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太好了!三天之後,等你所有資金全部都籌集到了……等等,B-roy,若你讓你那個財富顧問幫忙購買比特幣,到時候漲了四五倍,他會跟著要傭金嘛?若要的話是多少傭金抽成?」陳凡跟著問道。

「當然要了,他會抽取5%傭金!」

「那要不你就讓他把錢存到你的銀行卡里,然後你自己購買吧,反正操作也很簡單,我想了下,3500萬翻個四五倍,到時候傭金起碼得500萬往上,這錢,拿來給蒂安娜買各種奢侈品包包或者首飾多好啊……」陳凡一臉肉疼地說道。

「好好,就依你所言,到時候真的賺到了這麼多錢,拿出1000萬給蒂安娜購買平時她想購買但又要考慮良久的東西。」羅伊聞言笑出聲來。

「那好的,等資金全部籌集到了,你就跟我說啊,我跟你說怎麼操作!」陳凡說道,隨後去起身:「B-roy你在這裡慢慢享受雪茄吧,我繼續訓練去了,這雪茄的味道,我實在受不了。」

「哈哈哈,這可是勝利雪茄,等你NAB奪冠了,那可是每個人都得來一根的!」羅伊大笑間猛抽了一口,往陳凡的方向吐去。

「那個到時候再說唄……」陳凡走出雪茄室,先是回到自己房間,給斯坦發了微信,跟他約好明天下午兩點後到銀行將轉賬完成,隨後換了身裝備去球館內進行加練了。

下午的比賽他才打了第一節,加上今天又特別興奮,還有一身的能量和激情沒有宣洩出去,更要去球館里好好練練,順便練一下力量。

陳凡在籃球館內一直加練了差不多2個小時,斯坦的電話才終於打了過來。

「Fun,我和老爹溝通過了,明天下午3點整,到皇後區的****銀行,到了那裡進行轉賬,你記得帶上社會安全碼和駕駛證。」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

「嗯,不過轉賬之後,你陪著我們父子倆去買車,我們還要蹭你的雪佛蘭二手車,怎麼樣?榮幸吧,我們可是千萬富翁……話說起來,要不你也換輛車?」

「我?我就先不換了,這二手車是羅伊買給我的,意義不一樣,你繼續忙你的,我這邊再投進100個三分,就休息了!」陳凡趕緊掛斷電話,不然等到斯坦說的盡興了,他今晚的加練可就沒法完成了。

第二天下午2點,下完課之後陳凡徑直走向停車場,驅車直奔****銀行,早上的時候他心情還比較激動,等到現在了,心情反而平靜下來了,半個小時后,陳凡到達****銀行,此時斯坦和他老爹朗利已經在大廳的座位上等著了。

「叔叔,斯坦,你們等了很久了吧?」

「沒呢,約好3點,現在才2點40分,我們也是剛來一會兒。」朗利笑著說道。

「走,我們直接去VIP室,剛才詢問過大堂經理了,讓我們直接去VIP室辦理。」斯坦在一旁應和著。

1個小時后,陳凡他們終於從VIP室里出來,本來大金額轉賬其實只要朗利到場,並且帶上社會安全碼和駕駛證就行,不過後來銀行人員電話和朗利聯繫的時候,獲悉了雙方各自的金額,而陳凡他又是沒有****銀行賬戶的。

索性就把雙方都給叫過來,因為他們的各自金額都已經達標,存款都已經達到了3000萬以上,自然獲取了****私人銀行的貴賓客戶資格,所以銀行就邀請朗利和陳凡辦理JPMorganReserve信用卡,也就是取代之前絕版的摩根黑卡新出的限量信用卡。

同樣是鈀金屬材質,不過這新卡是鈀金屬和鉑金進行混合,可以說是現在世界上最重的信用卡了,每張卡上面還會用激光印刻持卡人的名字,而且這張卡是visa無限信用卡,各種權益都有。

關鍵還會附送一張單獨的PriorityPassSelect(PPS)卡,可以在世界範圍內甚至包括中國各個機場的不少休息室使用,比如北京國航等航空公司的頭等艙休息室,信用卡副卡持有者也會有自己單獨的PPS卡。

陳凡和朗利權衡了一下,還是辦理了這種卡片,甚至斯坦也連帶著辦理了朗利信用卡的副卡。因為激光刻印名字消耗時間較久,不然轉賬不過分分鐘的事情,也不用等一個小時。

「走!Fun,陪我們去買車?不過話說,你真的不需要換車嗎?」斯坦摟著陳凡的肩膀,咋咋呼呼地說道。

「不用啊,我這輛車開得挺舒服的,況且這個是羅伊送給我的,意義重大,哪怕我以後買了其他豪車,這輛車也會永遠都在我的車庫裡呆著。」

身後的朗利看著自己的兒子和陳凡走在前面有說有笑,臉上露出慈愛的笑容,為自己的兒子有這麼一個重情重義的好兄弟感到開心。

想到這裡,朗利神色複雜的嘆了一口氣,隨後快步上前,喊道:「斯坦,你得在3個月內最起碼減掉50磅,不然等到年底我們資金回籠之後,你別想拿到1分錢,而且還會將你的副卡給沒收!」

