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曾經被裂空座擊敗過,肉身全毀,萬幸的是核心沒有受損,花了幾年時間才慢慢恢復過來。

可這回還要帶上一個無法動彈的同伴,在這種情況下要面對裂空座,代歐奇希斯連一絲僥倖心都提不起來,根本就是走投無路。

見代歐奇希斯遲遲沒有回答,小智確信了心中猜想,當即提議道:「這樣吧,我們來合作,你幫我抓住裂空座,我幫你把同伴救出來,如何?」

「(讓我幫你抓捕裂空座?老實說,這讓我很為難,而且我也沒法信任你,你能拿什麼來保證你能夠實現諾言?)」代歐奇希斯顯得有些遲疑。

「看來你似乎搞錯了什麼。」小智並不著急,緩緩搖著頭,「我用不著你信任我,我只要你知道,你根本就沒得選。」

說著,他抬頭看向裂空座:「無論你是否能救出同伴,你們的下場只有一個,就是被那個傢伙打成碎片。」

「(哼,那可未必。)」感受到對方話語中淡淡的威脅,代歐奇希斯的態度頓時冷了下來,「(只要我一心逃跑的話,即使帶著同伴,也並非就一定跑不掉。)」

「是嗎?」小智不置可否,「可這兒是我們人類的地盤,你擅自闖進來還搞大破壞,事先有問過我的意見嗎?」

「(那是因為我的同伴就在這兒!)」

「不,我沒說那個,你應該懂我的意思。」

小智的語氣始終是那麼平靜,可字裡行間卻透著濃濃的火藥味,大有一言不合就開打的感覺。

「(我明白了,但你必須保證,事後一定要將我的同伴還回來。)」代歐奇希斯在心底暗嘆一口氣。

若是往常,它倒是不介意打上一場,可現在卻是有著重重的顧慮,而且最重要的是……

如果沒有必要,代歐奇希斯不想和眼前這名眷顧者發生矛盾,那樣對它的未來會很不利。

「放心,我一向說話算話。」小智滿口保證道。

代歐奇希斯微微點了點頭,事到如今,它也只能寄希望於小智真的是一名信守承諾的人類了。

亂世帝女:鳳主天下 「(那麼,具體該怎麼做。)」

「很簡單,看到那片湖沒有,你待會把裂空座引過去。」

小智所指的方向是一片人工湖,綠瑩瑩的湖水在陽光的照射下,不時蕩漾著層層漣漪,只是此時這美景卻無人欣賞。

「(然後?)」

「你纏住它就行了,之後的交給我。」

「(……我明白了。)」

這計劃很不詳細,甚至可以說沒有,至少在代歐奇希斯眼中便是如此,可就像小智說的那樣,它現在別無選擇,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那麼,我要開始了,請準備好。)」

說罷,代歐奇希斯胸口的結晶發出一絲亮光,將天空中的能量罩瞬間收了回去。

裂空座本來正準備發動一次猛烈撞擊,可能量罩的突然消失讓它毫無準備,竟是一頭撞進了底下的大樓。

這一撞幾乎是將半棟大樓給破壞掉,破碎的玻璃和混泥土混雜在一起稀里嘩啦掉了下來,也幸虧裡面的人已經全部撤離,不然結果可想而知。

「嗷!」

裂空座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它抬頭看了一眼,隨即拖著自己長長的身軀,朝著代歐奇希斯所在的位置衝去,同時口中凝聚出一道破壞死光轟了過去。

