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力運轉這般獃滯,這傢伙應該被爆炸搞得很慘,看情況神智應該湮滅了大半!」蒼伊注視著這靈魂體獃滯的眼神,和因為神智喪失而逸散在四周的魂力,皺眉暗道。

「不過,若非這傢伙的靈魂受到重創,我也沒辦法這麼輕易收集到它的靈魂。」蒼伊還是很滿意的,抬手就把被金絲包裹的靈魂體收入山海界。

「狼形靈魂體,等級:七星(受損程度87%)」山海老人淡淡地聲音再次響起。

「七星靈魂?!」蒼伊雙眼不可思議地瞪得老大,驚呼,「怎麼可能??這傢伙是魔獸領主!我居然殺了一個魔獸領主!?」

蒼伊覺得自己被幸福感包圍了,這感覺就像在炮火紛飛的戰場上,一個小兵拿著大炮不小心炸死了對面的大將軍。蒼伊驀然有種如夢似幻的感覺,一年前,衰老垂死的維斯萊妮給自己的壓力仍然如山如岳般,以至於蒼伊壓根沒想到自家還能擊殺這種級別的生命體。

「不對呀,這怪狼雖然強大,但還沒有像維斯萊妮那樣給我難以對抗的絕望感覺,他和維斯萊妮根本不是一個水平線上的!」蒼伊納悶了,鬱悶了,無奈了,以他對惡魔界半吊子的了解,很難理解這種現象。

「笨呀!你的蠢笨已經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山海老人吹鬍子瞪眼道,「七星的靈魂而已,不代表這狼崽子就是七星的實力,你自己就是個例子,你小子的靈魂體已經到了轉五識的境界,單論境界可以比擬七星。但以你的實力,人家七星惡魔一巴掌就拍死了!」

「依老夫看,這傢伙也僅僅是七星靈魂而已,他的綜合實力應該是微瀾這種六星巔峰的兩倍左右,但也沒到七星的實力!」山海老人講解道,「總而言之,這傢伙的實力強過六星,又比真正的七星弱得多。」

「這靈魂受損不淺,不過七星的靈魂十分堅韌,而且這靈魂中還蘊含著一絲法則絲線,當真是不可多得的寶貝!」山海老人分析道。

「當然了,都瑞卡總共才多少領主級生命體呀!領主志六千年來里記載的領主級惡魔也不過一百多,領主級魔獸們雖然多些,但想必也不會超過兩百之數。這數目看起來不少,但可是六千年以內統計的全部了,不管是魔獸還是惡魔都有生老病死,現世里行走的領主級,我估計惡魔和魔獸加起來也不過一百多點!」

「有了這個七星的靈魂體,我可以想辦法用它置換白骨鎮魂塔的器靈,增強此塔的靈性,起碼可以把此塔增強到白銀上品!」蒼伊盤算著如何處理這寶貝,「不過,這傢伙的神智雖然被震散,但難保不會再次歸攏,到時候就難辦了!恩恩,我需要花些時間把它的神智徹底抹去,也許還能找到些記憶碎片。」

「老夫倒是不建議你用這靈魂體升級那骨塔!」山海老人和蒼伊明顯意見向左,這老頭對白骨鎮魂塔十分不屑,建議道,「那骨塔是用一堆材質各異的骨骼糅合出來的,本來是沒指望孕育靈性的,不過這些骨骼有不少是勇者境魔獸的骨骼,這種級別的魔獸靈魂力量不弱,其骨骼或多或少蘊含了原主人的靈魂碎片,用一大堆的骨骼聚沙成塔,才養成了靈性,材質並不算好,靈性也十分簡單污濁,而這七星靈魂要是修補好,是可以用來鑄造黃金元器的,用這種級別的靈魂升級此塔純屬浪費。」

「那您說怎麼用?」蒼伊仔細一想,山海老人說的也很有道理,這靈魂用在白骨鎮魂塔上確實有些浪費,虛心請教道。

用你在神國碎片收集的毒素,那通過吸取生命力產生劇毒的三命月魂花,再加上這個受損的七星靈魂體,這就起碼是一個毒系的白銀上品元器。」山海老人分析道。

「這倒是個好選擇!」蒼伊眼前一亮,這樣一來自己的珍貴收藏也能派上用場了,收藏品固然是好,但轉化為自己的實力無疑更加重要。

「好!」蒼伊歡暢地大笑一聲,抽身扶搖之上,飛快地脫離已經琉璃化的大地,而後飛快地離開這片不穩定的空間,而後連連施展虛空行走,以自己最快的速度遁走。

……

在伊凡森林最中心,有一顆彷彿亘古存在的古老樹木,這顆大樹仍然綻放著生機,虯枝如飛龍般交錯,枝幹上布滿了綠芽,樹枝之大足足可以並排跑上十幾匹馬,幾百人也休想合抱這顆古樹,此樹擁有斑駁而粗糙的樹皮,樹皮的紋路滄桑古老,彷彿歲月把一些道理鐫刻在樹皮上,玄之又玄難以言明。

