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唐這才慢慢的鬆開了顧可彧,哭泣著捶打著顧可彧的手臂,眼淚留的嘩啦啦的。

「你這個傢伙昨晚到底跑去哪裡了!一個晚上連個電話也不接不回,我去了晶鼎酒店到處找可怎麼也找不到你,擔心死我了。」

顧可彧看著小唐哭的有些紅腫的眼睛,又回想起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臉色頓時變得有些蒼白,心緒不佳,但為了不讓小唐擔心她將這些情緒都隱藏了起來。

「好了好了,我這不是好好的么,就是手機碰巧沒電了沒法聯繫你而已,你不要哭了啊!」

顧可彧溫柔的擦著小唐臉上的眼淚,柔著聲音解釋。

「我昨天晚上喝酒喝多了,就直接在晶鼎開了一個房間住了一晚上,什麼事也沒發生,你就放心吧。」

顧可此刻的內心裡感受到絲絲縷縷的溫柔溫暖,這世上還有人如此的關心自己,讓她因著仇恨而寒冷的內心柔暖了不少。

她在心底暗暗發誓,這一世,她絕對要努力紅起來,成為那些愛她的人們的驕傲。

「下次你要是這樣一定要記得通知我啊,不然我一個人在家很擔心你的。」

小唐可憐巴巴的對顧可彧說道,話語里儘是委屈。

顧可彧拉著小唐走到沙發邊坐了下來,鄭重的點點頭,然後她就看到,茶几上鋪滿了劇本。

最近有不少的影視資源劇本主動找上門兒來,小唐也是一刻沒閑的為顧可彧挑選起劇本著。

因為《蛇蠍美人》的熱播,顧可彧的知名度和熱度也漸漸高漲了起來,但是這也意味著她要更加慎重的選擇劇本。

豪門隱婚:蜜寵甜妻99天 「這些都是我已經篩選過後的劇本,你看看有沒有覺得合適的。」

顧可彧看了半響,似乎也沒有看到什麼她印象里紅起來的劇,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這些都是你從哪裡選的劇本?」

「大部分都是劇方主動給寄過來的,我主要看了一個片酬問題,感覺還好,所以拿回來給你看看,你之後是想接高價的劇本,還是接低價的劇本。」

「你這樣一說,我倒是有些好奇,現在他們給我開出的價格大概在多少錢一集?」

小唐從桌上拿起一個劇本遞給顧可彧。

「這是目前給價最高的,但是不是電視劇也不是電影,是一檔綜藝節目,叫《燃燒吧少年!》,他們給出了一季三百萬的高價,看你有沒有興趣。」

三百萬,放在普通人的眼裡的話這確實是一筆天文數字了,可是在顧可彧的眼中,這個價錢對於一個演員來說其實並不算多高。

不過她現在沒有簽約經紀公司,沒有按比例抽成的問題。

而且更讓她在意的是,這個叫《燃燒吧少年!》的綜藝節目,她是有些熟悉的,會是之後大火的一檔節目。

「那就把這個綜藝接下來吧。」

顧可彧認真的說道,然而小唐卻是有些不解,愣了一下,認真的問道。

「有那麼多電視劇的劇本呢,為什麼要接綜藝啊!綜藝節目沒什麼人看的。」

這時候綜藝節目確實少有人觀看,除了幾個老牌的節目比較受年輕人的喜歡之外,幾乎沒有什麼綜藝節目火起來。

可是顧可彧卻知道,不久之後就會有一檔橫空出世的綜藝節目大火,而它的名字就叫《燃燒吧少年!》。

而且這類真人秀類的節目之後會大火,也更容易圈粉。

所以說這是一次絕佳的機會,對於現在國民度還不夠高的顧可彧來說,是一次絕佳的機會。

但是現在,她還不能向小唐說明這些。

「我就是想換個類型,有個新鮮感,工作起來也會更有動力。」 李天出門本來要回家了,可看到馬路對面的一襲紅衣,剛才周小姐就是穿著這身衣服,沒想到出門之後周小姐並沒有走,看到李天出來,就那麼站著看著李天,很顯然是有話要說。

