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氣中隱約透著些許無奈之感,說到底他與安娜女王之間,身份上有著巨大的差距,安娜不光是暗亞島島主,而是還是暗主林帝的女兒。

葉飛目光微閃,目光掃向暗島的方向,他的眼中不禁劃過一道精光。

「下一次來再臨暗島,我親自帶你去一島提親,我葉家之人配得上暗島的小公主。」葉飛臉上的表情認真,此時緩緩開口道。

他如今的體內傷勢過重,強行與那林帝一戰,估計難以取勝,難免會將關係鬧僵。

等回到華夏整頓一番,實力提升至金丹大道,就算那暗島之主再強,葉飛也有信心能與之一戰。

崔虎聽到這話,頓時身形一顫,眼中不免露出激動之色,二人之間無需多言,崔虎隨即抬手一拜,下次再臨之時,他的實力也定要有所突破。

隨著二人的交談,白色游輪的航速越來越快,不多時便是駛出了暗島的範圍。

游輪的甲板之上,葉飛整個人氣息一凝,四周空氣中的靈氣,頓時有如指引一般,向著他的身上瘋狂湧來。

「靈識實體化之後,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葉飛眼中精光閃動,體內的功法同時自行遠轉起來。

儘管空氣中的靈氣稀薄,但比起暗島之內要強上太多,而是他的靈識覆蓋範圍極大,能夠最大程度內煉化空氣中淡薄的絲絲靈氣。

此時的葉飛,慢慢散開心神,同時不再壓制體內的傷勢。

他的臉色隨之頓時變得慘白了幾分,離開暗島之後,由於外界靈氣反差,讓他之前體內的暗傷全部一股腦地湧向出來。

「葉小爺,你沒事吧。」崔虎見此情景,連忙開口問道。

在他的感知之下,此時的葉飛體內混亂無比,氣息更是極為的不穩定。

「無妨,我需要閉關調養,進入華夏需要近十天的時間,這些天不要讓人打擾。」葉飛看了崔虎一眼,向其點頭開口說道。

「葉小爺放心,我會時刻注意四周海域的情況。」崔虎拍了拍胸脯,臉上的表情也嚴肅了幾分。

說著葉飛便是轉身,緩步向著船艙之內走去,這艘中形游輪之上,除了他二人之外,剩下便是黑澤安排的獨盜團船員,幾乎不會出什麼變故。

按照葉飛的推算,他進入華夏境內內,身上的傷勢應該能夠恢復五層左右。

畢竟這裡不是葉家莊園,他儲物戒指內的丹藥也消耗殆盡,手中的餘下的藥材,不足以重新煉製,只能通過天地間稀薄的靈氣,來慢慢恢復體內的傷勢,這個過程確實有些緩慢。

無邊的大海之上,白色的游輪孤獨地向著遠方而去,而此時的葉飛並不知曉,在他被誤認為死亡的那半年時間裡,華夏武道界已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扶一把大秦 華夏華東大區,隨著華東之主的身亡,在消息確認之內,各大武道世家已然開始蠢蠢欲動。

葉家的金陵集團,在這期間可謂是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除了江東的總部之外,其他城市的商道生意,幾乎都被一些他人佔據。

