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為什麼,楚歌鼻子突然一酸。看著楚靈兒的面孔,有種不去風神山的衝動。

但楚歌還是抑制住了心中的這股衝動,堅定自己的信念。

通往巔峰的道路註定是孤獨的,是寂寞的。每一個真正的強者,都是耐得住寂寞,忍得住孤獨的。

這是一個人的道路,是孤獨的旅程。

……

臨近放課,南宮仙兒正收拾著書本,準備一會兒去靈練室修行。

她啟靈的天賦並不出眾,僅以宮開五重的成績壓線入院。再加上她是「關係戶」,相貌醜陋。在這皇家學院,很不受待見。

「快快快!太子殿下來看二公主了!」突然,一道焦急的女音傳入耳中。南宮仙兒收拾東西的動作猛然頓住。

「真的假的?真是楚歌太子?」

「太子歲宴我有幸參加了,見過太子殿下,不會看錯的,就是他!」

「快走快走!」

班裡的學生們一蜂窩的涌了出去。

南宮仙兒猶豫了一下,背著自己的破舊背包,也跟了上去。

湖心亭。

南宮仙兒一來到就被這裡的情景嚇了一大跳。這人未免也太多了?人山人海的,一圈圈的將人工湖圍了起來。

攝於楚歌的威懾,人群只是遠遠的觀望。

皇子公主對於皇家學院這群大族子弟來說自是不陌生的。每個皇子公主都是極為耀眼的人物。這一代的最傑出者,無疑就是三皇子楚歌。

無論是在百姓中還是這些大族中,楚歌對於年輕一代的吸引力都是巨大的。

這位少年老成,一身光環卻又極為神秘的太子,讓他們極為好奇。

「這不是南宮仙女嗎?」陰陽怪氣的聲音在這吵雜的環境也顯得格外刺耳。一鵝黃長裙美貌少女,在一眾追隨者的簇擁下走了過來。

南宮仙兒見到來人,暗自叫苦。

這美貌少女名李素素,八族之一李族的宗族子弟。身份高貴。但不知怎得,這李素素極為厭惡南宮仙兒,每次見到不欺辱一番,彷彿會讓她渾身不自在一樣。

「李師姐。」南宮仙兒恭敬的對李素素行禮。李素素是二回生,高她一級,而且家世顯赫,身份地位遠不是她這個平民之女能比的。哪怕被欺辱,也只能打碎牙齒往肚子里咽。

「南宮仙女也仰慕太子殿下?想要以自己的「美貌」勾動太子殿下的心嗎?」 絕世癡纏之總裁太壞 李素素出言譏諷道。

「哈哈哈,自不量力的東西,就她這樣還想染指太子殿下?」

「真是!連這點自知之明都沒有。」各種冷嘲熱諷、不堪入耳的言語從一眾少女口中發出。明明一個個衣著光鮮亮麗,容貌美麗,話語卻是如此的不堪。

南宮仙兒緊咬下唇,心中悲憤交加,但又無可奈何。如果反抗,她只會被欺負的更狠。

看著南宮仙兒這般模樣,李素素心中愈發的暢快。

憑什麼這個醜女能得到太子殿下的青睞?憑什麼她不行?

自從得知南宮仙兒是楚歌安排進來的之後,李素素心中的嫉妒與日俱增。在別人的慫恿下,李素素通過不斷的欺辱南宮仙兒來發泄心中的憤恨。

醜聞 從一開始的小心翼翼,發現沒有人過問之後,再到現在的肆無忌憚。在別人看來她只是單純的看不上南宮仙兒。但其實,她是嫉妒。

「如果沒有什麼事,師妹先走了。」南宮仙兒注意到越來越集中的目光,連忙說道。

她不喜歡別人盯著她的左臉印記看,這會讓她感到極度的自卑。大族子弟肆無忌憚的目光,令她幾欲崩潰。

「走?你想上哪去?」李素素眉毛一樣,高聲道。「我一來你就要走,怎麼?看不上我李素素,恥與我相談?」

「不是的。」南宮仙兒慌忙擺手。一個沒有靠山的平民豈敢得罪權勢滔天的李族?