而古書的樹心卻早已掏空,裡面好像一個巨大的廣場,空空蕩蕩。

而樹腹內,則漂浮著一面巨大的鏡子。足足有十幾米高的圓形乳白色鏡子!

鏡面上也是一片乳白色,乳白色之上還貼著一層冰藍色,只不過冰藍色現在只佔據了三分之一的鏡面。

而幾分鐘前,蒼伊那三顆神力炸彈爆炸,能量宣洩到了千米高空中,觸發了一層神秘的乳白色霧氣,而就在此時,樹中的鏡子突然綻放出一絲淡淡的亮光,而後鏡面上的一處乳白色突然暈染出一絲淡淡的紫色,而後慢慢化成一個紫白相間的小漩渦。

樹洞里的木壁上,慢慢凸出了一個凹凸不平的木疙瘩,這木疙瘩上有眉有眼,頜下還有長長的木鬍鬚,分明是一個老人的木質頭顱。

這蒼老的木臉露出一絲詫異之色,渾濁的木眼盯著巨大的鏡盤。

「奇怪的力量,居然攪動了冰凌鏡盤,幸虧,幸虧能量太少沒有影響整個術法,自我調整一下就沒關係了!」這蒼老的木頭顱略微點了點頭。

「撒戈拉把主持術法,掌控中樞的的工作交給我,可不能出錯!」這木臉下方探出一隻木手,捋了捋雜草般的木鬍鬚,而後,整個木臉才慢慢縮了回去。 莫名其妙地被一隻怪狼威脅,險些有性命之憂,不過,事情雖然一波三折,但結果蒼伊還是很滿意的,得到了療傷聖葯三命果和一個受損的七星靈魂,付出的代價則是三顆神力炸彈,細細思量起來,還是比較賺的。

蒼伊運起虛空行走,也不知走了多遠,反正是遠離了爆炸區域,站在一座小山坡上歇了歇,四周還是布滿了積雪的樣子,不時有些雪地上的小動物跳來跳去,雖然天氣陰沉沉的,但好歹有了生機。

「這是什麼地方?」蒼伊停了下來,他是被鬼瞳帶到這裡的,根本就不認識路。而這四周也沒看到什麼道路,只是連綿不絕的一座座積雪小山。

「不會吧!難道我會迷路不成!!「蒼伊的臉色瞬間苦了下來,正在這小子鬱悶的時候,就看到遠方的天際處金光一閃,一道金線以極快的速度飛來,初時遠看不過釣魚絲般粗細,一眨眼的功夫已經來到了跟前,卻是一根散發金光的法杖,法杖頂端是一個富麗堂皇的黃金天平,天平上鑲嵌著幾塊十分美麗的寶石。

「夏爾前輩!」蒼伊連忙擺了擺手,地招呼道。

夏爾在半空中略微盤旋了一下,就輕飄飄地落了下來,懸停在蒼伊面前,而後,夏爾那看起來血肉翔實,栩栩如生的正太形象浮現了出來。

「你小子有麻煩了!」夏爾剛一出來就劈頭蓋臉地來了一句話。

蒼伊也是一愣,不明所以,問道,「麻煩?前輩指的是?」

「你讓我引開的那惡魔,居然是銀芒克家族的一位族叔,雖然不知道你小子想幹什麼,但招惹銀芒克家族可算是惹了大麻煩!」夏爾皺著清秀的眉頭,擔憂地解釋道,「銀芒克家族是岩市的第一家族,掌握著大陸最大秘銀礦的開採權,是岩市的無冕之王,家族成員佔據了岩市大半議員位置,就算市長也要看這個家族的臉色行事,在兩千年前就是大陸一等一的富貴家族,今日想來底蘊更厚。你招惹了他們,要是被發現,可就沒有好日子過了!」

