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星動了真火,他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被人算計了,而且就算是算計了又如何,自己又何嘗不是因此在進行發泄,一些事情不管是因為什麼,只有是發生了就必然會憤怒,至於憤怒之後,那是之後的事情。

「可惡,」雄龍終於是清醒了過來,看著南星那平靜入寒霜的面孔,最重要的是南星身後那個散發著巨大威壓的東西,他們的感覺很清楚,已經有不少人在那東西的威壓下降落了下去,「我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雄龍勉強一笑,心中卻已經實在怒罵,這眾虛城的人是真的準備看著他們被斬殺嗎?大災這邊自然不可能只有雄龍一個,但是真正強大的大災天驕至尊都不在這裡。

轟!

真皇一拳轟出,可怕的力量頓時宣洩出去,在南星左手邊原本就苦苦堅持的大災子弟根本沒有反抗的能力,在這真皇的力量下直接被轟成了一堆,根本沒有復活的可能。

「你別太過分了,」雄龍面沉如水,只是他感覺的到,自己的貔貅血脈竟然在這異象之下畏畏縮縮,兩者之間的力量有著巨大的差距,如果不是因為這樣,他估計早就出手了,原本認為可以憑藉數量將其殺掉,但是現在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難道要直接動用家族給自己的秘寶,但是對方身為天驕至尊定然也有著寶物,到時候恐怕會覆滅的更加快速,別看雄龍實力不是那麼強,但是這察言觀色的能力可是很強的,否則也不會走到這個地步。

「過分,」南星眼睛微微一眯,冷笑了起來,「那我過分了你又能如何?今日你們一個都別想離開了。」

南星毫不留情,而且他的頭頂一尊白色的宮殿出現,將其護住,他不留一點餘地,真皇一拳拳的崩出,可怕的力量轟擊而出,每一次都有人被擊殺,眾虛城已經是一片狼狽,血肉模糊,而那些人的力量卻都被骨殿攔了下來,一般天才和天驕至尊之間的差距是那麼的明顯。

「夠了!」就在南星一拳轟向雄龍,而對方連忙祭起一塊牌匾的時候,眾虛城內終於飄出一個聲音,並且將真皇的拳頭攔了下來。

一個老頭出現在了天空,看著下方一片的白骨血肉,便是這老頭都忍不住暗暗吞了口口水,卻終於是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將南星這一次的攻擊攔了下來,他們也清楚大災這些人中最重要的是誰。

「你是誰?」南星面無表情,真皇的力量在開始凝聚,而且在真皇的身上開始慢慢浮起一層層不同顏色的盔甲般的東西,這是南星其他異象,他如今可以將其他異象勉強和真皇融合,就像是現在,他可以把其他的異象化作盔甲一般的套在真皇身上。

「本尊是中院長老,現在命令你回去。」老頭眉頭一皺,他看的出南星還在準備攻擊,但是這已經夠了,死的人已經很多了。

「命令?」南星冷笑了起來,「長孫觀音是我的人,你們都可以自作主張,現在來命令我,真當我好欺負嗎,真當你們的實力就可以橫行了嗎?」

南星說這話的時候神色早已經冷酷無比,他已經有些按耐不住自己的殺意了,頭頂的骨殿一晃一晃,一股磅礴的氣勢從那裡散發了出來,那是屬於骷髏王的力量,只要這個老頭還要繼續下去,南星根本不介意將骷髏王召喚出來將這裡毀滅,哪怕這裡是中院的匯合點,但是那個南星又有多少的關係。

「你,」老頭大怒,但是下一刻神色變得荒戰了起來,他愣神的看著那白色的骨殿,那裡有著令他感到危險的東西,甚至於他身上的寒毛都樹立了起來,心中有一個想法告訴他若是那裡面真的出現什麼東西,自己根本無法阻止。

