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場所有的聲音,在高呼!

媒體也肆意的在報道。

一個葯。

能治好所有的病,能治好所有位置!

甚至,能讓死去的細胞都重生。 返回紐約之後的江銘亮有很多事情要處理,Jessica要向他彙報BLANCECLARE在雙十一的營收情況,托馬斯要針對球隊在交易市場上面臨的情況做彙報,威爾克雷格跟畢馬威合作的有關籃網隊本年度截止到目前的運營財報需要他簽字。不過回到紐約之後,江銘亮的第一站是醫院。

球隊花費重金專程從德國請來了體育界第一神醫沃爾法特來為萊昂納德的手術操刀,他是國際公認的運動損傷專家,尤其是在膝蓋及肌腱傷病領域擁有極高的威望。尤塞恩·博爾特、泰森·蓋伊、阿薩法·鮑威爾,籃球運動員邁克爾·喬丹、科比·布萊恩特等在內的諸多體育界明星都是他的客戶群體。

除了妙手回春的醫術之外,沃爾法特還倡導心理療法,這從萊昂納德迅速恢復的心情便可以看出端倪來。

「boss,謝謝你!」萊昂納德笑著說道,並不是每一個老闆都願意自己掏錢為球員請來世界上最頂級的教練專程從德國趕來為自己操刀手術。

儘管江銘亮主觀上最重視的球員是庫里,但是在面對傷病時,萊昂納德同樣是「特權球員」。這讓萊昂納德自己也很感動。

「會笑,就證明沒事!」江銘亮也笑了起來,「醫生說過,一個病人的康復期跟他的身體素質、心理素質有很大的關係,手術方面我相信沃爾法特醫生,實驗室的報告也證明了,你受傷前的身體素質調整得非常好,如今就看你自己的了!」

萊昂納德不住的點頭,「放心吧,下賽季,我一定會回來!」

精神力量再強大,也是很難違背生理的客觀規律,再怎麼勇猛,也只能寄希望於下個賽季了。

雖說,籃網隊上下都團結一致,一個個都展示出了不會輕言放棄的決心,但是在球隊夏天陣容變化很大,核心球員萊昂納德傷重的情況下,原則上,大家已經不看好籃網隊本賽季的征程了。

當然,還有些極端球迷寄希望於萊昂納德可以在季後賽王者歸來,但是長腦子的人都知道,這是不可能事件,即便萊昂納德可以趕在季後賽之前傷愈,一上來就面臨季後賽強度的比賽,那不是逼他去死嗎?

籃網隊又不是勇士隊!

晚上回到家中,江銘亮也難得的跟托馬斯通了電話,跟他商量交易的事情。

小前鋒位置上,球隊還有阿米奴和克勞德兩名小前鋒,卡特也可以客串這個位置,在球隊因為傷病損失慘重的情況下,這個人員儲備已經是相當不錯了。但是,沒有萊昂納德的兜底,球隊在得分後衛位置上必須另選他人,庫里和麥科勒姆全然撐不住球隊的后場防守。

但是,聯盟中優質的3D球員堪稱寶貝,雷霆隊要是能有一個3D球員,怕是籃網隊都摁不住他們,手裡沒有選秀權的籃網隊享用麥科勒姆,辛里奇,泰勒約翰遜,博班這樣的籌碼打劫到二號位置上的3D球員,難於登天。也因此,江銘亮還是把目標放在淘寶上,在尼克斯隊紙醉金迷的JR史密斯,是他一個很大膽的目標。

別看JR過往的防守數據很不好,但是首先,他擁有二號位出色的身體素質,前世在15-16賽季,在詹姆斯身邊,他不僅在進攻端打破了騎士隊隊史單賽季命中紀錄,更是在防守端一掃過往的萎靡,用煥然一新的方式提升了自己防守端的壓迫性。他從一個「有五場球完全不知道他做了什麼,某一場兩場讓你覺得這個B應該退役去哪個快餐店收盤子,然後某一場連著進三分或者360度上籃讓你大呼我靠」的典型神經刀進化成了一個具有正面意義的球員。

庫里能不能如同詹姆斯一樣激活JR史密斯江銘亮不太清楚,但是眼下,這是江銘亮一個賭博的機會,何況,在此前的談判中,已經涉及到了尼克斯隊首輪簽的問題。能夠打劫到尼克斯一個選秀權,雖然不見得可以自己使用,但是至少,在未來後續的交易中可以當做一個籌碼。

