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少淵:「嗯……你們是住靜維公寓吧?」

「是。」

「那就沒錯了。」

「行,那你等會兒,我馬上出來。」葉茗應了一聲,便掛斷電話,赤腳走過去換上鞋子。

剛打開房門,就見顧寒直挺挺地立在門口。

葉茗被嚇了一跳,愣了半分鐘才反應過來,「你怎麼站在這兒?」

「我……擔心你。」顧寒清冷的眉眼在看向葉茗時,裡面有柔和的碎光溢出,幽沉沉的。

對上顧寒幽深的眸光,葉茗想起剛剛的事兒,臉色微紅了紅,「我沒事,就是剛剛不小心摔下床了。」

「還疼不疼?」顧寒問。

葉茗笑著擺手,「不疼不疼,哪有就那麼嬌氣……嘶啊……」

動作間,牽扯到傷口,疼得葉茗呲牙咧嘴。

見葉茗這樣,顧寒眸色微冽,薄唇抿緊了幾分,「讓我看看。」

看什麼看,女孩子的身體是別人隨便能看的嗎?

再說,你看看那傷口就能自動痊癒了?

葉茗心底刷了兩句彈幕。

不過瞧見顧寒這一派嚴肅的高冷模樣,葉茗不由得又起了挑逗的心思。她挑了挑眉,笑吟吟地湊到顧寒面前,氣如幽蘭,「你確定要看?」

顧寒抿了抿唇,沒說話,耳尖卻紅了紅。

「……」又是一本正經的害羞。

葉茗眼角微挑,繼續輕笑著湊近顧寒耳邊,語氣極盡魅惑,「乖,別著急,待會兒回來給你看。」

「待會兒?」顧寒脫口道,這才注意到葉茗穿的整整齊齊,不由得長眉緊皺,「這個時辰,你要去哪兒?」

葉茗:「……」大兄弟,你這關注點不大對啊,這種時候你不是應該忙著害羞么?

「葉子?」見葉茗不說話,顧寒微蹙了蹙眉。

「嗯?」葉茗回神,笑著去捉顧寒的手指,「好了既然你不睡覺,那就陪我下去一趟吧。」

「好。」

顧寒反手牽住葉茗不安分的小手,直接往樓下走。

葉茗:「……」這劇情展開的不太對啊?

「等,等等……」葉茗抓了抓顧寒的手掌心,「不是,你就不問問這麼晚了我要帶你去哪兒嗎?」

顧寒步伐不變,微冷卻帶了絲絲柔情的聲音從葉茗頭頂落下,彷彿古老的歌,動聽又悅耳。

「只要是你,帶我去哪裡都行。」

只要是你,無論天堂,仰或地獄。

碧落,仰或黃泉。

步步成婚:老婆,離婚無效 我都會跟隨……

不問緣由,不問歸途。

只要是你。

葉茗。 陸少淵心累至極,「同學,你現在還能認出來我是誰嗎?」

「我當然能認出來啦!你是小哥哥,我的小哥哥!」慕木眯著眼笑。

陸少淵:「……」

他為什麼要跟一個喝醉酒的女人計較?

陸少淵無語望天,隨口問道:「那你知道我的名字嗎?」

同時,他伸手掰開慕木抱著他胳膊的手,剛掰開,慕木又重新抱回去,而且更加用力。

「……」

陸少淵也不太敢用力,怕弄疼她。

只得讓她繼續抱著。

「我當然知道你的名字了。」 而你憂傷成藍 慕木笑,眼中的光華流轉,笑容旖旎醉人,「你是陸少淵,也是小哥哥,是我……是我一直一直……都在……等,等的人呢,呵呵呵……小哥哥……小哥哥……」

「……」陸少淵一時無語。

慕木含含糊糊地喊著小哥哥,一會兒哭一會兒笑的。

「哎,你該不會喜歡我吧?」陸少淵忽然湊過去,小聲問道。

問完陸少淵就後悔了,他也不知道他剛剛是怎麼了,怎麼忽然問那麼個問題。

大概他也醉了吧。

畢竟他剛剛也喝了不少的酒。

陸少淵想著。

「喜歡……」慕木緊緊地抱著陸少淵的胳膊,腦袋擱在陸少淵胸口,由於大腦不尚清醒,她的腦袋在陸少淵懷裡一點一點的。

陸少淵下意識的扶住慕木的腦袋。

「我喜歡你……」

「我最喜歡你了……」

「木木……最喜歡小哥哥了……」

「可惜小哥哥不認識我呢……」

「不過也好呢,這樣……小哥哥以後就不會傷心了……」

「木木……想看小哥哥笑,小哥哥笑起來很好看,就像小仙女一樣……」

「什麼亂七八糟的,又在胡說……」陸少淵無語。

哪有把小哥哥比做小仙女的?

