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天流神色怪異的看著江塵,可以想象江塵他們這趟東域之行有多危險。

「走吧,如今一切都已塵埃落定,去密室看看當年風光一時的盜魔。」

西門大手一揮,領著江塵兩人便朝著密室趕去。

當幾人打開密室大門的時候,百事通和暗月魔君都有些拘謹,雙手抱拳行禮道:「見過聖皇、見過聖師。」

他們雖然知道外邊危機已經解決,不管是紀無傲還是卿帝都得到了相應的懲罰,但還是不確定西門對他們的態度。

「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盜魔?」

西門看著眼前這其貌不揚的中年男子,一股威嚴感由內而外的爆發,沉聲問道。

「區區虛名,不足掛齒。」

之前百事通在江塵面前可沒少吹捧他這個身份,如今在西門面前卻是無比謙遜,但他眼底深處還是不忍有些驕傲之色。

「朕曾聽說這世間就沒有你偷不到的東西,這次御天花骨也是你偷來的?」

西門饒有興趣地問道。

「只是用了一些小手段,光憑紀無傲和卿帝還攔不住我。」

百事通昂首挺胸道。

說起這件事絕對是他這輩子暫時最大的成就了,甚至現在想想都有些刺激。

「多謝了。」

西門和萬天流忽然深深朝著百事通鞠了一躬,眼神無比誠懇的說道。

百事通和暗月魔君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了一跳,不知道兩人這是鬧拿出。

「這短時間江塵他們在東域多虧了你們照顧,你們確實跟其他的魔道不一樣,所以……你們可以留在南域。」

「但醜話說在前頭,若是你們在南域為非作歹,休怪朕無情!」

西門雖然接納了兩人,但並不代表對兩人的絕對信任,將話說的很明白。

也算是對兩人這段時間的幫助的回報。

「多謝聖皇!」

百事通夫妻二人均是一喜,喜上眉梢,歡呼雀躍道。

百事通來到南域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為江塵,他倒是想要知道到底是怎樣的勢力能培養出江塵這般的人物。

「但你們在南域還是要低調行事,切莫惹事生非。」

西門煞有其事的交代了一番,便不再去管百事通夫妻二人的事情了。

「走吧,算算時間祭酒老師應該也快蘇醒,隨朕一同去看看祭酒老師吧。」

解決完百事通的事情,西門便準備帶著江塵他們前去探望祭酒,「你們也一同來吧,按照祭酒老師的脾氣,他應該也想要當面感謝你們。」

「好!」

百事通和暗月魔君欣喜若狂,這種待遇他們還是第一次享受,似乎來了南域后開啟了新的生活。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她明白,魏治洵從出生,周圍人給他灌輸的就是有人生而高貴,有人生而低賤的想法。

但柏輕音從小被人灌輸的是,人人平等。

他們兩個的對人的觀念不一樣,對社會的理解也不一樣。

或許她的行為在這些人眼裡跟瘋子沒什麼區別。

但是總要有人走出那一步,若按照歷史來走,走到那一步怕不是還要幾千年。

那太慢了,明明她有能力去改變這一切,她不能袖手旁觀,那是不對的。

可是即便是了解,韋治洵說出那些話,她還是感覺自己有被傷到。

她也明白,他不是不理解自己,他只是被自己的想法嚇到了,也是她太著急了。

可是現在才剛剛定國,只有這個時候,才是最好的時機,若是一步一步的來,等所有人都適應了,想要提出變法,那隻會更難。

所以柏輕音即便知道魏治洵會生氣,她還是提出來了。

魏治洵也知道自己不該那麼吼柏輕音,他慌亂了一瞬間,這才握住柏輕音的手:「我……我不是那個意思,輕音,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那個意思,我……我沒想著吼你,但是你腦子裡的東西太驚世駭俗了,你不該有哪些離經叛道的想法,我現在很亂……」

柏輕音看著他。

握住他的手:「我知道你是什麼想法,沒事,我給你時間讓你去考慮。」

韋治洵握著她的手鬆開。

「娘子!你這樣的想法是不對的,是錯的。」

柏輕音抬手,摸著魏治洵的臉頰,目光包容而認真:「治洵,你有這樣的想法很正常,我知道,我今日的想法告訴誰,誰都會罵我一句離經叛道,罵我一句禍國妖女,但你仔細想想,歷史上那些揭竿而起的人,是不是最初身份都是普通到再普通不過的人,甚至有人還是罪臣之後。

