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養院的收費是貴了點,不過只要能治好病,再貴也值得!」那個女士點了點頭道。

「大姐!你就放心的這裡住下治療,七天如果不見好轉,我們會無效退款的!」

「美聯物業陳總的妹妹是我好朋友,她就是您治好的,我對你有信心!」那個女士用力點點頭道。

「這幾天陳阿姨和她女兒一直在這裡幫忙,她現在的身體已經基本痊癒了!」

「人們都說肝癌是癌症之王,我要求也不高,就想再多活幾年能看到孫子來到這個世上!」那個女人的眼淚一下涌了出來。

「大姐!肝癌雖然難治,不過你也不用過於擔心,七天後你可以去醫院拍一下片子,然後再說孫子的事情!」金清石微笑著道。

兩個護士幫著她脫下上衣,然後趟在了治療床上,這個病人在肝表面長了一個8乘8.5MM的一個惡性腫瘤,在醫院手術切除后,在刀口的地方癌細胞再一次生成了,並快速吞噬著周圍的組織,如果這樣發展下去,最多只能活半年。

金清石拿出五支金精針,分別在她的太沖穴、肝俞穴、大敦穴、太溪穴、行間穴這五個穴位上扎了進了進去。肝屬木、木生火病人肝火太旺,先瀉其心火,然後再控制住其病變的部位,標本兼治才能達到治癒的效果。

金清石用手指在五支針尾上輕輕一彈,五支金針立即顫抖起來,緊接著又拿出一支長長的金針來,向著病灶的地方扎了過去。

真氣一點一點將病灶部位包裹住,然後開始慢慢修復著受損的組織,十五分鐘后,金清石慢慢的拔出所有金針,然後向著護士點了點頭道:「把病人送到一號葯池!40度水溫侵泡30分鐘,一日三餐以清淡為主,下午2點、晚上7點給病人服中藥!」

「是!」一個護士扶著病人向二樓的葯池走去。 在那個女病人離開后,金清石正在洗著手,這個時侯診室的門輕輕推開了,一個年輕人走了進來,在門口的女護士連忙將他攔住道:「先生對不起!還沒有排到你,請你在外面稍等一下!」

「我肚子暈得厲害!實在是等不急啊!」那個年輕人痛苦的道。

「肚子暈?」女護士一下楞住了。

「你小子是不是沒吃早餐啊!還是見到美女就肚子暈啊!」金清石一邊洗手一邊大笑著道。

「好兄弟!你來香江這麼久了怎麼也不聯繫我啊?要不是昨天我想找龍哥喝酒,還不知道在他那裡跑龍套呢!」李啟明笑著道。

「什麼跑龍套啊!絕對的主角!你小子還敢跑出來?事情解決了嗎?」金清石笑著問道。

「又遇到過兩次,要不然我也不會一大早的跑過來啊!你回來就好了,我準備在這裡住一段時間,有你在身邊我心裡踏實!」李啟明笑著道。

「還沒有解決?我給你推薦兩個人幫你調查這件事情,雖然她們是女的,可是身手相當不錯,而且在香江三教九流都認識,讓她們暗中幫你調查一下!」金清石想起自已答應過周冰冰和周寒寒這對雙胞胎介紹這筆生意的,他連忙把這事說了出來。

