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啊……」夏姬聞言笑著扭動一下身子座位回應,然後有些奇怪的對李恆問道:「你在這裡幹嘛,我剛才看到你從荒地裡面出來,然後就一直盯著裡面看,你清楚這是什麼地方嗎?」

「額……我知道一些……」李恆不清楚夏姬的問題是不是有什麼含義,便有些遲疑的說道。

「嗯?你知道?那你知道多少?」見李恆點頭,夏姬不由皺起了眉頭,將李恆跟荒地里的傳說聯繫起來了。

「額……我知道這是學校原先的土地,然後因為一些原因荒廢了,好像傳說是鬧鬼吧……」

「你知道是鬧鬼,你還敢進去,你的膽子這麼大嗎?」見李恆將自己知道的事情說出來,夏姬看向對方的目光愈發古怪了,要不是清楚李恆是昨天剛來的,她都要懷疑鬧鬼的傳說里李恆是不是扮演了什麼角色。

而李恆收到夏姬的詢問后,不由自主的朝對方看了過去,結果引起了對方的注意。彼此對視下,羞澀的李恆有些承受不住夏姬的目光,害羞的將頭低下來一些,結果目光落在緊身運動服包裹著的凹凸有致的曲線上,李恆更加害羞了。

於是,為了自己不顯得太過窘迫,李恆便連忙解釋,老老實實的坦白了自己過來的原因。

「因為,我昨天晚上回寢室的時候路過這裡,然後就看到夏老師你了……」

「啊?你看到我了?」聽到李恆的話,夏姬愣了一下。不過本身,她昨天過來也沒有刻意要避著別人,所以被李恆發現她也無所謂,只是靜靜的等待著下文。

「然後,我之前從學長學姐那聽說過這裡的傳說,所以有些擔心……」

「嗯?你是在擔心我?你還相信那些傳聞……」隨著李恆述說,夏姬的心裡突然冒出了一種非常古怪的念頭。

「嗯……」青澀的李恆還比較老實,非常誠懇的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因為學長是我鄰居哥哥,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我看得出來他不是在說謊的樣子。所以我也有些將信將疑。然後我好奇心比較重吧,昨天隱隱約約看到夏老師你進去后,就有些擔心。於是早上寢室門禁開了以後,我就過來看看。夏老師,昨天晚上的人是你嗎?」

解釋了以後,李恆不由抬起頭,一臉純真的看著夏姬問道。

而夏姬被李恆的解釋打動了,明明兩個人只是萍水相逢,一面之緣,可是李恆卻能一大早不顧肯能存在的文獻跑過來查看就說明了李恆是個挺善良的人。而且李恆雙眼周圍淡淡的黑眼圈也說明了李恆昨天晚上肯定沒有睡好,這也讓夏姬的心裡感覺暖暖的。

至於說李恆為什麼不晚上直接過來,夏姬也沒有在意。畢竟他也提到寢室門禁的問題了,而且一個陌生人能做到這種程度已經非常不錯了。

於是,夏姬便笑著點了點頭,向李恆回應道:「昨天晚上你看到的人應該是我。」

「可是傳說這裡鬧鬼,夏老師你不怕嗎?」

「當然不怕了,鬧鬼什麼的都是無稽之談,你看我昨天過去了以後什麼事情都沒發生,現在不好好的站你面前嗎?所以鬧鬼什麼的,都只是大家瞎扯的事情,你別想多了。」

「哦……」聽到夏姬這麼回答,李恆的心裡也好受多了。不過有一點,即便夏姬否認了裡面鬧鬼的事情,李恆在看向實驗樓的時候心裡總感覺怪怪的。

接著,兩個人互相又寒暄了幾句以後,夏姬便繼續晨練,一路小跑著離開了。而等對方遠走後,李恆才想起來自己忘了問對方的聯繫方式,不由感到有些懊惱。

……

「姐姐,起床吃早飯了。」

跟李恆道別後,夏姬繼續沿著學校周圍跑了一會後就順道買了一些早飯回家了。

進屋發現自己的姐姐還沒起床便有些無奈的去了劉芸房間喊她起床了。

而被推了幾下后,劉芸也沒有立刻醒過來,而是迷迷糊糊的伸手在床邊亂摸,直到抓住了夏姬的手后才掙扎從床上坐起來,一把抱住了夏姬的小蠻腰,將自己的腦袋靠在對方那有著八塊結實肌肉的肚子上,深深的吸了幾口氣,將夏姬身上因為晨練而產生的淡淡汗味吸進鼻腔以後,劉芸才睜開了眼睛,一臉幸福的看著夏姬說道。