一個紅衣妹子就這麼站在路邊俏生生的看著李天,別提周圍的爺們多羨慕了。

「李爺,咱們的機會可在這裡放著呢,以後零售集團的總經理就在馬路對面,要是我們這些人過去說,說到後年人家也不跟著我們,可李爺過去隨便來點美男計,這以後就是咱們的總經理了。」莊嚴笑呵呵的打了個哈哈,然後趕緊跑進去了。

「李爺,我們都還有事,先回去了…」剛子他們不敢多說別的,但是臉上的表情也能看得出來,那就是叫李天犧牲一下,無論如何也得把這個總經理給拉過來。

「怎麼還不回家呀?」李天看了看周蕊,臉上的妝都哭花了。

「謝謝…」周蕊也算是懂事了,換成一般人現在立刻就去報警了。

其實他也很清楚現在這種狀況,如果真的去報警的話,警察就會上上下下的調查很多,到時候遠華集團資金鏈斷裂的事情就會暴露出來,對於自己也沒有什麼好處。

「等了半天就為了跟我說這句話?」在李天的印象當中,這女孩兒也是夠執著的了,僅次於趙芬芳呀。

如果李天這個時候提出一些要求,比如說把遠華賣給自己,或者是稍微壓價,估計這女孩什麼都能答應的,但是李天總感覺這是趁人之危,咱們這種老爺們兒可不能幹這樣的事情,以後要是被人知道了,不知道多丟人呢!

「要是你有時間的話,我想請你吃頓飯,一來是感謝你救了我,二來也是給你說說遠華的事情,我知道你很想得到這個零售集團…」周蕊小聲的說道,李天的心中一喜。

本來李天就要答應了,但是心裡還是有些過不去,別管是人家說出來的,還是咱自己說出來的,總歸是臉上有些不舒服的,這很明顯就是讓人家報答,剛才咱都說沒這姑娘的事兒了,要是繼續談下去,咱成什麼了?這不是出爾反爾嗎?

「我看就不用了吧,雖然我想得到遠華,但是我也不想是這樣的情況,你們家裡也經營了那麼長時間了,咱們還是在商言商吧,如果因為這件事情得到了遠華,我心裡也會不舒服的。」李天的話讓周蕊心裡大吃一驚,別的先不說,這個人品和三觀可是夠正的。

「那我們不談遠華的事情,只吃頓飯可以嗎?」周蕊和李天的姐姐算是肥桃縣出名的白富美,而且兩人都很高冷,一而再再而三的邀請別人吃飯,周蕊都快不認識自己了。

「我沒有讓女孩子買單的習慣,不如到前面拐角去吃吧,那裡是我們家剛剛開的飯店,我也不用買單,你也不用買單。」一再的拒絕女士是一種非常不禮貌的行為,這一點李天也是知道的。

周蕊輕輕地點了點頭。

嗯?這邊還沒進門呢,那邊李明就從裡面出來了,看到自己的堂弟跟周家大小姐走在一塊,李明感覺到自己的腦子有些不夠用的了。

這是怎麼個情況?早上的時候不是才幫著堂弟過去嗎?怎麼現在就跟周家大小姐搞到一塊兒了呢?堂弟也太有辦法了吧,看來遠華集團還真是我們嘴裡的肉呢。

雖然李明沒有說話,但是李天也知道這個傢伙心裡想的什麼,真不是那種齷齪的事情,自己就算泡妞再厲害的話,也不能一天的時間就把人家周大小姐給拿下吧,你當人家是什麼呢?

「我們就在大廳隨便吃點吧…」李天到了靠窗的一個座位,要是進包間的話,堂哥想得就更多了,這在周蕊的眼裡,那就是不張揚,低調。

在這些年裡,周蕊見到了太多的公子哥,一個個的恨不得讓別人知道自己多麼的有錢,按照現在這個行情,李天也得算肥桃縣排到前面的公子哥了,竟然還在大廳吃飯,可真是不多見了,周蕊一直都比較欣賞這樣低調的人。