「這不就是咱天朝的煤老闆嗎!」蒼伊雖然心中升了些忌憚,但想了想,這忌憚之心就壓下了,並沒怎麼放在心上,畢竟自己做的很漂亮,塔林娜連自己偽裝后的樣子都沒看到就被打暈了,而何塞則被夏爾引開了,就算銀芒克家族再生氣,又怎麼知道是自己搶了他們的東西。

「這些事情多想無益,只是徒增煩憂而已!」蒼伊笑道,「夏爾前輩,您是怎麼找到我的!?」

「你小子居然不跟我說一聲就跑得這麼遠,別忘了,咱們可是簽了保護契約,你要是出事的話,我可要承擔契約反噬的。」夏爾有些生氣了,抱怨道,「幸虧藉助契約的感應我能知道你的位置,才緊趕慢趕地攆上了!」

「呵呵,那些魔獸都去圍攻大城市了,這裡荒郊野嶺的哪來的危險。」蒼伊笑著反駁道。

「怎麼沒有危險!」夏爾倒是難得的面色一肅,「我剛才就經過了一處戰場,那裡的土地都被燒成了琉璃態,大地都陷下去了很深很深的大坑,空間也變得很脆弱,不久前那裡一定發生了領主級別的大戰!這種級別的戰鬥,你小子要是倒霉被波及到了,那可就哭都沒地方苦、哭呢!」

「額!」蒼伊無言以對,他想了想,關於那老狼的事情最好瞞住夏爾為好,誰都需要秘密的,更何況夏爾這傢伙渾身上下都是秘密點,彼此也只是合作關係而已。想到這裡,蒼伊就裝出一副吃驚后怕的樣子,連連讚歎夏爾前輩多麼英明神武明察秋毫,好半天才把這正太敷衍了過去。

「我要休息半個月,沒到生死關頭不要叫我!」夏爾鑽入審判之仗內,叮囑蒼伊道。

蒼伊則沒好氣地把變成拇指大小的審判之仗再次掛著胸前,心中抱怨道:「休息半個月!這半個月可不是地球上的十五天,而是整整四十五天!不過是應付一個四星惡魔,哪會消耗多少,這傢伙定是不願意被我當槍使,所以乾脆當起了縮頭烏龜。」

「對了!竟然忘記問問這裡是哪了?」蒼伊一拍腦袋,突然想起了這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但摸了摸脖子上吊墜般的審判之仗,轉瞬間就泄了口氣,「算了算了,夏爾這傢伙看來短時間內不會出面了,我還是自己走吧,反正有許多冒險術法可以用的。」

蒼伊口中所指的冒險術法,並不是戰鬥時互相對轟的破壞類法術,大多是在野外生存中需要掌握的一些消耗不大的小法術,像在乾旱環境下製造飲用水的『凝水術』,沼澤環境下方便行進的『泥土固化術』,在曠野里用來確定方位的『定位地針』,更神奇的還是那可以藉助空間信標,任意穿梭於萬里之外的『空間之門』,當然,這種級別的冒險法術已經不是一般人能掌握的了!

不過,一些確定方向用的小法術蒼伊還是會的,畢竟在夜鶯市的圖書館可是收集了不少魔法書籍。

蒼伊想了想,從空間戒指里掏出一顆圓滾滾,拇指大小的土黃色魔晶,這魔晶還是從鬼瞳那裡騙來的呢,想到這裡,蒼伊又惋惜起來鬼瞳那儲物空間,想來那空間內還有許多寶貝,不過鬼瞳已死,只剩個受損嚴重的靈魂體,那些寶貝也就只能在空間夾層中慢慢飄飛,直到一天和儲物空間一起坍塌湮滅。

感嘆了一下后,蒼伊把這魔晶輕輕捏在手裡,強大的精神力如入無人之境般鑽入魔晶內,瞬間調動出頭髮絲大小的細細元力,腦海中浮現出書本上刻劃詳細的陣勢,那六芒星法陣上的每一道花紋都彷彿深深印在了腦海。

「定位地針,起!」蒼伊低喝一聲,這陣勢轉眼間就布置了出來,雖然自家沒有能勾動地脈的土系元力,但魔晶里的元力可是實打實的三星級,當下,就有一片土黃色的清輝從蒼伊跳躍的五指間飛出,很快鑽入地下,而後地下的土壤處突然凸出一隻手指粗細的土柱,這柱子的頂端十分尖細,好像一根土質的長針,此柱慢慢往上生長,直長到一米長度時,突然一下子從根部斷開,而後傾倒在地上。

