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之前只能等著……」羅興咬牙切齒的說道。

「行,那就等著。」秦毅無所謂,他就地盤膝打坐起來,在他四周,無數人也是就此休息,開始調整自己的狀態。

也有很多人是偷偷打量著秦毅。

五毒門的金蟾子……七玄閣焰姬、四象門弘玉弘一、雲蘭教的紫雲、黑巫教渾身裹在黑紗中的妙齡少女、等等等等。

甚至有些勢力已經盤算好此番仙門回去,該怎麼跟秦毅所在的七玄閣搞好關係。

「這個男人,一定是我紫雲的!」紫雲握了握拳頭,紅潤的嘴唇彎起一抹月牙。

似乎是感受到一股犀利的目光,紫雲轉過頭去,恰好看到那名黑巫教的少女。

「巫月?她這是什麼眼神?莫非她也看上秦毅了?」紫雲眉頭一皺,忽然犀利的目光還擊了回去,兩人互不相讓。

也終於在這個時候,太陽終於完全沉入西山之下,秦毅睜開眼睛,迸發出一縷精光。

「仙門!我來了!」 羅興也睜開了眼睛,他的傷勢加上服用丹藥恢復的七七八八,距離巔峰狀態還有一段距離,不過在這裡他也沒打算耍什麼小手段,因為即便是巔峰狀態,他也不可能是這個小子的對手。

「我要跟你說一句,做人不要太狂,你所滅掉的羽化門、靈劍派弟子,只是其門派的一個分支而已,他們的高手有很多,七星宗門少說有六七位人仙高手坐鎮,他們若是攻入你華國,你們華國都有可能因此而覆滅。」羅興輕哼一聲,越想越不是個滋味,他堂堂引渡者,可以說是仙門的使者,居然被如此對待,若是不先嚇嚇這個小子,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氣。

「你信不信再啰嗦我讓你永遠開不了口說話?」秦毅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羅興悻悻的縮了縮頭。

就是一個油鹽不進的瘋子!

從已經變成廢墟的黑烏山掠起,一行人朝著東海邊緣掠去。

黑烏山就是東海邊的最後一座山,越過這座山就是一望無際的海洋。

羅興取出一塊令牌,口中念念有詞,便見到那海岸上空,空間直接扭曲了起來,如同障礙被打碎,如同出現了另一道空間,如同……新世界大門被打開。

「這整個東海邊境都是一道幻境,如果沒有秘境令牌,便打不開這幻境之門。」金蟾子小聲說道。

雖然聲音很小,但還是被秦毅一點不漏的聽到耳中。

幻境?

說實話剛剛秦毅還真沒感受出來這是一個幻境,不過應該也就僅僅是一道壁障罷了,畢竟這大海還是大海,波濤也還是波濤,非常真實,不是虛構出來,這一點秦毅能夠確定。

而感受那漩渦之中的世界,秦毅發覺也並不是一個異空間,跟地球沒有任何差別。

「不是獨立於地球之外的異空間,奇怪了……這什麼仙門也沒什麼特別的地方啊!」黑大帥喃喃自語。

「進去就知道了,被傳得神神秘秘,沸沸揚揚,希望不要讓我太過失望。」秦毅神識傳音給黑大帥。

「通往蓬萊仙島的大門已經被打開,諸位請吧。」羅興面無表情的說道。

「蓬萊仙島?不是仙門嗎?」很多人都是發出疑惑聲音。

「呵呵,蓬萊仙島便是仙人世界的投影之地,是我們凡俗界的仙門,你們以為我們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仙人存在?」羅興面色嘲諷說道。