「哦,不,老爹,你不能對我這麼殘忍,你這是打算讓我餓肚子三個月嘛?這是虐待未成年人,老爹,你會被FBI逮捕的!」

「讓你多運動,不是讓你少吃點!」朗利給了斯坦後腦勺一下,沒好氣的說道,隨後捏了捏斯坦肥胖的肚子。

「你知道我剛才在後面看到你和ChenFun走在前面是什麼感覺嘛?一個地球儀和黃金比例的大衛雕塑擺在一起……總之你該運動減肥了,不求你有多健碩的身材,但是起碼要健健康康!」

「好吧,老爹!期限放寬到半年行不行?」斯坦賤兮兮的語氣傳來。

「不行,沒得商量……」

************** 「讓那些從來就沒有帶過孩子的人去帶孩子,很怕他們會沒有那個耐性,也很怕她們會帶不好這兩個孩子。」

聽她這麼說了,路棉心覺得好像也有道理。

「那我把王姐也借給你吧!以後就讓她跟著你好了,如果你帶孩子去你家就讓她跟著,如果孩子們回來再讓她回來就好了。」

喬夜宸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這種奇葩的想法,她竟然都能想出來。

為了能跟他撇清關係,她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

他的心裡突然就有點不爽了,難道接受他,跟他和平共處,哪怕不在一起也這麼難嗎?

喬夜宸冷著一張臉,沒有再說話。

路棉心也不是傻子,自然也感覺出來喬夜宸的情緒不太對勁了,也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也沒想在這裡留著繼續給她添堵,就打算回房休息了。

「那我先回房休息了,你自便吧!」

說完,便自顧自的回了房間。

喬夜宸去地拎著自己的小行李箱便離開了。

第二天早上,喬夜宸並沒有來給兩個孩子做早飯。

路棉心起床的時候,自然也沒有香噴噴的早飯可以吃。

大概是最近習慣了,一起床就有早餐等著她,如今醒過來家裡什麼都沒有的感覺好像空蕩蕩的。

人類的習慣就是這麼可怕,一旦習慣一樣東西想要戒掉不是特別容易,但是想要習慣一件事情倒是挺容易的。

王姐早上去送孩子們上學了,這個時候還沒有回來。

路棉心也沒有多想,想著一會兒到公司樓下,順便買個早餐好了。

她出門的時候看見門口,停了好幾輛車。

全部都是那種貨車,好像是搬家公司的車。

她記得隔壁的房子好像一直都沒怎麼住人,難不成是房子賣了搬進來新的主人了嗎?

她住在這裡已經差不多兩年了,一直都不知道隔壁到底住了什麼人。

不過在這種別墅區里,即便碰不到鄰居也是很正常的。

別墅和別墅之間一般都會有段距離,而且出門大多數都是開車,也不會有人出來閑逛,所以鄰里之間也沒什麼交集。

路棉心開車去了公司。

到公司的時候,夏夏已經在自己的辦公位上工作了。

路棉心手裡拎了三份早餐。

順便也幫秘書和夏夏一人帶了一份早餐。

「這是給你們兩個早飯,也不知道你們想吃什麼,就隨便買了一份。」

夏夏的確還沒有吃早飯,她想著第一天出門,上班不能遲到,而且要好好表現一下,絕對不能丟了路棉心的面子,畢竟表面上她們兩個可是不認識的人,也說不定哪一天就被人扒出來,她們兩個是閨蜜,但是她不能讓別人說閑話,至少在公司裡面不可以偷懶,或者給人感覺不舒服,總歸是不能被人挑出毛病的,否則別人就會在路棉心的背後說是說非了。

有這樣好的一份工作機會,她自然要好好珍惜的。

「謝謝,nancy姐!」

整個辦公室里除了秘書叫她南總之外,其他人都是叫她nancy姐的。

nancy這個名字在業界里比較有地位,而且路棉心也不太想跟員工們有太多的距離感,所以都是讓員工們叫她的英文名字的。

只不過老闆,畢竟是老闆,就是圈子裡這麼有名的人物。

紫筆文學 「李兄,這塊石頭看起來表面的光澤就不太好,如果你真心想要的話,我們可以去拍賣一下,沒準下一個出來的石頭就很好,你看新出場的第1個勢頭就這樣優秀,萬一壓軸的更讓人喜歡,也說不準,這次你帶著我研發新型材料,如果你有喜歡的,我送給你。」

