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利點點頭。

「小五啊,你也看到了……我說白了就是一個混混,我可不是什麼好人……等一會我讓人給你買幾件衣服,吃過了早飯你就離開吧。」他說道。

小五默默地看著李大利,眼淚突然出來了。

「哭什麼?你看看我,我都是三十歲的老男人了,你跟著做什麼?做我的情人你也不合適,做我的閨女我也沒這個心思去養孩子,我給你幾個錢,你趕緊回家去吧。」李大利有點頭疼。

「我沒家……」小五回答。

「那你想幹嘛?」李大利看著她。

「我想跟著哥哥……等我長大了就嫁給哥哥。」小五慢慢的回答。

李大利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

「你開什麼玩笑?我李大利雖然不是個好人,但是我還是有底線的!禍害小姑娘的事我不做!」他嚴肅地說道。

小五看著他,這光頭還蠻奇怪的,好好玩的樣子。

有人送來了早餐,又送來了一套衣服,李大利和小五吃過了早飯,小五換上了新衣服。

「行了!我還忙得很,你自己離開吧。」

李大利將小五帶到了夜總會的門口,他轉身就走了回去。

自己哪有這個時間做保姆?

小五一個人獃獃的站在門口一動不動,門口的保安看了看這個姑娘,既不和她說話,也不趕她走。

天色有些昏暗,看起來像是要下雨的樣子。

小五抬起頭看了看,昨晚是她這輩子第一次被一個男人照顧,這種奇怪的感覺讓她非常的留戀……

她的師父已經去世了,自己現在沒有任何親人,雖然她有的是活下去的辦法,但是她對於未來卻是迷茫的……

「你能不能快一點?磨磨唧唧的……這天都要下雨了。」

蘇紫萱不斷地催促樂天,旱了幾個月終於要下雨了。

「你這麼猴急是怎麼成了大齡剩女的?」樂天哼了一聲。

「放屁!老娘正值青春年華,什麼大齡剩女?」 謀凰之天下為棋 蘇紫萱反駁。

「你慌什麼?你早晚會成為大齡剩女的。」樂天看了她一眼。

蘇紫萱氣的牙痒痒。

這傢伙從走出警局就開始磨磨蹭蹭,開車也不讓,走路走的比烏龜還慢,問他他還不說……

樂天的手突然扔出去了一個什麼東西。

蘇紫萱一閃眼也沒看得清楚,只感覺有個什麼東西從樂天的手上飛了出去。

「走了!」

樂天一把拉住蘇紫萱的手。

蘇紫萱不由自主的跟著樂天跑。

她奇怪的抬頭看了看,天色陰沉沉的,她什麼也沒看到。

「你剛剛扔了什麼?」她問。

「一片沾著那個死者胃裡人肉氣息柳葉!」樂天回答。

蘇紫萱又抬頭看了看,她終於看到一片細細的柳葉在頭頂不斷地翻飛。

兩個人足足跑了二十分鐘,原本是樂天拉著蘇紫萱,現在是蘇紫萱拉著樂天。

「你這個廢物!你能不能鍛煉一下你的身體?才跑幾步你就喘的像條狗!」蘇紫萱罵道。

這傢伙的身體死沉死沉的,拉都拉不動。

「你這個傻妞!你特么……有沒有同情心?老子幫你查案,你特么……還人身攻擊?」樂天喘的話都說不利落了。

蘇紫萱翻了了白眼,說的好像自己不付工資似的!

柳葉突然掉了下來,兩個人也停了下來。

樂天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蘇紫萱無奈的看著這個傢伙。

「喘氣,喘口氣……就在這附近了。」樂天說道。

蘇紫萱四下看了看,這裡?

這是一個相對來說比較老舊的小區,都是一些三層的小樓房,這樣的地方已經在市政府的改造計劃之內了。

這些樓房中有一些樓房的外層甚至都是青綠色的,年頭太久了。

一陣微風吹來,蘇紫萱奇怪的嗅了嗅鼻子,她居然聞到了一絲臭味?