「貧道想做的事情,還沒有誰能阻止。」南星高高在上的俯視著這個突然出現的老頭,如果不是心中的理智,估計南星早就動手了。

老頭默然無語,他終於知道這個對他來說還是一個小傢伙的天驕到底是有著什麼樣的底牌了,那裡面定然封印著某種可怕的凶獸,或者說是某種可怕的力量,這力量足以毀滅這裡,他現在心中已經開始後悔了,真的因為大災這些普通的人卻都讓自家學院的人真的離開這裡,這比買賣太虧了。

「等,等一下。」雄龍也感受到了那白色宮殿內的力量,看著南星絲毫不給自家長老面子他心中便開始叫遭,這個時候如果自己再沒有什麼行為,估計真的會死的。他不要死,他還要走在巔峰,還要嚮往那遙遠的大帝,如果現在死了就什麼也沒有了。

「你現在可以讓開了,」南星沒有理會雄龍,目光冷漠的看著老頭。

「你不能全部殺了。」老頭有些退讓的意思,他不能讓大災的人都死在這裡,否則大災和中院真的要鬧僵了,他們當初都沒有想過南星有這個力量可以將所有人斬殺,但是現在看來是他們錯了,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好好,既然你是在幫他們,那就別怪貧道出手不留情了。」南星怒道,終於不再留情,身後一股可怕的力量瞬間爆發,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身後有著一股可怕的力量在進行著波動,骨殿散發著奇異的光芒,天空都發生了改變,那是一種巨大的變化,和剛才火鳳那短暫的改變不同,現在所所有人都能夠看的清楚,那天空之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那裡就像是出現了一道門,散發著無限的力量,而現在,那道門即將打開。

老頭還沒有說什麼,便已經看見南星的行為,心中已經來不及反應,一道能量便攻擊了出去,但是卻被骨殿攔了下來,這骨殿是何等寶物,便是孟婆都為之震驚的存在,又哪裡是這麼一個靈級的長老可以打破。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帝界是何等可怕的存在,但是此刻發生了震動,一道巨大的骨門橫立在高空,向世人展示了無與倫比威力,一些沉睡的存在都因此醒了過來。

眾虛城,一眾長老臉色陰沉的可怕,他們心中怒罵,不光是罵南星,還有之前那個老頭,一切的事情都是他提出來的,現在惹出了這樣的麻煩,看著可怕的威勢極有可能是神級高手,在帝級消失的如今,神級有著橫掃當世的力量,更何況他們也不過是靈級而已,甚至都不是魔級,如何去戰鬥。

「當初就不應該這麼做,」一個老頭臉色非常難看,死死的看著天空中的骨門,仔細看過去便知道自己沒有辦法,這骨門的威壓都足以讓很多存在無法動彈,更何況是門內即將出現的生物。

「當初便說過這個小子身後有著可怕的勢力,但是沒有想到隨身竟然攜帶如此可怕的存在。」又有老頭開口,他們都沒有想到南星竟然有隨身召喚這等可怕存在的能力,他們原本想的也只是事後可能會有一些事情,但是那個時候自有中院來處理,但是現在卻發現這些和自己想的完全不同。

天空陰沉了下來,所有人都緊緊盯著那道骨門,雄龍更是無法行動,這些力量主要的便是針對在他的身上,他現在突然很後悔,當初幹嘛要來這裡,雖然中院和大災沒有戰亂,但是彼此之間也沒有那麼多的和善,自己太自以為是了,以為中院會為了大局不敢出手,但是現在他發現在自己錯了,有人會出手的。

啪!

一隻巨大的骨手突然從那道骨門內探了出來,南星這一次是下定了決心,想讓骷髏王完全出現,他需要一個可以鎮壓所有家族的力量,也只有這樣才可以讓那些自以為是的人不敢再隨意的動自己身邊的人,長孫觀音便是如此,還有便是獸書大陸,他可不認為這些老不死沒有辦法聯繫,一旦通知過去,南府也會更加的安寧。

轟!

