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羽笑著說了句后,又將手放在姜雲卿肩上輕揉著:「奴婢將舅夫人她們送出去了,遵著娘娘的話從庫房裡取了兩套紅寶石頭面送給了兩位表夫人。」

賣身契約:薄情總裁,我不是你的羔羊 姜雲卿點點頭:「當初三哥、五哥成親的時候,我和璟墨都不在,你回頭再挑些東西送去三嫂和五嫂那,就說是我補送給她們的大婚賀禮。」

「還有五嫂快要生產了,尋個太醫幫忙留意著。」

徽羽應了聲:「好,奴婢待會兒就去辦。」

姜雲卿任由徽羽替她按捏了一會兒,才問道:「卿安和清歡呢?」

碎夢神劍傳 徽羽回道:「太子跟著陛下去御書房了,公主帶著灝公子,還有幾個朝臣家的小公子在御花園玩。」

姜雲卿倒是早知道自己女兒那孩子王的架勢,只是想起陳灝還小,而且能和清歡玩到一起的怕也都是些小蘿蔔頭,她問了聲:「她們身邊可有人看著?」

徽羽笑著道:「娘娘放心吧,穗兒和衛嬤嬤陪著呢。」

姜雲卿聞言這才放心了下來,她扭頭拉著徽羽替她揉捏的手,讓她先停了下來,對著她道:「我聽聞唐恆的表兄他們都已經入京了,唐恆宅邸那邊也開始籌備大婚的事情了。」 第一百六十六章三成破指

看似隨便的一掌,卻在虛空之中,爆發出一股湮滅一切的強大靈力波動。

咚!

然後下一秒,只見得虛空中,一隻白色半透明的巨掌,一個變化,變成了輪盤旋渦,與那晶瑩巨指對碰在半空之中。

剛一對上,整個虛空,比當時攻擊獨孤絕時,還要的振動。

一股心悚湮滅的強大靈力風暴,一個動亂,瘋狂的向著四周席捲而出。

對此,羅無生雙眼精芒一閃。

那兩道攻擊,三息后,一個狂暴,化為兩個靈力光輪,向著四周強悍的衝擊開來。

可是這一衝擊,四周的人,忍不住的喧嘩起來。

侯耀天之前擊敗獨孤絕的最強大一擊,就這麼被宇文長天給抵擋下來,還不知宇文長天,還有沒有其他的手段。

「沒想到你修鍊了天階下品的功法!而且看你這麼輕鬆的樣子,看來修鍊得不低。既然這樣,這場比斗,我輸了!」侯耀天看著自己的攻擊被抵擋,雙眼直視宇文長天道。

雖然這麼說,但侯耀天臉上還是有一絲極強的不甘的。 烈情如酒:名門枕上婚 原本以為這一次能戰勝,沒想到再次敗下。

但他不會放棄的,終有一天會戰勝這宇文長天。

宇文長天對此嘴角笑笑,沒有說話。

既然宇文長天跟侯耀天兩人的對戰結束,那麼接下來羅無生八人,自然開始他們的對戰。

羅無生對戰左凌雲,沒有什麼意外,使用二成巔峰的武道之意,輕鬆就戰勝了下來。

但不否認,這左凌雲還是有些實力的,至少要比蘇星恆強大。

隨後另外六人,也結束了比斗。

而在開始第七次抽號對戰前,再次修鍊恢復半個時辰。

半個時辰后,葉辰十人再次抽號,這一次,葉辰抽到了侯耀天。

對於這一戰,四周的人,忍不住的再次期待了起來,期待羅無生是不是還有其他的手段?