蒼伊觀察著這土柱子傾倒的方向,看著那尖細頂端指著的方位,默默點了點頭,「這尖端所指就是北方了,雖然說那怪狼速度很快,但也不可能半天的功夫就超過通靈城,這裡離通靈城應該是很遠的,我只要往北走,早晚能到橫貫都瑞卡大陸的錫林河,通靈城離錫林河不遠,找到錫林河后就好辦了,中途要是能遇到惡魔那就更好了!」

確定了大方向,蒼伊就不再猶豫,先是默默運起體內元力,讓胃中的擬形丹收斂藥力,先把自己的相貌恢復原狀,而這擬形丹經過這麼久的折騰,一收斂藥力就猛地化為碎粉,被強烈的胃酸徹底消解。

蒼伊的身子自然是一陣輕鬆,整個形體都恢復了過來,搖了搖自己細長的尾巴,蒼伊屁顛屁顛地向著北部跑去。 蒼伊在連綿的小山中奔跑著,手裡拿著一個圓盤似的魔獸雷達觀獸儀,儘力避開沿途的魔獸,雖然以他的實力也能獵殺些魔獸賺取魔晶,但現在可是獸潮來臨時期,魔獸們大多成群結隊,看著觀獸儀上密密麻麻的淡黃色光點,蒼伊果斷避開了一群暴走的地鱗蛇。

在雷達和神識的幫助下,蒼伊還是很悠閑的,一邊趕路,一邊還有空閑來研究一下自己新得到的十點成就點再配合自己剩下的一千多積分可以購買什麼東西,得到鬼瞳的殘破靈魂后,山海老人收集了一部分靈魂碎片,蒼伊也得到了十點成就點和五百積分的獎勵,現在累積的成就點達到了一百三十點,不過第十一級山海界卻需要累積兩百成就點才能開啟,而且第十一級山海界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讓蒼伊很是期待。

「得到了三顆虛空寶石內殘留的知識后,經過這幾天的歸納整理,我估計已經晉級空間學中級了,雖然沒有進行考核,但應該是晉級了沒錯!」蒼伊這麼想也是有根據的,他現在得到的空間學知識雖然雜亂,但藉助這些知識,蒼伊試著做了幾套滿分一百分的試卷,其得分都在九十分以上,這些試卷是蒼伊在圖書館看到的一本冷僻的《空間學中級考核歷練試卷解析》,那本磚頭厚的殘紅書皮的參考書讓蒼伊有種瞬間回到天朝參加高考的感覺。

要知道,惡魔界學問的初級和中級考核並不涉及法則,所以為了方便是書面考核,也就是像天朝高考一樣,是每年集合需要考核的惡魔,在相應的具有考核資格的地方進行考試。不過高級以上的考核就複雜多了,這些容后再說。

蒼伊估算了一下自己關於空間學的邏輯思維能力,估算了一下自己應該可以學習一些中級空間學術法了。

「前輩,打開技能樹!」蒼伊分出一部分心神沉入山海界,對老人說道。

瞬間,蒼伊面前浮現出一個樹枝狀結構體,轉職成為虛空行者之後,蒼伊就獲得了虛空行者的傳承知識,這個職業的專屬的技能是技能樹的主幹,而各種等級的空間術法則是技能樹的枝葉。

醫見鍾情:惹上無情首席 蒼伊現在掌握的空間術法不多,整個技能樹的主幹低矮,分支居然只有三個。蒼伊掌握的職業技能虛空行走現在只有初級,而那三個分支則分別是初級虛空凝滯之盾,初級虛空月刃,無品級狀態類術法『掌控之手』。