「明天試著跟菲爾傑克遜談談吧。」

江銘亮走到辦公室窗前邊,發現窗台上多出兩盆花草,一盆是蝴蝶蘭,還有一盆不知名的花草,花朵是藍色的。中間卻有一圈亮黃色的花蕊,很是漂亮,香氣也非常濃郁。

他低頭嗅了嗅,微微一笑,這顯然是Jessica擺放的。這間書房進出的人並不多,只有Jessica會動裡面的擺設。

轉過身子,走到辦公桌前拉了椅子坐下,在電腦上瀏覽起來。電腦硬碟中都擺放整齊的文件,他不時皺眉沉思。敲打鍵盤在上面寫些什麼。

片刻后,門外響起了清脆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在門口停下,很快。敲門聲響起,Jessica面帶微笑走了進來,走到辦公桌前,向窗檯方向努努嘴,微笑道:「怎麼樣,漂亮吧?」

江銘亮抬頭望了一眼,見她穿了一身黑色套裙,髮型也剛剛換過,微微帶些波浪卷。額前的劉海隨意自然,發尾也微微外翹,雖然稍顯凌亂,卻有種獨特的美感。努了努嘴,故意開玩笑地道:「往後的打理工作交給你了。」

Jessica剛剛從華夏回來,可不得在美國多帶一段時間了嗎?

Jessica微微蹙眉,斜睨著他,輕聲抗議道:「居然不領情,反倒來調侃我,算了,這兩盆花,我還是拿回去好了。」

江銘亮哈哈一笑,一把抓住她的手牽著走到身前來,笑著道:「那可不成。好久時間不見有沒有想我。這段時間辛苦了。」

Jessica掙脫了江銘亮,倒了杯茶遞過去,又拉了椅子坐下,雙手疊放在桌邊,笑吟吟地道:「沒什麼,BLANCECLARE業績還算不錯,辛苦些也是應該的。」

江銘亮笑著點點頭,「沒有達到我的預期,不過,對一個新的品牌來說,將近4000萬的營業額,可以接受了。」

「你的預期定的真高啊。」Jessica微微長大了嘴巴,驚嘆道。

「那麼多人幫忙帶貨呢。歐陽,我妹妹她們。」基本上,跟江銘亮有關係的藝人只要沒有代言衝突的,都有幫忙。

Jessica聽他說話,雙手捧腮坐在椅子上,怔怔地望著他直發獃。

江銘亮微微一笑,輕聲道:「感動了啊?」

翻身坐起,張開雙臂,柔聲道:「過來,寶貝,讓我好好疼疼。」

Jessica莞爾一笑,起身坐到他的懷裡,悠著兩條纖長的美腿,伸出芊芊玉指撥弄著江銘亮的鼻子。

晃開Jessica的手指,江銘亮的手也探進她的內里,把玩著她的嬌嫩,笑著道:「好吧,現在該做些不正經的事情了!」

「去你的,嗯……哎唷」伴著魅惑的叫聲,Jessica嬌俏的身子,如蛇般扭動起來,兩人在沙發上互相逗弄著,親吻著,很快就氣喘吁吁地纏在一起。

扛起那雙纖長的美腿,江銘亮噙了她的小嘴,騎兵連,衝鋒!Jessica很快進入了狀態,白嫩的小手扶在江銘亮的肩上,咬著粉唇,揚起纖美的脖頸,嚶嚶地叫了起來。兩人瘋了半個多小時,正漸入佳境時,Jessica忽地驚恐地睜大了眼睛,用力推著江銘亮的肩頭,帶著哭腔喊了起來:「啊……停,快停,停下來。」

江銘亮會錯了意,以為她就要登頂,非但沒有停止,反而閉了眼睛,加快了節奏。在一陣狂風驟雨般的衝撞下,Jessica發出幾聲嘹亮的嬌啼,隨即醉眼迷離,雙手捂住自己的臉,死也不抬頭。

一個俏麗的身影,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門口……

Krystal穿著一件黑色牛仔裙,獃獃地站門口,雙手撫著門檐,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那張動人的俏臉上,還帶著一絲迷惘。