所謂的仙人,不過是實力更加強大的武者罷了,到了他們這個境界,更能搞清楚這其中的關係,你強大,你就是仙,你就是神。

「走吧,蓬萊仙島蘊藏著大機緣,不過是風險總是與機遇並存,再加上無數古東方修道強者時刻準備獵殺我們,一不小心小命就會丟在那裡。」金蟾子小聲說道。

他們五毒門人都是跟著他,騰身一躍,朝著東海漩渦躍去,身形一瞬間消失不見。

緊跟著其他教派也是紛紛投身漩渦之中,不少教派中有著參加過仙門經驗的強者帶隊,肯定是之前經歷過這種事情,所以並沒有絲毫懷疑便進入了其中。

「走吧。」秦毅聲音淡淡傳來,緊隨其後,黑大帥、焰姬、朱小雀、青龍、白虎、玄武、紫雲、巫月、林天宇、林霸天、武龍武虎等人紛紛投身東海上空漩渦之中,身形紛紛消失不見。

「哈哈哈,小子,踏入這道門檻之後會被隨即傳送到蓬萊仙島任意一個地方,也就是說你們並沒有希望落在一起,你就等著我瘋狂的報復吧!」羅興狂笑,聲音從後面出來。

而這個時候想要折身返回明顯已經來不及了。

「該死!」秦毅眉頭緊皺,他在被傳送之前打出了幾道神念,分別落在焰姬、朱小雀身上,緊跟著便被白芒吞噬,眼前一片虛幻,看不清楚任何東西。

「砰!」

一陣劇烈的空間波動,秦毅雙目猛然恢復清明,從空間中跌落出來,落在一片密林之中。

周圍環境異常陌生。

「好濃郁的天地元氣?至少是華國的兩至三倍以上,在這裡想要成就化境、乃至冥道只需要花費在華國三分之一的時間。」秦毅一邊震驚這裡的元氣之濃郁,一邊打量著周圍環境。

確實如同羅興說的那樣,他們全都被分散開了,至少這周圍二十多里之內,秦毅並沒有發現熟悉的身影。

「把所有人分開的目的是什麼?還有這蓬萊仙島?到底是個什麼地方?」秦毅皺著眉頭,迅速熟悉了周圍環境,同時朝著前方疾馳「當前情況還是快點找到焰姬她們,那個姓羅的明顯不懷好意。」

他的神念擴散開,方圓二十里只要有一絲一毫異樣,他都能快速察覺。

「嗯?」很快秦毅便發現了人氣,只是隨即略微有些失望,因為那些人之中還是沒有秦毅熟悉的身影。

不過秦毅還是打算過去看看,即便是打探到一些消息也總比無頭蒼蠅似的亂竄要好。

靠的近些,那些人的修為被秦毅探測的一清二楚。

「最次都是尊者境,甚至有初入人仙的高手,看他們年紀頂多二三十歲,這就是仙門中年輕天驕的實力?」秦毅微微有些驚訝,雖然人仙境界他並不放在眼裡,不過猛一見到,跟華國修真界的情況形成對比,對於他的衝擊還是挺大的。

「師姐,直接殺了他們吧?反正仙門試煉也沒規定不能殺了這蓬萊仙境的土著居民,萬一他們跑出去泄露了我們的行蹤,反而是有些不利。」一名男子笑著說道,他的刀口染血,上面還掛著一隻眼珠,無比血腥。

站在他旁邊的是一名頭髮高高束起的女人,這女人穿著紫色袍子,眼神冰冷,一老一幼此刻正跪在他們身前。

被剜去眼珠的正是跪著的那名老者,他的左眼不住流血,哼叫出聲,十分痛苦。

「求求你們不要殺我爺爺,我們什麼都不知道,我們只是這附近落山城的居民,我們不是武者!」那女孩滿臉污痕,哭喊著十分惹人心疼。

走至跟前的秦毅眉頭狠狠一凝,「居然還有普通人?」

這個地方怎麼可能存在普通人?這種濃郁的天地元氣,即便是稍微修鍊一下,也是一名基礎的武者了吧?