「哦?她們是什麼人?」李啟明好奇的問道。

「她們是殺手,曾經想暗殺我,不過被我打怕了,現在大家是好朋友,人是靠得住的!」金清石小聲的道。

「女殺手?雙胞胎?我怎麼沒聽過呢?」

「你就知道女明星!這兩個人你可別打什麼歪主意,搞不好連小命都沒了!」

「哦?她們是不是很漂亮?」李啟明眼睛發亮的道。

「嗯!人長得是很漂亮,不過她們手裡的刀也很鋒利!如果你命根子被割掉了,我可是無能為力的!」金清石小聲的道。

「明白!明白!你馬上通知她們過來,錢不是問題!」李啟明急著道。

「你先去吃點早餐,然後去泡泡葯浴,看你的臉色就知道又沒少禍害良家婦女!」

「啊!我真沒有禍害良家婦女,就是一些小模特!」李啟明尷尬的道。

「先去服務台拿瓶蜂巢酒,先喝兩口提提氣,晚上我們再好好喝一頓!」金清石笑著道。

「有好東西也不早點告訴我!那我先去泡一泡,如果有美女相伴那就更好了!」

「這是醫院!找女人就去桑拿!」金清石瞪起眼睛道。

「只是說說啦!來這裡我一定很老實!保證只泡澡不泡人!」李啟明笑著道。

「快滾蛋!還有病人在等著我呢!」

李啟明笑著離開了房間,女護士小聲的問道:「金醫生,那個人是不是叫李啟明啊?」

「是啊!你認識?」

「我認識他,他卻不認識我,因為這個人是娛樂版的風雲人物!緋聞的男主角!」那個護士笑著道。

「這小什麼都好,就是好色!這也許是有錢人的通病吧!」金清石笑了笑道。

第二個病人是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頭髮雪白、面黃肌瘦,在一個三十歲左右,穿著一身名牌的年輕人攙扶下走了進來,那個年輕人看著金清石先是一愣然後微笑著道:「金醫生您好!我叫吳凱,是夏薔薇同學,知道這裡今天試業,就趕過來了,我父親在中醫院治療了一年多,病情不但沒有減輕反而更加嚴重了!」

「上一個是薔薇媽媽的朋友,這次又是她的朋友,而且病人又都是肝病,真是好巧啊!」金清石笑著道。

「唉!現在生活好了,生這種病的人反倒更多了!」

「現在吃的食物、喝的水、呼吸的空氣都不如以前了,體質弱的人很容易引發一些疾病!我看過你父親的病歷,腫瘤長在肝裡面,治療起來比較棘手,所以治療的時間可能比較長,我可不是故意把你們留下來想多收你們費用,在這裡療養兩個星期左右,就可以回家慢慢靜養了,以後每個月回來複診一下就可以了!」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兩個星期就可以了嗎?是不是治不好了?」吳凱急著道。

「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是說兩個星期後,你夫父親就會好得差不多了,如果在這裡調養當然沒有問題,大家都是熟人能省就省點吧!」金清石微笑著道。

「謝謝金醫生!我是一個律師,雖然收入還可以,可是花了五百萬辦了會員卡,錢還真的省下不多了,不過在這裡住一個月的錢還是有的!」吳凱紅著臉道。

「能省就省點吧!我收會費不是因為我獅子大開口,是我真的沒有那麼多的時間來給病人治病!而且兩個星期基本就可以了,等你以後經濟好了,可以再把父親再送過來療養啊!等癌細胞消失后剩下的就是條理身體了!」金清石微笑著道。

「金醫的意思是治癒而不是延長生命?」吳凱不敢相信的問道。

「是啊!要不你的500萬不是白花了嗎!呵!呵!」金清石笑著道。

「謝謝金醫生!謝謝金醫生!只要治好了我父親,我免費做你們醫院的法律顧問!」吳凱激動的道。

「呵!你看病我收了錢,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我現在就給你父親治療,兩個星期後就來接人就行了!你就放心的把父親留在這裡吧!」

「我放心!我放心!」吳凱連忙點頭道。

護士和吳凱將老人扶到治療床上,然後脫光上身躺了下來,金清石熟練的將五支金針插在五個穴位上,運起真氣將老人的身體梳理了一遍然後把病變的地方仔細的治療一遍后,慢慢的收回真氣,然後收回金針,向著護士點了點頭道:「這個病人和上一個病人的處理結果一樣!你扶病人去葯池吧!」

「好的!」那個女護士連忙點頭回答道。

金清石給周冰冰打完電話,讓她們中午過來療養院這裡,然後又開始忙碌起來,在治療完五個病人後,已經到了中午12點,冰冰和寒寒帶著兩個小蘿莉開著拉風的摩托車呼嘯著趕了過來,丁曉鋒在得到金清石的同意后,才將她們放了進去,冰冰看著環境優雅的療養院向著寒寒小聲的道:「金先生可真有錢啊!這個大一塊地皮至少之要20億!」

「金先生好神秘,門口的保安一看就是殺過人的,身上殺氣好重!」寒寒小聲的道。

「如果能在金先生手下做事也停好的,以他這麼好的身手和醫術,我們也會安全很多!」冰冰小聲的道。

「先看看再說吧!如要跟了金先生,我怕就沒這麼自由了!」寒寒搖了搖頭道。 冰冰和寒寒帶著兩個徒弟一進到別墅里,就看到金清石和一個年輕人正坐在大廳的沙發上,一邊喝著茶一邊開心的聊著天,金清石看到四個人走進來立即拉著那個年輕人站了起來,迎著她們走了這來,冰冰和寒寒連忙快走幾步來到金清石的身前甜甜的笑著道:「金先生您好!」