蒼伊看著自己可憐的技能樹,有些無語了,那些元素法師像自己這樣的等級,技能樹上沒有十幾個術法都不好意思出門和人打招呼,哪像自己只有區區四個術法這麼寒酸。

不過,蒼伊對敵的手段也不少,比起空間術法,蒼伊還是更擅長靈魂術法,不管是靈魂之刺還是諸多靈魂之刺的組合技都用得爐火純青。

「恩恩,我看看,我現在只剩下一千三百的積分,不過成就點還剩下三十點之多。」蒼伊先摸了摸自己的錢包,略微有了點底氣,才開始研究山海老人能提供什麼好東西。

「果然,可以修習中級空間凝滯之盾,十點成就,三百點積分。中級虛空行走,十五點成就,五百積分。中級虛空月刃,五十點成就,兩千積分!」蒼伊默念了一番。

虛空月刃的升級居然要花費這麼多,蒼伊雖然吃驚,但心中還是有預料的,畢竟只是初級的虛空月刃,殺傷力居然就堪比四星奧義級別的術法。晉陞中級的消耗大些也是可以理解的。

「除了升級技能外,還能順著技能樹研究新的技能,我看看,按照職業傳承的信息來看,虛空行走之上是名為虛無亂流的攻擊奧義,但需要高級空間學造詣!暫時根本不用想!」蒼伊有些鬱悶了。

「好歹我也是一個高級職業者,不能這麼寒酸。」蒼伊自我阿q了一下,自己上輩子辛辛苦苦二十年讀的物理研究生學位,在這裡也換了個高級物理學學問,雖然身為高級學問,但蒼伊以前並沒怎麼上心,只是研究了一個十分雞肋的力量槓桿。可以增加自己兩倍的力量,但蒼伊這傢伙力量並不高,而且近身戰鬥雖然學過些劍術,但並不習慣這種戰鬥方法,所以基本沒用過幾次。

至於高級鍛體學,蒼伊空有高級的學位,卻一個技能都沒有研究出來,真是暴殄天物,浪費了好學問。不過這也情有可原,蒼伊這高級鍛體學只是靠提坦生命藥劑和撒戈拉的精血硬生生堆上來的,根基不穩,哪有機會研究鍛體學技能。

「這麼看來。我還有很多潛力可以發揮。」蒼伊倒是很,盤算著自己的上升空間,不過,要想研究出和學問相對應的高級技能,以蒼伊現在的積分和成就點根本就是杯水車薪。而單靠自己研究起碼需要十幾年的苦工。

「我要想辦法儘快獲得積分和成就點。」蒼伊認識到自己和那老狼的察覺,對實力有種緊迫感。

鍛體學給了蒼伊十分強大的體魄,再配合初級的劍術確實傷害不俗,但蒼伊這個人有個弱點,十分正常的弱點!

他怕死!

身為一個穿越過來的宅男,蒼伊怕死的心根本無需掩飾,當初想都沒想就把自己的職業方向放在空間學上,他潛意識裡也許更多考慮的,是空間學卓越的逃生能力。而之前對物理學的不重視,也許也和他前世在天朝空有一腦袋物理知識卻不受待見有很大關係。

「我看看,學徒級技能光滑和初級力量槓桿用處都不大,其餘的什麼敏捷槓桿,反應槓桿都是輔助類的技能,不學也罷,除了這些槓桿,還有些很特別的技能,嗯,能量學裡面居然有個初級內能轉化,可以把內能也就是熱能轉化為元力,也可以把元力轉化為內能。汗,感覺沒什麼用……」蒼伊仔細研究著,最終找到了一個好技能,「初級重力控制,初級時只能控制一到十倍的重力,中級時能控制十到一百倍重力,高級時已經能參悟重力法則的皮毛,擁有一個十分強大的重力空間。按照介紹,這個重力空間活生生就是領域的縮小般。」

「好,就按照這個方向學習技能!」蒼伊怕死的性格又作祟了,這個技能雖說不是很強力的殺傷技能,但關鍵時候給敵人來一下,不管是逃跑還是殺敵都是很不錯的。

「初級重力控制,三百積分,五點成就,中級重力控制,五百積分,十點成就。高級重力控制,五千點積分,五十點成就。」蒼伊看了看,不覺唏噓道,「高級技能居然貴了這麼多。買不起呀,買不起!」

「前輩,請您幫我研究初級重力控制和中級重力控制。」蒼伊退而求其次,向山海老人說道。

「當然可以,老夫既然擔任了研究院的首任研究員,自然會負起責任來的。」山海老人捋了捋長須,道貌岸然道,「不過,那個蛤蟆女妖怪不在這裡幫忙,老夫一人精力有限,研究這些需要十幾天才能交差。「」