可怕的力量在那手掌出現的一瞬間便宣洩了出去,整個帝界徹底蘇醒,一道道無人看到的光束放佛降落了下去,一個個沉睡的老怪物睜開了雙目。

騰蛇境。

原本雙目緊閉的騰蛇猛地睜開了雙眼,就像是看到了鬼一樣的表情,這若是讓別人看到了,絕對是不敢相信的。

「怎麼可能?這股氣息,是骷髏王?」騰蛇還是不敢相信,他的雙眸發光,就像是穿透了一切,他的眼眸中印出一副畫面,仔細一看便是那眾虛城上空的畫面,他最先看到的便是那巨大的骨門,還有那骨門中已經出現的一隻巨大的手掌,緊接著便看到了南星,「是那位陽王,他得到了骷髏王的傳承了嗎?」騰蛇沒有絲毫猶豫將自己的力量收了回來,雖然不知道這陽王到底如何,但是那絕對是骷髏王的力量,而且竟然沒有衰退,想一想遠古骷髏王的凶名,騰蛇還是放棄了偷窺的想法。

一處死火山。

原本安安靜靜的死火山內竟然冒出一個岩漿泡,下一刻一個滿頭紅髮的年輕人從中鑽了出來,目光如同蘊含了無盡火域一般,只要與之接觸,就會被無窮的烈火焚燒。

「這氣息,不會錯的,」年輕人一眼看過去就像是穿過了時空,他看到了那裡發生的一切,尤其是看到那一隻巨大的骨手時,他整個人身上都冒出了劇烈的火焰,但是很快就又縮了回去,一對眼眸不帶絲毫的感情,「這傢伙的實力竟然沒有受到時代更換的影響。」年輕人感到不可思議,但是終究還是縮回了岩漿之中,現在還不是他出動的時候,他的實力還沒有恢復,況且就算是恢復了也不見得可以成功,他有著自己的顧慮。

一角奇怪的山脈,一頭奇異大獸停止了睡眠,看向了遠方,很快便又再次沉睡,似乎一切和它都沒有關係,但是那無法安穩置放的身體還是清晰的告訴著他人這股氣息對於它的影響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

同一時間諸多沉眠的強者紛紛看到了這裡的一切,但是又都快速的收回自己的目光,有些東西還是不看的好,而且結局幾乎是註定的。

轟!

又一隻骨手伸了出來,兩隻手分別抓著兩邊,用力一拉,一個巨大的骷髏頭從中探了出來,這股單獨針對的氣勢直接將雄龍從高空壓了下去,一雙腿幾乎沒有任何防禦的被摧毀,這是屬於骷髏王的氣勢,不是一個王級可以承受的。

便是這個老頭也是一樣,他的臉上布滿了驚恐,一對眼睛之中更是充滿了後悔,現在不僅僅沒有把人救下,反而是要將原本屬於他們這邊的戰力給強行推出去,而且這樣的力量,想要毀滅一個勢力真的是不要太簡單。

「原來他真的可以辦到,毀滅中院。」杜滕幾人在下方看的真真切切,這可怕的力量便是他們家族的老祖都沒有,這個從骨門中鑽出來的骷髏實力太過於強大了,就算是中院能夠匹敵,到時候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太大了。

「這才是他的勢力嗎?」靜雯看著身旁的長孫觀音,內心生出種種羨慕,明明是自己先和南星相遇,但是現在和南星結為道侶卻是一個後來者,據說是這位長孫家的天之驕女先開口表白的,自己當時候想的太多了。

啪!

骷髏王的身體猛地鑽了出來,雲層都被捅破,一切都將被擊碎,可怕的力量從那裡宣洩而出,這一處帝界都開始出現了震蕩。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你當真要叛出中院嗎?」老頭臉色變得陰沉無比,他還是有著不甘心,哪怕此刻在這可怕的力量下已經瑟瑟發抖,他還是有著一些不甘心,他已經久居高位,即便是面對這樣的存在,內心深處還是高傲無比的。

「糟了,這種時候。」下方的其他長老此刻內心是崩潰的,他們站在一旁更能感受到這可怕的力量,這種力量讓他們想起了曾經的院主,不是某一個院的院主,而是中院的院主,似乎院主的力量便是如此。

轟!