這些人的身份,在你的眼裡,微小如沙碩,可千里之堤毀於蟻穴,壓迫的久了,總會有人站出來反抗,皇權更迭不可能改變。」

「可有人站出來反抗,是因為君主無能,臣子無德,朕不是昏君,娘子,在朕的管理下,大魏能夠富貴有餘,百姓能夠安居樂業。」

「是,你的確是一個賢明的君主,所以你知道,我的決定是能夠讓整個國家更進一步的,但是你在畏懼,你怕隨著這場變法,王權顛覆,人們有了能力,便會揭竿而起,但你想想,若是人人都能過上好的生活,誰還願意去造反?」

「夠了,朕不想聽這些,朕累了,朕要去休息了。」

說完,魏治洵頭也不回地離開。

躲在窗下的嘟嘟完全沒想到爹爹和娘親竟然也會吵架,他愣怔地看著眼前的一幕幕。

好久,他才跑進去拉著柏輕音的手:「娘親不要生氣,爹爹他就是嘴巴笨,娘親多包容一下爹爹。」

柏輕音將嘟嘟抱起:「娘親不生氣,娘親知道,爹爹他只是一時想不明白,他會想明白的。」

她不能太著急,不能逼瘋魏治洵,她要給魏治洵一些接受的時間。

「娘親,其實嘟嘟也覺得你的想法有些驚人,娘親為什麼會有那樣的想法啊?」

嘟嘟不解的看著娘親,他雖然看到乞丐會感覺他們可憐,看到奴隸也會覺得他們可憐,他可以花錢買下奴隸,可以給小乞丐錢,但是,他從沒想過,給奴隸一個平民的身份。

所以娘親很厲害,她能一下子想到,給所有奴隸一個平民的身份,讓他們不再受欺負。

「因為娘從小接觸的就是,人人平等,沒有人生來就低誰一頭,生命是平等的,娘親不想讀書是唯一的出路,你想,天下人都在讀書,人人都想考狀元,可狀元的位置只有一個,朝廷能用的官員也只有那麼多。

多出來的太多太多了,他們有些本來可以有更好的出路,比如經商、科研,可在世人眼中,經商是最末等的人才會去做的事情。

但他們不知道,經商能夠改變的事情卻有很多很多,他能讓很多人吃上飯,能帶動一個國家,一個地區的發展,他真的很重要。」

柏輕音在御書房裡教導了嘟嘟很多。

嘟嘟聽完受益匪淺,他感覺他的世界好像被打開了一扇窗戶,娘親教導他的這些,從來沒人跟他說過。

原來,奴隸里,也有可能有很聰明很聰明的人,他們也能考取功名,能夠為世人謀福利。

人分善惡,但不能用等級去劃分。

娘親想去掉這個等級,讓所有人都一樣。

娘親想讓經商變得不那麼人人避之不及,只有沒有能耐,沒有辦法的人才去做。

想著他找到了父親。

父親正在御花園裡看梅花。

他不懂,這麼冷的天,父皇在這裡站了這麼久,都不會凍僵的嗎?