「我看你就是!」李素素身旁的一個少女開口道。

「就你這點兒水平也能進皇家學院?十四歲才靈宮九重,身為皇家學院的學生,你丟不丟人?」少女譏諷的說道。目露不屑的神色。

李素素嘴角上揚,這個家族旁系的少女不錯,值得提拔。

不過,不待她繼續滿意下去,那少女又道:「也不知道是哪個愚蠢之人才會想到將你這樣的廢物送進學院。簡直不可理喻!」

「……」 第三十六章我的人,誰也不能動

「……」李素素回身正欲訓斥那人,一道勁風突然從身旁閃過。

啪。

「你敢對我對手?」少女輕鬆的接下南宮仙兒這一拳,驚奇的說道。

「不許你侮辱公子!」南宮仙兒彷彿變了一個人,渾身上下的柔弱氣質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濃郁的兇狠氣息。

惡狠狠的盯著少女,完全不服剛才被欺負時的弱氣模樣。

抬腿朝少女猛然踢去。

啪。

「你找死!」少女眼中寒芒一閃,元氣覆蓋掌心,朝著南宮仙兒一拍。

「噗!」納元境與靈宮境的差距巨大,只是一掌便直接將南宮仙兒拍飛吐血。

嘭!

南宮仙兒重重的砸在了地上,鮮血自嘴角溢出,南宮仙兒掙扎著站起來,通紅的雙眼死死的盯著那少女。

「怎麼?還想來?讓你那個蠢貨公子來為你出頭啊!」少女不屑的說道。

這麼做她是有恃無恐的。

南宮仙兒被欺負了整整兩年,無論是大家族還是小家族的子弟,都可以隨意欺辱,也不見她反抗或是有人為她出頭。

「不準侮辱公子!」南宮仙兒猛然一踏,暴怒之下竟是直接將地面踏出一個可見的腳印。朝著少女激射而去。

「廢物也想與我爭鬥?」少女冷笑一聲,元氣涌動,抬腿猛抽。

狠厲的鞭腿帶著刺人的勁風重重的踢在南宮仙兒的右臂上。

咔!

少女又是抬腿一腳,直接將南宮仙兒身上潔白的院服染紅。但南宮仙兒眼神仍舊狠厲,依舊死死的盯著少女。

少女心頭猛跳的,被南宮仙兒這可怕的眼神嚇到,不自覺的抬起腳,後退兩步。

但回過神來,一股羞惱之意湧出。

自己竟然被南宮仙兒這個廢物的眼神嚇退了?

南宮仙兒費力的翻身,垂著無力的右手,左手撐在地上,費力的掙扎著想要從地上爬起來。

劇烈的運動碰到了受傷的內臟,一口口鮮血自口中噴出。

「你這個」少女上前,正欲繼續,卻被李素素攔了下來。

「你欺負她可以,但不要再辱罵那個公子了。」李素素不方便公布楚歌的身份,只得這般說道。

「是!」雖然不解,但那李族少女還是選擇遵從。

「不準……你們……咳咳!咳……侮辱……公子!」南宮仙兒終於是站了起來,身形搖晃著,一看就知道,她已經是強弩之末。但她還在強撐著。

楚歌是南宮仙兒前半生中唯一的光芒,他對南宮仙兒的意義是任何人都不能比擬的。她們不會懂,這道光芒對人生充滿了黑暗,找不到未來方向的南宮仙兒的重要性。

她們不會懂!

這是心中唯一的凈土。

嘭!

突然,所有人心頭一沉,壓抑的氣息如風一般迅速籠罩全場。危險的氣息從一旁散發出來,影響著每一個人。

「怎麼回事?」平靜的聲音中隱含著滔天的怒火。楚歌和楚靈兒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一旁。

楚歌一眼就看到了血人一般的南宮仙兒以及臉上的那道印記。

他的確忘了南宮仙兒。但當他看到那道印記的時候,頓時響起了一切。

他記得,應該有不少人知道,南宮仙兒是他安排進的皇家學院。現在,南宮仙兒被打成這樣,這簡直是在打他的臉!

