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簡單的話,他說的卻極為艱難。

幾次都哽咽住。

溫如意和他對望,將他的掙扎盡覽入眼中,微微的吐了口氣,她緩緩地抬起手去觸摸他的臉頰。

容子澈順勢握住她的手,貼著自己的臉頰,「如意,好不好?你答應我,好不好?」

溫如意沒說話。

好不好……

其實心底已經有答案了,不是嗎?如今的容家內憂外患,形勢很不樂觀,根本不是半年的時間裡,能解決的事情。他們都明白,半年後,他們根本不可能離開。可明知道做不到,他還是許諾。不過是想自我欺騙,給兩人描畫一個美好的未來罷了。

她留他在身邊,只會繼續拖垮他。

離開她,反倒能迅速的重整旗鼓,收拾容家殘破的局面。

而她……

若是離開他,也能擺脫A市的一切,包括杜房明。

從杜房明出現的那一刻,溫如意就知道,自己沒辦法擺脫他的陰影,甚至看著和杜房明依稀有些相似的容顏,她都會忍不住的顫慄,忍不住的想到他們之間的血緣關係。

哪怕清楚的告訴自己,子澈沒有做錯任何事情,他愛自己,甚至為了自己拋棄了一切。

但心理上就是無法忍受。

子澈要她繼續留在A市,意味著要時時刻刻的看到杜房明。

每天,每夜,每分,美妙……

他的存在,都會提醒她,曾經發生的那些事情。

這些……

於她是煉獄,會一步步的把她逼瘋……

她已經沒有第二次的勇氣和精力,來抗爭這些,所以她選擇在自己發瘋之前,逃離現在的噩夢。

可明明已經下定了決心,對著容子澈,那句在腹里滾了千次百次的話,卻怎麼也說不出來。

溫如意沉默著,手忍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為什麼要給她希望又把希望拿去呢?明明在幾天之前,她還幸福的像是身處天堂,如今已是墮入地獄。

如果可以,她願意傾盡所有,回到幾天之前。

讓時間永遠凝固在那一刻。

她不說話,容子澈越發的不安,「如意,你不想答應我,就別逼自己。你慢慢的考慮,你實在不願意留在A市,我可以先送你離開,等我把事情解決了,再去找你。」

一邊是至親的親人,一邊是無法割捨的戀人。他真的沒辦法捨棄任何一方,只能用盡全力,把所有人都抓住。

對如意……

他能做到最大的讓步,便是讓她離開A市,在某個地方等著自己。

只要半年的時間就好,半年後,他會去找她。

溫如意聽到他的話,睫毛顫了下,想要開口說話,但就在這個時候,病房的門忽然咔嗒一聲打開。

然後——

唐南楓從病房裡走了出來。

看到容子澈,唐南楓本來就不好看的臉色,更加的難堪。

她一向覺得四哥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是應該爬到最高峰的人,可偏偏就是她心目中的蓋世英雄,喜歡上了她看不上眼的溫如意。

四哥甚至為了她,斷了三根肋骨,肺腔被刺穿,右手粉碎性骨折。

醫生說,如果手骨在三個月內,沒辦法完全癒合,那她四哥這輩子都沒辦法開槍了。

四哥那麼熱愛槍支研發,讓他一輩子不能開槍,比殺了他還要狠。

唐南楓恨不得立刻宰了溫如意,出心頭的恨意。

可她不能。

因為她動了溫如意,四哥會難受,她不想讓四哥難過。

唐南楓惡狠狠地剜了一眼溫如意,啐道:「溫如意,你們想親親我我,換別的地方去。別在我哥跟前,污了他的清靜!」

「南楓,對不起。」

溫如意道歉。

唐南楓冷笑:「對不起?溫如意,你一句對不起能改變什麼?能救回我哥哥嗎?你別在這裡假惺惺了,我看著就噁心!」

溫如意沉默了下來。

容子澈拉住溫如意,護在自己的身後:「唐小姐,你哥哥的事情是意外,如意也不想的,她對這件事抱有很深的歉意,煩請你對她不要那麼苛責。至於你哥的事情,我們也會負責……」 第950章他等了她四年,她還他四年

「呵……誰稀罕你們的負責?不想讓我苛責她,就讓她立刻離開!最好滾的遠遠的,這輩子都別再打擾我哥!」

「你……」

容子澈有些惱怒唐南楓的態度。

「子澈,別再說了!」

溫如意在他說更多話之前,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容子澈閉了嘴。

溫如意麵色趨緊白色,可目光澄凈的宛若雨後的晴空:「唐南適是我害成這樣的,不管你接不接受,在他好之前,我都會來看他。」

「隨你的便,你愛看冷臉,那就來!不過我告訴你,別想著進去看我哥!」

唐南楓話說完,抬腳向著外面走。

她的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發出咔咔咔的聲音。從那聲音里,可以聽得出,唐南楓有多生氣。

溫如意看著唐南楓的背影,眼帘微微的下垂,沒有任何的言語,這都是她造的孽,她會一一的還清,無論唐南楓的話有多難聽,她都會接受。

至於子澈說的事情,她會再想想。

認真的想一想……

她沒辦法再留在A市,每天看到杜房明,所以在子澈決定留下來的那一刻,她想逃離。

可當子澈說——

讓她先離開A市,等他辦好容家的一切,再去找她,逃離的心有了一些鬆動。

甚至,剛才如果唐南楓沒有出現,她已經開口答應。

但答應的衝動,只是一時的。

錯過了那個時間,就再也沒了。

現在她想再想想,毫無疑問,她愛容子澈,雖然沒辦法克服心裡陰影,但她確定自己可以等他。

無論是一年,兩年,十年,甚至一輩子……

她都會等下去。

但她無法確定的是,她等的起他。

他真的會來嗎?