不過,代歐奇希斯早有準備,身子微微往旁偏移幾步,輕描淡寫地避開了這強力的一擊。

眼見戰鬥就要開始,小智連忙讓噴火龍遠離,打算在旁邊先看一會熱鬧,找到機會後再下手。

代歐奇希斯根本不與裂空座正面交鋒,保持距離的同時凝聚出一顆巨大的能量球,從胸口處推了過去,正中裂空座的身軀之上,頓時引發了劇烈的爆炸。

「轟!」

爆炸帶起的衝擊波將附近大樓的玻璃全部震碎,發出整齊的破碎聲,而被能量球打中的裂空座直接從高空墜落,重重地砸在地面上。

「嗷——!」

滾滾黑煙之中,傳出裂空座暴怒的龍吟聲,緊接著一道金色的能量光線從煙霧中射出,直直轟向代歐奇希斯。

代歐奇希斯沒料到裂空座這麼快就能展開反擊,情急之下它立刻開始變換形態,雙臂與雙.腿瞬間粗壯了一圈,整個上半身也變得圓滾起來。

「轟!」

將近兩米粗的破壞死光轟擊在代歐奇希斯的身上,直接帶著它撞向身後的一棟大樓,可也只是僅限於此。

切換到防禦形態后,威力驚人的破壞死光只是在它身上留下了一點點燒焦的痕迹,而且很快就消失不見。

以速度來看,無疑是代歐奇希斯佔據優勢,能讓裂空座的絕大部分攻擊都落空,再加上各種形態變化,那真的是難以對付。

可裂空座的優勢在於體力和耐力,幾乎可以說是無窮無盡,只要持續戰鬥下去,代歐奇希斯肯定會被拖死。

「嗷!!!」

見到自己的攻擊居然無效,裂空座暴怒起來,仰天狂吼一聲,再度朝著代歐奇希斯衝去。

可代歐奇希斯卻似乎不想再打了,竟是直接轉身就跑,這讓裂空座更加憤怒,急速追了上去。

「哎呀哎呀,還真是像野獸一樣啊。」本來小智還不太敢確定,可現在親眼見到裂空座的表現,他是徹底相信了。

從頭至尾,裂空座都沒有任何交流的意思,不是說讓它和代歐奇希斯談和,而是諸如不屑、鄙視、仇恨等情感統統都沒有。

它就猶如毫無理智的野獸,只是一味地想要發泄心中怒火,別說與神獸比較,就連與普通精靈都大相徑庭。

「追上去吧。」小智拍了拍身子底下的噴火龍,「馬上就到我們表演的時候了。」.. 裂空座窮追不捨,一路追趕著代歐奇希斯來到湖泊上空,雙方再度爆發激烈的戰鬥。

「轟!轟!轟!」

一道接一道的爆炸聲不斷響起,原本漂亮的人工湖頃刻間化為戰場,豎立在附近的風力發電機幾乎無一倖免,被炸成一堆堆廢鐵,黑煙四起,到處都是熊熊燃燒的火焰。

裂空座出手的力度一次比一次兇猛,代歐奇希斯只能被動防禦,這種程度的戰鬥要是發生在城裡,恐怕整座拉魯斯市都要毀於一旦。

看看湖泊周圍就能明白,幾乎沒有一塊完好的地皮了。

打著打著,代歐奇希斯開始焦急起來,它一直遵照著小智的指示來行動,可對方卻遲遲沒有下一步動作,只是在遠處觀望。

趁著裂空座攻擊的空隙,代歐奇希斯趕忙向小智發出心靈感應:「(接下來該怎麼做?我快撐不住了。)」

小智不以為然,立刻用波導回應:「(別急別急,我在找機會,還有你們飛得太高了,想辦法把它引下來一點。)」

這態度完全是在敷衍,把代歐奇希斯氣得夠嗆,隨即又猛然感覺哪裡不對勁,可此時還在戰鬥中,沒有閑工夫讓它細想,只能先暫時拋到腦後。

「差不多了。」

眼看裂空座的注意力完全被代歐奇希斯所吸引,小智緩緩閉上眼睛,深深吸一口氣,精神力開始與海之王的力量相共鳴。

下一刻,整座湖面突然沸騰起來,數百根水柱齊齊噴出,從四面八方籠罩向裂空座。

這一根根水柱彷彿有實體般,在空氣中互相交織纏繞在一起,形成更為粗壯的鎖鏈。

天羅地網已經準備就緒。

「鎖。」小智猛地手一收,漫天的水之鎖鏈驟然收縮,捆向裂空座。

裂空座打得正酣,沒能及時注意到異樣,等它發現不對時,非但為時已晚,更是被代歐奇希斯死死纏住,完全脫不開身。

「嗷!」

無數條鎖鏈牢牢地纏繞在裂空座身軀上,並且在不斷收緊,使得裂空座極為難受,暴怒不已。

「恩? 浮城舊夢 好像不太對啊。」小智突然感覺有些奇怪,這效果似乎好得出奇?

