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瓦雷斯租借加盟桑德蘭。買斷費用1200萬歐元」

「內馬爾以9400萬歐元,世界第二身價的轉會費加盟國際米蘭。」

「迭戈米利托跟球隊解約,將回歸阿根廷競技。」

1月1日的凌晨,歐洲足壇發生了一場大地震,剛剛被美國資本收購的國際米蘭完成了一連串驚人的交易操作,尤其是巴西天才少年內馬爾的加盟,讓所有的足球記者為之震撼,誰能想到,這名全球矚目的未來領軍人物選擇加盟了國際米蘭這一隻落魄豪門。

「難不成這個江銘亮真的有魔力?」聯想到對方在美國締造的成績,論壇上真的有球迷發出了此類的疑惑。

由於此前的十號球員斯內德恰巧被球隊出售給了曼聯,所以內馬爾空降國米,直接就穿上了象著着球隊核心的10號球衣。而內馬爾來到米蘭的航班被曝光之後,在機場,他就受到了國米球迷的熱烈歡迎。不得不說,球風華麗,又背負着巴西和國米的雙重複興希望,內馬爾的人氣真的很高。

1月3號,內馬爾將前往梅阿查,接受近八萬國際米蘭球迷的頂禮膜拜,而來自全球各地的媒體也將對這一場加盟儀式進行實況報道。這在國米隊史上,還是第一次。

江銘亮也在同一天搭乘私人飛機來到了米蘭,畢竟是一筆總投資過億的轉會,江銘亮還是非常看重內馬爾的。而且,江銘亮心裏也有一份野心,就是讓內馬爾真正的成為國米的傳奇,國王,而不是單純的一名看客。但其中到底如何操作,還需要看天意。

。。。。。。

1月3日的梅阿查球場,國際米蘭的主帥斯特拉馬喬尼身穿着他的西裝來到了現場,在和凱尼恩交談了一會之後,安靜的坐了下來。

凱尼恩的手上拿着一件球衣,上面印着10號,一會兒之後到場的江銘亮將會親自把印有內馬爾名字的球衣交到他手上。

現場的記者們已經準備好了他們的問題和照相機,對於他們來說,穆里尼奧走了之後,意大利足壇已經很少成為國際足壇的中心了。而內馬爾加入國際米蘭實在是天大的新聞,必須深挖!

「來了!issac和內馬爾來了!」。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了新聞發佈會現場的入口處。

隨着江銘亮和內馬爾一齊走入梅阿查球場,看台上的歡呼隨着響徹全場,意大利的球迷們用他們的歡呼和掌聲告訴江銘亮,他們是有多麼的喜歡江銘亮神一般的操作。

甚至看台上有意大利球迷用中文打出了「謝謝你,江銘亮」的橫幅,以此來感謝江銘亮為球隊帶來了巨星。

來到主席台之後,參與發佈會的眾人分別擁抱,握手致意。不得不說,在場的眾人里,包括包括斯特拉馬喬尼在內都是帥哥,唯獨凱尼恩的顏值在這裏面很不相襯。

不過這個光頭雖然其貌不揚,但手腕,人脈是真的厲害,兵不血刃的將米利托和阿爾瓦雷斯清理出球隊,為球隊削減了超過750萬的工資成本,這還是相當重要的。如果能夠如願將阿爾瓦雷斯清理給桑德蘭,那就更好不過了。

接下來,內馬爾分別從江銘亮的手中接過了10號球衣,而從他接過球衣的這一刻開始,也宣佈了他國際米蘭生涯的開始。

新聞發佈會現場,等候已久的媒體們開始了他們瘋狂的問題轟炸。

「內馬爾先生,請問您對您加入國際米蘭作何評價?」一位意大利的記者提問道。

「對於這點我只想說。國際米蘭是一家偉大的俱樂部。而我希望我能在這裏擁有一段偉大的職業生涯。」內馬爾很謙虛的回答道。

「江銘亮先生,內馬爾的轉耗費了一大筆金額,可以預見這佔了國際米蘭預算很大一部分,請問接下來球隊在轉會市場上還會有動作嗎?」

「這筆轉會花費了我們很大一筆錢,但是我們堅信,為內馬爾復出的任何一筆錢都是值得的,他會在這裏獲得成功。接下來我們會優先引進潛力無限的天才球員。」江銘亮的回答滴水不漏,也不給其他人留下話柄。