「你不在總公司呆著,怎麼跑到這裡客串服務員了?」李天有些頭疼的說道,堂哥已經拿著點菜單過來了,根本就不是他的差事。

「我們小老闆到這裡來吃飯,我不得趕緊的伺候著,要不然月底還能不能加工資了,您說是吧,周小姐!」李明說完還笑著問了周蕊一句,很明顯就是誤會了,周蕊也鬧了個大紅臉。

李天隨便點了幾個菜,早知道堂哥在這裡的話,自己打死也不會到這個地方來的,真是無巧不成書呀,今天這事兒都趕到一塊兒去了。

「我…我還是不喝酒了…」周蕊看到李天要了兩瓶啤酒,有些小心的說道,今天的事情給他帶來了太大的陰影。

「說的也是,以後一個女孩子不要到處跑,尤其是這樣的場合,自己到這裡來很危險的,還有你那個表哥,那算是個什麼玩意兒啊,連自己的親表妹都要坑。」李天想了想也是給她換了茶水。

本來周蕊已經沒事兒了,聽李天這麼說,立刻眼圈都紅了,估計又想到了這個事情,要不是家裡資金困難的話,也不會去見什麼所謂的金主,本身周蕊自己不去應酬,都是帶公司的人過去的,表哥突然給自己說來了個大金主,可以給他們提供上億的貸款,就是利息有點高。

「有的時候親戚是親戚,可有的時候親戚就不是親戚了…」想到那位表哥,周蕊無奈的一笑,端起李天的杯子就幹了。

額…看來這妹子還是個能喝酒的呢,這可不是一般的小杯子,這可是扎啤杯,至少有半瓶呢。

不過周大小姐說的這句話,李天倒是很贊同的,自己的家裡也出現過這樣的事情,要沒有表叔那一家人父親也不可能陷入那麼大的危機,很多時候都是這些所謂的親戚壞事兒,李天也就陪著周大小姐吹了這一瓶,人家妹子都喝了,咱不能丟人啊。 本來李天以為就是簡單的吃個飯,誰知道你一杯我一杯的很快三瓶啤酒就沒有了。

這大廳當中認識李天的人不多,可認識周大小姐的人就很多了,從來也沒有見過周大小姐這麼喝酒,而且是跟個高中生一樣的孩子,就連旁邊的李明也看傻眼了。

外界都傳聞,周大小姐可是淑女的代表,在整個肥桃縣都是端莊典雅的,沒想到竟然喝酒如此豪放,今天到這裡來查賬本,可真是賺到了。

「不如今天,我們就到此為止吧,也喝了不少了…」李天兩世為人,當然明白周蕊是怎麼回事兒,今天遇到了這樣的事情,心裡非常的難過,就想著一醉方休,而李天這樣的人又是能信得過的,如果李天想幹什麼的話,估計現在周蕊早在李天的床上了。

「你還是不是爺們兒了,我一個女孩子喝酒都還沒說結束呢,你是怕花錢呀還是怎麼回事兒啊?這還是你們家的酒店呢…」周蕊臉色微紅,酒精讓它更像花蕊一樣嬌嫩。

「我們家當然有的是酒,你周大小姐想喝多少就有多少,這些夠不夠?我先給你放這兒…」沒等著李天說話呢,那邊堂哥就先搬過來了一箱,這可是12瓶呢。

周蕊微笑著看了一眼李明,李明都感覺到自己馬上要飛起來了,這可是縣內第一淑女啊!

「其實平時演戲很煩的……你知不知道我的理想是什麼……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呀……」

「我最討厭的就是做生意了……老早我就告訴我爸爸不要去碰那個鋼鐵廠……」

「你不是正經企業家的少爺嗎?怎麼又去斧頭幫了呢?……」

這女的就好像是個好奇寶寶一樣,一邊說話一邊問問題,李天只能是笑呵呵的舉杯,一邊喝酒,一邊聽著這妹子在這裡發牢騷。

欲帶此冠,必承其重,這句話真的是一點都沒有錯。

別看周大小姐表面上十分風光,但是風光的背後就是心酸,管理那麼大的一家企業可是十分勞累的,超市又跟飯店不一樣,所以她的付出絕對比李雅要多得多。

「我說你有完沒完,這都第二箱了,怎麼又送過來一箱…」每個人都喝下去了八九瓶了,堂哥看著這邊沒酒了,又送過來一箱。

「我這不是為你著想嗎?你不是要開超市嗎?今天晚上要是灌醉了拉咱們家去,明天超市就是嫁妝了,你怎麼這麼不會算賬呢?到時候也不用讓我去管超市了,我給你媳婦打個下手就是,好好的總經理就在這裡擺著呢,真是腦袋被門擠了,我怎麼跟你一個老祖宗。」李明翻了個白眼說道,這麼好的機會換成任何人都不會放棄的,殊不知剛才李天還有個更好的機會呢。