「冰冰和寒寒!這個人我就不用介紹了吧!他是娛樂版的常客!」金清石笑著道。

「李總您好!我叫周冰冰!這是我妹妹周寒寒!很高興認識你!」冰冰連忙伸手右手道。

李啟明緊緊握著冰冰的手激動的道:「你們比我所想象的還要漂亮!比那些明星還漂亮!」

「你別三句話不離不行好不好!人家可是來幫你忙的!」金清石笑著道。

「對不起!對不起!養成習慣了!我的事就麻煩兩位你們了!多少錢你們開口就行,我絕不還價!」李啟明苦笑著道。

「李總是金先生的朋友,還是李總看著給吧!」冰冰微笑著道。

「你們兩個也別客氣了!他的事情不是那麼簡單能處理好的,危險性比較高,我看就先付一千萬吧!如果事情處理的漂亮李總也不是一上小氣的人!」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我兄弟開口了,當然沒問題,我就先給你們一千萬,主要是幫我查清是誰想要我的命,如果再需要你們幫其他忙的我會另外付費用!這樣可以嗎?」李啟明點了點頭道。

「好!這筆生意我們接了!」冰冰馬上點了點頭道。

李啟明立即開了一張一千萬的現金支票遞給了冰冰,然後小聲的道:「這件事情不要告訴任何人!一有消息馬上通知我,最近我會一直在療養院里呆著!」

「明白!那我們就先走了!」冰冰和寒寒帶著徒弟立即轉身離開了療養院。

李啟明看著她們的背影點點頭道:「人長得妖!做事乾淨利落!也許她們真的能給我帶來驚喜!」

「你小子也派了很多人調查這件事情吧?」金清石笑著道。

「嗯!不過不是一無所獲,就是一命嗚呼!已經死了五個私家偵探了!」李啟明點了點頭道。

「看來對方不簡單啊!麗莎回到香港了嗎?她現在安全嗎?」金清石面色凝重的道。

「我以為你早就不記得她了呢!她一直在北京搞那個項目呢!聽說和一個官二代合作,搞得還不錯!我爺爺請了一個超級高手在她身邊保護著,暫時不會有什麼危險!」

「還在北京? 惡少滾開霸道總裁欺負純情初戀 周憐惜為什麼欺騙我?難道她就在那裡?」金清石自言自語的道。

「麗莎現在很少回來了,那個陳家已經找上門來了!現在她只能躲得遠遠的!」

「那個陳泰安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金清石張口問道。

「這是一個讓人看不透的人,人很聰明也很有商業頭腦,可是這太成熟、太有心機了,和這種人在一起很危險!」李啟明想了想道。

「哦?危險?為什麼?」

「得罪他過的人結局都很悲慘!表面上卻跟他沒有絲毫關係!這樣的人不可怕嗎?」

「嗯!大奸若忠!是個人物!這樣的人真的很可怕,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被他惦記上了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麗莎絕對不能嫁給這種人!」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要不你偷偷的去幹掉他?」李啟明小聲的道。

「如果麗莎跟我說,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因為陳泰安是她的未婚夫!」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你就看著我妹妹跳火坑吧!你們兩個都在那裡死撐著,最後相忘於江湖嗎?」李啟明瞪著眼睛道。

「相濡以沫已經不可能了!我今年也要結婚了!」金清石痛苦的道。

「啊?你也要結婚了?對方是什麼人?」李啟明吃驚的道。

「一個從小跟我一起長大的姐姐!她是一個公務員!我的婚姻也複雜,等你參加我的婚禮的那天什麼都會明白了!」金清石苦笑著道。

「唉!你們兩個啊!將來可怎麼辦啊!」李啟明嘆了口氣道。

「不說這些了!我們去吃飯!下午還有一些病人要過來,這一天真的要忙死我了!師傅和爺爺也不幫我一下!」金清石苦笑著道。

「你師傅在這裡?快帶我去拜見一下啊!」李啟明急著道。

「好!他老人家應該在餐廳吃飯,我們趕緊過去吧!」

在餐廳的包廂里,無塵、顧老、沈雅、趙影、杜娟和媽媽、小虎、陳聯平和妹妹、夏薔薇、張天順、鄭廣豪十二人正坐在餐桌上吃著飯。金清石和李啟明一進門,沈雅連忙站了起來道:「我們還以為你會和朋友出去吃飯呢!」