她扭頭四下看了看,這周圍也沒有垃圾桶,而且這臭味也不是垃圾桶的味道。

樂天突然站了起來,他往兩棟樓中間一個極其狹窄小巷子走過去。

蘇紫萱急忙跟上。

「我怎麼感覺這裡沒人啊?」她奇怪的問。

「你沒看到那些樓上大大的拆字嗎?這裡的人估計早就搬走了。」樂天說道。 關於這裡什麼時候開始拆,那就不是蘇紫萱能知道的了,不過人都搬走了,估計距離動手拆也差不多了。

兩個人從兩棟樓中間的小巷子穿了過去,來到了後面的這棟樓前面。

站在這裡,腐臭味道似乎更加的濃郁。

樂天抬頭看了看樓上。

「我覺得你該將韓妮妮喊過來了。」他說道。

蘇紫萱一愣。

兩個人走進了這一棟已經沒人的老樓內。

腳步的回聲聽起來有些滲人,蘇紫萱的眼睛看著一樓打開門的一戶人家,裡面已經被搬空了。

最終樂天停在了三樓,也就是頂樓,他指了指一道虛掩的房門。

蘇紫萱突然飛起一腳直接踢到了這個房門上。

辣寵椒妻 「砰!」

門猛地被踢開了,好像撞到了什麼東西,沒有開到最大就又撞了回來。

樂天急忙抵住門。

兩個人沖了進去。

一個中年男人暈倒在門后,是被蘇紫萱剛剛那一下撞的。

屋子裡充斥著一股臭味,這裡的衛生間和水什麼的都停用了,地上鋪著一些臟呼呼的鋪蓋,很明顯這個人是住在這裡的。

蘇紫萱聞了聞,並沒有聞到那種奇怪的惡臭。

這個男人慢悠悠的醒了過來,他彷彿有些獃滯的看著面前的兩個人。

「說!你是誰?」蘇紫萱呵斥。

「嘿嘿……嘿嘿……」

這傢伙沒說話,反倒是咧著嘴笑。

「笑什麼?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在這裡?」蘇紫萱皺眉。

「嘿嘿……我是你爹,乖女兒……」這傢伙笑呵呵的看著蘇紫萱。

看樣子還想伸手去摸蘇紫萱的臉。

蘇紫萱「啪」的一下打掉這傢伙的爪子。

「精神不正常?」她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這傢伙連口水都收不住,看起來很像是個傻子。

蘇紫萱無語,搞了半天居然抓了個傻子?

樂天在口袋裡掏了半天,居然掏出來一個雞蛋。

「哪裡來的雞蛋?」蘇紫萱奇怪的問。

「早上在食堂偷的。」樂天回答。

蘇紫萱無語,這傢伙就不能幹點正常的事……

樂天將雞蛋放在這個男人的面前,這個男人眼前一亮,急急忙忙的伸手。

樂天看著他將這個雞蛋吃完了,好一會沒說話。

「你在做什麼?」蘇紫萱奇怪的看著他。

「這個人……沒瘋。」樂天說道。

他指了指地上被剝掉的雞蛋皮,一個瘋子怎麼會知道吃雞蛋要剝皮呢?

蘇紫萱又看了看這個還在大嚼的傢伙,怎麼看這傢伙都是一個瘋子的模樣。

「他應該受到過刺激!也有可能是被嚇的……」樂天慢慢地說道。

「嚇的?」

蘇紫萱眨了眨眼。

樂天點點頭,他突然取出了兩片柳葉,他咬破了自己的小手指,在柳葉上畫了一些什麼東西。

「啪!」

他將這兩片柳葉貼在了這個男人的頭頂。

這個男人突然身體僵住了,好一會他才慢慢的活動了一下眼球,他看了看四周,面色大變。

「啊……」他驚恐地喊道。

「別喊了! 犀利王女謀 警察!」樂天哼了一聲。

這個男人猛地扭過頭,看著樂天的目光居然充滿了驚喜。

「救我!救我啊……他們逼著我吃人啊!我不吃他們就要吃了我……」他吼道。

蘇紫萱簡直是驚住了!