華夏淮江,以吳家為首的三大家族,這半年來更是深處水深火熱之中。

「吳天雷,老夫已經給足你面子,在不合作你吳家,今後怕是要在華夏武道界除名。」淮江吳家大院的門前,此時一位看上去年過半百的精瘦老者,此時正站在門外。

這老者一身黑色長袍,身上的氣息極為不俗,此時臉上帶著冷笑,目光掃向前方不遠處。

隨著他的目光望去,只見此時從大院之內走出一位中年男子,此時身形壯碩,眼中滿是怒火,正死死地盯著前方的老者。

「這裡華東,王前輩殺我吳家之人,佔據江東的商道,是不是有些不合武道界的規矩。」這中年男子正是吳天雷無疑,他此時沉聲開口道。

儘管心中極為憤怒,但深知不是對方的對手,此時也是不敢冒出出手。

「哈哈,哈哈,老夫當然知道這裡是華東。」

「吳家小輩,你可知何為人走茶涼,華東既然無主,我華夏五大超級世家,自然需要出手整頓一番,你若是不識抬舉,就別怪老夫無情了。」

黑衣老者大笑兩聲,身上的氣勢同時一凝,一股極強的威壓之力,瞬間將吳天雷的身形籠罩。

「築基強者。」大院門前的吳天雷,此時身形忍不住一顫,額頭不禁冒出了冷汗。

他吳家雖然為淮江三大家族之首,但本身的實力有限,家族內根本就沒有築基強者,要知道在葉家沒有崛起之前,整個淮江沒有一位築基高手。

「我吳天雷不服!」

「就算要整頓華東武道界,也應該召開華東武道大會,按照武道界的規矩,由隱龍那邊的前輩主持。」吳天雷低喝一聲,全身的氣勢同時凝聚。

吳家雖然實力不濟,但如今被人欺負上門了,是人都會有三分火氣。

這半年來,他吳家的在淮江的產業,已經縮水了大半,在忍下去不等這些人出手,華夏武道界怕是也沒有吳家的容身之地。

「無知,要是沒有得到上面的允許,你認為五大超級世家敢擅自動手?」黑衣老者一臉的輕蔑之色,瞥了前方之人一眼。

經過上一次華東武道大會之後,整個華東的武道局勢,可謂是發生極大的變化。

而如今葉飛已死,華東武道界也是時候恢復原本的模樣了,而且經過華夏武道超級世家的商議,從今以後華東武道大會,沒有必要舉行了。

華夏武道界,五大超級武道世家足以,在多一個在這個本就修鍊資源匱乏的時代,顯然就有些不夠分了。

「連燕京那邊也……」

「就算如此,我吳家也不會與你們苟同,葉家還在。」吳天雷眼中爆出精光,身上同時泛起了戰意。

經過這一路走來,他幾乎是看著葉家一步步地崛起,對於這一點吳天雷內心由衷地感到自傲,畢竟他也是淮江人,對於葉家有著一種特殊的感情。

「你找死,老夫不會阻難。」黑衣老者目光一閃,臉上的表情也變得陰冷了幾分。

一個化境小輩,根本接住不住他的一擊之力,在淮江武道界,築基強者幾乎是無敵的存在。

話語落下,黑衣老者冷哼一聲,隨即抬手了手掌,向著前方一指點去。

只見半空之中,一道由勁氣凝聚成的氣刃,已然在他的指尖成型,帶著呼嘯之聲,向著吳天雷猛然斬去。

「我不服!」吳天雷面色有些扭曲,不斷地遠轉著體內的真氣。

但硬實力的差距,幾乎是無法改變的,築基強者的靈識,能夠輕易地將化境宗師封鎖,在這位黑衣老者面前,吳天雷沒有過多的反抗之中。

勁氣之刃已然臨近,這位吳家二叔,似乎今天註定難逃一死。

就在這時,四周的空氣陡然一凝,一股極強的威壓之力,瞬間籠罩了吳家大院門前四周,竟是輕鬆將拿到勁氣轟散。

「這是,築基巔峰!」黑衣老者面色微變,身形下意識的向後退了兩步。

他同時不斷地抬頭望向四周,臉上布滿了不解之色,按理說在淮江地區,應該沒有築基強者才對。

「滾出淮江,老夫饒你不死。」後方的天空之中,一道略顯低沉的聲音傳來。

緊接著在院前二人的目光之下,一位頭髮半白,身著一身淡藍色長袍的老者,此時已然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內。