想到最近發生的種種,她總覺得冥冥之中有天意操控著一切,她跟子澈都無法逃脫。

最終再怎麼努力,也抵不過宿命的輪迴……

落得曲盡人散,相忘於江湖。

這是她的預感。

而她的預感大多數時候都準的……

*********

葉簡汐跟慕洛琛看到唐南楓出來的時候,便知道容子澈和溫如意沒有再談了。

於是兩人走了回來。

葉簡汐仔細的溫如意的時候,雖然她不像之前那麼獃獃的,把自己隔絕在所有人的世界之外,但她依然沉默寡言。

像是一夕之間,她耗盡了所有的熱情,變成了以前的那個溫如意。

葉簡汐心狠狠地揪疼了下,面上卻沒有露出任何異樣:「如意,現在天色已經晚了,我們先回去吧?你真的想看唐南適,就等明天再過來看他,說不定那個時候,他已經醒了。」

她本來擔心,如意會固執的守在這裡,不答應她的。

可沒想到如意點點頭,說了一聲好。

葉簡汐有些意外。

但還是很快的反應,道:「那我們先走吧,別再這裡打擾到別人了。」

說著,葉簡汐看了一眼容子澈,示意他帶著溫如意離開。

容子澈會意,緊緊地握住溫如意的手,牽著她往外走。

一行人很快離開了醫院。

回到慕家——

周文達已經結束了酒店的事情,早他們回來了。

聽他彙報了酒店那邊的情況,容子澈知道,這一場婚禮徹底被搞砸了。

這可能是他這輩子最大的遺憾了。

可他不會一直執著這件事,他會用更盛大的婚禮,來彌補這次遺憾。

容子澈盡量讓自己樂觀一些,因為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他處理。

容子澈沒離開慕家,而是一直陪著溫如意,哪怕彼此間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她在自己身邊,他也會覺得踏實無比。

用晚餐的時候——

天寶看著容子澈和溫如意,格外的沉默。

他在婚宴上時,親眼看到容母自殺的那一幕被嚇到了,好不容易才被葉簡汐哄了下來,可整個人都蔫蔫的,沒一點精神氣。

葉簡汐想著他是留下了心理陰影,決定等明天,找心理醫生給他調理一下。

她不想天寶,一直記著這件事。

天寶埋頭吃著飯。

溫如意坐在他旁邊,看著沉默的小傢伙,用手摸了摸他的腦袋。

天寶扭過頭,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說:「姨姨,寶寶沒事,寶寶很堅強,不怕的……」

溫如意聽到他的話,心裡不由得有些酸澀。

連天寶都這麼堅強,她呢?她連再次嘗試的勇氣都沒有。

溫如意忽然覺得,自己就是個懦弱的逃兵。

天寶見溫如意直直的望著自己,還以為她害怕,把筷子放在桌子上,站在椅子上,輕輕的捧住溫如意的臉頰,親了一下說:「姨姨,不怕,寶寶親一下就不怕了。媽媽也是親寶寶一下,寶寶就不怕了……」

他用稚嫩的話語,哄著溫如意。

其他人紛紛停下吃飯,看著他們。

溫如意被小傢伙貼著臉頰,輕聲的哄著,眼底壓抑的酸氣,源源不斷的湧上來。

要落淚的剎那,她別過臉,保住天寶道:「寶寶,姨姨不怕,乖乖吃飯好不好?」

天寶小腦袋點了點,「好。」

美女總裁的超品高手 溫如意把他放回了椅子上,沒看其他人的視線,繼續埋頭吃飯。

*************

用過晚餐——

溫如意坐在客廳里休息,葉簡汐累了一天,實在沒辦法抗住了,被慕洛琛強行帶回房間休息。

容子澈把天佑天寶兩個小傢伙,抱到了樓上。

再下來,陪著溫如意。

客廳里除了電視里,播放的少兒頻道里發出的聲音,再無其他。

溫如意盯著電視,不停地想著容子澈說的那番話。

她承認,自己在情感方面,不是一個勇敢的人。

上一次的嘗試,她花了整整四年時間,才肯邁出那一步。

這次如果再退縮,或許不止四年了的時間了。

人生能有多少年,禁得起等待呢?

溫如意想到天寶的話,搖擺不定的心,漸漸的偏向了一側……

時鐘滴滴答答,走到了十點鐘。

溫如意開口想要說話,但就在這時,急促的震動聲,打破了房間里的沉寂。

容子澈拿出手機,看了一眼,眉頭蹙在了一起。

「如意,我接一下電話。」

「……嗯,你去接吧。」溫如意頓了下,又說:「等你接完電話,我有話要跟你說。」

「好,你等等我,我很快救回來。」

「嗯。」

容子澈起身,腳步匆匆的走出了客廳。

溫如意望著他的身影,深深的吐了口氣。

當初容子澈等了她四年時間,這一次她允諾他四年。 第951章忍無可忍,無須再忍

溫如意耐心的等著容子澈回來,把自己的決定告訴他——她會等著他。

但她沒想到……

這句話她這次沒說出口,以後永遠也沒機會說出口了。

**********

容子澈接了電話,聽到那邊,母親說老爺子的病情惡化,又進了急救室。

整個人都僵在了那裡。

明明下午回來的時候,人還好好的,為什麼會突然惡化?

他想不通,但爺爺命懸一線,他不得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