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不好,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哎,這個,這個,這個還得你自己去問你哥哥,不然要是讓他知道我給你說這些,還不得讓他埋怨!」

依依……

「費鑫哥哥你實在是不說也行,不過本來以為你們都會在一起,可是怎麼少了一個人的呢?還有啊,那個月夜仙到底是怎麼回事?」

依依想到剛才她們上飛舟的時候,那想要跟著自家哥哥的那個莫名其妙的女人,就順嘴問了這麼一句。

「你怎麼知道月夜仙的?難道你哥他都跟你說了?」

??

這是有事情啊!

「嗯吶,我哥都跟我說過了啊!」

見自家老大早就已經把這事兒說過了,所以他就不在隱瞞,隨即就說到:

「哦,這還好,你就沒發現你哥哥的不高興,就跟他和這個月夜仙聯姻這事兒有關嗎?」

「聯姻?」聽到這裡,依依有些吃驚的說道。

照理說,現在都是法治社會,講究的就是自由戀愛。而且她身邊那些朋友也沒有聽誰說過會政治聯姻的。

錦繡凰圖:重生侯府嫡女 看他們這邊的裝扮,古裝長裙,流蘇玉佩,像極了漢代裝束,可那也不能成為他們藉由他人的婚姻來作為進行交易的籌碼。

這不僅是對於他人的不尊重,也是對於神聖的婚姻的不尊重,更加是對於別人一生的幸福的不尊重。

「就是聯姻啊!也不知道殿主到底是怎麼想的,這次急著召我們回來,就是為了讓你哥哥跟紅塵夢樓的月夜仙聯姻。

雖然還沒有訂婚,可是那個月夜仙有事兒沒事兒的就老往我們這邊跑,你都沒看見,你哥哥抗拒的那張臉喲,都黑成鍋底了!

自打老大反抗無效,被迫接受和紅塵夢樓的月夜仙聯姻以後,錢森就主動申請,前往黑水河歷練。 無法預測的她 就這之後,昊淼他就一直都沒有笑過了。」

依依:這劇情太狗血,要不要這麼老套啊!

「哦,原來錢森哥哥是去歷練去了,還好!」原本依依認為錢森對自家哥哥有意,可是照這麼看,他還能積極的出門歷練,看來他對自家哥哥也沒有自己想像的那樣『痴情』。

「什麼叫還好啊!你是不知道那個黑水河的厲害,本來那裡就是一處天險之地,要是不小心深入其中,那就只有粉身碎骨這一條路,所以那裡也只有犯了大錯,被狠狠的懲罰才去的一處『刑場』,你以為他那歷練是去玩呢!」

「什麼,那裡竟是一處刑場!那當時他要去那裡,又怎麼會有人同意的?」

「雖然說是刑場,可是只要懲罰時間一到,還能活著從裡面出來,那實力絕對會遠超之前,所以也還是有人會選擇去那裡挑戰一下的。」

……

依依今天聽到的消息太多,需要時間慢慢消化。所以在知道哥哥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以後,就獨自一人呆在一邊發獃去了。

依依別的都不擔心,她擔心的是知道昊淼哥哥即將訂婚,就跑去黑水河那個刑場歷練的錢森去了。

本來依依以為他知道這個消息以後,還能冷靜的出門歷練,她還挺為他高興的。可是在聽了費鑫哥哥的話以後,依依這才發覺原來他一直都不曾放棄。

出門歷練,還選了個最最危險的地方,看來他這是選了個最危險的方法,逼著自己把心裡的那些想法全都忘記啊!

不過,這些依依現在就只能是擔心一下而已,只能在心裡希望他們都好好的才是。

月落柳梢

既然已經順利來到這邊,依依就可以開始打算如何尋找妖本源珠的事情了。

不過這事兒得問飄影,可是現在辰辰又昏睡著,所以就只能等明天辰辰醒了再問了。

反正現在這裡無人打擾,那何不趁機開始學習?

可是,是應該先學習煉藥,還是先學習煉器?