「蛤蟆女妖精!?」蒼伊先是一愣,而後才反應過來,「您是指紅吧,我派她去保護媽媽了。」

「所以說,你小子還是人手不夠….」山海老人又開始嘮叨了。

蒼伊連忙把心神收了回來,不去管那老人的聒噪,蒼伊知道,山海老人一直希望自己可以把更多智慧生命接引到山海界,這樣有助於山海界的恢復。但蒼伊何嘗不想多來幾個手下,但惡魔界的這些惡魔可不是好拐騙的,政府部門裡有專門管戶籍的市政機構,一旦有失蹤情況是要大加調查的,而紅本就是身世有些曲折的黑戶,所以蒼伊也不怕被查。但自己要是不分青紅皂白地搜刮人口,一旦被注意,那可就無法解釋了。 (五一忙著旅遊去了…

確定了自己修鍊的事宜,蒼伊也心中更加安穩了些,趕路的速度更是快了三分。

大約走了將近七個小時的功夫,眼看天空中的紫極天日越來越淡,夜色將近,蒼伊還是在一片連綿的小山中逛游。

這些小山上倒也有些土著的魔獸,不過都是些低等級的小傢伙,大多數連星級都沒入,根本不值一哂。

「不會吧,難道讓我在這荒郊野嶺里過夜不成!?」蒼伊有些無奈了,這裡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連個人影都沒有,更別說歇息的地方了。

正胡思亂想著,遠處突然響起了一陣悠遠的歌聲,歌聲粗獷,大開大合,明顯是鄉野民歌。

蒼伊靜靜地聽了一會兒,才笑道,「這下好了,吟唱鄉野民歌者,自是樵夫獵戶。看來附近有個村子。」

順著歌聲的方位,蒼伊大步疾走,很快就來到了一座百米高的小山上,這小山很是奇怪,雖然是夜晚,但還是有一層淡淡的霧氣彌散,空氣中的水汽也很足,穿在身上的乾衣服不一會兒就會濕了,而一條冰封著的小溪從山頂蜿蜒而下,一位長相十分奇特的惡魔,身穿厚厚的雜色皮衣,正站在冰上,拿著一個長棒子不知在做什麼。

蒼伊先不露面,躲在一顆大樹後用神識窺探著。

最美的時光(被時光掩埋的祕密) 「我的媽呀,這惡魔難道是美杜莎的兄弟不成!」蒼伊真心被這惡魔的奇形怪狀嚇了一跳,這傢伙身材魁梧,體格粗壯,身體包裹在厚實的皮衣里,也看不出有沒有長鱗片,但那一頭粗如手指的長發可就真的嚇人了,每一根頭髮都有拇指粗細,而且頭髮的頂端居然還長著一顆眼球。

「是眼魔族!」山海界內,山海老人手指一點,蒼伊的眼前出現一本翻著金光的書籍虛影,上面寫著五個大字『惡魔種族史』。

蒼伊把神識沉入其中,無數字元在眼前蝌蚪般遊動著,蒼伊順著老人的指示。瞬間便查到了關於此族的資料。

總裁的偷心絕招 「眼魔族,天生的精神力特長者每一個眼魔族都是天生的御獸師。」蒼伊突然有點羨慕眼魔族的天賦了,他們擁有很多個信息處理中樞,每一根頭髮,不,應該說每一管頭髮,都是一個小型大腦,可以和一隻魔獸締結聯繫,馴服魔獸,也就是說,眼魔族有幾根頭髮,就能擁有幾隻魔寵,實在是天賦異秉。

「不過這樣子也實在猙獰了點,有得必有一失嘛。」蒼伊對這眼魔族的相貌都不忍細看了,當下想了想,最終還是決定出現為好,畢竟天色已晚,早點找到個落腳的地方才好。

「咳咳,這位大叔..」蒼伊施施然從樹後走出,剛要打聲招呼,就看見那眼魔族大叔猛地扭頭,把食指豎到嘴唇前,分明是要自己噤聲。

蒼伊也不是沒眼色的,當即就閉上了嘴,心中暗自納悶,「這傢伙一點驚訝的樣子都沒有,絕對發現我了,但這大叔絕對僅是一位一星惡魔,怎麼可能發現我,真是奇怪。」

蒼伊正胡思亂想著,就聽見面前的小溪突然響起一陣吱啦吱啦的聲音,定睛細看,卻是那眼魔族大叔手裡的長棍子,不知何時已經插入堅冰中,這吱啦聲正是小溪冰面上發出的,這冰面上好像有一隻無形的刻刀,在飛快地刻劃著,冰屑紛飛中,一個乳白色魔法陣以那長棍子為中心被勾勒出來,而且亮起了盈盈白光。