被撞破情事的Jessica有些害羞,Krystal同樣尷尬到了極點,她剛才開門,見到沙發上的情景,頓時感到進退兩難。

見江銘亮回頭望過來,眼裡露出驚詫的目光,Krystal羞愧難當,趕忙站了起來,一路小跑下了樓。

沙發上的兩人也有些狼狽,手忙腳亂地穿上褲子。Jessica擦拭一下沙發上殘留的痕迹。江銘亮的心情則有些複雜。

江銘亮和Jessica的關係貫穿全書,遠遠在Krystal之前,姐妹二人的命運很早之前就跟自己坤幫在了一起,站在江銘亮的角度,覺得哪怕就是1V2,也只是時間問題。無非是因為Krystal方才獻身不久,小女孩臉皮薄,才沒有勉強她。但是方才Krystal的反應,似乎好像還不能接受,這讓江銘亮不由得心生失落。

經過一番雨露滋潤,Jessica如同風雨過後的海棠,更加顯得嬌艷玉滴,嫵媚動人。

聽到江銘亮嘆息一聲,Jessica獃獃半晌,忽然「咯咯」一聲笑了起來,眸中閃過促狹的笑意,喘息良久,她伸出芊芊玉指,撫摸著江銘亮的面頰,柔聲道:「花心鬼,你先老實呆著吧,我已經沒臉沒皮了,我去和Krystal聊會,沒準她能跟我說說心裡話。」

「太難為你了,不想去就不要去。這件事,應該由Krystal自己想通。」江銘亮一改往日對Krystal的溺愛,很強硬的說道。

姊妹情深,Jessica可是知道江銘亮對於Krystal的寵愛,也清楚這種寵愛並非沒有額度。如果真的消耗殆盡,Krystal於江銘亮而言,也就跟別的女人沒什麼區別了。

半個小時之後,Krystal終於架不住勸拉,扭捏捏捏走了進去。

Jessica自己獃獃地在門口站了會,去茶水間倒了杯茶。站在鏡子前,梳理了秀髮,又拉了拉衣擺,走到門邊,把房門拉開一條縫,悄悄向里望去,發現Krystal已經坐在江銘亮的大腿上,正在被江銘亮調戲,她心裡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都湧上心頭,不知是什麼滋味。

過了許久,她才輕吁了口氣,推門走了出去。Krystal一頓,掙脫了江銘亮趕緊站了起來,神色有些尷尬。

方才還有些不爽的江銘亮此刻滿臉春風得意,笑吟吟地拉過兩人的手道:「有你們兩個的垂青,是我修來的福分。我能做到不辜負你們。即使只能給一個名分,但對我來說,你們都非常重要。」

姐妹二人有點發怔,多麼荒唐的場景,兩個人眼睛一對上立刻又害臊的逃避開。

。。。。。。。

作為NBA榮譽最多的主教練,菲爾傑克遜執掌尼克斯,成為球隊總經理之後,並沒有給球隊帶來立竿見影的變化。不在其位,卻謀其政,菲爾傑克遜勒令霍納塞克使用三角進攻戰術來開展球隊的進攻,使得隊員們的表現非常的彆扭。習慣了手中有豪華陣容,菲爾傑克遜敗家起來也不是一般的敗家。尼克斯的薪金總額已經快突破一億美金了,成績上卻跟同城對手籃網隊天淵之別。用一個帶保護的首輪簽帶走JR史密斯的中產合同,同時得到麥科勒姆,辛里奇的到期合同以及一個次輪簽,菲爾傑克遜已經基本達到了自己的目的。不過籃網隊現如今的窘迫讓他順勢想再宰籃網隊一筆,提出了索要博班的要求。

對此,江銘亮卻很難同意。原因有兩個,第一,自家中鋒洛佩茲是啥體質大家都很清楚,保不準那天一個意外就倒下了,到時候內線完全指著波爾津吉斯一個人扛起來嗎?第二,如果不是麥科勒姆跟庫里實在不搭,外加萊昂納德受傷放大了這一點,江銘亮甚至完全不考慮用麥科勒姆換JR史密斯,從兩個人的現狀來看,這不是擺明了虧本嗎?