記者們瘋狂的提問著,江銘亮和內馬爾又分別回答了幾個問題,接下來,便到了內馬爾在國米球迷面前展示的時間,一些顛球,花活的動作對巴西球員而言簡直跟喝水一樣簡單,內馬爾討好了意大利的球迷,為自己意大利的足球生涯開了一個好頭。

內馬爾的轉會吸引了全部的目光,而在另外一邊,蒙克已經人在法國,幫助球隊敲定了天才少年姆巴佩的轉會。這名14歲的小將也已經開始打點行囊,前往國際米蘭青訓營接受訓練。而為此,江銘亮付出的僅僅是25萬歐元的培養費和未來1.5%的轉會分成。

敲定了姆巴佩的轉會不代表蒙克在法國的工作結束了,里昂前鋒馬夏爾是他下一個目標。。。。。。。

在國際米蘭財務狀況一團糟的情況下出大價錢引進內馬爾,毫無疑問是一個瘋狂的舉動,一貫考慮周全的江銘亮怎麼會沒有後手。在內馬爾轉會國米的第二天,很快,江銘亮的後手就來了。

「彪馬方面跟我們取得了聯絡,有意從耐克這邊拿走我們的球衣贊助權。」下班之前,凱尼恩來到了江銘亮的辦公室彙報工作道。

這就是內馬爾這名聲望值極高的「巨星」帶來的商業上的加成。原本國米跟耐克的續約合同,潛在的金額大致在5年5000萬歐元左右,很明顯,這其中有相當的因素是因為耐克不看好國際米蘭的現狀,但是,在內馬爾轉會之後,耐克方面的態度180°的轉變,這會兒,彪馬也急吼吼的盯了上來。

「我的底線是3000萬萬歐元每年,低於這個價格,我們不予考慮。」江銘亮敢這麼要求也是有標桿的,同樣是落魄豪門,同樣是進不了歐冠,利物浦每年從勇士體育拿走2500萬英鎊的價格,至少,國際米蘭不能低於這個數吧。

最起碼,國際米蘭還有個人氣偶像呢!

這個價格,跟凱尼恩的目標數據基本一致,在得到江銘亮的允准之後,凱尼恩跟彪馬方面的工作人員開始了談判,而江銘亮,佳人有約~。 「喂?老大,陳小……被殺了……」電話那頭傳來,低沉的聲音