慕木噘嘴,「沒胡說,我才沒有胡說呢,我喜歡……喜歡小哥哥呢……陸少淵……」

「哦?你為什麼喜歡我呢?」

大概是太無聊了吧,陸少淵明知道慕木是醉了,還是隨意地和她搭著話。

「為什麼……」慕木抬頭,沖著陸少淵笑,「因為你是我黯淡生活中的唯一色彩,是我的陽光,我的糖果……」

「是我……夾在書頁中五彩的糖紙,是我吃進嘴裡甜甜的糖果……」

陸少淵:「……」

什麼鬼形容?

他長的這麼帥,竟然把他比作糖紙,比作糖果。

陸少淵心裡吐槽,卻也沒多想,只當是她上次哭的時候,他給她糖吃,被她記下了。

陸少淵嘆氣。

早知道,那會兒就不心軟了。

又惹了一筆風流債。

唉。

長的帥就是麻煩。

心腸好,更是麻煩。

「小哥哥……」

慕木一隻手攀著陸少淵的脖子,另一隻手挑起陸少淵的下巴,笑容細碎迷離,「小哥哥你怎麼不說話了?」

「嗯,小哥哥你長的真好看……」

廢話,我不好看誰好看。

陸少淵勾唇,自戀地笑。

「嗯,唇色也好看,用來接吻最好……」慕木抬手,手指不安分的撫上陸少淵菲色的薄唇。

「小哥哥,你要接吻嗎?」 陸少淵:「……」

他……他這是,被人調戲了?

還是被一個平時木訥安靜的女生!

醉酒的女生真可怕!

以後再也不和女生喝酒了。

車子忽然一個轉彎。

慕木因為醉酒,晃晃悠悠的直往前面栽。

「喂!」陸少淵不得已,只得再次攬住她。

慕木借著力道,又鑽進了陸少淵懷裡,揚著小腦袋湊上去,笑容清淺溫柔,「小哥哥我超甜的,你要不要嘗嘗呀?」

「……」

陸少淵心累啊。

他將慕木的身體箍住,防止她進一步動作,「你自己嘗就好。」

「小哥哥你真的不嘗嘗嗎?」

「……」

「小哥哥,我真的超甜的,比草莓味的糖果還甜哦……」

「……」陸少淵一隻手箍著她不安分的身體,一隻手輕輕拍著她的背,柔聲哄道:「乖,睡會兒,到地方了哥哥叫你昂。」

「嗯……睡覺覺……」慕木在陸少淵胸口蹭了蹭,撒嬌似的開口:「小哥哥陪我一起睡……」

陸少淵簡直要虛脫了,他無力地拍著慕木的後背,用哄小孩的語氣跟她說話,「行,哥哥陪你睡。慕木乖,閉上眼睛。」

「哦……」慕木又在陸少淵胸口蹭了蹭,才一臉滿足地閉上眼睛。

陸少淵一手攬著她,一手輕輕地拍著她的後背。

見她呼吸漸漸綿長均勻,陸少淵長舒了口氣。

他媽的!

簡直要累死個人!

「還說不是女朋友,不是女朋友你對她這麼照顧。」司機看了眼後視鏡,曖昧的笑道。

陸少淵:「……」她真不是我女朋友。

我有必要騙你嗎?

這麼無聊的事,我才不做呢。

陸少淵太累,懶得反駁司機。

他揉了揉發酸的胳膊,輕輕把慕木的頭抬起來,想將她扶起來靠在座位睡。

他一動,慕木的眉頭便蹙起來。

陸少淵敷衍地拍了拍慕木的後背,哄了她兩句,繼續輕輕扶她。

扶了一半,陸少淵又放下了。

慕木的手指正緊緊揪著他的衣服。

特緊的那種。

陸少淵看著那幾根白皙小巧的手指,很想罵人。

好人不能做!

以後堅決不做好人!

陸少淵難受地動了動身子,他一直被壓著,整個身子都有些麻木了。

他一動,慕木又揪緊了幾分。

陸少淵:「……」

得,大小姐,我不動我不動,你乖乖睡覺。

陸少淵停止動作,面無表情地端坐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