李泉點了點頭:「嗯,我會留下來看下面的拍賣會的,不過那塊石頭我是真的喜歡,你就讓我買了吧。」

不知道為什麼李泉會這麼喜歡這塊石頭,但是既然李泉想要,那就讓他買了,這塊是粗粗的,價格應該不會很高。

等一會禮儀小姐就走了回來:「先生這塊石頭,如果你想要的話,對方出價20萬,不知道您能不能接受。」

李泉聽到這個價格的時候就嚇了一跳,上這麼好的一塊帝王綠,居然出價才20萬,上面那塊破石頭都已經賣到幾千萬了,他們還真是暴殄天物。

就在李泉點頭剛要答應得時候,錢偉業倒是不高興了:「這塊石頭要20萬這麼貴嗎?你要知道上面那個石頭出價才80萬,你們不會是看人下菜吧?」

可能是因為有了錢偉業質疑,讓那個禮儀小姐很是尷尬:

「錢先生,我不過是轉達別人的話而已,如果您對這個價格不滿意,我會再去提一提,看看能不能降下來一點?」

錢偉業擺手就讓禮儀小姐去問了,李泉想花20萬把這一塊玉買下來,因為他知道這塊玉肯定不值20萬他不想讓別人虧的太多,但是錢偉業一心想幫自己出頭的樣子,李泉也不好拒絕。

不一會兒李小姐又回來了,他三笑著說道千先生剛剛我向那邊提了一下你的名字,他們說如果是您想要的話,可以免費送給您。」

錢偉業看了一眼李泉,剛想問一下李泉是怎麼想的。

卻不想李泉掏出一張卡來:「我沒有必要免費拿這個東西,但是錢兄的面子肯定要給的,這裡是15萬。」

李泉伸手拍了拍錢偉業,就是不想讓錢偉業在替自己出頭15萬。

估計等那個人知道這是一塊帝王綠的話,肯定得哭在那兒。

就在禮儀小姐去取那塊石頭的時候,李千栩也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立馬出聲:「那塊石頭我要了。」

禮儀小姐很是尷尬,她已經把錢拿過來了,這時候李千栩開口不給也不行,一時之間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錢偉業早就看李千栩不順眼了,她剛想開口告訴李千栩這塊石頭是自己看上的,李泉倒是先開口。

「原來你家的家教就是這樣奪人所愛?」

李千栩被李泉的話徹底給激怒了,之前,他確實是跟因為家裡的強勢,一直在搶別人的東西,但凡是別人喜歡的,他都恨不得據為己有

雖然李泉看上的這塊石頭破爛不堪,但是只要是李泉看上的他都想拿下來,這就是他的好勝心。

有些人看到這場面開始幫搶:「李家公子不會喜歡這樣一塊破石頭吧,既然他很喜歡去給他,估計就她那一身裝扮,只配買得起這樣的石頭了。」

李千栩被他們說的這這話說的非常高興,覺得李泉就是只配用這種石頭的人,所以不想拉低自己的檔次。

隨後轉身說道:「既然這塊破爛她那麼喜歡就給他好了,對了,估計這塊破石頭的都買不起吧,那就我送給他,一會兒記我賬上。」

說著,李千栩又重新坐了下去,李泉微微笑了笑,沒有說話。

既然李千栩這麼大手筆,願意把這塊石頭送給她,那她就收下好了,等一會兒他非讓李千栩後悔不成。

「既然李家少爺這麼大手筆,那我就收下了,不過日後可不要後悔才行。」

李千栩哈哈大笑:「笑話,我會後悔這麼一塊破石頭?幾十萬在我手上連一塊破手錶都買不成,我會在意這點錢。」

說著李千栩就坐了下了,現在這塊石頭已經拍賣落地,李千栩以3,000萬的價格拿下來了台上的這塊拍賣石頭。

所有人的興緻紛紛的想要看一眼,這塊石頭到底是什麼材質,所以都起鬨說的:「李少竟然花了這麼大價格,拍到這塊石頭不如讓我們開開眼看看這塊石頭到底能開出多少帝王綠。」

也許是為了羞辱李泉,李千栩還特意轉頭看向李泉:「既然大家都想看吶,現在已經有兩個人買了原石了,不如都打開給大家開開眼讓大家高興一下。」

大家對李泉買的那塊破石頭都不感興趣,那麼粗糙能開出什麼東西,他們反倒覺得是李千栩的這塊石頭能開出不少的帝王綠,所以有很大的期待。

「十幾萬的小石頭能開什麼,李少還是別開玩笑了,讓我們開開眼吧。」

李千栩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李泉,還想讓李泉出醜,但是李泉搶先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