雖然條件沒談攏,不過雙方之間,交易的意願還是很強的,兩邊沒辦法談攏,那就拉第三方嘍。

籃網隊交易博班也不是完全不行,前提是球隊可以得到另外一名內線或者潛力股。

制服組積極地在籌備交易,籃網隊也迎來了弱旅黃蜂隊的比賽。喬幫主上賽季簽約大AJ算是一手妙招,成功幫助球隊時隔多年打進了季後賽,原本球隊是一副欣欣向榮的姿態但是本賽季成績卻又重新下滑。開賽至今只贏了三場比賽。

各隊加強了對艾爾傑弗森的防守,他的低位殺傷力對比上賽季有所下滑,他這一點打不開,其他依賴他這一點打開局面的角色球員表現盡數不如過往,黃蜂隊的成績下滑,就難以避免了。。喜歡大秦之王者榮耀請大家收藏:()大秦之王者榮耀小說更新速度最快。 亡靈族的交流是一種發自喉嚨深處的一種聲音,似乎他們不需要張口吐出清晰的話語。而這樣的交流一般都是很短暫的,但包含的信息卻很大。

這個研究院顯然還是在使用中的,至少在他們將研究院的防護大門打開之前。在他們用暴力將防護大門打開的時候,研究院裏面的空氣就是迅速流失。冰冷到骨髓的寒冷瞬間將整個研究院的溫度拉到了最低。

原本守衛在門后的十幾名帶着面罩的守衛幾乎沒有任何的防衛作用,瞬間就被凍死。他們是這個研究院僅有的守衛。他們當初就沒有想過研究院會被侵略的問題。雖然知道冥王星上的溫度會瞬間殺死他們,但是他們還是帶着激光槍來到這裏。

若是不在這裏守衛,他們就不得不在研究室內反抗,但那樣容易將一些貴重的儀器毀去。哪怕知道活下去的概率很低,他們還是來到這裏,在這裏迎接死亡。

為首的魁梧外星人微微側頭看着周圍那些瞬間凍成冰雕的守衛,然後向研究院內部而去。冥王星的大氣中主要成分是氮氣和一氧化碳,星球的主要成分是岩石與寒冰。在這裏建立的研究院已經深入地下一公里以上,還算是頻繁的地殼運動,讓冥王星表面之下依然有着強烈的心跳。

而研究院絕大部分的能量就是來自地熱能。此刻在研究院的內部,緊閉的大門之後,一些科研人員正在努力將研究院裏面的資料毀掉。這裏研究的資料幾乎都是和人類本身有關。若是這裏的資料被亡靈知道的話,天知道以亡靈的科技,會製造出怎樣毀滅人類的武器。

大量的資料與儲存卡在火焰中毀滅,地板上散亂地散佈着諸多的紙質資料。在地球已經很少使用紙質材料的時候,這裏卻是大量使用。可能他們覺得,使用文檔要比使用電腦更加安全。畢竟現在各種高超技能的電子盜賊不計其數。而放在紙質文檔中在冥王星這裏反而是最安全的一種做法。

可是現在,大量的紙質文件需要銷毀,卻是讓他們後悔當初這樣的保密方式。一名工作者將一壺酒精灑在大量的文稿紙上,隨後點燃火焰。

整個研究院內部一片混亂的時候,為首的那名亡靈族戰士已經帶着一隊兵士站在了最後的大門處。

抬頭看着眼前的合金大門,他能看到大門角落處的監控,他們的行動一切都在研究院的監控之中,但卻沒有人能夠阻止他們。就在剛才,最後十幾名守衛也是被瞬間打開的大門外湧入的寒氣凍死。原本使用地球落後的軟件技術,想要攻破防護,然後打開大門會更容易一些,但是那些守衛將所有的輸入口破壞了,只剩下一團焦黑和碎片。

於是亡靈族的前進腳步慢了一些。但也只是慢了一些而已。在熱熔槍的面前,即使是最後的合金守護大門,打開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研究院是有裝備訓練甲和BX型重甲的,但是那些都被最初在甬道中守衛的戰士使用了。

現在亡靈族的戰士站在這裏,那些守衛的結局不用想也是知道。

研究院裏面是一個瘋狂的世界,一個研究員拿着激光槍將曾經的同僚一個個射殺,而一些研究員四處尋找著,想要尋找一個穩妥的藏身的地方,大火,濃煙,鮮血與哭嚎。

而在研究院深處的底下,一群衣不蔽體的實驗對象用他們冷漠的眼神看這兒上方。研究院中恐怖的氣氛他們自然能夠感覺到,一些獻血順着縫隙往下滲漏著。

他們曾經屬於盟國的盟友,但是在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時候,他們卻是失去了他們的家園。在一次次盟國遣送罪犯的時候,他們也是被藏在戰艦中帶來。