經過依依的分析,她還是決定先學習煉藥。

小小一顆丹藥,能救人性命,也能殺人於無形,簡直就是居家旅行必備。

前夫,拜拜! 而且自己有了《九洲藥師集》,還有之前在那個神秘地圖裡面得到的煉藥丹方和手札,再加上辰辰給的香爐吊墜,再有自己空間里那一大堆現成的靈藥……

這一切,不都是為了能讓她好好的學習煉藥而準備的嗎?

既然已經選擇開始學習,依依就拿出自己身上有關煉藥方面的書冊,就開始認認真真,仔仔細細的看了起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直到依依認為已經把這些理論知識都吃透了以後,這才拿出辰辰給的香爐吊墜。

隨著依依擠出自己血液進這個手指打小的香爐以後,就開始輸入自己的靈氣開始煉化它。

也不知到怎麼回事,依依就覺著這次的煉化過程異常輕鬆,感覺好像這個東西原本就應該是她的一種錯覺。 「源鼎??」這是什麼鬼?

不知為何,依依將這個香爐吊墜煉化以後,就在她腦海里出現這兩個字。

可是這兩個字代表的是什麼?這個鼎的名字?還是根據字面意思理解,它是葯鼎的起源?

大概可能應該是第一種吧!第二種太牛掰太不靠譜了。不過,要是這個是名字的話,那能不能改一個啊!

Emm糾結半天,依依果斷的把這個名字放棄了。

「你以後都跟著我了,那就我給你起一個名字吧!嗯,我想想,『紫煙』這個名字挺好,要不,就用這個名字吧!」

從頭到尾依依就一個人在哪裡自說自話的,這個爐鼎也沒有給她回應。

香爐:主子,我都快被打碎了,你還想要我給你什麼反應啊?你還不趕緊的開始煉藥,不然我到哪裡吸收丹氣來自我修復啊!

你是到不了的天堂 既然名字已經決定好了,依依這就開始煉藥。

既然是學習,那就應當從最初級入門的學起來。所以依依現在要製作的就只是初學者必須要學會煉製的『生肌止血散』。

材料:鐵線草,金絲草,紅朱果,香蒲草。

材料很簡單,就只有這四種。

鐵線草可以止血防止傷口感染髮炎;

金絲草和紅朱果組合,可有效止血,消腫,而且還能促使傷口快速癒合;

香蒲草單獨使用也有止血消腫的功效,不過放在這個藥方里,更重要的是中和這幾味草藥里的燥性,然後有涼血的作用。

依依早先就收集到很多的初級藥草,所以現在她每一種藥材都準備了十好幾份。看著桌上整整齊齊的藥材,現在一切準備就緒,馬上就開始動手。

煉藥需要用到火,依依用的是跟小刀它們一起的那顆火石。

別看它現在乖乖的呆在依依手心,絲毫都不會灼傷她,可是依依實踐過,它的表面溫度,可是高的嚇人的,那威力,絕對不比高溫噴火槍差。

「小石頭,現在可是到了你發光發熱的時候了。」

依依一邊兒說著,一邊兒將小石頭放進了香爐『紫煙』的底座下面。

彷彿是知道自己的表演時間了,火石在被放進香爐底座以後,就蹭的一下就開始將他那高溫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來。

看著一瞬間就被燒的通紅的香爐,依依趕緊囑咐到:「小石頭你能不能控制一下溫度的輸出啊?」

就在依依的話一說完,她就感覺到剛才那灼人的熱浪頓時就消減了許多。

不過,雖然溫度降了一些,可也不是我們燃燒的那些柴火可以比擬的。

感覺溫度已經適合,葯爐也燒的差不多了,依依就按照書上說的,依次將準備的藥材投放進去。

然後分出一絲絲的靈氣將它們全部包裹住,讓它們在火石的熱度之下,將它們自身的雜制通通都燃燒殆盡,只留下有用的部分,然後全部放在一起進行融合。

整個過程對於依依來說是非常新奇的,所以她特別的專註認真。

一瞬不瞬的盯著葯鼎裡面的情況,而且手中還要不停的結著各種不同的繁複的手印。

就在她額頭香汗淋漓,感覺她的精神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葯鼎里傳來一陣陣葯香。

「成了!」

就在依依聞到一陣葯香味的時候,就出現一瞬間的鬆懈,然後就只聽的轟的一聲,炸爐了……

毫無疑問的是,依依這一爐葯失敗了!!