蒼伊看得有滋有味的,這種魔法陣他還是第一次見到,空氣中的元力居然丁點都沒有調用,真不知道這法陣是幹什麼的。

「起!」就聽這眼魔族大叔氣沉丹田,一聲大喝,猛地把插在堅冰中的長棍子一下子拔了出來。

「我勒個去,那是神馬?」蒼伊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他看到那長棍子下面居然多了一條金黃色的魚,此魚很是奇怪,說是魚還真有些勉強,誰見過長須蛇尾,臉上還長著一隻黃金長角的怪魚。

與其說魚,還不如說是水怪。

而那乳白色的魔法陣,此時卻像是一張白色大網,把這黃金水怪牢牢捆綁了起來。

這眼魔族大叔就這樣大大咧咧地扛著長棍,把這半人高的黃金水怪背在背上,徑直往蒼伊這兒走來。

「這位小哥好呀。」這眼魔族大叔面丑卻心熱,抓住這黃金水怪后好像心情很好,笑眯眯打著招呼。

「大叔好,我在這附近轉了好半天,迷了路途,敢問大叔,這附近可有什麼村落。」蒼伊也禮貌地回應,那眼角還時不時瞥了瞥眼魔大叔背後的水怪,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

這大叔也發現了這一點,他一抖手就把這水怪放了下來,擺在地上讓蒼伊看了個夠,這水怪一開始還不甘心地撲騰了幾下,但蒼伊看到那漁網般包住長須蛇尾水怪的乳白法陣亮了亮后,這水怪就老實了下來。

「這是獨角鱗魚,頗擅長吞吐雲霧水汽,前幾天家裡的孩子來這裡玩耍時,說此處雲霧極多,險些迷路,我就懷疑有水系的魔獸在此吞雲吐霧,今天就帶著困獸棒來捕捉了,沒想到居然能抓著一隻金鱗級別的獨角鱗魚。要知道,這獨角鱗魚本就罕見,金鱗級別的魚王可是有成為勇者境魔獸的潛力,這要是馴服成功了,那可就….」這大叔與其說是,還不如說是興奮,興緻勃勃地向蒼伊介紹著,眼睛都捨不得離開獨角怪魚一會兒。

蒼伊自然是和大叔一陣胡侃,得知再翻過幾座小山,就有一處名為雷澤村的小村莊后,蒼伊果斷提出和大叔結伴而行。這大叔也沒多想,很爽快地就答應了下來。蒼伊一路上自然不會閑著,和大叔交談了一會兒,就把雷澤村的情況問了個清楚,這大叔名為格特,是雷澤村的第七高手。得知這一點后,蒼伊就對這雷澤村有了清醒的認識,一個一星惡魔都能排的上號,可見這村子多弱了。而聽說那第一高手也僅僅是一位四星惡魔而已。 雷澤村是一個毗鄰雷澤河的小村子,等級不過區區一星惡魔村,勉強從一些流浪漢的聚居點升級成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小村子。

蒼伊和格特大叔一邊走著,一邊翻看著《都瑞卡大陸地理圖志》,在高跟鞋般地形的都瑞卡大陸上,橫貫大陸中央的錫林河是諸多小型河溪的主要歸宿,雷澤河就是錫林河的一條小支流,這些河流物產豐富,沿途滋養了許多大大小小的惡魔村,這雷澤村就是這星羅棋布的村莊中不起眼的一個。山海老人在最全的地圖上仔細尋找了半天,才發現了這個小村莊的位置。這個村子里居住的大部分都是眼魔族,眼魔族在惡魔界精英種族中也算是比較強力的,其精神力和馴獸天賦更是難得,蒼伊自己也想不到,居然會在這裡遇到一幫隱居的眼魔。

「從雷澤村到通靈城,搭乘普通的馬車只需要二十幾天的路程,看來那老狼倒還讓我少走了一段很長的路呢。」蒼伊倒是很,欣欣然跟著格特往雷澤村走去,一路上好奇地問著關於眼魔族馴獸的話題。

格特抓到了如此珍貴的黃金獨角鱗魚,正是的時候,再加上蒼伊故作乖巧,又吹捧了幾句大叔威武之類的好話,這豪爽大叔也沒什麼心眼,蒼伊基本上問什麼,大叔也就《筆下文學》了出來。