「妹妹,早上好。」

「真是的,昨天晚上明明說好等我回去的,結果你自己在實驗室里就睡著了。 宅女小青梅的戀愛手冊 怎麼叫你都不醒,害我自己把宵夜都吃了。你這是多久沒睡覺了,睡那麼死。」看著劉芸眼角的眼屎,夏姬沒好氣的說道。

「嗯……也就三天吧……」

「三天!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聽到劉芸的回復,夏姬有些吃驚又有些責怪的喊道。

「都是因為你不在我身邊啊,你不在我就只好用實驗來麻醉自己了,一不小心就忘了時間了。」對於夏姬的責怪,劉芸早就習慣,只是嬉皮笑臉的說了句后就又在夏姬的肚子上蹭了起來。

「真是的,快點起來吃飯了。」對於自己的姐姐,夏姬也是無可奈何,只好強硬的拉著對方先起床早說了。

……

「昨天晚上,有什麼收穫嗎?」

飯桌上,劉芸一邊吃著早飯,一邊向夏姬詢問起了昨天的結果。

「有……」夏姬沒好氣的說了一句,然後將那個探測用的設備丟到了桌子上。「這東西一點都不好用。」

「嗯?」

「我昨天去看過了,雖然這東西一直在響,但是我在那裡什麼都沒發現。」

「嗯?是這樣嗎?」聽到夏姬的話,劉芸皺著眉頭將桌子上的設備拿了過來,然後查看了一下後有些奇怪的說道:「這東西沒壞啊,你確定沒發現嗎?」

「我確定,不然的話你昨天晚上能睡得那麼香嗎?我肯定要把你叫起來的啊。」夏姬說著,不由翻了個白眼。

你驚動了我的愛情 「這樣嘛……」劉芸聞言苦惱的撓了撓頭。「可惜我這現在資料太少了,對那些東西的信息不足,要不然你先等我向上面申請一些資料再說。」

「似乎也只能這樣了。」 時間一天天過去。

李恆自然而然的跟著自己的小夥伴們開始了軍訓,在烈日下艱難的祈求著大雨。

而李恆在軍訓,張曉晨自然是要來看望一下他的,並且除了他自己,安甜甜閑著沒事的時候也會偶爾過來看看,還順道給李恆他們買了幾瓶水,惹到同班的其他男同學十分羨慕。

不過比起安甜甜,張曉晨的行為就惡劣多了,他過來看望李恆完全只是為了看熱鬧,而且光看熱鬧還不夠,他還拉上了自己的室友買了些西瓜。一邊站在李恆班級的隊伍旁邊,一邊吃著西瓜還不停地說著風涼話。

好在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就當大家對張曉晨怒目而視,心裡充滿了火氣的時候,剛好學校的領導路過視察。

