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我明白了!這是雲夢澤,一種只出現在傳說中的地方!」諸葛青雲忽然說道。

「雲夢澤?這是什麼地方,為何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不知道啊!」

「莫非咱們一下子來到這什麼雲夢澤了?」

「嗯…」

「白兄弟!」

就在大家議論的時候,諸葛青雲看向白驚仙喊道。

「哎~~」

白驚仙眼中一亮,頓時意識到自己好運來了。

「諸葛公子,是不是該輪到我上場了?」

白驚仙走過來,看向諸葛青雲問道。

「不錯!這雲夢澤是一個非常神秘的地方,也只有你這樣的人才,才能夠破了它。甚至…」

「甚至什麼?」白驚仙急忙問道。

「甚至還能從中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東西!」

「當然,一切還要看你自己的造化!」諸葛青雲搖搖頭說道。

「那諸葛公子,這雲夢澤怎麼走啊?」

「還有,我這進去之後,需要注意點什麼嗎?」白驚仙問道。

「這雲夢澤就在外邊。看到那裡躺著的幾位沒有,你只需要走到那裡便到了!」

諸葛青雲伸手一指前方躺著的幾個人,對白驚仙說道。

「至於注意的地方嘛,那倒是沒有!」

「你只需要記住一點,這次過去之後你就使勁地做夢,這夢境做得越大越好!」諸葛青雲提醒道。

做夢?

白驚仙有些疑惑,不知道對方是什麼意思。

不過一看那躺著的幾個人便頓時有些明白了,可不是就做夢嗎?

這幾個躺下的人,此刻與自己平常睡覺做夢也沒有什麼區別。

「把夢往大了做?」

軍色誘惑 「呵」

「呵呵呵」

白驚仙心中暗笑,似乎已經有了一個非常不錯的主意!

「多謝諸葛公子提醒!這次我老白若是成了,回頭一定好好感謝你一番!」

「諸位,我去了!」

白驚仙朝眾人抱拳,然後便走了過去。

果然,走了幾步之後他也躺了下去,睡著了。

眾人都是凝神看去,想要看看這次又會有什麼不同。

畢竟,這白驚仙可是諸葛青雲點的將啊,想必與其他幾個人大不相同。

白驚仙這一趟下來,他頭上的白雲就一陣翻滾,朝著四周擴散開來。

很快,這白雲就擴散了十里、三十里、兩百里……

白驚仙果然沒有讓大家失望,他這次做的夢格局非常宏大。

光是這頭頂地白雲,就比其他幾人大了不知多少倍,當真有種一白這天下地感覺。

「諸葛兄,你說這傢伙能成嗎?」

「還有,這雲夢澤究竟是什麼地方,有何神奇之處?」

石柱看著已經躺下地白驚仙,向諸葛青雲問道。

「關於雲夢澤,我知道的也很少!當初看到的一篇上古古籍之中曾經說過,這雲夢澤就是一種流淌在夢中的湖泊!湖泊里一片空白,到處都是縹緲的雲氣!」諸葛青雲說道。

「就像白驚仙他們頭頂地白雲一樣?」石柱看著白驚仙幾人頭頂地白雲。

「不錯!想必這千萬年來,許多人都曾經來過這雲夢澤,所以才形成了一片片虛無縹緲的雲氣!」

「至於白驚仙嘛!人不可貌相,在場眾人之中,或許只有他才能夠對這雲夢澤產生一點點玄妙地影響!」諸葛青雲說道。

諸葛青雲這話,好似在無意抬高白驚仙!

這話若是讓白驚仙聽到了,肯定會非常高興。

畢竟這麼多年來,還從未有人像諸葛青雲一樣誇過他!

而且以諸葛青雲的身份地位和智慧,顯然不會無的放矢!

就是石柱,也覺得可能之前自己看走眼了,居然沒有發現白驚仙這樣一塊璞玉!

「既然諸葛兄將白驚仙說的這麼好,那我就拭目以待!」

「希望這次,他不會讓諸葛兄和我們失望吧!」石柱說道。

雲夢澤,事實上是上古神話流傳下來的一處地方,主要用來寄託許多前輩的遺願。

這麼多年過去了,有關雲夢澤地記載越來越少。

也只有像諸葛世家這種,有著深厚底蘊傳承的地方,才能看到有關雲夢澤的隻言片語。

此時白驚仙和其他幾人,就是通過夢境,進入到雲夢澤之中,尋找屬於自己的機緣。

諸葛巡天擺放出此陣的目的,就是想要讓整個魔道先鋒大營內的人全部進入夢中,再也出不來了!