南星臉色蒼白,但是此刻卻是值得的,他直接從囊中取出一些曾經取得的寶葯扔到嘴中,臉色這才變得好看起來,但是效果卻是絕對的,此刻骷髏王已經完全出現了,而南星也是第一次真正的看到骷髏王。

足足有著百米高的身體整個身體潔白如玉,身上披著奇異的鎧甲,一對瞳孔雖然空洞無比,但是卻放佛宇宙星辰都在其中粉碎。

「你是說叛出中院嗎?」南星淡淡開口,嘴角忍不住掛起一絲冷笑,「既然你這麼說了,那麼我就離開中院又能如何,而且不只是我一個。」

叱!

長孫觀音和荒戰毫不猶豫的飛了起來,這可怕的威壓南星並沒有壓向他們,骷髏王沒有絲毫動作,只是那微微晃動的軀體,令人心慌。

杜滕幾人微微有些猶豫,但是終究還是沒有停留,隨著荒戰幾人而去,他們這一次也是有些憤怒,被人威脅,卻沒有絲毫的辦法,此刻有了反抗的能力,自然不會就這樣下去,雖然說中院對他們不薄,但是有些時候這種威脅是最令人生厭的,可能中院的人都不知道這些長老這麼做吧!

「你們,」這些長老開始慌了,他們心中哦咯自然是知道這些學子的,幾乎是佔了東勝區域一半力量,這樣的勢力即便是中院都不敢小瞧,而他們只是因為一個大帝古迹卻已經損失了這樣的力量,他們不敢想象接下來他們受到什麼樣的譴責,甚至是災難,對於他們來說的災難。

「他,你是守不住了。」南星冷漠無比,手掌一揮,幾乎是沒有任何的猶豫骷髏王隨著南星一揮而揮動,可怕的力量瞬間侵襲而下,那下方的雄龍只感覺天地都變得灰暗,那可怕的拳頭還沒有轟擊下來,那拳風已經將他壓得粉碎,哪怕他已經盡全力祭起了一件杯形寶物,但是卻也沒有任何作用,這寶物的層次太低了。

「你,你。」這長老幾欲吐血。

「這防禦大陣便當作我離開這裡最後的寬恕吧!」南星淡淡開口,骷髏王的手掌猛地抬了起來,一掌拍了下去。

下方的額長老一個個臉色大變,連忙將這原本的護城大陣祭起,這陣法本事一角殘缺的魔級陣法,威力無窮,只是此刻在骷髏王的掌下毫無作用,一掌下去,幾個老頭同時吐血,更是驚愕的是,那陣法已經粉碎,想要再次激活,怕是難上加難。

「從此我等不再是中院之人。」南星臉色冷漠,繼而冷笑了起來,「真是好計策啊!滅了大災所有人,也趕走了我們,還可以把所有的罪責推在我們身上,不愧是長老啊!」

骷髏王的身體慢慢的縮回骨門,南星七人直接離開了這裡,宛若南柯一夢,只是這破碎的城外,消失的護城大陣,還有那已經死去的大災之人無一不在告訴眾虛城的人,這一切都是真的。

「哈哈!這是好計策啊!真是好計策啊!」一個長老突然笑了起來,只是眼神中充滿了憤怒,怒視著其他長老,「我會向院主辭去長老之位,從此再也不會任職長老,你們,好自為之吧!」

其他長老張了張嘴巴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當初這個長老便一直阻止他們,只是他們被大帝古迹所誘惑,一直沒有理會,直到現在才發現錯的一塌糊塗,天驕至尊,縱然只是因為天賦被稱之為至尊,卻依舊是至尊,沒有哪一個至尊會因為威脅而去妥協,如果妥協了他們就不是至尊了,只是一個有天賦的人,只是現在知道的太晚了,雖然大災全部都死完了,但是他們失去的更多,尤其是在大唐,在東勝區域,那裡的勢力恐怕以後不會再讓中院染指,這一次是他們錯了。

……

「我們去哪裡?」幾人坐在飛行坐騎之上,看著南星,雖然南星是幾人中年齡最小的,但是卻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成了眾人之中的首領一般的存在,否則這次他們也不會任由南星如此作為,最後跟隨南星而去了。