而張曉晨他們很不幸的被領導給抓住了,於是李恆班級里軍訓的便多了幾個大二的男生。

於是,在張曉晨他們的陪伴下,李恆班的人頓時心裡平衡不少,甚至還有些幸災樂禍。

不過,軍訓多個人少個人終究還是有些難受的,而時間過得快過得慢終究還是要過去的。

在經歷了一般難以言表的經歷以後,軍訓還是結束了。而結束的那天,大家自然也是要拉著教官一起去吃點東西,聚餐聯絡下感情。

至於聚餐的地方,當然是肥水不留外人天,李恆帶著大家去自己舅舅開得的飯店去了。而在舅舅的招待下,大家吃得便宜也吃得滿意,無論男女都多多少少喝了點酒。

最終在歡快的氣氛中,一群人吃完以後便勾肩搭背的扶著幾個醉醺醺的傢伙回宿捨去了。

……

「嗯?那是?」

然而就在回寢室的路上,大家自然是要經過那塊傳說中鬧鬼的荒地。而在經過的時候,同樣喝了酒,有些暈乎乎的李恆下意識的就朝著荒地里的實驗樓那看了過去。

而在他看過去以後,黑乎乎的實驗樓里突然從裡面閃起一道亮光,然後很快便回復了黑暗。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李恆不由對荒地里的實驗樓再次產生了好奇心。

雖然之前張曉晨跟安甜甜都信誓旦旦的對他說荒地里的實驗樓鬧鬼,但是他也看到過夏姬晚上進去,然後拜託出現的時候跟自己說裡面什麼都沒有。所以現在的他對實驗樓里鬧鬼的事情也是將信將疑,不像原先那樣會感到有一點害怕。

而且除了對剛才實驗樓里突然亮起的白光感到好奇外,李恆的心裡莫名的有種自己應該去看看的感覺,並且身體也有讓自己過去的一趟的衝動。

「李恆,你看什麼呢?」

突然,徐玉衡發現李恆的異樣,便有些奇怪的問了一句。隨後發現大家所處的位置,並且察覺到李恆是在盯著荒地里的實驗樓看后,不由笑著搭住李恆的肩膀說道:「你不會還在在意你哥給你說的故事吧,那種東西明擺著就是忽悠我們這些剛進學校的萌新。」

「我不是,我沒有……」李恆聞言,連忙搖了搖頭。然後有些不好意思的對徐玉衡說道:「我只是有點憋不住,想去滋潤一下大自然而已。」

「啥?」聽到李恆的話后,徐玉衡沒有第一時間反應過來,愣在了哪裡。等他反應過來后,也是一臉古怪的看著李恆說道:「沒想到你這眉清目秀的小夥子,還是這麼奔放的人啊。」

「呵呵呵……」對於徐玉衡的評價,李恆也只是笑笑不說話。

於是,接下來徐玉衡也就沒管李恆,招呼著李恆快點完事後便追上了前頭的大部隊。而李恆自然是趕緊跑到荒地裡面去,給那些雜草施點肥。

「噓……滋……」溫熱的液體澆灑在草地上,讓李恆快要爆炸的水庫鬆快了不少。而泄洪泄個乾淨后,李恆更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哆嗦,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不過排泄完以後,李恆再次觀察了一下身邊的環境,黑暗而又靜謐的荒地突然讓李恆感覺慎得慌,這讓他有些緊張,想要趕緊離開。

然而就當李恆收拾好褲子,準備拔腿就走的時候,荒地中央的實驗樓里突然又閃過了一道亮光,並且李恆還能聽到那裡面隱隱約約傳出一些奇怪的聲音,這讓李恆嚇了一跳的同時也讓李恆不由有些在意實驗樓裡面是怎麼回事。

逝后至候 於是,正如前任所說,人類之所以有進步的主要原因是下一代不聽上一代的話。李恆很好的印證了這句話,他最終沒有在意張曉晨跟安甜甜的告誡,帶著滿腹好奇來到了實驗樓的大門外。

而在門口,李恆意外的在實驗樓里再次發現了夏姬的身影。只見對方穿著一身黑色的緊身運動服,並且夏姬的身上還掛著許許多多李恆認不出的東西,似乎一些設備的樣子。不過當李恆發現夏姬的時候,夏姬正在上樓的樓梯上,接著就上樓,並且似乎是在尋找什麼東西的樣子,並沒有發現出現在門口的李恆。

「嘶……夏老師在做什麼?」看著夏姬的身影從自己眼前消失,李恆有些摸不著頭腦。畢竟這不是夏姬第一次大晚上的出現在這個奇怪的地方了。而且比起上一次遠遠的看一眼,這次李恆看得比較清楚,不提夏姬身上掛著那些李恆不認識的設備,光是對方手裡綻放著詭異藍光的甩棍就讓李恆感到事情有些不對勁了。

