不知道!」

陳志文失聲喊了出來,有點難以置信,他們在村子里這麼長時間,還從來不知道這裡頭有監控。

「你知不知道無所謂,我現在就可以讓警察過來,你最好跟他們解釋一下,盜竊上萬斤蔬菜,涉案金額達到幾十萬,我覺得,把你們抓起來都足夠了!」

柳如煙在旁邊緩緩說道:「葉風才剛走十天左右,你們就開始做這樣的事情,還真是讓人失望啊!」

抓起來?

聽到這話,陳志文和劉浩都有點慌了起來,他們壓根就不知道菜田裡有監控的事情,現在好了,全都敗露了。

「也就一點蔬菜而已,我們也是石頭村的人,這……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呢!」

劉浩想了想,討好的笑了起來,說道:「王……王主任,你……你放心,我們以後不會這樣了,村子里的人我們全都帶過來,他們肯定在村子里好好乾活的!」

「對,對,我們這就回去把村子里的勞動力都喊過來,絕對不會再有其他情況發生了!」

陳志文也連忙改口,想要做最後的補救。

「晚了!」

柳如煙淡淡的說道:「交代出所有的事情,要不然,你們下場會很慘!」

說完,拿出了一個錄音器,擺在了面前,示意陳志文和劉浩說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