這藍衣老者身上的氣勢極強,幾乎是將院前二人的身上的氣息完全蓋過,顯然不是級別的存在。

「燕京藍蒼。」

「那葉飛已死,你不滾回燕京,還留在淮江做什麼。」黑衣老者一眼認出了對方,儘管氣勢不如藍蒼,但神情沒有任何畏懼之意。

一個小小的藍家而已,華夏五大超級武道世家,又豈會將其放在眼中。

此時的大院門前,吳天雷身形已然恢復,在看到藍蒼之後,不禁眼前一亮,隨即抬手向其一抱拳。

「晚輩見過藍老。」吳天雷神色恭謹,低聲開口道。

經過上次的華東武道大會自后,葉家的那些築基強者,華東地區的武道世家都是極為熟悉,他們可是幾乎霸佔了華東武道排行榜的前十。

藍蒼微微點頭,隨即轉身將目光落在了,前方不遠處的黑衣老者身上,他臉上的表情同時慢慢低沉下來。 「淮江有老夫在,還容不得你們在此撒野。」

藍蒼低哼一聲,全身氣勢同時一凝,便是猛然大袖一揮,一股極強的壓迫之力,頓時向著四周橫掃開來。

前方的黑衣老者身形一顫,根本來不及防禦,便是直接噴出一口鮮血,面色同時變得蒼白。

「你,」

「很好,今天之事,老夫定會親自上報,你當真以為五大超級世家,不敢動你們燕京之人。」黑衣老者目光陰狠,此時忍不住咬牙開口道。

縱觀華夏武道界,無論局勢如何變動,燕京都是屬於武道實力紛爭的禁地。

武道中人的力量遠非普通人能與之相比,但同樣也需要受到限制,這股限制之力便是來自燕京,來自華夏的隱龍基地。

那裡才是華夏武道界,實力最強之地,也是武道規矩的由來之所。

「再不滾,老夫就殺了你。」藍蒼目光一凝,似乎是在葉家呆久了,他也慢慢變得有些嗜殺。

前方的黑衣老者聞言,隨即冷哼一聲,便是不敢多說什麼,身形一晃之下,消失在了吳家大院門前,畢竟二者之間有著硬實力的差距。

待黑衣老者走後,藍蒼這才轉過來,目光落在了後方的吳天雷身上。

「吳家小輩,今後的路你吳家如何去選,葉家不會幹預,沒有必要因為一時衝動,而讓整個家族遭受滅頂之災。」藍蒼深吸一口氣,此時的話語有些語重心長。

如今華夏武道界的局勢,藍蒼可謂比人都清楚,五大超級世家的強大,遠不是這些小型的武道世家能與之抗衡的。

「可是前輩,葉家那邊?」吳天雷面露複雜之色,此時忍不住開口道。

藍蒼聞言輕輕搖頭,如今的局面已然無法挽回,葉家也是自身難保,他如今唯一能做的,便是將這次整頓的損失降到最低。

但最終的結果,卻不是藍蒼一人之力能夠改變的。

沒有過多的交談,在簡單的交代幾句之後,藍蒼隨即身形閃動,消失在了吳家大院門前。

藍蒼可以說是葉家最強之人,本是的實力依然達到了半步先天,還有很多事情等待著去做,能不能保住葉家,他的責任可謂重大。

而如此同時,華夏江東市。

如今的葉家莊園內,也是時刻充斥著緊張的氣氛,莊園大廳之內,藍菲將葉家眾人聚集在了一起。

葉家莊園中心大廳,藍菲坐上最上方的長椅上,在她的一旁葉靈也是安靜地站在旁邊,而此時的大廳之內,葉家之人已然盡數到齊。

青木早已回到華夏,除了藍蒼與朱時水不在之外,其他人此刻都是身處廳內。

「昨天,我已經同意將金陵集團出售給陳家,這段時間你們盡量不要離開葉家。」藍菲臉上的表情嚴肅,目光在廳內眾人的臉上一一掃過。

她的目光落在廳內角落的一位女子身上時,下意識的停頓了片刻,但最終還是移開了目光。

讓藍菲目光停滯的女子,並非是葉家之人,而是來自崑山的寧輕雪,早在半年之前,她便是已然來到了葉家,在得知葉飛的消息后,毅然選擇了留在這裡。

「小姐,方才蘇家傳來消息,朱前輩他已經身受重傷。」大廳之內,楊武此時向前走了一步,低聲開口報告道。

他此言一出,廳內眾人的臉上,明顯變得難看了幾分。

一時間都是陷入了一片沉默,這半年來葉家幾乎是一再退讓,在藍菲的安排之下,葉家之人算是安然無恙,只是其下的產業,幾乎盡數被五大家族佔據。

「楊叔你與青木叔一同去蘇家走一趟,將蘇老與朱前輩接過來,留在葉家莊園內他們才能安全。」藍菲很是冷靜,此時直接我開口說道。

廳內二人相視一眼,隨即抬手向著藍菲一抱拳,均是點頭稱是。

經過這半年的時間,藍菲在葉家的位置,已然得到了眾人的認可,若非是她處理得當,這次五大超級世家聯手,葉家之人怕是難以倖免。

就在這這時,藍菲的目光忽然一閃,忍不住俏眉微皺,抬頭望向廳外的方向。

「有人攻擊了莊園內的陣法。」藍菲站起身來,體內的力量也是下意識地凝聚起來。

她這句話一出,大廳內的葉家眾人,紛紛面色劇變,更多的是極為憤怒的神情。

「太過分了!」

「藍小姐,我們出去跟他們拼了。」

「葉主不在,他們真以為葉家無人不成!」

莊園陣法受到攻擊,此時已然將葉家中人心中的怒火徹底點燃,就連一旁的葉靈,此刻那雙靈動的雙眸內,都是露出了氣氛之色。

藍菲目光沉靜,隨即輕輕抬了抬手,目光同時在廳內的眾人臉上一一掃過。

「靈兒你與千雪跟我出去,其他人不要輕舉妄動。」

「楊叔與青木叔,你們二人從後方的須彌大陣內離開,儘快將蘇老爺子一家接過來。」藍菲此時沉聲開口,瞬間將廳內的局勢穩住。

如今的葉家,藍蒼與朱時水不在,論戰力來說,當屬藍菲與葉靈最強。

青木道人雖然經過海外一行,從而實力暴漲,但與得到的葉飛親自洗髓,更是傳至兩件靈器的二人來說,還是要若上幾分。

而寧千雪,如今的實力,也是在不久前踏入了築基之列。

一番交代之後,葉家眾人不敢多言,藍菲隨即帶著葉靈與寧輕雪,向著大廳之外走去,這三女聯手之下在,縱觀華夏武道界,除了那些先天級別的老怪物,幾乎都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如此同時,此時的葉家莊園門前,已然出現一群實力不俗的強者。

