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好,你沒有你沒有,是媽上了年紀眼花了,剛才竟然看見你和小川抱在了一起,哎,年紀大了,都做上白日夢了,媽還以為美夢成真了呢。」

「好啦雲霞,別逗孩子了,讓他們吃晚飯吧,都一天沒怎麼吃飯了,肯定都餓壞了。」趙梓馨見丁雨眠實在有些難為情,便強忍著笑意,拉了拉韓雲霞的衣袖說道。

「好,就讓這倆孩子先吃飯吧。」韓雲霞清了清嗓子,丁航立馬懂事的走上前來,將打包來的新鮮飯菜放在了病床前的床頭柜上。

「吃吧,都是剛做好的。」

「好的,謝謝丁叔。」

「小川不用客氣,都是自家人。」 大國航空 丁航一笑說道。

「晚上還用打點滴嗎?」洛百川插嘴說道。

「不用,但是明天還得打兩遍,上午一遍下午一遍。」洛川無奈的說道。

「也挺好,你就老老實實在醫院躺著,哪也別去,我和你媽明天早上會起早過來看你,反正這幾天也沒什麼工作,你也好好讓自己放鬆一下吧。」洛百川看著洛川說道。

「嗯,好。」洛川點了點頭。

「那你和雨眠先吃著,我和你爸就先回去了,有什麼事的話就找值班護士,自己一個人沒問題吧?」趙梓馨走到洛川身邊,關切的問道。

「放心吧,我沒事,再說了,我也不是小孩了。」

「在爸媽眼裡,你永遠都是孩子,真是的,哪有成年人三天兩頭一受傷的,你就不能讓爸媽省點心。」趙梓馨說完,白了洛川一眼,就拉著洛百川離開了病房,連讓洛川反駁的機會都沒給。

「你媽就是嘴硬,我們去吃飯這一路上,說的全是擔心你的事,無非就是當你面她不好意思說罷了。」見趙梓馨走後,韓雲霞這才笑著告訴洛川事實真相。

「其實我都懂,她能了解我,我又何嘗不了解她,叔、姨,你們要不坐下來再吃點?」洛川笑著說道。

「不用了,我和你丁叔都已經吃過了,實在吃不下了,這些就留給你和雨眠吃吧。」

「媽,太多了,我們吃不了的。」

「沒事,實在不行當夜宵了。」

「吃夜宵會胖的。」

「沒事,正好你太瘦了。」

「……」

「對了,你是打算今晚出院還是明天跟小川一起出院?你要是今晚出院媽這就去和你爸給你辦理出院手續去。」韓雲霞看向丁雨眠說道。

「不用了吧,今天太晚了,多麻煩,還是明天出院吧。」丁雨眠想了想說道。

「沒事,還不算太晚,媽也不累,你要是想出院的話媽就給你辦理手續,不用多少時間的。」韓雲霞有意無意的說道。

「您還是回去休息吧,為我跑了一整天,累壞了吧。」丁雨眠關切的說道。

「切,想陪小川在這就直說,還跟老媽玩起這彎彎繞了。」韓雲霞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沒有……」

「好啦好啦,明天早上媽再來看你,我和你爸也就先回去了,晚上你多看著點小川,別看他現在這樣不像受傷的樣子,他昏迷那陣醫生跟我們說他受的傷也不小,也是需要調養一陣子才能恢復的,明白嗎?」韓雲霞語氣嚴肅了幾分說道。

「好,我會的。」丁雨眠點了點頭。

「好,那媽就先走了。」

「阿姨再見,叔叔再見。」

「好,小川注意休息。」

「嗯。」

「……」

這一行四人離開之後,空曠的病房裡又瞬間安靜了下來,洛川看向站在自己床邊的丁雨眠,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你笑什麼?」丁雨眠好奇的問道。