「隨便,不要耽誤時間就行,既然他們什麼都不知道,留著也沒用了。」女子聲音冰冷說道。

「嘿嘿!」挑著眼珠的男子咧著猩紅的嘴唇,伸出舌頭舔了舔刀刃上的血跡,隨即在女孩驚恐欲絕的目光中,狠狠地朝著老者頭顱刺去。

一行五人,見到這一幕全都見怪不怪,似乎是司空見慣一樣。

只是那刀刃刺到半空,卻忽然碎裂開來,變成一連串碎片,落在地上。

「嗯?誰?」男子忽然臉色就變了,神色警惕的朝著四周看去,看到一名青年背著雙手緩緩走來。

「你是誰?」男子名為昊龍,正沉浸在殺人快感之中,忽然被人打斷,是個人都要發怒了。

「作為一名武者,對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痛下殺手,肆意凌虐,不覺得可恥嗎?」秦毅淡淡說道。

「回答我幾個問題,我可以讓你們就此離開。」秦毅補充說道,他現在懶得殺人,也懶得多管閑事,只要他們識趣,秦毅也不想為難他們。

「哥哥……救救我爺爺,他快死了……」女孩忽然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嗓音撕破了朝著秦毅呼救,那種發自內心的絕望,讓秦毅有些觸動。

秦毅不是鐵石心腸,恰恰相反,他只是一個年剛二十的青年,雖然見慣了武道界、黑暗世界的殘忍廝殺,可對於這種最為底層人的掙扎,也是有些同情。

看了眼那老者,左眼被生生挖出,左臂被砍了一半,流血太多,對於一個普通人一直足夠致命。

秦毅還沒說話,忽然當面那些人狂笑起來。

「哈哈哈哈師姐我沒聽錯吧?這小子說什麼?讓我們乖乖回答幾個問題?放我們走?」 「男子狂笑的聲音與這女孩無力絕望呼救的聲音有些強烈的突兀反差。」

秦毅眉頭一凝,眼神中溫度急速下降。

「呦呦呦,還生氣了呢?你知道我們是誰嗎?你剛剛說的那番話要是拿出去讓七大教的人聽到,怕是大牙都要笑掉了!」昊龍旁邊,一面容陰柔,體格消瘦如同皮包骨頭的男子,眼神陰測測的說道,他整張臉都能看到皮肉之下的骨頭,笑起來將麵皮扯到一塊,顯得異常陰森。

「明顯不知道,他若是知道我們拜月魔教,恐怕早就藏得好好的,連面都不敢露了。」又一男子輕哼一聲,不屑說道。

「喂小子,你是哪個教派的?我怎麼從來沒看過你?」五人中最後一名長相顯得壯碩的男子聲音粗獷問道。

而那名從始至終沒有說話,表情冰冷的女子,也是表情不屑諷刺的看著秦毅,說實話,在她眼中秦毅的做法無疑就是蠢貨的代名詞。

古東方修道者七大教,他們拜月魔教乃是排名前三的存在,就他們這五人陣容,其他門派大弟子見到都不敢用這種語氣跟他們說話,更別說已經從未見過的毛頭小子。

「這種問題沒有意義,這個地方出現武者只要不是我們拜月魔教的人,那便都是我們的敵人,直接殺了就是,讓我把他眼珠挖下來,這可是完美的藝術品。」昊龍惦著刀,伸手捏爆了原本掛在上面的眼珠,轉而朝著秦毅刺去。