水之鎖鏈沒有攻擊性,只有困敵之效,由於蘊含著大自然的神力,其強度遠超人造材料。

然而,那只是相對而言,如果對手是同樣身具神職的神獸,在神力的互相抵消下,水之鎖鏈的強度將大幅下降,甚至於面對裂空座這種級別的,連10秒鐘都支撐不住。

可此時卻是裂空座被牢牢困住,雖說它掙扎的幅度很大,但彷彿是在做無用功,鎖鏈絲毫沒有破碎的痕迹。

「我……好像搞錯了什麼。」小智皺起眉頭,這時一聲炸響打斷了他的思路。

代歐奇希斯沒有放過這個絕佳的機會,身軀再次發生變化,轉化成完全放棄防禦的攻擊形態,隨即毫不猶豫地沖了上去。

它那四根軟如麵條的觸手筆直展開,帶起陣陣呼嘯之聲,化為無數虛影,朝著裂空座劈頭蓋腦地揮去。

這是蠻力絕招。

即使以裂空座的防禦力,在代歐奇希斯的全力攻擊下也是招架不住,身上不知被劃開了多少傷口。

可由於水之鎖鏈的緣故,別說抵擋反擊,就連後撤都辦不到,只不過代歐奇希斯的攻擊同樣砍壞了不少鎖鏈,尤其是裂空座身軀的前半段,已經被破壞得所剩無幾。

「嗷!」

感受著身上傳來的一陣陣劇痛,裂空座目光通紅,發出了一聲宛如野獸的咆哮,雙眼之中蘊含著滾滾怒火。

「(可悲。)」

代歐奇希斯暗嘆一口氣,不明白裂空座為何會變成這樣,在它的記憶中,高傲的天空之龍可並非眼前這野獸般的存在。

「(雖然不知道你的身上發生了什麼,但就由我來結束你的惡夢吧)。」代歐奇希斯雙臂高舉,無窮無盡的電流在它的頂上匯聚,形成一顆半徑直達五米的金色能量球。

電磁炮!

能量球以超越音速的驚人速度朝著裂空座狂飆而去,空氣中升騰起一陣陣明顯的波紋,這是代歐奇希斯拼勁最後的餘力,發起的最強一擊。

「不好!」小智心中一驚,來不及多想,下意識地做出了行動。

水之鎖鏈瞬間化為一張純水護盾,籠罩在裂空座身前,緊接著電磁炮轟擊過來,巨大的威力推著裂空座飛速往後退。

「嗷!!!」

裂空座本能地感覺到自己的生命會有危險,情急之下竟是爆發潛力,口中噴射出一束破壞死光轟擊在電磁炮的中心。

轟隆一聲巨響,電磁炮整個炸散開來,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氣浪席捲四面八方。

煙霧中,裂空座的身影隱約可見。

代歐奇希斯這必殺的一擊,居然在小智的干擾下,被硬生生擋了下來!

「(你這是幹什麼!)」代歐奇希斯剛想要質問,卻發現小智已經不見蹤影。

轉頭一看,只見小智不知何時坐著噴火龍飛到了裂空座的上方,拋出一枚球狀物體。

「大鋼蛇,使出綁緊!」

巨大大鋼蛇的身軀長達十五米,雖然比不過裂空座,但也相差無幾,它轟然落在裂空座的身上,接著尾巴和一擺,緊緊地纏繞了上去。

裂空座剛剛才死裡逃生,還沒來得及喘一口氣,身上突然壓下一個重物,差點就支撐不住摔到地面上。

「嗷!」裂空座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在空中瘋狂地亂竄,想要把大鋼蛇甩飛出去。.. 眼看大鋼蛇就要被甩出去,小智連忙用波導發出指令:「(大鋼蛇,使出咬碎!)」

大鋼蛇嘴.巴大張,滿口的獠牙散發出白光,對準裂空座的脖子,就是一口咬了下去。

即便大鋼蛇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氣,卻依舊咬不破裂空座的鱗片,這傢伙的防禦力實在是太變態了。

好在這對小智來說無所謂,他本就沒指望這種程度的絕招能對裂空座造成傷害。

「(接著是迴轉球!)」

得到小智的指令,大鋼蛇立刻開始發力,試圖高速旋轉身體。

然而,它此時纏.繞在裂空座身上,這意味著若是自身想要旋轉,就必須有足夠的力量帶動著裂空座一起轉起來。

可惜以大鋼蛇的實力,又怎麼可能壓製得住裂空座,不過這也並非完全在做無用功,受此影響,裂空座的速度明顯慢了下來。

「巨金怪,準備好。」小智盯著裂空座,手中的精靈球拋了出去,「對準它的腦袋,最大威力的彗星拳!」

「瑞特!」

白光閃過,巨金怪怒喝一聲從精靈球中冒了出來,渾身散發著耀眼的光芒,彷彿一顆銀白色的彗星從天而降,龐大身軀與空氣的劇烈摩.擦發出呼呼聲,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撞向裂空座。