他小跑著上前,魏治洵卻在出神,沒有及時地將嘟嘟抱在懷裡。

嘟嘟看著這樣的爹爹,嘴巴撅起:「爹爹,梅花真有那麼好看嗎?你都看不到嘟嘟了。」

魏治洵低頭,看到自己的小蘿蔔頭兒子。

他將自己的兒子抱起來:「爹爹是在想事情,不是在看梅花,梅花哪裡有嘟嘟可愛。」

「那讓嘟嘟猜猜,爹爹在想什麼。」

魏治洵挑眉:「好啊,猜對了,爹爹今晚跟你一起睡。」

「不要,猜對了的話,嘟嘟要和爹爹娘親一起睡!」

哼哼,不要以為他什麼都不知道,他知道的多著呢,爹爹就是跟娘親吵架了,拉不下臉來去跟娘親和好,想跟自己睡一起就能逃避掉了。

哼,爹爹簡直太傻了。

果然啊,還是要他來幫爹爹。

「那嘟嘟猜猜,爹爹在想什麼。」

魏治洵沒答應嘟嘟的提議,柏輕音的想法太離經叛道了,他到現在都無法消化吸收她說的那些提議和想法。

「唔,爹爹在想和娘親說的事情。」

魏治洵倆眼一瞪,一巴掌拍在小兔崽子的屁股上:「誰教你偷聽爹爹和娘親說話的,知不知道偷聽爹爹和娘親說話,會長針眼。」

「那除非爹爹和娘親做羞羞的事情,才會長針眼。」

。 「嗚嗚嗚。」

「哇……」

幼兒園的一角,一個小孩兒哭的稀里嘩啦,鼻涕眼淚和著地上的土在衣服上肆意渲染。

小孩兒的臉上有幾道油性筆道子,罪魁禍首現在正躺在小孩兒的褲子上,被一個差不多年紀的孩子拿著肆無忌憚的塗鴉。

「嗚哇……嗝……嗚嗚嗚……」

小孩兒越哭越凶,可惜周圍沒有任何人注意到。倒是身旁圍著的三五個孩子越發的變本加厲起來。

小孩兒被一把扯住了不長的頭髮,按在地上,周圍同齡的幾個男孩子和女孩子嬉笑打鬧著,不知道誰先開始喊了一句:「學狗叫,小狗鑽褲襠!」

隨後一群孩子哄堂大笑,嘻嘻哈哈個沒完,看著面前哭個不停的小孩兒,有的還上去踹了兩腳。

上課鈴聲響起,一群孩子一鬨而散,留下原地哭腫了眼的小孩兒。

小孩兒踉踉蹌蹌的爬了起來,小臉兒上的筆跡甚是突兀,露在T恤和短褲外面的胳膊腿兒上也滿是淤青。

走一步就撒了一地的碎紙片,在明媚的陽光下,片片「雪花」紛飛,小孩兒蹣跚的腳步有些刺眼。

滿頭髮里都是撕碎的作業紙,隨著微風,一股白霧飄散而出,小孩兒猛的咳嗽了幾聲,嗆的打出了噴嚏。

那群孩子撕碎了小孩兒的作業本,卻依舊不滿意,又撿了粉筆頭磨碎,灑在了小孩兒頭上。

好不容易挪到了教室,小孩兒卻沒有等到老師的幫助與安慰,卻換來劈頭蓋臉的嫌棄與責罵。

「劉駿晗!」只聽幼兒園老師吼道,「你怎麼又弄的渾身髒兮兮的?」

「你是不是有神經病,多動症?」也不知道這老師為何就那般的偏聽偏信,許多次以來,從沒有相信過小孩兒的辯解,反倒是聽信那群欺凌弱小之人的污衊。

「小鵬、小欣他們都說了,你一天天不學好,偷粉筆頭,撕作業本,還滿地打滾兒!」

小孩兒所在的學校是一所寄宿制幼兒園,一個月才能回家一次。來這裡的孩子多半是因為父母工作忙,沒有時間管理。

「你等著,到時候我把你家長叫來!」幼兒園老師歇斯底里的吼著,完全沒有意識到對面站著的不過是個四五歲的孩子,完全沒在乎這樣的話會給孩子帶來多大的心理陰影。

一個月過去,父母來接的日子終於到了,小孩兒是有些害怕的——如果父母還不相信自己,那麼自己又該怎麼辦?

「你們家孩子偷東西、騙人,還污衊別人欺負他!」幼兒園老師不容分說的告了狀,完全不給小孩兒說話的機會。

彼時的孫章還沒有被原生家庭的不堪和生活的艱辛擊倒,劉天豪也還是個喜獲麟兒、家庭美滿,盡職盡責的父親。

他們選擇了信任自己的孩子,離開了那所給孩子帶來惡夢的幼兒園,哪怕再苦再累、再沒有時間,夫妻二人也每天分出一個人來照顧孩子,教育孩子。

時過境遷,劉駿晗至今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不欺負別人,就要挨欺負?老師當初為什麼不向著自己,挨欺負難道是自己的錯么?

也許誰都想不通,為什麼那麼小的孩子就已經開始欺凌弱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