葉以舟淡淡的說道:「我知道了……我馬上回去」

雖然已經知道了,但是心裏還是有點……

為什麼他沒有早點推測到……如果早點那麼你不用再死一個人了……

是有點依賴蘇顏了…怪他

祁月走近拍了拍葉以舟的肩膀說道:「好了走吧,已經沒了」

陳小,就是那個大眼萌萌噠的妹子,說起來她還挺喜歡,的確可惜,但是她不能參與這些事情……

因果輪迴,世道隨機,她要是能改變,那當初就不用……

即使是她也沒有辦法改變這因果循環,這些都是自己種下的果,許自己償還

要是其他宿主還好,她,不能,也不行

——

當祁月他們到的時候,警察局裏面已經吵得天翻地覆了,都在說這件事情

會議室已經坐滿了人,但是都在因為這件事在吵

「我說什麼!?葉以舟一個法醫來帶隊,這就是一個錯誤的決定!現在好了兇手殺人殺到警察局來了」

「別吵了,葉老大好好的起碼已經查出來了那麼多了,這次案子的確辣手」

「陳小嗚嗚嗚嗚,怎麼會……」

「這個案子必須破,人都能死到警察局,這簡直無法無天了」

這時葉以舟發聲了,聲音有些低沉,但是面上還是冷清冰山的模樣:「案子已經快破了」

「兇手要殺的總共六個,已經滿了」

「你怎麼知道兇手不會在殺人了?!」一個年輕的大漢,朝葉以舟嚷嚷道

「對」

「對,葉隊這事,還無從知曉,還是先不要下定論了」

「嗯,我覺得,還是不要下定論好」

眾人附和著

葉以舟也沒有說什麼坐在他的位子上,沉默著看着眾人

他知道,他們都以為陳小的死而憤憤不平,也難過

只是這件事真的始料未及,都以為第六個是蘇顏誰知道會是陳小……

……

……

……

祁月靜靜看着他們爭吵,也沒有說什麼,最後靜靜的走了出去

抬頭看着天空,嘴裏喃喃自語道:「似乎要結束了這個面位……」

——

後來祁月就來到了這座山崖上,獨自看着這個世界漸漸瓦解,全程面無表情的觀看着

七七再次懇求道:「宿主我求你救救他們吧,他們真的是無辜的。」

祁月聞言微微轉頭,斜視着七七,淡淡的說道,「你怎麼知道他們無辜?因果輪迴這個應該聽說過吧,這是他們應該經歷的

還有七七你越界了,你是系統,不應該去用人類的感情去感性,你是系統,你的使命是什麼?」

祁月不緊不慢的說着,完全不在看七七的表情變化

她說的很對,他是系統,他不能去用人類的感情去思考他們的未來生死

是他越界了……

但是,他也有生命啊!他也是人製造的啊,怎麼可能真的鐵血無情

他也會憐憫,也會同情的啊

這些人類真的是無辜的啊

可是他家宿主說的又不是沒有道理,這個世界的人生死對於他們而言沒有任何影響 雙月灣,頂級豪宅區,曹家府邸。

書房中,身材臃腫,梳著大背頭,濃眉大眼厚嘴唇的曹國華,手裡夾著跟香煙,驚疑不定的說:「什麼,那個花一百億買下我們青龍酒店的神秘人,是陳寧?」

穿著燕尾服的管家郝森表情怪異的說:「準確來說,是陳寧父親陳雄買下的。」

曹國華皺起眉頭:「陳雄,北方豪門陳家的家主,陳雄?」

郝森點頭:「正是!」

曹國華冷笑起來:「呵呵,我這邊在金陵放話,要收拾陳寧,要讓陳寧一伙人在陳寧沒地方住沒地方吃飯。」

「陳雄這老東西竟然隱瞞身份,高價把我的青龍酒店買下來給他兒子住,這是故意在打我的臉呀!」

「早知道,我就不該賣掉青龍酒店。」

郝森搖搖頭說:「當時我們不知道是陳雄要買酒店,另外,陳雄溢價一倍買我們的酒店,沒有商人能夠拒絕這樣讓人垂涎的價格!」

曹國華冷哼:「我們賺了錢,但是卻大大的丟了面子。」

「這件事我跟他們父子沒完!」

郝森忍不住小聲的說:「老爺,陳家是北方豪門,實力不容小覷。既然陳寧來頭不小,咱們沒有必要跟他們死磕。」

曹國華冷哼:「陳雄在北方有多厲害我不管,在金陵這片土地上,還輪不到他們父子放肆。」

「是龍他們得給我盤著,是虎他們得給我卧著。」

郝森連連點頭:「是是是,估計陳家父子,也不敢再來招惹我們曹家了。」

曹國華怒火稍減,旋即詢問道:「對了,警方還不願意放人,我開口都不好使嗎,他們想把我兒子關到什麼時候?」

郝森苦笑道:「警方那邊說了,本來是要拘留10天的。看在老爺你份上,只拘留24小時,要明天下午才放人。」

曹國華怒道:「他娘的,連我的話都不好使么,肯定是陳家父子給警方施壓,不然警方早放人了,我遲早弄死陳家父子。」

翌日,從早上就開始淅瀝瀝的下雨。

這打亂了陳寧他們的旅遊計劃,不過金陵是六朝古都,擁有無數古代精美建築。

陳寧他們等人,打著雨傘,在煙雨中遊玩金陵城,也別有一番滋味。

下午,被拘留了24小時的曹少元,罵罵咧咧的從警局門口出來。

幾輛豪車組成的車隊,早已經在門口等著他了。

為首的一個化著很精緻妝容的男子,竟然是個當紅小鮮肉明星楊哲。

楊哲上來,給了曹少元一個親密的擁抱,笑嘻嘻的說:「我說哥們兒,你怎麼搞的,竟然被抓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