依依……

儘管依依心裡各種情緒一閃而過,可是她根本就不可能會放棄。

至少剛才這個情況告訴她一個道理:就算是天才,也抵不過一瞬間的鬆懈。

因為這一瞬間的鬆懈,就有可能讓你前功盡棄。

收拾好爐鼎里黑灰的藥渣,依依定了定神,又在次開始了練習。

或許是有了前車之鑒,依依在聞到葯香的那一刻,心中雖然激動,可是也努力的按耐住激動的心情,然後按部就班的完成著最後融合的每一步。

終於,在爐鼎內葯香隱沒的一瞬間,依依的第一爐葯新鮮出爐了。

看著眼前的成品,依依內心一陣激動。

我果然是個天才!!哈哈哈…

看著眼前的藥品,呈白色粉末狀,葯香味濃郁,這好像應該是極品?

丹藥分為一品到九品,在往上就是仙品。每一個品級,都以丹紋來區分為下品,中品,上品和極品。

雖然依依現在煉製的連一品丹都算不上,可是也能從葯香味中分辨出品級來的。

有了一次的成功,依依乘勝追擊,一口氣將準備的十多份材料都煉製了出來。

中間的都還好,進行的很順利。可是在煉製最後一份的時候,都已經聞到葯香了,可是突然之間依依眼前一陣發黑,要不是她強行的打起精神,然後憑藉之前那十幾爐葯的成功經驗,這才有驚無險。

每個人的精力有限,依依也知道這是到了自己精力的極限了,才會出現眼前發黑的情況,所以她強自忍著眩暈的感覺,將桌面上清理乾淨,這才徹底的暈了過去。

第二天清早,依依是被一陣打掃房間的聲音給吵醒的。

其實他們這邊每天一大早就會起床做早課,自然昊淼也來喊過依依。

不過自從他剛才一直敲門,就沒見依依醒過,然後又聞見那還殘留著淡淡的葯香以後,他就明白了,依依這定然是專註煉藥累極了,才會沉睡到現在的。

「仙子您睡醒了嗎?」

看著眼前這十二三歲的小丫頭,兩個丸子頭,琉璃眼,巴掌大的小臉粉嫩可愛,特別是她說話自帶奶音,這一下把依依萌的不要不要的。

「嗯,我睡醒了。你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

「回仙子的話,我是外門雜役弟子葉笑,小名笑笑,我是每日負責何奈軒洒掃活計的。

還有早晨我過來的時候,聖子大人交代我,看到你醒了,叫你不用去上早課了!」

笑笑把昊淼的話帶到以後,就乖順的退了出去,把空間留給了依依一人。

「早課??」什麼鬼?怎麼都沒人跟我說的?我新來的,不去會不會不好?管他呢,昊淼哥哥都說了讓我不用去,那就不去了,正好趁這個時間,在鞏固一下昨晚的拿個感覺。 正當依依準備開始的時候,突然背包里傳來一陣動靜。

聽到這個聲音,依依眼神一亮。這是辰辰醒過來了啊!