「沒什麼,只是覺得你太有趣了……」 「我怎麼了?」丁雨眠不解的問道。

「剛才那副模樣,跟個受驚的小貓似的,太好笑了。」洛川忍不住偷笑道。

「你還敢取笑我,都怪你,都不說喊我起來,丟死人了。」丁雨眠惱怒的掐了洛川一把說道。

「哎哎哎,別掐,是我不好,都怪我沒喊你,是我的錯好了吧。」洛川急忙求饒著說道。

「哼,這還差不多。」丁雨眠這才解氣,哼了一聲之後回到了自己的床鋪上。

「吃飯啊,跑什麼?」

「我不怎麼餓,你先吃吧。」丁雨眠擺了擺手說道。

洛川看了看床頭柜上的菜肴,之後滿頭黑線。

「大骨頭……」

「這東西,你是不吃的吧?」洛川看向丁雨眠問道。

「嗯,我不愛吃這種東西。」

「所以,你不是不餓,你是不想吃對吧?」

「差不多。」

「挑食可不是好習慣。」

「我不挑食,我不愛吃的東西很少的。」

「似乎肉類食物你都不愛吃。」

「你!!!」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咱們出去吃點吧。」洛川笑著說道。

「出去?算了吧,你身體吃不消的。」丁雨眠搖了搖頭說道。

「沒事的,要不在屋子裡躺了一下午也快憋瘋我了,正好你還不愛吃這些菜,那就出去吃口飯,不過分的。」

「你能行嗎?」丁雨眠半信半疑的問道。

「當然能行啊,你看我現在不是生龍活虎的嘛。」

「那好吧。」丁雨眠其實真的有些餓了,被洛川這麼一誘惑,自然就忍不住點了點頭。

兩人穿好外套后,就離開了市中心醫院。

「想去吃些什麼?」洛川看向丁雨眠問道。

「不知道啊,先走走看吧。」

「好。」

兩人順著街道旁的小路,一路朝市區中心走去,一路上兩人時不時的聊些之前經歷過的小故事,時不時的哈哈一笑,時不時又有些悲傷,總之一路上還是很充實的。

「好像上一次和你出去還是帶你去迪士尼玩吧?」

「嗯,那次玩的真的好開心,連續好幾晚我都夢見了呢。」丁雨眠臉上掛著一抹笑容說道。

「沒事,以後還會去的。」

「嗯,以後還要帶我去玩。」

「一定。」

「咱們去那裡吃吧!」路過一家燒烤攤,丁雨眠突然停下了腳步,一臉笑意的看向洛川,之後用手指了指燒烤攤的方向。

「你要吃燒烤???你不是不吃這些東西的嗎???」 重穿農家種好 洛川十分不可思議的問道。

「什麼嘛,我只是不敢吃太油的食物,怕變胖,又不是不愛吃這些東西,哪有人會不愛吃這些東西的啊。」丁雨眠白了洛川一眼說道。

「那大骨頭你為什麼不吃?」洛川不解的問道。

「你見過哪個女孩會當自己喜歡的人面前啃大骨頭的!!!!」丁雨眠嗔怒的說道。

「好吧,我懂了。」洛川滿頭黑線,急忙點頭如搗蒜般答應。

兩人走進小攤,找了個稍微清凈的地方坐了下來,店夥計很快就走了過來,兩人點了一些烤串,在等候的過程中,無聊的翻看著手機,回復一些朋友的關心。

由於小店的客人並不多,所以洛川點的烤串很快就做好端了上來,兩人就開始行動了起來,偶爾聊一些有的沒的,氣氛還算愉悅。

「洛川,那邊有幾個人一直在看咱們。」丁雨眠一抬頭,目光又和對面餐桌上那幾個小混混般的男生對上了。

「你還沒習慣嗎?」洛川不解的問道。

「習慣什麼?」

「你這種女孩,被人圍觀不是正常的嗎?專心吃,不用理他們就好。」

「胡說。」

丁雨眠白了一眼洛川,不過也沒再理會那些人,而是繼續吃了起來。

「美女,能不能陪我們哥幾個喝一杯,哥幾個可從來沒見過你這麼漂亮的小丫頭啊,要不跟哥走把,帶你吃香的喝辣的。」

突然,一名男子醉醺醺的走到了餐桌旁,笑嘻嘻的看向丁雨眠,完全無視了洛川。

「不了,我有男伴。」丁雨眠直接拒絕著說道。

「哎呀小美人,就這種小娃子能給你什麼,還是跟哥幾個混,保證讓你****啊。」男子猖狂的笑了起來。

「給你三秒鐘時間,馬上滾出我的視野里。」洛川沉聲說道。