「你廢話真多!」秦毅伸手彈開了他的刀刃,發出氣彈衝擊般「砰」的一聲,那把極品法器長刀竟然當空直接碎成了片。

等到昊龍反應過來之時,一隻手死死地卡主了他的脖子,雙腳離地,他感覺裡面的大動脈都要被捏爆一般。

「住手!」後面三名男子現在才反應過來,立刻聲色俱厲說道,當即就要衝上前來,空氣之中元氣都是瞬間變得暴躁,幾乎要將秦毅壓爆一樣。

「聒噪!」

秦毅手心微微用力,那昊龍整個眼珠子都是爆了出來,脖子幾乎被秦毅捏的斷裂開來。

這並不是致命傷,致命傷是秦毅爆發的真元,直接沖爆了他的丹田,毀了他的生機。

「你殺了昊龍師兄?」

後面三名男子面色駭然。

一時之間只是覺得不敢相信,他們拜月魔教的人居然被人殺了?還是一個無名無姓的毛頭小子,他們甚至沒有反應過來去考慮秦毅怎麼做到一瞬間將一名尊者巔峰的高手滅殺,只是覺得腦袋嗡嗡作響,被眼前一幕震撼的說不出話來。

秦毅根本懶得回答他們的話,從空間戒指出摸出一顆丹藥,丟給了小女孩,「餵給你爺爺吃下,馬上就能止血。」

小女孩獃獃的盯著秦毅,整張臉被污痕布滿,機械般的點頭,隨即毫不遲疑的開始給她爺爺喂葯。

「你是哪個教派的天驕?古東方七大派為什麼我沒見過你?」這個時候那個滿臉冷漠的女人終於是開口說了第一句話。

秦毅這時候也才第一次正眼看她,額頭上有著一道暗月痕迹,整個人散發著冰冷的氣息。

人是挺美,可惜心腸硬如鐵石,毒如蛇蠍,秦毅很是厭惡。

「我跟你們古東方七大派沒關係,你當然沒見過我,你現在只需要我回答我的問題就行,其他的廢話少說。」秦毅有些不耐煩。

而他這話則是讓旁邊熱血青年暴走了,那體格壯碩的男子幾乎是瞬間怒髮衝冠,從他加入拜月魔教之後,就從未經歷過如此屈辱的事情,被人指著鼻子蔑視,他們拜月魔教在古東方七大派之中好歹也是排名前三的存在,他們這個小分隊的戰鬥力,即便是碰到其他極大宗門的隊伍都是絲毫不懼,因為他們這裡有著人仙級別的天驕弟子坐鎮。

「你他媽找死!」

充斥著浩瀚力量的巨拳砸來,空氣直接被擠壓錘爆,尖嘯之聲幾乎就在耳邊爆開。

「住手!」目光冰冷的女人面色微微一變,然而從她說話開始已經來不及了。

秦毅餘光一撇,一記手刀斬了過去,濃烈的赤紅色真元覆蓋在手臂上,直接從對方肘部斬過,那斷臂飛了有幾十米遠,傷口處全是焦黑的痕迹。

「巨虎!」

餘下兩名男子猛然一驚,巨虎什麼樣的體質他們清楚得很,這玩意的身體便是法器都傷害不到分毫,就是一頭人形猛獸,怎麼可能被武者隨隨便便一記手刀就給斬了?