為了能讓這兩個人好好的喝酒,李明已經是把周圍的桌子都給空出來了,就算有人來吃飯,也把他們調換到二樓去了,這是充分利用了主場優勢。

「謝謝…」隨著周蕊最後一句話從嘴裡說出來,整個人也倒在桌子上了,整整喝了11瓶啤酒,一個女孩子有這樣的酒量也真是厲害了。

「你小子還愣著幹什麼?趕快把人家送家去呀,這多好的機會呀,剛才都聊什麼了,我看你倆聊的可開心了,是不是明天遠華超市就是咱們的了? 腹黑寶寶失憶萌媽 到時候是周氏集團還是李氏集團呢?哪個名字都一樣,反正都是咱的…」堂哥過來一邊說一邊收拾,滿眼都是小星星,以前的時候沒看到自己堂弟多開竅呀,怎麼現在泡妞的本事那麼強了呢?一天的時間就把周大小姐給拿下了,那可不是普通的女人呀,身後還有整個遠華集團呢。

「今天我沒空收拾你,你給我等著,明天一上班我就過來找你,咱們好好的算賬…」李天一邊扶著掛在自己身上的周蕊,一邊狠狠的對堂哥說道,如果不是這個傢伙送酒送得那麼勤快,肯定不能喝成這個樣子。

「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呢,要沒有我幫忙的話,你今天晚上能抱得美人歸嗎?你小子就是這麼忘恩負義…快走快走,別在這妨礙我幹活…」

出了門兒李天找了幾個計程車,都看到周蕊醉成那個樣子,人家計程車也不是傻子,這個時候才不拉呢,萬一吐到車上的話,到時候可賠大了。

李天無奈之下,只能是背著周蕊一步一步走過去,找個沒人的地方就能加速了,不求這幫傢伙。

「你們家在什麼地方呀?」

「往左…」

「可左邊是一條河呀…」

「往右…」

「額…右邊是菜市場,你確定嗎?」

「往前…」

呃…

李天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你確定是往前嗎?」

「嗯…」一聲鬆軟的回答,貌似好像要睡著了。

「還要繼續往前嗎?我們都快出城區了…」走了將近20分鐘,建築物是越來越稀少,李天真是後悔背著這個丫頭了,雖然不是很累,但是很明顯這丫頭不知道怎麼回家了。

「我要…嗯…啊…」李天還沒聽清楚,這丫頭要幹什麼就聽見這丫頭鬆了一口氣,接著李天就感覺到自己背上有一股熱流…

啊!!!!

李天都感覺到自己要瘋了,兩世為人儀式,還為主神,竟然有個丫頭在自己的後背上…

瘋了,真的是要瘋了。

李天也懶得管這個丫頭家在什麼地方了,直接沖著旁邊的一家小旅館走去,要是再不處理一下,自己真的要瘋了。

「不好意思,你還沒有滿18歲,我們是不能開給你一個房間的,這是什麼味道呀…」飯店的服務員微笑著說道,又聞到了一股不尋常的味道,嚇得李天直接扔了好幾張百元大鈔在櫃檯上。

「通融一下,多的算你的小費,用她的身份證登記…」李天把周蕊的身份證從錢包里拿出來。

「但是我們是要一人一證的呀…」

刷刷刷…五張大票扔過去過後,這服務員笑呵呵的拿起了鑰匙幫他們開門。 「那我就先幫你把這個綜藝節目的試鏡約下來好了,但是這個節目還有好幾個月才開拍,這期間我再幫你接下幾個商演或者品牌代言的活動,你最近可以先休息一下。」