為首的是一位身穿短布衣的男子,此人手持一把武士刀,身上的氣息很是奇異,有些不太像華夏武道中人所修鍊的真氣。

「和大人,這就是葉家莊園。」

「只要您出手將葉家之人拿下,華夏武道大會上結盟一事,中南陳家願意站在你們這邊。」後方的人群之中,一位精瘦的青年,此時一臉賠笑地開口說道。

華夏五大超級世家,雖然實力極強,但葉家之人築基強者不少,燕京那邊已經警告數次,這次的整頓不可能波及到築基強者。

正是因為如此,這半年來葉家莊園,才少有強者打擾。

若非是如此,華夏五大世家的那幾位先天強者,怕是在半年之前,就已然對葉家莊園出手了,在他們的眼中,葉家可是一個巨大的寶庫。

「是的,能與陳家結盟,我們也感到很榮幸。」布衣男子的聲音,有些生硬顯然並非華夏人,但其身上的氣息卻是極強。

他在說完之後,身形便是陡然一躍而起,手中的武士刀劃出一道寒芒。

一時間半空之中,頓時出現了無數的刀影,狂暴的凌厲之勢,在莊園的門前瀰漫開來。

「轟,轟隆!」一聲震耳的悶響傳出,只見前方的莊園四周,升起了一股無形的屏障,將刀影阻隔在了外面。

「嗯,華夏地陣法,很強。」布衣男子面容嚴肅,全身的氣勢再度上升了幾分。

他的話音剛落,手中的長刀已然脫手而出,四周半空之中的刀影,更是在這一瞬間迅速凝聚起來,在眾人的目光之下,與半空之中的長刀融合在一起。

一時間,空氣中的凌厲之勢,已然上升到了一個極限。

「第一刀,出。」布衣男子手臂一抬,控制著長刀在半空之中詭異地旋轉起來。

他的身上的氣勢,更是再度上升了幾分,莊園門前的眾人,此時也是不得已紛紛後退了兩步,可見此人的實力怕是至少相當於築基強者。

「海外小道,也敢在我葉家門前放肆。」此時一道輕盈的聲音,忽然從莊園之內傳來。

隨著聲音而來的,是一道幽暗的黑芒,捲動這陣陣陰煞之氣,瞬間與那把長刀撞擊在了一起。

兩股力量交錯,撞出一股極強的反震之力,隨即相互彈開,顯然是在威勢上不分上下。

此時的葉家莊園門前,那位布衣男子,抬手收回了武士刀,同時緩緩抬起頭來向著前方望去。

「華夏築基強者。」布衣男子低語一聲,身上的氣勢不見減退。

隨著他的目光望去,只見前方的莊園門前,一位身穿緊身衣,相貌極為動人的女子,手持一把幽黑短劍,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這白衣女子身上帶著一股獨特的氣質,讓人一眼望去,便是有些捨不得移開目光。

前方的布衣男子,此時嘴角露出邪笑,他的目光一閃之下,後方跟隨而現的兩女,也是同時落在了他視線之中。

「極品,沒想到在這裡,能夠一次見到三位極品美女。」布衣男子的眼中,不禁露出了綠光,視線不斷地在三女身上遊走。

後方的眾人,此時目光也是不禁有些發直,在看到三女之後都是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前方莊園門前,以藍菲為首,後方的葉靈與寧千雪,無一不是容貌傾城,光是三人站在那裡,便是已然是一道美麗的風景。 「陳兄,近幾天我師傅回親臨華夏,這三個女人我今天要帶走獻給他老人家。」布衣男子此時毫不掩飾,便是直接開口說道。

他此時心中很是激動,連口中的話語,似乎變得不再那麼生硬。

後方的那位精瘦青年聞言,不免一陣鄙視,但卻是不敢表現出來,隨即連忙一臉賠笑地走上前來。

「那是自然,刀十三大人威武,就算是那葉飛在世,恐怖也不敢在他老人家面前放肆。」精瘦青年臉上的笑容不變,連忙開口奉承道。

對於那位遠道而來的強者,他還是還未尊重的,此人知名就是在華夏武道界,也是讓人極為忌憚。

此時的莊園門前,藍菲目光平靜,掃了前方之人一眼,此人的氣息自然逃不過她的靈識。

「這股氣息,不弱與築基中期。」

「你之前可是去過蘇家?」藍菲眼中閃過一道幽光,此時不禁開口問道。

她記得華夏五大超級世家之人,因為燕京那邊的限制,不會貿然對葉家之人出手,而如今這種局面被打破,顯然是因為這些外來力量。

朱時水身受重傷,恐怖多半是出自前方之人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