「去一個地方,本來是不準備去那裡的,沒有想到這次歸來會有這種事情發生。」南星也是無奈,他自己都沒有想到會發生這些事情,只是這眾虛城內的幾個長老欺人太甚,奪妻之仇不共戴天,這讓南星如何能夠留情。

神武至尊 「什麼地方?」杜滕也有些好奇,南星一個人消失了半年,但是他們卻聽聞了他的名字,不管是殺龍蟒一族的少族長,還是打敗玄族的玄冥子,這些都是令他們振奮的,這些上古家族有著上古秘術,即便是他們動用獸書都很難打敗,而今這些人也懂得獸書,更是困難,現在南星竟然將這些人打敗,不得不說南星的強大。

「可曾聽說過獸魔?」南星笑道。

「獸魔,帝界幾大天驕至尊之一的那個?」杜滕還沒有開口,一旁的荒戰已經叫了出來,這段時間他們可沒有少收集信息,尤其是這一代年輕的天驕,還有那被稱之為至尊的那幾人,其中便有獸魔。

「我與他算是舊識,他托我照顧他妹妹,我們便先去那裡好了。」 重生之盛世醫女 南星淡淡一笑,那裡有著一個少女,獸魔還是不放心自己的妹妹。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大帝古迹即將開啟,這是一個振奮人心的事情,和帝界開啟不同,帝界是一個世界,而大帝古迹只是一處遺迹,並沒有那麼大,但是卻充滿了紛爭,因為進入那裡的資格有限,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進入其中,這就表示了一個道理,那就是弱肉強食。

大帝古迹中的好處不用多說,單單是這處古迹與大帝有著關係就可以表明很多,這裡充滿了令人畏懼的力量,但是同時也充滿了無限的誘惑力,大帝就代表著至高無上,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便是大帝的層次,能夠得到大帝的東西已經足以讓他們感到振奮了。

南星他們很快便到了小靈住的地方,住了一個月的時間,獸魔還是沒有歸來,不過獸魔發來了通知,告訴了他們他會在大帝古迹開啟的前幾天來到入口,到時候會和。

南星他們要做的是讓自己在這一個月的時間內變得更加強大,最重要的是其他幾人,雖然大家都沒有說明,但是他們心理都清楚,南星的力量足以讓他進入這所謂的古迹,甚至於他的實力在這一代可以排在前面,要知道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和獸魔走在一起。

最重要的是南星的各方面實力,單論法,他的不下於杜滕幾人,獸書他也不差於長孫觀音,更別說他還有轉獸和異象,還有血脈等各種力量,可以說南星其實就像是一個大雜燴,他的力量匯聚在了一起,但是並沒有因為力量的繁多而變得弱小,反而有一種互相激勵的感覺,每一種法都在互相衝擊一般,力量變得越來越強。

時間在一天天的過去,那日南星對大災學院做的事情也終於出現了後果,尤其是眾虛城的護城大陣破碎的事情更是被獸書大陸的中院所知曉,中院如何反響沒有人知道,但是據說眾虛城的長老們一大半都被撤銷。

至於大災學院,那邊一直處於沉默的狀態,只是暴風雨之前往往都是平靜的,畢竟這一次大災學院死的人太多了,事情不會那麼簡單就結束,哪怕他們都是死在同一個人的手中。

大帝古迹。

據說這裡並不算是真正的大帝遺迹,這裡只是曾經大帝走過的地方,而不是大帝的洞府之類,但是哪怕是這樣,一旦和大帝有了牽扯,這就是一塊令人眼饞的肥肉,誰都想將其吃掉,即便要吃這塊肉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大帝古迹並不在眾虛城或者是獸魔這山谷的附近,而是處於帝界偏向南方的一個地方,那裡雖然說不上窮山惡水,卻也是陰森寒人,各種古怪毒蟲,珍奇鳥獸都有,向曾經差點將南星置於死地的毒蠍在那裡也只是簡單的貨色。