「說起來,我們眼魔族的天賦真不是說笑的!」格特大叔一臉自豪地笑道,「擁有幾個多出的眼球,我們就可以靠著精神力馴服幾隻魔獸。一般的眼魔族惡魔大約可以擁有十幾隻眼球,天才點的可以擁有二十幾隻,不過大叔我天資一般,只不過擁有十七隻魔眼!」

「那大叔擁有足足十七隻魔寵嗎?「蒼伊有些羨慕了,十七隻魔寵,就算等級低點,大家一擁而上絕對擁有越級挑戰的資本。

「怎麼可能?」格特大叔啞然失笑,「我們的魔眼不是想用就能用的,使用魔眼和魔獸進行精神連接,每一次都需要永久佔用一部分自己的精神力,以大叔我的精神力,現在也剛剛和三隻魔獸進行精神連接而已,而大叔鏈接這黃金鱗魚所需的精神力很多,不是幾天內可以鏈接的。」

「原來如此,精神力就相當於內存,每下載一個魔獸到計算機都需要消耗一定的內存,一旦內存不夠,就算你有再多的軟體(魔獸)也沒辦法下載了。」蒼伊自己暗暗考慮了一下,就明白了其中的關隘。

眼魔族的確是天賦異秉,其最強大的天賦其實並不是強大的精神力,擁有強大精神力天賦的也不止眼魔族一個,眼魔族天賦最珍貴的還是那一顆顆魔眼,每一顆魔眼都是一個小型大腦,珍貴的信息處理中樞,像普通的一星馴獸師,只能和一隻魔獸進行精神力鏈接,因為精神力鏈接負荷很大,這負荷是對一個人各種信息處理能力的負荷,相當於是大腦的負荷。而多出的十幾個小型大腦無疑會分攤大腦大量的運算量。

精英種族都有這種厲害的天賦,身為高等惡魔的威斯東一族絕對不僅僅只是超絕的智力。不過塞西莉亞那小丫頭年齡太小也看不出什麼,改天一定要仔細問問。」蒼伊有些咋舌,心中暗道。

蒼伊和格特都身手矯健,只用了十幾分種便翻過了好幾座小山,蒼伊閑來無事,看了看格特的身旁,並沒發現什麼跟隨的魔獸,不由得有些好奇了起來。

「那叔叔您都有哪幾隻魔獸呢,能讓我看看嗎?」蒼伊終於忍不住問道。

「當然可以,沒什麼可顧忌的,都是些普通的魔獸。」格特笑了笑,但那笑聲中的自豪之意可是很明顯的。

「這大叔的魔寵看來不是什麼大路貨。」蒼伊有了這麼個認識后,就有些真的好奇了,他本來只是閑來無聊想和這大叔聊會天,現在就真想看看他有什麼好魔寵值得自豪了。

在蒼伊好奇的眼光中,格特摸了摸肩頭的一處凸出,瞬間,一隻淡青色的蜻蜓身形的昆蟲從肩頭飛出,震蕩著絲綢般透明的翅膀,在黃昏的天空中飛了一陣,就停留在格特粗糙的手指上。

「小伊,你看這隻木蜉蝣。」格特笑著摸了摸這手指大小的蜻蜓樣昆蟲,這是一隻蜉蝣蟲,本來朝生夕死的蜉蝣蟲雖然說只有很小的幾率發生魔化,但架不住蜉蝣蟲那可怕的數量,所以每年蜉蝣蟲的孵化期,都會有大量由普通獸類蛻化為魔獸的蜉蝣蟲。這隻木蜉蝣身上充滿了樹木的氣息,體色是斑斑駁駁的棕黃色,彷彿和樹木融為一體,就貼在格特的皮衣上,蒼伊居然硬是沒有發現。

蒼伊還是第一次見到蜉蝣蟲這種東西,畢竟蜉蝣蟲的繁殖需要豐潤的水澤,森林周圍的村子和城市蜉蝣蟲很少,也就很難出現魔獸化的蜉蝣。

「哈哈,這傢伙很可愛,我家裡的小丫頭也很喜歡呢。」格特看著蒼伊兩眼放光,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開懷大笑道,「蜉蝣這種蟲子很常見的,不過魔獸化的蜉蝣就不多見了,大叔我這隻也是家裡專門養的一群蜉蝣,經過秘法強行催化才得到的。」

「蜉蝣雖然經過了變異,但戰鬥力依然很弱,這隻蜉蝣主要是用作偵察,你小子剛一靠近我,就被這蜉蝣發現了。」格特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