「小崽子你說什麼?再給老子說一遍?」那名男子像是自尊心受到了打擊一樣,立馬就坡口大罵了起來,而身後那桌的三個人也立馬一臉兇狠的湊了過來。

丁雨眠有些害怕,但看了看自己面前的洛川,依舊安穩的坐在那裡一動不動,心裡瞬間就踏實了不少。

「我再說一遍,三秒,滾出我視野。」洛川加重了幾分語氣說道。

「媽的,給這小子點教訓,卸他一隻胳膊,出事我擔著。」男子怒罵了一句,之後便將洛川圍了起來。

「大海,你還在我這鬧事是吧?是不是又想吃牢飯了?馬上滾!」遠處傳來店老闆的聲音,那名叫大海的男子雖然一臉不屑,不過還是停了下來。

「我說老趙,我就教訓個不長眼的小子,至於這樣么?」

「我不管你怎麼鬧事,在我這吃飯的客人,你要是敢動他一下,我馬上叫劉所來把你抓回去。」 交錯的記憶之光 店老闆走到大海面前,一頓怒罵。

「好了好了,我們也就是見這小妮子太好看,想請過來喝一杯酒,誰知道這小子不識抬舉,還敢罵我們兄弟幾個,這才想給他點教訓。」大海無所謂的聳聳肩說道。

「三秒鐘到了,你還沒有滾,那就讓我送你滾吧。」

店老闆剛想說話,就看見洛川站了起來。

「媽的,你還敢罵老子……」大海話沒說到一半,就感覺自己腹部像被卡車劇烈撞擊了一下,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被洛川一腳踢飛出三米遠。

「媽的……」剩下那幾個小混混愣了一下,眼睛立馬露出了凶光,可還沒等他們罵完這句話,就被洛川全都給放倒在了地上。

「這……」

短短不到三秒,大海這一群惡霸就被一個看著特別秀氣的男孩給打的躺在地上哼哼,店老闆吃驚的看向洛川,好久沒說出話來。

「抱歉,撞壞的桌椅,我會照價賠償。」洛川淡淡的說了一句,之後又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不用不用,本來這小子就經常來騷擾我的客人,你能給他們打跑,也算是幫了我一個忙,哪能讓你賠償,我先報警,二位繼續用餐吧,今天這頓我請!」店老闆笑著說道。

洛川沒說話,拿起一串肉串遞給了丁雨眠。

「吃這個,這個好吃。」

「其實店老闆已經解決了,你不用親自動手的,萬一受傷了怎麼辦?」丁雨眠皺著眉說道。

「我做事情,只看值不值得,不看後果如何,他們當著我的面調戲你,我給他們三秒鐘滾蛋的機會,他們沒有珍惜好這個機會,還能怪我呀?」洛川一臉無辜的說道。

「行吧,你總有這些道理。」丁雨眠無奈,只好退了一步。

兩人吃完后,店老闆死活也不要洛川結賬,洛川只好道過謝之後就帶著丁雨眠離開了這個燒烤攤,警方隨後也趕了過來,將在地下躺了快半個小時的大海等人帶回了局裡,想來這一次警方不會在手軟,會讓這些小混混得到應有的懲罰。

「抱歉,我總是給你添麻煩。」丁雨眠有些低落的說道。

「添什麼麻煩?」洛川不解的問道。

「我被兇手迷昏到湖中,是你救得我,王傑開車撞向我的時候,也是你救得我,今晚也是你替我解得圍,如果你不在,我能不能離開還不一定呢……」丁雨眠嘆了口氣說道。

「這有什麼麻煩的,你長得漂亮,招狼不是很正常嗎?」洛川聳聳肩說道。

「其實我也沒有那麼漂亮……」

「得,你可別這麼說,在謙虛,就叫做作了,你這校花可是同學們一票一票投上去的,你自己可說了不算,況且這也不麻煩,不信的話你發個帖子,就說找一位男伴陪你逛一天街,之後打好備註,要能應對突然情況,包括今晚這種大概率挨打的情況,你看有沒有人會來。」

「這恐怕只有傻子才能同意。」丁雨眠白了洛川一眼說道。

「錯,只要不是傻子,都會同意。」洛川反駁著說道。

「為什麼?明明有危險,還跑過來,那不是傻嗎?」丁雨眠不信洛川,又反駁了回去。

「因為你好看。」

「可是會有危險啊。」

「因為你好看。」

「還有可能幫拎一天的購物袋。」

「因為你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