不過看著在夏姬上樓又變得非常安靜的一樓大堂,李恆有些猶豫。他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是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轉頭回去,還是靜悄悄的跟在夏姬後面看看對方要做什麼,或者做個實在人,老老實實的喊一下夏姬,告訴對方自己也在這。

於是,在猶豫了一陣子后,李恆最終還是決定先進實驗樓再說,如果看到夏姬的話自己就叫一下對方好了。

然而當李恆邁出的步子落在實驗樓里,走到樓梯邊后,李恆突然感到一陣心悸,一種莫名的恐懼感湧上心頭。

接著沒等李恆做出什麼反應,李恆就突然感到一陣天旋地轉,一股強烈的困意涌了上來。慌張的李恆察覺到不對勁后立馬轉身就走,想要趕緊離開。然而李恆剛轉身,他就感到手腳一軟,接著就在困意的控制下,有些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隨著視線高度的變化,李恆最終在見到夏姬之前便失去了意識。

……

「呼……呼……」

在一片廣闊的田原上,一道道清風吹拂而過。

「唔……」

鄉間農田邊上的小道,一道躺在地上的身影發出了一些聲音,而這個身影正是李恆。當李恆掙扎從地上坐起來以後,看著身邊陌生的環境,李恆也有些茫然。

「這是哪裡?」 藍天白雲,徐徐清風吹過,清醒過來的李恆並沒有失去記憶,所以他很清楚自己之前是在學校荒地的實驗樓里。

而現在,看著身邊廣闊的田原,看著田地里有些發育不良的麥子,李恆對自己所處的地方有些迷茫。

不過,好在李恆醒過來以後並沒有什麼奇怪的事情發生,可以讓他慢慢的適應現在的情況。

於是,沒過多久李恆便回想起了之前張曉晨和安甜甜他們跟自己說過的事情,立馬就將自己所處的地方與之聯繫起來,發現自己似乎處於跟張曉晨他們暈過去以後一樣的境遇了。

想到這裡,李恆馬上就伸手在自己的臉上用力捏了一把,結果強烈的疼痛感讓李恆難受得嘴都咧開了。

「嘶……不應該是在做夢嗎?怎麼還會這麼疼?」

李恆揉了揉自己的臉,有些難以置信的抱怨了一句。在發現情況跟自己想像中有些不一樣后,李恆也有些惶恐。

於是,不死心的李恆又忍不住在自己身上其他地方又捏了幾下,結果還是跟之前一樣。無可奈何之下,李恆只好努力回憶之前張曉晨和安甜甜他們對夢境的敘述。

按照他們的說法,他們醒過來以後是出現在一棟屋子裡面,而自己確實出現在田原上。不知道這些差別會造成什麼不同的結果。

而李恆思考的時候,他也不停的在原地來回走動,沒有焦距的雙眼也是漫無目的的朝著四周張望。

結果,突然之間,李恆在轉身的時候意外的發現不遠處,一個村落無中生有般出現在哪裡。而李恆清楚的記得他之前向周圍環視之時根本沒有那個村落的蹤影。一時之間,李恆有些不寒而慄。

很顯然,廣闊無邊的田原上突然出現一個村落,很明顯的就表明了想要知道更多消息,只能是前往那個村落才行。

可是李恆記得張曉晨他們遇到的時候,非常自然的就慫了。所以,根本沒有猶豫多久,李恆就當機立斷朝著反方向撒腿就跑,生怕村落里會有什麼妖魔鬼怪衝出來把他抓過去。

……

「呼……呼……」

毫無保留的狂奔了一段時間后,李恆終於有些跑不動了,不得已的情況下他也只能停下來,然後彎下腰雙手撐著膝蓋,喘著粗氣讓自己的身子能過稍微緩過來一些。

然而李恆低著頭,調整身體狀態的時候,突然有一道陰影將李恆籠罩住。發現了影子的李恆,有些驚慌的抬起頭,朝著前方看去。

於是李恆有些絕望的發現一堵牆擋在了自己的面前,而自己正站在一間屋子的影子裡面。慌張不已的李恆連忙朝著身後後退幾步,想要看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可是讓李恆有些無法接受的是——李恆發現自己現在已經在村落裡面了,而且屋子旁邊晾曬著的衣服,以及牆壁上難以識別的圖畫等種種細節,都告訴李恆這個村落就是李恆之前看到的那個村落。