「不出去了!今天都忙死我了!沒有一個是感冒發燒的!最輕的還是重度糖尿病!這傢伙叫李啟明,會在這裡住幾天避難,大家對他千萬別客氣!他窮的只剩錢了!」金清石笑著道。

「師傅好!顧爺爺好!各位姐姐妹妹好!」李啟明連忙鞠躬道。

「李少!您好!」

「李少!您好!」

陳聯平、張天順、鄭廣豪三個人連忙站起來道。

「陳懂、張懂、鄭懂!沒想到你們也這裡蹭飯吃啊!」李啟明笑著道。

「三位伯伯可不是來蹭飯的,他們一直在這裡出錢又出力!就你一個是蹭飯的!」金清石笑著道。

「要不我贊助一個餐廳吧!我看別墅的左邊正好用一塊空地,在那裡蓋一個木製的三層小樓,這樣大家吃飯也有個好環境!算是我孝敬師傅的見面禮!」李啟明笑著道。

「我是沒意見!最後把三樓蓋成客房,這樣我可以住在上面!」 總裁通緝令:情陷膽小俏祕書 金清石笑著道。

「沒問題!我正好閑著也是無聊,蓋好了我也可以住在那裡!」李啟明笑著道。

「李少!見建木樓非常簡單,這事就交給我辦吧!用不了多少錢!」陳聯平馬上介面道。

「所需要的木材包在我的身上,陳總你把設計圖給我,我馬上讓人準備最好的木材!」鄭廣豪笑著道。

「家電和廚房餐具就包在我身上了!」張天順跟著道。

「三位董事長就不要跟我掙這份孝心了!這樓可以交給你們建,不過所有費用全都我來出!一定要用最好的材料!」李啟明認真的道。

「三位伯伯!你們就別客氣了!就按他的意思辦吧!」金清石笑著道。

「就這麼定了!我和石頭是好兄弟,而且他還是我的救命恩人,不讓我好好表現一下可不行!」李啟明笑著道。

陳聯平三個互相看了一眼然後點了點頭,這個時候顧老笑著道:「就這麼定了!房子蓋大點,我和大師也要住在木樓上!」

「一樓餐廳要建一些大水池,這裡養一些海鮮,我們可以改善一下伙食!」李啟明笑著道。

「這個主意好!我能找到一些野生的娃娃魚,病人吃這個絕對是大補!」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野味我喜歡!越多越好!」李啟明笑著道。

「我看這裡只做娃娃魚就好了!如果想吃野味不如大家合夥開一個酒樓吧!」無塵笑著道。

「這提議好!我舉雙手贊成!」李啟明立即舉起雙手道。

「我同意!」陳聯平、張天順、鄭廣豪同時高興的道。 下午的時候陳聯平就派設計人員來到了這裡,金清石下午繼續為預約的病人看著病,下午又來了十多個病人,在病房裡已經住了近二十人,有的慢性病人就是這來調理身體的,金清石為這些病人簡單的治療后,開好藥方大家都泡到了葯池裡。

三天過去了,病房裡已經住下了四十多人,蜂巢酒也賣出了近百瓶,這還是一個限夠兩瓶,要不然早就被大家一掃而過了,一天近四十多萬的收入,金清石雖然忙得腳打腦後勺,可是看著每天的營業收入,他心裡真的好興奮,這都是靠自已的雙手一點一點掙來的,特別有成就感。

最早進來的病人,現在身體已經有了明顯的好轉,氣色和體力都比以前了強了好多,病人激動,家人高興,口碑開始一點一點傳了出去,來這裡入會的人開始多了起來。

在6號別墅的院子里,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拿著相機對著8號別墅不斷的拍攝著,這已是他拍攝的第三天了,從試業的第一天他就一直偷偷監視著8號別墅。