「辰辰,你醒啦!」

「嗯,我們這是?」

「我們這已經過來了,這裡就是襄凌大陸,你趕緊讓飄影出來,問問他到底要怎麼才能找到那個妖本源珠?」

「妖本源珠的事不急,我今天是有好消息要告訴你的。」

「好消息?什麼好消息?」

「那就是我的情況在這邊有了好轉,雖然還是很虛弱,可是我卻不會在白日里昏睡過去,你說,這算不算好消息?」

「辰辰,你說的是真噠?」

聽到辰辰的情況有了好轉,依依的兩隻眼睛都能放出光來了。

「不過,還是得找飄影,只有你早點兒徹底恢復健康,我才能安心的。

妖本源珠由妖族大能全身妖力凝鍊,定是被妖族奉為無上至寶,自然也只能在妖族尋找。

可是慕辰從飄影那兒得知,自古人族和妖族不和,所以慕辰自然不會放心讓依依這麼快就去妖族。

「你問他也沒用啊!如果他知道,還不老早就拿出來獻寶了,還會等到現在?我看我們還是自己仔細打聽清楚以後在行動,如何?」

「啊!飄影他不清楚啊!我還以為他知道些什麼,不過不知道就不知道了,反正不管如何,我都會儘快打聽到它的消息的。」

得知飄影並不知道妖本源珠的具體信息,依依心裡有著說不清的失落。不過她也並沒有因此而氣壘,暗中給自己打了打氣,加油,依依,你一定能找到妖本源珠,治好辰辰的。

「依依,你這是準備做什麼?」辰辰看到桌上依依擺出來的葯鼎,還有那一堆堆的藥材,立馬就岔開話題問道。

一說到這個,依依的雙眼就開始放光。然後把昨晚自己的成績拿給辰辰看。

「辰辰,你看!這是我昨晚第一次煉藥煉出來的!怎麼樣?我有沒有很棒啊?」

看著依依眼裡的小星星,慕辰竟然也收到感染了,微眯的雙眸,顯得心情很是不錯。

「嗯嗯,真好!很棒!你現在是不是要煉藥的?要不我在旁邊看著,你繼續啊!」

慕辰說完,身姿輕巧的就跳上了桌子。

然後聞了聞依依煉製的生肌止血散,嗯,葯香濃郁,看來這些藥品級還不低,果然源鼎還不是一般的厲害。

這次有了辰辰陪伴,依依感覺自己精神倍兒棒!一口氣接連煉製的二十多爐,每一次都是極品品質。

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依依這才對辰辰說道:「看來辰辰你還是我的幸運星啊!我這接連二十幾爐都成功了!

你都不知道我昨晚就只煉了十多爐就受不了,直接昏睡過去了,而今天我的狀態到現在都還沒有什麼疲憊感的!」

依依是真的開心,因為自己有了長足的進步而高興,亦或者是因為辰辰蘇醒給她帶來的刺激,都是她成功的動力。

「依依,我看這些生肌止血散你已經手到擒來,不如你現在試著煉製丹藥,看看效果如何?」

「這就開始煉製丹藥了嗎?」

說實話,依依心裡還有點兒小方,她不過是一個新手菜鳥而已,就這麼一下讓她開始煉製丹藥,她還是沒有什麼底氣的。

「試試嘛,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那我就試試!」

「嗯!開始吧!」

「等我先看看煉點兒什麼丹藥。」說罷,依依就開始在書冊上尋找起來。

突然「引氣丹」三個字引起了依依的注意。

引氣丹,顧名思義,就是那些不能自主吸收天地靈氣的人,服用這個引氣丹以後,就能引氣入體,從而踏上修鍊之路,達到人生巔峰。

聽著牛掰,可是這實打實的是一階丹藥。

因為如果是天生不能引氣入體,那就證明其資質實在是不適合修鍊。

如果真的是資質無雙,又因為某種原因而不能引氣入體的人,這類人又比較少,所以雖然有這個丹藥,但是市場需求量並不大。

依依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選擇這種丹藥,不過她既然決定了,那就直接開始吧!

低級藥材自己空間里一大把,昨天今天折騰這麼多,也不過才九牛一毛,簡直就不值一提。

找出引氣丹材料以後,依依這才又開始認認真真的煉製起來。

慕辰就這麼在一邊兒靜靜的看著她。

以前他就最喜歡在依依的桌前,看著她做事。

人美,動作漂亮,簡直就是一幅賞心悅目的畫卷。著美景,看一輩子都看不夠。

一品引氣丹需要的藥材,比生肌止血散多出兩倍有餘。

因為是第一次接觸,依依不由的有些緊張,再加上之前實打實的消耗,這次還沒有聞見葯香,依依就支撐不住,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