明明他都在看到村子后朝著反方向跑了那麼久,結果到頭來反而是自己送上門了,這個違背常理的結果讓李恆有些駭然,也讓他不得不相信自己跟張曉晨他們一樣見鬼了。

想到這裡,李恆不由一臉苦笑,明明之前夏姬都從實驗樓里都說沒什麼事情,自己就是信了她的話,才會因為擔心對方,鬼使神差的跟著進了實驗樓。不過李恆轉念一想,自己跟夏姬本身就不熟,總共也就見過兩面而已,而且本身夏姬大晚上的獨自一個人出現在學校的荒地就有些奇怪,先入為主的情況下李恆不由有些細思恐極。

不過事已至此,李恆再怎麼想也沒用,眼下最重要的還是想辦法先讓自己回到原來的地方才行。而現在,眼前的這個村子不用自己過去,親自就出現自己面前,李恆很明白就是要讓自己進這個村子的意思。

無奈之下,李恆也只好硬著頭皮到村子裡面去了。不過進了村子以後,李恆回憶起張曉晨他們說過的話,知道後面可能會發生一場可怕的殺戮,第一時間就仔細觀察著村子的布局,查看哪裡有比較好藏身的地方。

查看的時候,李恆第一時間后就把那些屋子給排除了,畢竟屋子後面可是會燒起來的,基於這個情況,李恆自然也把那些可能會被燒的地方也排除了。於是看了一圈,李恆發現好像只有村子里的幾口水井比較合適藏身。

於是,在挑選了一番后,李恆選中了位置最偏僻的一口井,然後就趕緊從周邊將各種雜物挪過來好將水井遮蓋住。而收拾好以後,李恆才稍微放心了一些,坐在井口先稍微休息一下。

突然,就在李恆剛剛坐下的時候,一陣吵吵嚷嚷的聲音開始在李恆的耳邊響起。李恆抬起頭,發現周圍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許許多多穿著古裝的人。

只不過那些人涇渭分明的分成了兩批,一批人的形象看起來有些糟糕,面帶菜色的同時,身上的衣服也顯得破破爛爛的,蓬頭垢面的樣子也就比乞丐稍微要好一些而已。而且這批人全都坐在了一口鐵鍋的周圍,目光則是死死的盯著那口煮著糊狀東西的鐵鍋,嘴裡發出一些奇怪的呻吟聲。

而另外一批人比起這些蓬頭垢面的人要稍微好一些,雖然也沒有什麼良好的打扮,身上也是各種各樣的穿著,但是比起那些坐在地上不動彈的人要顯得精神多了。

不過讓李恆有些意外的是,出現的這些人似乎都沒有發現李恆一樣,無論李恆在井口做什麼動作,他們都沒有把目光投向李恆。

這個情況讓李恆非常的好奇,要不是擔心隨時可以發生的變化,李恆都想去那些人身邊伸手碰一下他們是不是實體。

不過正如李恆所擔心的,沒等李恆做出什麼反應,一道凄厲的慘叫聲似乎是從村子外面的地方傳了過來。隨後周圍的那些人全都一臉驚恐的看向了聲音傳過來的地方,結果一些諸如「殺過來了」「快逃」「饒命啊」之類的話語源源不斷的從四面八方傳來,李恆便看到那些人開始像無頭蒼蠅一樣,驚慌失措的四處亂跑了。不過也有幾個人卻是一臉生無可戀的死守著那口鐵鍋,然後不顧滾燙的熱水,直接伸手從鐵鍋裡面撈出東西就往自己的嘴裡塞,燙得滿嘴水泡也不管。