深夜,在蘭桂坊夜總會的一間包房裡,高志遠正舉起酒杯向著朱以波極大激動的道:「以波!我的病真的全好了!你可是我的大恩人啊!」

「只要繼續吃我太爺爺給你開的葯,你將來會越來趙厲害!不過我的事情你辦得怎麼樣了?」朱以波笑著道。

「我的人已經找到那個女人的地址了,只是你父親這兩天一直住在那裡沒有離開,而且你父親身邊還有一些高手保護著他,想要躲過這些人幹掉她們很困難!只要你父親一離開,我立即幹掉他她們!」高志遠小聲的道。

「哦?那個女人住在那裡?孩子多大了?」朱以波黑著臉問道。

「在銅鑼灣帝景名苑的10號別墅里,別墅大約有600多方米,有兩個雙胞胎的小男孩,看樣子有四、五歲左右!那個女人倒是一個極品美女,完全看不出來是生過孩子的人!」

「嗯!如果不是極品美女我父親也不會要跟我媽媽離婚,我倒是對這個女人非常感興趣,我們兩個人不如好好陪她玩一玩,然後再送她下地獄!」朱以波冷笑著道。

「好啊!好兄弟就是要一起抗過槍,一起嫖過娼! 英雄聯盟之英雄的信仰 呵!呵!呵!」高志遠*笑著道。

「那就這麼定了!把她和兩個孩子綁到公海上去,然後再讓我父親掏十個億的贖金,然後再撕票!我給你一個瑞士賬號,錢直接打到那裡去!」

「好!這個有沒問題!」

「這兩天要開股東大會,我父親一定會參加的,就在這個時候動手,人先綁到船上去,等我們玩夠了再出海!」朱以波眯著小眼睛道。

「那我晚上就去安排船和人!這次辦事的人可是高手中高手,保證不會出現什麼差錯!」

「嗯!這事不能讓別人知道!我的身份你也不能向辦事的人透漏,要不然你會很快恢復到以前的樣子!」

「以波!這個你放心!我保證誰也不告訴!」高志遠連忙保證道。

這個時候包廂的門輕輕的推開了,那個監視療養院的人背著包走了進來,他向著朱以波點頭哈腰獻媚的道:「朱少!你交給我的任務已經辦成了,這是那個療養院從試業到今天的所有資料!」

那個年輕人說完將一台手提電腦從背包里拿了出來,打開電腦後一邊指著裡面的相片一邊說道:「這裡面的工作人員大約50人左右,有十幾個保安和三十幾名女護士,現在一共有45個病人住在了裡面,牆上每隔十米裝了一個紅外線監視器,最近在別墅的左邊開始有工人施工,看情況是建房子!每個病人我都拍了下來,如果朱少需要這人的資料,我再去做進一步的調查!」

「嗯!你馬上將所有人病人的資料調查清楚,越詳細越好!錢一分不會少給你!這是一百萬你先拿去!等事情辦成后我再給你二百萬!」朱以波點了點頭道。

「謝謝朱少!謝謝朱少!那我先走了!」那個年輕人拿著支票慢慢的退出了包廂。

高志遠好奇的問道:「以波!你調查那些病人幹什麼?直接找人一把火燒掉它算了!乾淨又省事!」

「不!不!不!那裡將來可是我的地方!我要慢慢的來折磨他們!」朱以波笑著道。

「你是想把他們搞破產?」

「嗯!」

「可是那個顧老頭不會輕易放棄的吧?以他的人脈,很多人都會幫忙的啊!」

「以波!你果然是神童!高智商!不過就這樣放過那個姓金的太便宜他的!」高志遠道。

「你真笨!你找人向著黑南幫透漏一下,就說是姓金的殺了他們的二哥,他們一定會找那個姓金的問個清楚,到時候你再找人在他們見面的時候悄悄的給姓金的來一槍,這個仇不就結下了嗎?」

「高!實在是高!等我解決了你的大事,就好好的招待一下他!」高志遠高興的道。

「我們只要多動腦,什麼事情都可以不用自已動手的!」

「我的腦袋可比不上你!現在坐著這個位子每天都提心弔膽的!」高志遠嘆了口氣道。

「哦?你那些叔叔、嬸嬸又開始爭奪家產了?」

「嗯!我以前不是沒有生育能力嗎!他們怕我死了這些財產就無主了!所以要讓我立遺囑!」高志遠黑著臉道。 金清石並不知道自已正被人惦記著,他這個時候正坐在大院的花園裡和李啟明、冰冰、寒寒小聲的說話著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