「公……公子?」南宮仙兒眼神獃滯,不可思議的看著來人。

朝思暮想的人就這麼活生生的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沒有絲毫徵兆的,就這樣突然出現。

李素素暗叫不好。從楚歌的反應來看,要遭。

「怎麼回事?」楚歌重複了一遍。走到南宮仙兒的身邊,元氣將血污除去。

臉色陰沉下來。這種程度的傷勢!

從儲物袋中取出上品療傷丹給南宮仙兒服下。

「你。」楚歌掃視了一圈,指著一個瘦小的男生。「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一遍。」

那個被點到的瘦小男生渾身一個激靈,哪裡敢有所隱瞞,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楚歌越聽臉色越難看。南宮仙兒這兩年竟然每天都遭受著這些大族子弟的欺辱!楚歌難以想象,這兩年她是怎麼過來的。

「為什麼不告訴我?」楚歌看著南宮仙兒,沉身問道。

「沒……沒事的。」南宮仙兒勉強笑了笑。在見到楚歌的那一刻,南宮仙兒感覺這兩年受得所有委屈都消失了。

「嗯。」楚歌點了點頭,轉過身來。冰冷的眸子落在李素素身旁的李族少女身上。

這般冰冷的目光,楚靈兒從來沒有在楚歌身上看到過。

她知道,楚歌這次動了真怒!

嘭!

所有人,只感覺眼前一晃,緊接著就聽到一聲碰撞聲。

只見楚歌不知何時竟是出現在了李素素的身旁。而在他的腳下,是那李族少女!

就在剎那間,楚歌直接將這少女踩在了地上。

臉著地。

「聽說,你很喜歡踩人。」平靜的語氣令人心頭直跳。有時候,平靜才是最令人恐懼的。

嘭!

「啊!」李族少女慘叫一聲,巨大的壓力從後背傳入全身百骸,劇痛無比。

「太子殿下!」李素素剛開口,火辣辣的感覺自右臉傳入大腦。

啪!

伴隨著清脆的耳光聲,楚歌緩緩收回左手。

「別著急,下一個就是你。」

嘭!

「啊!」李族少女再次慘叫一聲,難以忍受的劇痛將其淹沒,直接昏死過去。

楚歌收回右腳,看向李素素。

被楚歌扇了一耳光,李素素也不敢發作。君不見洛族五公子的墳頭草都三丈高了嗎?

一隻手蓋在李素素的頭上,李素素渾身緊繃,但又不敢有絲毫的動作,只得任由楚歌的手搭在自己的額頭上。

「公子,算了吧。」療傷丹發揮作用,傷勢好轉一些的南宮仙兒出言說道。

楚歌沒有理會南宮仙兒,左膝猛然抬起。

嘭!

李素素頓時睜大雙眼,直接昏死過去。納元九重的李素素也挺不住楚歌的一記膝頂。

「你,帶路。」楚歌看向那瘦小男生。「帶我去找那些欺負她最凶,蹦噠最厲害的幾個人。」

楚歌淡漠的眼神掃視了一番。

「我要讓他們知道,我楚歌的人,誰也不能動。」 第三十七章四年

楚歌走了。把皇家學院的學生們暴打一頓之後走了。

第二天,太子前往風神山修行的消息不脛而走。這讓皇家學院與聖城大族子弟鬆了口氣。

這些年,楚歌宛如一座大山,壓在年輕一代每一個人的心頭。將他們壓的幾乎喘不過氣來。

先是計殺洛族五公主,又是將大族子弟幾乎收拾了一遍。這個少年,完全就是一個魔王。

楚歌走了。但再也沒人敢去欺辱南宮仙兒。所有人見到她,都會不自覺的繞道走,生怕不小心惹到她,那個魔王回來把自己暴打一頓。

那一天,那個拳挑整個皇家學院的無敵身影如同夢魘一般深深地印在了在場之人的心頭。

楚歌走了。少女的心,也跟著走了。

當那道身影擋在她的身前,當那句「我的人,誰也不能動」在耳旁響起,當那個雨夜,淋雨的少年離開時,南宮仙兒的心,也跟著走了。

那一刻,她找了人生的方向,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