難道吃人還不止這一個兩個人?

樂天一言不發,一直看著這個男人。

在樂天的注視下,這個男人終於不喊叫了,他彷彿有點不自在,時不時的看一眼還沒關上的門。

「是誰讓你吃人的?」樂天終於開口了。

「是……是……」這個男人反而開始結結巴巴。

「是你!是你逼著別人吃人肉的!」樂天呵斥道。

這個男人面色一變,他突然推了樂天一把,轉身就跑。

樂天一個踉蹌撞進了另一個卧室里。

蘇紫萱一看,顧不得去看樂天,直接追出去。

樂天看了看自己的身邊,他面色大變!

怪不得在房間里聞不到味道,在外面反而能聞到,這個傢伙居然在房間里安裝了一個小型的抽風機!

整個房間里一片血腥,還有一具屍體啃食了一半,角落還堆著一些腐爛的屍體。

蘇紫萱一腳踢在這個逃跑的男人身上,這個傢伙直接從樓梯上摔了下去。

蘇紫萱一個健步衝上去將他踩在腳下,拿出手銬將這個傢伙的雙手反向的拷上。

再次回到了這個房間,蘇紫萱微微皺眉,房間里充滿著惡臭。

「怎麼回事?」她奇怪的看著樂天。

「你自己看。」樂天指了指裡面的卧室。

蘇紫萱看了一眼,她直接就吐了。

將這個傢伙帶回了警局,那個屋子韓妮妮和小助理去了,正在提取一些物證。

審訊室里,蘇紫萱看著這個男人。

「姓名!」蘇紫萱問。

「王春生。」男人回答。

「你為什麼要吃人?」蘇紫萱看著他。

這個男人看起來一臉的老實相,如果不是親眼見到,蘇紫萱怎麼也不信他能去吃人肉?這傢伙不會覺得噁心嗎?

「大師說了……只要我能完完整整的吃一個人,他就收我做徒弟!」王春生說道。

蘇紫萱下意識地看了看樂天。

「這個人你認識吧?」樂天拿出了昨晚那個死者的照片。

王春生看了看,點點頭。

「他是我……兒子。」他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兒子已經死了。」蘇紫萱慢慢的說道。

王春生微愣一下,他沉默了片刻,嘆了口氣。

「可惜……他沒有福分成為大師的徒弟了,學不了神術……」

蘇紫萱簡直是莫名其妙,這傢伙說的什麼亂七八糟的? 替身老婆 神術比自己兒子的命都重要?

「那個大師在哪?」樂天問。

「我不會說的……」王春生直勾勾的看著樂天。

「哼!你被人騙了還不知道,什麼神術?都是騙人的!」樂天哼了一聲。

「你放屁!我見過神術,大師可以在我的面前隱身!大師還可以算出我將來可以大富大貴!」王春生怒吼道。

樂天的話彷彿侮辱了他祖宗十八代一般。

「是嗎?是不是這樣?」樂天一揮手。

王春生突然愣住了,他彷彿見了鬼似的看著樂天,喉頭不斷地蠕動。 看到那個人的情況之後,我也是束手無策,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救他。還是隻能夠用老辦法,在手指上輕輕劃拉了一道口子,把血再次滴在他的額頭上。

做完這一切之後,我們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希望有奇蹟的發生。可是五六分鐘過去了,依舊沒有任何的起色。

“你們把他搬出去趕緊送去治療,現在出去還多一份希望,在這兒也只是等死而已。”我看着那個警察的情況,朝着其他的三個人說道。那三個人這會兒也有些發矇,關鍵是這樣的狀態太過於詭異了,超出了他們的理解範圍。

我這麼說完之後,三個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就分出來一個人準備順着繩子往上爬。可是還麼等他走到平臺邊上,大紅棺材周圍的所有蠟燭竟然同時熄滅。剛纔這裏還被照的亮堂堂的,瞬間整個都陷入了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