一旦在裡面待得時間太久,就會忘記曾經的自己,從而將雲夢澤中發生的一切當成現實生活。

那樣,就永遠都出不來了! 雲夢深處,白驚仙來到了一處雪白的世界。

腳下是無數白雲組成的大地,踩在上面有種騰雲駕霧、飄飄欲仙地感覺。

更遠處,是一條奔騰不止的大河,自西向東而去。

這條大河沒有源頭,也不知道最終會流向何處。

「這裡就是雲夢澤?」

看著面前這條大河,白驚仙臉上露出一絲古怪。

「我現在究竟是在夢中,還是在現實中呢?」

這不,剛剛進來沒多久,白驚仙就開始懷疑起來。

這其實也不能怪他,只能說這裡的環境做得實在是太過逼真了,就像是天地打造出來的一處方外世界一般。

除了眼前的這條大河之外,四周就再也沒有其他人和其他景物了。

「咳~~~」

「既來之,則安之!」

「遵照諸葛公子的意思,這次一定要搞出大事情!」

「現在外邊,肯定就一群人在盯著我看呢,我可不能丟人啊!」

「嗯,就這麼辦!」

白驚仙咳嗽了一聲,一雙眼珠子滴溜溜轉動起來。

然後,他就這麼往白雲上一趟,在這大河邊上繼續睡覺。

原來,他以為自己是被諸葛巡天的陣法傳送到雲夢澤之中。

愛默如山深似河 此刻在大河邊上睡覺,自然是想要儘快入夢,好從這裡走出去。

他這一躺下,就是很長一段時間。

也不知過了多久,白驚仙醒了過來。

「嗯?怎麼還是在這個地方?」白驚仙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不行,我這睡了多久了?」

「這要是一直出不去,那我不是要老死在這兒了!」

想到這裡,白驚仙忽然有些驚慌起來。

他本來是想在天盟眾人面前顯顯身手,讓大家看到他的能耐的。

這要是一不小心老死在這裡,那還不成了笑話?

「都是這條大河!要不是有它在,我一定早就出去了!」

「哼,我倒要看看,你這下面究竟藏了什麼東西!」

白驚仙眼中一發狠,噗通一聲就跳下水去了。

大河之中,白驚仙睜開雙眼,瞪大著眼睛一處處查看起來。

這一下來,果然發現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嘶~~~」

「這是什麼怪物,吃什麼長大的,居然長這麼大個?」

「這又是什麼東西,居然能夠像太陽一樣在河底發光?」

「這又是什麼玩意兒,居然這麼噁心!」

「嗚…」

大河之下,好似是另一方世界。

在這裡,白驚仙看到了許多奇奇怪怪的東西。

這些東西,都是他以前從未見過,甚至是想都不敢想。

「嗯? 愛住不放 那裡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發光?」

遊了好一段距離之後,白驚仙眼中一亮,就像是發現了一個新奇玩意兒一般,朝著那發光處游去。

他穿過一個洞口,然後就進入一片龍宮一樣的地方。

這宮殿打造地非常輝煌,所用器具都是純金的,閃閃發光!

白驚仙就是被這些像金子一樣,閃閃發光地東西吸引過來的。

「嗨,有沒有人啊!」

白驚仙在這宮殿內打量了幾眼之後,然後開口喊了起來!

「是誰?」

就在這時,一個非常雄渾地聲音冒出來。

然後,便有一個頭戴玉金冠,身穿白色龍袍的男子走了過來。

男子頭角崢嶸,臉上更好似鑲嵌了一塊塊非常細密地鱗片,看上去極為不凡。

一雙藏在長袖之中的手臂上,更有陣陣金光冒出來!

「龍族?」白驚仙臉色一沉,心中暗道一聲不好。

怎麼辦、怎麼辦?

不行,我要保持鎮定!

我不能慌,否則那就死定了!

白驚仙看著已經坐在寶座之上的龍袍男子,盡量控制著自己臉上有些僵硬地肌肉。

同時,他的內心將自己的身份無限拔高,想象自己就是一位神通廣大的天神,是那長生不死的仙人!

「哼!」

白驚仙看向龍袍男子,雙手背在身後,不滿地冷哼一聲。

「大膽妖龍,居然連本座都不認識?」 親愛的我愛你 白驚仙喝道。

這一聲輕喝,配合他那范兒十足地模樣,當真有幾分大高手地架勢。

只不過這種架勢能否瞞得過對面那龍族男子,他的心裡也沒有底。

現在他只希望,眼前這龍族是個土包子,根本就沒有什麼見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