一開始說是要將他們帶去火星殖民地的,但最後卻是來到了這裏。

一道激光從上方落下,瞬間將一個實驗對象射殺。激光的高溫將傷口又穩住,他沒有流出多少的獻血,就那麼軟軟地倒在地上。激光的高溫將他傷口周圍的神經瞬間燒死,他甚至感覺不到多少的痛苦,就那麼軟倒在同伴的身旁。

但是他周圍的同伴沒有人去管他。他們的本性那麼多年都沒有改變,甚至更加深入他們的靈魂。那是一種對強者畏懼,對弱者欺壓的本性。現在的他們處於弱勢的一方,但是心中的怒火卻是可以將整個世界都毀滅。

他們沉默的看着,眼中沒有任何的情緒。這些年來,盟國對他們進行過各種各樣的實驗。大多數人無法想像的實驗都在他們身上進行。曾經他們也對別人實驗,現在換成他們。

一個沒有領土的國家不是一個國家,只是一個流浪的民族,而一個流浪的民族是不會有任何尊嚴的。因為他們後面沒有保護他們的人。

這就是紅日民族的悲哀,他們曾經傷害過自己的國民也要幫助盟國完成一些人體實驗,在他們失去領地之後,盟國就將他們全部都劃為了實驗白鼠。

在看到那些盟國的研究人員的瘋狂,他們平靜的目光下是一種瘋狂的快意。在恐懼和死亡的渲染中,這樣的平靜卻是讓人感覺到這個民族深入骨髓的可怖。

並沒有多久,研究院就是被寒冷覆蓋。沒有土層的保護,研究院不可能保持着適宜的溫度和氧氣。而亡靈是不需要戰俘的,死亡就是給他們最好的禮物。

而在研究院下,那一雙雙透著瘋狂的眼鏡依然抬頭望着上方,直到死亡的時候,都是那般仰望着上方。

「這裏似乎是個研究院。」看着周圍的設備,這些算是地球上很先進的設備了,但是這些亡靈卻是正眼也不看。他們打量著著研究院,屍體已經被冰凍,甚至還有一個盟國的科研人員舉著槍對着他們的冰雕。他身上覆蓋着一層晶瑩的冰霜。

他體內的熱量瞬間消散,一些微量的水汽就在他屍體上凝結出一層冰霜,附着在上面。

而研究院的攻破也宣告著曾經有着一段算是輝煌歷史的紅日民族的消亡,他們所有的族人都在這裏了。不知道以後的人們會不會記得這樣的一個民族。不過,研究院的事情若是曝光的話,人們或許還會記得這樣一個民族,但是盟國絕對不會承認和暴露這樣的事情。

這個曾經幫助盟國作惡的民族,一個欺軟怕硬的民族如此消逝,滅亡在他們曾經的盟友手中。

而這樣的事情註定不會被人知道,因為即使之後趕來的盟國戰士也不知道這裏的事情。他們奉命前來,若是能夠救助這裏的科研人員,先救他們,至於在研究院下面的「白鼠」,他們是沒有興趣的。若是來晚了,他們將會炸毀這裏。讓這個研究院成為冥王星下永遠的秘密。

亡靈族的交流很快也很低沉。

「剛剛收到消息,人類已經將冥衛三上的小分隊打敗了。」一名亡靈沉聲說。他看了看周圍的幾名隊長。對於那孱弱的種族為什麼稱他們的種族為人類,這就不是他們需要考慮的。而關於人類的一些基本知識,他們早已經通過蘇醒的人類戰士那裏知道了。

是的,他們將死去的人類轉化為亡靈就叫蘇醒。

「這裏的人可以蘇醒,然後我們的實力就更強一些了。」為首的亡靈族戰士沉聲說,對於冥衛三上的戰況,他是了解的。人類既然已經派戰艦過來,那麼他們之後肯定會帶來更多的部隊。

正如葉楓少校想的那樣,他原本是想吃掉這支先前隊的。但是時間完全不足以讓他派遣更多的士兵。只能是試一試,看能否給予他們重創。

「對方人員情況怎麼樣?」相比於人類對於亡靈的了解程度,亡靈已經可以算是對人類的精通了。畢竟有着「蘇醒」的人類戰士說明情況,亡靈族比人類想像中的還要了解人類。

「盟國的戰士不值一提。但是協約國和天朝的部隊卻是很難對付。」新兵剛上戰場的傷亡會是最嚴重的,若是熬過了第一場戰鬥,之後他們將會比之前勇敢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