「就在這一塊,」小靈招呼著大家從空中落了下來,這原本人極罕見的南地因為大帝古迹的開啟而變得頻繁了起來,但是也因此已經出現了多種死亡的事情,大量的毒蟲被驚醒,不是每一個人都有防禦毒蟲的力量。

「這裡感覺很陰寒啊!」靜雯看著四周,這裡人並不多,只有簡單幾個人,他們也都是聚在一起,小心的用寶物將自己守護起來,並不敢隨意行動。

「這裡是毒蟲最少的地方,這裡雖然陰寒,但卻是絕陰之地,便是毒蟲都不願意進入這裡。」小靈眨巴著眼睛,她雖然沒有自家哥哥獸魔那麼強大,但是對於各種毒蟲走獸卻非常了解。

「絕陰之地嗎?」南星也有一些了解,絕陰之地是陰寒之地,若是平常走獸還好,這些毒蟲縱然毒性很大卻也大都是體型較小的存在,這樣的陰寒不是它們能夠抵擋的,一般來說除了特定的毒蟲之外,極陰與極陽之地是不會有什麼毒蟲的。

幾人收了飛行坐騎,也不理會別人,南星自顧自的將陣法布置好,其實對他來書都差不多,有著陣法的守護好過別人多倍,幾人雖然已經多次見過他施展陣法,但是每一次都是羨慕不已,靜雯雖然也得到了一些鱷皇的傳承,但是陣法和南星相比差的卻依舊不是一點半點,畢竟南星是直接得到了獸靈諸葛孔明的陣法之道,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為自己創造出這種可以進行傳承的獸書的。

南星的陣法很快浮動了起來,光芒閃爍,讓一旁的其他人都忍不住看了過來,不過很快這光芒又消失不見了,這也是南星動用了更加強大的陣法,就像一般陣法用小陣盤就可以搞定的隱形陣之類的南星都是順手而為。

「這是三台蒼水陣?」靜雯有些發愣,這是自己得到的傳承中已經畢竟高級的陣法了,自己平時也只是想一想而已,沒有想到南星竟然就這麼布置了出來。

「這陣法我已經刻制了幾天了,利用陣盤才能這麼快布置好。」南星自然知道靜雯的意思,「如果讓我直接在這裡布置,恐怕需要兩天的時間才行,這個陣法和其他陣法不同,沒有辦法直接勾畫陣紋。」

「南兄,這個什麼蒼水陣的作用是什麼啊?」荒戰一臉的好奇,這陣法的光芒消失后,以他們為中心就擴散出了一個不小的陣紋範圍,可以看的清清楚楚,甚至他們能夠感覺到這地面和空中都有一些波動。

「三台蒼水陣,一個攻防一體的陣法。」南星擺擺手,「要是有毒蟲直接靠近這陣法,如果沒有正確的指引的話,會被陣法瞬間攻擊,都不需要我們去催動。」

「這麼方便啊!」易青都有些羨慕,這陣法簡直是完美。

靜雯嘴角抽了抽沒有說話,哪裡有這麼簡單,這陣法雖然主要功能就是南星所說的攻防一體,但是真的只是把這陣法當作這樣還真是太小看了,這可是鱷皇傳承之中一個很重要的陣法,隸屬於陣法之中的水系陣法,只要南星想,甚至可以從這陣法直通河流海洋,而且這陣法很重要的一點是三台,一般陣法只要將陣盤破壞,或者說是陣眼破壞就可以將陣法打破,但是這三台蒼水陣則是有三個陣台,只要有一個陣台存在,陣法就會一直存在,而且每損失一個陣台,陣法的威力都會加強,只不過說出來他們不懂陣法也不會明白罷了。

「等我哥哥來了,我們就去爭奪那名額吧!」靈兒對自己哥哥獸魔充滿了自信。

「爭奪,沒有人會在意你的名額,只有真的進去了才算是拿到了。」南星說道,幾人都是點點頭,這話沒有錯,機緣,大多數是爭來的。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大帝古迹開啟的前一天時間,終於想要進去的人都已經到了這裡,這個時候一個踏著彩車橫空降臨的天驕成了引起大量天驕降臨的一個開端。

「是琴家的人。」有人高呼,所有人忍不住抬頭去看。

琴家,這是一個以琴為中心的家族,尤其是這一代的天驕更是被稱之為魔琴之女,據聞聽過其演奏的人都像是得了痴症一般,根本無法恢復,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其人更是有這一代帝界幾大美人之一的名頭。

錚錚!