李恆見狀心中有些慌張,他也來不及多想為什麼會是這樣的場景,連忙將水井的蓋子打開,然後抓著繩子就跳到了水井裡面。 跳進水井裡以後,李恆並沒有第一時間將蓋子蓋牢,而是留了一條小縫隙好讓自己能觀察到外面的情景。畢竟自己現在所處的環境實在是太過古怪了,有些事情李恆還是要自己親眼看過才能確認。

於是,通過那條縫隙,李恆看到整個村子里四處慌亂,所有人都漫無目的的四處瞎跑,並且不斷發出駭人聽聞的尖叫聲。沒過多久,李恆看到一道道黑煙出現在四周,接著李恆便看到了火光,並且即使是在水井裡面,李恆也能感受到外面的溫度開始不斷上升,顯然是村子里的房子被放火點著了。

「啊……」

突然李恆看到前方遠處的一個拐角處,一個黑色的身影沖了出來。頓時李恆的瞳孔一縮,感到驚駭莫名。

只見出現的那個身影便是一個惡鬼,面目猙獰,身體的周圍環繞著莫名黑氣的同時身上一片鮮紅,看著掛在對方腰間那幾個殘留著驚恐表情的頭顱,以及低落下來的鮮血,難以想像那個惡鬼出現在李恆視線之前經歷了怎樣的殺戮。

並且在那個惡鬼出現以後,對方手上拿著一把大刀朝著擋在自己身前的村民直接揮刀劈下,獰笑著將那個可憐的村民開膛破肚,血流一地。

在村民哀嚎著躺在地上,試圖用手將破腹而出的腸子塞回到肚子,垂死掙扎的時候,那個惡鬼並沒有就此放過被自己砍到的村民,還是一邊發出了低沉的笑聲,一邊用腳踩住了那個村民的手和腸子。 儒神 最終,在村民驚駭到極點的目光中,惡鬼再次揮刀,直接將村民的頭顱砍下結束了他的痛苦,然後便抓著滴血的腦袋掛在了腰間,與之前的幾個『戰利品』做伴,完全不在意自己被鮮血染色的衣服。

李恆頓時被眼前的這一幕嚇壞了,雖然張曉晨他們之前就有跟李恆描述過他們夢到的場景,李恆也在不少影視劇中看到過殺人的場景。但那些都不是真的,並不是李恆親眼看到過的。

而現在,血淋淋的現實擺在李恆的眼前,而且惡鬼的形象也比李恆想像中要恐怖多了,並且不斷殺人的舉動,讓李恆感到恐懼的同時也讓他有些不舒服,最終靠著一股求生的慾望,李恆才將那股想要嘔吐的衝動硬生生壓了下去。

不過之後,李恆也不敢繼續看向遠處殺戮的場景,而是連忙轉頭看看周圍其他地方的情況。結果轉頭看向其他地方后,李恆發現其他地方也發生著相同的事情,那些村民或是跪在地上磕頭求饒,或是四處亂竄企圖在惡鬼的包圍中逃出去,或是拚死一搏想將惡鬼手中的兇器躲下。

可惜這一切都是無用功,也唯有那些四處逃竄的人能多活一會,但惡鬼的數量遠超村民,不論村民做什麼,都逃不過被惡鬼殺死的命運。

眼前發生的一切讓李恆看得頭皮發麻,看不下去的他當機立斷,便決定將蓋子蓋牢,外面發現什麼都不出去了。

然而就當李恆打算躲起來的時候,他眼角的餘光突然發現水井的邊上有一道人影站一旁,這個發現頓時讓李恆的大腦一片空白。

因為害怕是惡鬼發現了自己,李恆顯得有些不知所措。不過危急關頭,李恆思考得快,他很快就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如果是惡鬼的絕對不會就這樣發現自己后靜悄悄的待在一旁,想來應該是有跟他想法相同的村民來到了水井邊。而且看著遠處的惡鬼還在肆意追砍著逃跑的村民,一時半會注意不到自己這邊的樣子,李恆咬了咬牙,最終下定了決心,用發抖的手將頭上的蓋子打開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