看這一次還能不能戰勝,又或者連勝的腳步,止步於前。

至於另外的八人四場,沒有什麼懸念。

雖然這一次獨孤絕對戰宇文長天,但之前獨孤絕已經敗給了侯耀天,而侯耀天又被給宇文長天。

這樣一來,獨孤絕根本不是宇文長天的對手。

然後葉辰十人,身形一動,出現在擂台之上。

「羅無生,你是最出乎我意料的!讓我侯耀天看看,你還有沒有其他的手段!」侯耀天看著羅無生,臉色平靜,開口道。

如果宮家的消息沒有誤,那麼這羅無生的天賦,可以說比擁有劍體的寧月曦,還要的強大。

「想要看我有沒有其他的手段,就將你最強大的一擊,施展出來吧!」羅無生聽此,雙眼直視侯耀天,同樣一臉平靜道。

平靜的話語,牽動一股強大的氣勢,籠罩在虛空之中。

四周的人,對於羅無生這話,心中臉上不覺得激動起來,沒想到羅無生真的還有隱藏的手段。

孟河對於羅無生已經滿意到極點,但現在聽到羅無生還有手段,心中更加的滿意,反正就是羅無生越是逆天越好。

羅無生天賦越是強大,以後的道路,走的更遠,而他們浩然仙府,也會因為羅無生而變得更加的強大。

江無塵等人震驚中,同樣激動高興,同時還有一絲嫉妒,因為羅無生的天賦,實在是太強大了。

可是宮炎等人,還有宇文家族的人,卻雙眼猙獰厲寒之極。

而侯耀天,對於羅無生這話,雙眼直視,沒有覺得羅無生狂傲,也沒有譏諷輕視,因為就算羅無生沒有其他的手段。

單憑那二成巔峰的武道之意,也可以稍微抵擋一兩息。

「既然這樣,你接好,三指滅虛!」

想到這,雙眼神色凌厲霸氣,然後一聲下,手一伸,手指對著羅無生隔空一點。

點出的剎那,羅無生的身前上方虛空,如前兩次一樣,悚然的靈威而出,然後一隻碾壓一切的晶瑩巨指,一個波動,直接出現在羅無生的丈許之外。

對於這晶瑩巨指,羅無生雙眼直視,神色平靜泰然,然後體內力量一個顫動,沒有絲毫的躲避,就是五指緊握一拳。

咚!

一拳一指,兩者大小極大的反差,但整個虛空,除了震動,還是震動,沒有將羅無生給任何的震退開來。

一股股強大如怒濤的靈力,不斷得衝擊著羅無生,但羅無生就像一塊堅硬的磐石,屹立不倒。

然而四周的人,對於這一幕,整個人沉浸在深深的震驚之中。

這震驚,不是說羅無生抵擋了這一擊,而是羅無生身上的武道之意,居然一個顫動,直接上升到了三成。

三成,三成,這是什麼概念,就算那些修鍊了幾百年的化元境強者,都不一定能將武道之意,提升到了三成。

雷剛對此,雙眼精芒一閃,絲絲激動之色,爬滿整張臉。

原本以為他來九國,是被派出的人當中,運氣最差的一個。

以為能在這裡,碰到一兩個能稍微過得去的天才,就非常的好了。

畢竟九國這裡,是整個荒域最偏僻之地,根本沒有什麼像樣的天才。

沒想到,這一下子,居然讓他在這裡,碰到了宗門最頂尖級別的天才。

而且這一碰,就是兩個,這讓他如何的不高興。

雖然羅無生沒有什麼劍體之類的靈體,但是這個世上有一種天才,對武道之意的領悟,非常的強大。

而羅無生,就是這種天才。

如果之後將這件事上報下去,他算是大功一件,可以得到豐厚的獎勵。

宮炎感受著羅無生身上的三成武道之意,感覺自己的臉火辣辣的疼,因為羅無生一次又一次的打他的臉。

三成,三成,雙手緊握,臉上猙獰得已經有一絲扭曲。

宇文家族的人,同樣如此,猙獰殺意。

咚!

而在這時,羅無生身後的隱約龍形,一個融合,爆發出如驚世怒濤般的恐怖巨力,直接將那晶瑩巨指,給轟碎在了半空之中。

「三成,沒想到你居然將武道之意領悟提升到了三成,這次是我輸了!」侯耀天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羅無生,沒想到這就是羅無生最強大手段。

同時,也沒想到這一次的第一之爭,他居然只是一個陪襯。

想到這,嘴角有些苦笑不甘。 「陛下剛回朝,接見朝臣安頓朝中還需要幾天的時間,等他將朝中理順后,就替你們二人賜婚。」

徽羽聞言臉頰上有些薄紅。

姜雲卿笑著道:「你呀,都快要做新娘子了,也得好好準備準備。」

「先前我已經傳訊讓宮中的綉娘替你準備了嫁衣,你這幾日就別來跟前伺候了,去瞧瞧嫁衣和出嫁用的東西可都齊全了,若有什麼缺的,也好儘快補齊。」

「女人一生最重要的時候就是出嫁了,別委屈了自己。」

徽羽看著姜雲卿溫和的笑臉,眼中微微泛紅:

「娘娘,奴婢早就沒了家人,您就是奴婢的親人。」

「有您替奴婢送嫁,奴婢一點兒也不委屈,那些身外之物奴婢不在意的。」

姜雲卿瞪了她一下:「你不在意本宮可在意,你是從我鳳翎宮嫁出去的,那必須要風風光光的。」

徽羽抿唇輕笑:「好。」

姜雲卿拍拍她手:「等你出嫁后,你若還願意跟著我,便和穗兒一樣以後以女官的身份留在宮中,平日可自行進出。」

「若不願意,往後便留在宮外,替我打理外頭的事情也行……」

「娘娘!」

徽羽沒等姜雲卿把話說完就連忙道:「奴婢不要離開娘娘,娘娘不許趕奴婢走,不然奴婢就不嫁了。」

姜雲卿看著她急切的模樣,忍不住失笑:「胡說什麼呢,唐恆等了你這麼多年,眼瞅著能抱著媳婦了,你說不嫁就不嫁,他還不得恨死我?」

「他敢!」

徽羽頓時柳眉倒豎,「他敢對娘娘不敬,我打斷他的腿!」

姜雲卿挑眉:「那可是你夫君,你捨得?」

徽羽哼了聲:「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男人還不好找嗎?」

姜雲卿聞言頓時噗哧笑出聲:「行了啊,人家唐恆待你不錯了,你這麼說也不怕他傷心。」

「你也別說什麼不嫁的話,我又不趕你走,你要是願意留在宮裡我高興還來不及,這麼好的丫頭我哪兒找去?」

徽羽聞言這才放鬆下來,開口道:「反正奴婢不離開娘娘。」

姜雲卿看著她執拗的模樣,不由搖搖頭。

她原是想著,徽羽和穗兒成親之後,便讓他們出宮去做正經的夫人。

不必在屈居人下,也不用再做伺候人的事情。

葉三和唐恆如今已經不僅僅是暗衛之身,兩人都有正經的官職,而且官位都不低,穗兒和徽羽嫁過去后,兩人甚至能為他們請個誥命回去。

可是當初穗兒和葉三成親時,穗兒死活不願意出宮,如今徽羽更是連如果要她出宮,她就不嫁了的話都說了出來。

姜雲卿既有些無奈,又心裡暖融融的。

她不由想著,等徽羽成親之後,她便正式給她和穗兒一個有品階的女官身份。

這樣不僅能夠方便她們自由進出宮中,也能替他們徹底脫去了奴籍。

這樣她們哪怕依舊還留在宮中,在鳳翎宮和她身邊出入,可兩人從此往後不再是宮中伺候人的奴才,而是正正經經有官位在身之人。

哪怕就是京中那些正兒八經的命婦,也不能輕瞧了她們。 第一百六十七章真第一之爭

嘩!

而四周的人震驚后,為羅無生而震天嘩然。

原本以為之前宇文長天和侯耀天一戰,就是本次的第一之戰,沒想到真正的第一之爭,還在後面。

一瞬間,心中臉上的激動之情,頓時上升到了一個層次。

不知道接下來羅無生對上宇文長天,誰會最終贏下比斗?

其他八人的對戰,在後面很快都結束了下來。

而結束的時候,對於羅無生那三成的武道之意,整個人都忍不住的震驚在那裡。

寧月曦雙眼直視羅無生,精芒一閃。

但下一秒,震驚之中,心很快平靜下來。

因為她相信自己的劍體,以後一定會比羅無生還要的強大。

獨孤絕有些不甘,他原本是要爭奪這一次的第一,沒想到現在連自己原本第三的位置都保不住。

而宇文長天,整個臉在一瞬間陰寒殺意之極。

同時,心中有一絲深深的嫉妒,這羅無生的天賦,實在是太強大了。

隨之雙拳緊握,之後碰到那羅無生,一定要將其打殘廢掉。

接下里進行第八次的抽號。

這一次,羅無生抽到了獨孤絕,也就是說,剩下的最後一場,就是羅無生跟宇文長天。

對此,四周的所有人,心中都深深的再次期待起來。

不止是期待戰鬥,同時還期待羅無生還沒有其他的手段。

雖然有些不可能,畢竟三成的武道之意,已經有些逆天了,但也不是那麼一絲可能。

「羅無生,讓我看看你三成武道之意的威力!」

獨孤絕看著身前的羅無生,雙眼神色凌厲,槍指羅無生,一臉霸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