遠遠就能夠看到一頭火紅色的珍禽拉著一亮古色古香的行車從天空而來,這珍禽有幾分神似神鳥青鸞,據說上古時期的琴家便是以青鸞為坐騎,只可惜到了如今,別說是青鸞了,便是這具有一絲青鸞血脈的珍禽也不過剩下寥寥幾頭罷了。

那車上隱約可以看到一個穿著粉色宮裙的女子,只是看不清楚樣貌,而這珍禽也沒有就這樣落下來,反而是帶著行車落到了一座山峰的巔峰,行車內的人也沒有出來,就那樣靜靜的等著大帝古迹的開啟。

「什麼嘛!」荒戰很是失望,這帝界傳的沸沸揚揚的幾大美人,他還是想要一觀芳容的。

轟!

地面都在顫抖,一個龐大的身軀從遠處而來,所過之處不知道多少山林遭到了破壞,然而卻沒有人去阻止,反而一個個都躲避開來。

「是熔岩巨獸。」有人驚呼,連忙躲避,熔岩巨獸的實力可怕無比,被稱之為天驕至尊不是沒有理由的,最重要的是熔岩巨獸腦子不是很好使,也就是認死理,防禦還高的嚇人。若是和他對上了,就算是能打得過也絕對打不死,到時候可能會滅對一整族的熔岩巨獸,那絕對是令人頭皮發麻的事情。

不過這熔岩巨獸終究還是停了下來,似乎是被人阻止住了步伐,他在發泄他的不滿,身邊一座孤峰被他隨手碾碎,不知道多少蟲鳥因此死去,但是看著熔岩巨獸止住的步伐,這些守候在大帝古迹一旁的人才算是舒了一口氣。

嗷!

遠遠的仿似有龍吟長叫,眾人心中一驚,這是何等人物,竟然以龍獸為坐騎,沒有人會去想這是一頭真龍,因為真龍已經消失很久了,如今見到的龍都只能稱之為龍獸,或者是偽龍,真正的真龍恐怕也只有南星曾經見過的龍女了,便是在地府陰司見到的濁龍都不算是真正的真龍,那兩條紅鯉鬼龍雖然也是龍,可是和真龍還是有著差距,或許南星空間內那條還沒有蘇醒的龍種以後會成為真龍,但那也是以後。

果然,眾人看到了一頭龍獸,那是一頭兇惡的龍獸,長有一根獨角,墨黑色的軀體和蛟龍一般,但是卻生有兩根龍鬚,這是一條無限接近蛟龍的龍獸,若是那一根獨角成為一對龍蛟,這赫然便已經是一頭蛟龍,而不只是身為坐騎的龍獸。

「是萬歲山的長生子。」有人驚呼,看到了那龍獸身後的龍車,那巨大的龍車也只有這樣龐大的龍獸才能夠拉動,一般的坐騎根本沒有那樣的力量。

長生子,萬歲山這一代的天驕人物,萬歲山每一代的天驕都稱之為長生子,他們的力量古怪無比,想要強大起來沒有那麼容易,但是一旦修鍊成功絕對可以堪比世間任何一種修鍊功法,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這裡當真是卧虎藏龍啊!」杜滕感慨,這帝界不愧是遺留上古血脈的世界,太多驚艷的人才了,他們在外面都是天驕,但是到了這裡似乎並不算是多麼強大的存在,也只是堪堪稱之為天驕而已,想到這裡杜滕忍不住看了一眼一旁半摟著長孫觀音的南星,這傢伙修鍊到了也不過是六七年的時間,卻已經可以和帝界的天驕至尊相比較,這份天賦當真是世間罕見,也難怪長孫觀音,靜雯他們都會喜歡他,英雄愛美人,反之也是相同。

「嗯?」原本平靜的南星突然笑了起來,「你哥哥來了,你確定他能夠直接找到這裡?」

「哪裡?哪裡?」小靈連忙四處張望,但是卻沒有看到獸魔,不由的嘟著嘴巴,「你騙我,要是哥哥真的來了,以哥哥對我的了解一定會找到這座山的。」

嘶!