裂空座猛地感覺到不對勁,趕忙一抬頭,便看見了飛速朝它撞來的巨金怪,它想也不想,口中立即凝聚起白光,試圖發出破壞死光打落對方。

就在這時,代歐奇希斯的攻擊及時趕到,再度發射出一枚電磁炮。

雖然這次電磁炮的規模和威力都遠不如上一次,但精準度卻不賴,正好打進裂空座的嘴裡,直接在其口中引起了爆炸。

「嗷!」

即使裂空座的防禦力再強,口腔終究是相對脆弱的地方,痛得它簡直快要發狂,憤怒的吼聲響徹整個城市,可還沒等它發泄出怒火,巨金怪就如炮彈般狠狠砸了下來。

「砰!」

一聲巨響,裂空座只覺得一柄特大號鎚子敲在它的頭上,當即就眼冒金星,腦袋傳來一陣陣暈眩感,陷入了暫時的失神。

失去意識后,裂空座無法繼續維持浮空,身體不由自主地往下墜去,而它身上的大鋼蛇和巨金怪更是加快了墜落的速度。

不過,裂空座畢竟實力強悍,僅僅一瞬間便恢復了意識,並且迅速意識到自己目前的處境。

一旦落到地面,那真的是要讓任人宰割了!

裂空座瘋狂地催動著全身的力量,試圖減緩下墜的速度,而大鋼蛇和巨金怪察覺到后想要阻止它,卻是收效甚微。

「不好!」眼看著裂空座就要重新穩住身姿,小智毫不猶豫地喊道,「噴火龍,衝過去,MEGA進化!用龍爪攻擊裂空座!」

「吼嘎?!(可是你?!)」噴火龍聞言一驚,要知道這兒可是萬丈高空,若是它全力沖.刺,小智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從它背上摔落,到時候救都救不回來。

小智拍了它一下,急聲催促:「你別管我,你待會自己忍住就行了!快衝上去,快點啊!」

噴火龍被催得沒辦法,索性不再多想,直接展開翅膀一個俯衝下去,同時胸口處的MEGA進化石與MEGA鑰石產生共鳴,身體開始發生變化。

只是它還有一點不明白,小智為何要叫它忍住?忍住什麼?

很快,噴火龍就知道原因了,小智居然製造出一條水之鎖鏈,將自己牢牢固定在它的背上。

這可讓噴火龍難受死了,它是火系精靈,哪怕MEGA進化為X形態,但天生就討厭水,這怎麼也改變不了。

只是現在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噴火龍咬著牙完成了MEGA進化,鋒利的雙爪上猛然爆發出白光,對準裂空座的頭頂狠狠劈了下去。

就如同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裂空座發出一聲悶哼,再也無法支撐下去,連帶著大鋼蛇徹底往下墜落,狠狠撞在地面上,砸出一個數十米的深坑,周圍的建築物、路燈、傳送帶等設施統統被波及到,整塊地區一片狼藉。

「亞希達,快點!」小智急聲喊道,眼睛緊緊盯著下方。

煙霧中看不清情況,但裂空座的波導並沒有減弱多少,只是一下子被打懵了,若是讓它回過神來,到時候就難辦了。

「很快!」耳麥那頭,亞希達的聲音也顯得十分緊張,「現在只剩下一小批人還沒有疏散,我已經讓完成任務的警衛機器人統統趕來了。」

「總之快……」小智話還沒有,下方突然傳來一聲高昂的龍吟。

「嗷!!!」

裂空座暴吼一聲,身子大幅度扭動起來,沒幾下便掙脫了大鋼蛇的束縛,隨後甩動尾巴,狠狠地抽向大鋼蛇。

大鋼蛇來不及反應,它的體重將近一噸,卻也是被裂空座直接一尾巴抽飛了出去,沿途不知撞壞多少大樓。

小智微微一驚,迅速下令:「(巨金怪,破壞死光!)」

「瑞特!」

巨金怪臉頰上的十字花紋亮了起來,金光大作,點點光芒在其面前凝聚,隨即對準下方的裂空座轟射出一道威力無窮的毀滅性光線。

而裂空座似乎早已察覺,猛地抬起頭來,大口張開,同樣也是發射出破壞死光,兩道金色的光線在半空中發生激烈的碰撞。

只是短短几秒,裂空座的破壞死光就壓制過去,眨眼間便轟擊在巨金怪的身上,驚人的衝擊力一下子把巨金怪轟飛了出去。

「嗷!」

連續打飛兩名敵人,這讓裂空座心裡的憋屈稍微發泄出去了一點,只是在它看來,巨金怪和大鋼蛇完全不夠,它滿腦子想的只有擊殺掉那個外星生物。

就在這時,上方突然傳來一個聲音,裂空座抬頭一看,卻發現碧藍的天空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

「卡比獸,泰山壓頂!」.. 「卡比!」

卡比獸大吼著從天而降,一屁.股坐了下去,借著下墜的慣性,再加上自身那驚人的噸位,這後果光是想想就不寒而慄。

只聽「轟」的一聲巨響,地面上出現了一道道裂紋,裂空座的腦袋竟是直接陷入土裡,砸出好大一個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