「自尋死路。」秦毅怒哼一聲,反手一拳印在他的胸口,五臟六腑被震成粉末。

從生到死不過是毫秒之間,讓人反應不過來。

「巨虎!」

當壯碩男子倒在地上之時,後面的兩位青年才衝上前去。

「他已經死了。」女子的聲音淡淡傳出。

「閣下如此肆意殺戮我拜月魔教弟子,可曾想過,如何跟我拜月魔教交代?」女子聲音很淡。

「交代?我屠了你們古東方羽化門、靈劍派幾十人,也沒曾想過怎麼交代,你這區區幾條性命,你看我可曾放在眼裡?」

秦毅有些好笑的說道,臉上的嘲諷讓那女子滿嘴的話直接卡在了嗓子里。

「你說什麼?你屠殺了羽化門、靈劍派的人?」女子聲音陡然抬高。

靈劍派羽化門雖然比不過他們拜月魔教,可好歹也是位列七大勢力,幾十人是什麼概念?幾乎是一支很龐大的隊伍了,這種損失任何宗門都承受不起。

「是又如何?你們古東方修道者我還沒放在眼裡。」秦毅淡淡說道,直接是斬了他們的最後一絲希望。

女子咬了咬牙,顯然是在斟酌如何取捨。

「我問你們,這是什麼地方?還有,是不是所有進入仙門的人都會被隨時分開?又該從哪裡找到?」秦毅目光放在那女子身上。

女子咬了咬牙,雙眼微眯,沉吟了片刻,忽然一隻手直接卡住了她的脖子。

「最好不要打什麼算盤,不要以為你是女人我就會憐香惜玉,在我手裡下一刻你也就是一具屍體而已。」秦毅聲音冷漠說道。

這種人就是不到絕路不知道什麼叫乖乖聽話。

這一次,終於是沒有人再敢說話了。

「這裡是蓬萊仙島最邊緣的原始密林,所有從外界被傳送進來的武者都會落在此處,並且隨機分散,想要遇到一起只有靠緣分,並沒有別的方法……」女子面無表情,即便是被秦毅卡住了脖子,掌控著性命,也未能改變她臉上的冷漠。

「那麼所謂的仙門又是怎麼回事?」秦毅皺眉。

那女子聽到這話有些詫異的挑眉盯著秦毅。

「你到底是什麼人?居然連這都不知道?」別說是那女子驚訝,就連蹲在巨虎屍體旁邊的兩名男子都是有些錯愕的盯著秦毅,一個愣頭青怎麼會擁有這麼恐怖的實力?

「我是華國武道界之人,有什麼問題?」秦毅眉頭皺的更深了。

「原來是凡俗武者……不對,你在撒謊,凡俗武者不可能誕生你這樣的存在!」女子忽然露出明悟之色,只是下一刻神色又警惕了起來,死死地盯著秦毅。

「能不能誕生不重要,我現在只想知道我需要的消息,盡數說出來我還能讓你們活命,若是跟我打什麼馬虎眼,我會讓你們三個也變成屍體。」

他們不懷疑秦毅的話,昊龍跟巨虎的下場擺在眼前,這小子根本不在乎有沒有得罪他們拜月魔教。

「仙門只是一種傳說,在蓬萊仙島深處,據傳那是降臨上界之人的門路,蓬萊仙島每十年召開一次仙門大會,主要也就是召集所有武道世界的天驕,據傳只有絕代天驕才能沖開仙門,接引上界之人降臨,得到數不清的資源與傳承。」女子說道,眼神深處有著一抹嘲諷。

敢情這傢伙空有一身實力卻是什麼都不知道,真是悲哀。

「只是傳說?也就是說?仙門到現在都沒有開啟過?」秦毅目中神光一凜,忽然想到了黑大帥跟他說,很多同位面異空間的人想盡辦法都要衝開空間壁障回到主空間中來,但是由於種種限制,或者是空間只能單向開啟,因此並沒有辦法過來。

這所謂的仙門,會不會就是那群別的世界之人降臨地球的門路? 「呵呵,當然沒有開啟過,若是開啟的話,仙門舉辦的意義也就不存在了。」女子繼續說道。

「那為何每次仙門大會,會有這麼多武者趨之若鶩?若是仙門從來沒有開啟,這大會本身就沒有多大的意義吧?」秦毅望著對方。

「意義?當然有,對於你們絕大部分凡俗武者來說,即便是來這蓬萊仙島撿撿垃圾,也足夠一輩子受用無窮,或者是在這裡修鍊個兩三個月,也比地球絕大多數地方修鍊一兩年對武道境界的提升更大。」

「而對於我們七大派弟子而言,這裡藏著的某些機遇能夠讓尊者境巔峰的武者直接邁入人仙境界,最主要的是我們希望在我們七大教之中誕生出能夠叩開仙門的存在,尋找長生之秘。」女子臉上露出強烈的渴求光芒。

她是人仙高手,她才二十多歲,她的未來何等波瀾壯闊?便是華國武道界高高在上的徐天凌那等角色,她都不曾放在眼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