就在小靈話剛剛說完,遠遠的便能夠聽到巨獸吞吐舌頭的聲音,而且這聲音更像是蛇,或者說是巨蛇,雲層之中一個碩大的腦袋探了下來,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那是一個蟒蛇的腦袋,雖然說是蟒蛇,但是那可怕的頭顱令人發寒,尤其是一對燈籠般的蛇瞳,比之剛才的龍獸還要令人發冷。

「是獸魔!」有人大叫,看到了蛇頭之上站立著一個男人,這是來自騰蛇境的巨蛇,力量自然不用說,如今獸魔成為了騰蛇境的引子,自然和之前不同,雖然說是靈族子弟,但是靈族子弟便是這樣,後台力量都要自己尋找,這才是靈族。

「這不是你哥哥嗎?」南星笑了起來。

那天空中的蟒蛇業中與完全顯露了出來,身後一對巨大的肉翅告訴著別人它和一般蛇的不同,那身上散發出來的力量便是遠處的龍獸都忍不住低聲咆哮,最後卻又躲避,強大的凶蛇不比龍差,否則當初騰蛇就不會成為令龍都敬畏的存在了。

獸魔的目光只是一掃便向著他們這邊而來,就像小靈說的,他哥哥很了解自己,對於小靈的找尋方式非常熟悉。

巨蛇並沒有落下來,就這樣到了飛到了他們的頭頂,而獸魔則是一躍而下,對著巨蛇擺擺手,那巨蛇這才一擺龐大的身軀飛入雲層,很快便消失不見。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獸魔安穩的落到了陣法之中,南星在他落下的一瞬間關閉又開啟了陣法,這是他的陣法,他有著絕對的掌握權。

「哥哥。」小靈看到自家哥哥自然是高興無比,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哥哥,她心中還是非常想念的。

「呵呵!」獸魔也是高興,自己離開靈族這麼年也只有小靈一直跟在自己身邊,如果說龍有逆鱗的話,那小靈就是獸魔的逆鱗。

「這裡的古迹快開啟了,你生活在這裡,自然更清楚一些,怎麼樣?」南星開口問道,他自然是問他們的人員,此刻他們這個小隊伍已經有了九個人了,如果只有他們兩人,以獸魔天驕至尊的威名和南星那壓了獸魔一頭的力量,絕對不會有人來找死,但是他們還有其他人,而進入古迹的名額是有限的。

「人有點多,」獸魔眉頭微微皺起,不過很快平復,「無妨,雖然說名額有限,但是只要先進去就行,我們直接用寶物防禦,而且以你我的力量想要直接進去也不是太難的事情。」

「是嗎?那就好辦了。」南星點點頭,「這大帝古迹曾經開啟過嗎?這麼多年就沒有人從中得到什麼和大帝有關的東西?」

「不,帝界中關於大帝的古迹很多,就像是有一個規律一樣,畢竟就算是大帝這樣的存在也有自己的活動。」獸魔開口道「我也經歷過兩個大帝古迹,確實是找到了一絲關於大帝的氣息,但是也只有那麼一點而已,古迹充滿了未知性,有人曾經在大帝古迹之中找到真正和大帝有關的東西,修為成倍增加,但是大多數都只是一個空殼,就像是一個密封的盒子,這個盒子或許曾經是大帝拿過的,但是有沒有往裡面裝東西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看來你這一次在騰蛇境有了不小的變化。」南星突兀的來了一句,曾經的獸魔似乎沒有如此的多的解釋。

獸魔一愣,繼而搖頭笑了起來,他自然清楚南星的意思,只不過是人都會變,這一點是一定的,只要初心不變,那麼一切有利於自己的變化就都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