顧可彧聽罷走上前握住了小唐的手,難得的溫柔一笑。

「真是辛苦我們唐大經紀人了!」

小唐也是第一次擔任經紀人的角色,雖然現在還不是什麼大牌的經紀人,做事也存在許多缺陷,可是顧可彧明白,她已經很努力了。

能有個人陪著一同背負壓力,一同努力進取的感覺,還真不錯。

想到這裡,顧可彧又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表情也變得凝重了幾分。

「對了小唐,你有沒有注意在昨晚的慶功宴上,趙小諾幹了些什麼?」

小唐顯得一臉茫然,顯然是沒明白顧可彧為什麼會突然向她問起趙小諾來,但她還是認真的回想了一下,然後說道。

「別的我也不記得了,就記得趙小諾在你離開了之後,也突然說有事離開了,你問她幹什麼啊?」

顧可彧還沒打算瞞著小唐什麼,語氣冰冷的說出了實情。

「她昨天晚上設計了我,給我下了葯。」

顧可彧腦海里的記憶很清晰,李總在和她拉扯的時候,親口透漏是趙小諾給自己下了那種葯。

前世的自己因為是誤打誤撞和陸季延有了親密,但是今生這次,卻是由趙小諾的設計而造成的!

趙小諾估計早就想報復顧可彧了,這次正好順水推舟,還能讓李總欠她一個人情。

顧可彧的眸子又冷了幾分,若是昨晚那兩個人的計謀得逞,她失身於李總那個肥豬的話,怕是會留下比前世更痛苦萬分的心理陰影。

所幸她最後沒有被李總侮辱,但她也確實因著趙小諾的設計而失去了寶貴的第一次,所以顧可彧決定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顧可彧簡單的和小唐說了一下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只是隱瞞了她和陸季延有了親密這件事,只說她幸運的被人給救下了。

「我的天啊!趙小諾居然敢給你下那種葯?她也太膽大妄為了吧!這也太可怕了這個女人。」

小唐滿臉憤怒,之後便是無盡的後悔,都怪她沒有陪著顧可彧,讓顧可彧經歷了怎樣一個可怕的夜晚啊!

小唐上前拉著顧可彧,上下左右前後的仔細看了一遍,眼眸里全是淚花。

「那你吃下了趙小諾下的那種葯,身體會不會出什麼問題呀?」

顧可彧看著小唐滿臉的愧疚擔心,心裡也有些難過,畢竟她也沒有向小唐說出所有實話。

但是現在在她心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讓趙小諾也經歷一下她所經歷的!

顧可彧想到這裡,臉色終於好看了不少,她又安慰了小唐幾句。

「我沒事,藥效已經過去了。」

聽到這裡小唐的臉色這才好看了幾分,她深深的嘆了口氣,再看向顧可彧的眼神里多了一份堅定,她認真的對顧可彧說道。

「以後只要是出席酒宴,我們兩個就絕對不要分開!這次多虧是你幸運,趙小諾的詭計不能得逞,要再被人設計的話,你可很難像這次一樣幸運了。」

小唐的話顧可彧也認同,這個圈子裡本就骯髒不堪,危機四伏,尤其是在酒桌上的女藝人。

前世的她見過了太多太多這樣事情,有太多的女藝人為了資源陪酒,甚至是陪睡了。

所以她很堅定的點了點頭。

「好,下次我們一起出席酒席的話,一定要相互照應,這次趙小諾用這麼卑劣的手段設計我,看來是要認真的給她一些教訓,她才會長記性!」

顧可彧說這話時眼底冰寒一片,小唐看著顧可彧這副表情,身子不由得抖了一下,後背也是一涼。

「顧可彧,你……你打算要怎麼教她去做人。」

顧可彧冷冷的笑了一聲,眼睛里燃燒起來熊熊怒火,她似乎已經有了注意,輕聲安排小唐道。

「這樣,你也幫我聯繫趙偉,有他在,一些事做起來也方便多了。」

小唐點了點頭,立刻走開幾步開始按照顧可彧說的起聯繫趙偉了,而且她的辦事效率超快,趙偉被順利聯繫她了。

他們約好了趙偉來顧可彧家,正好要談的也是一件十分重要且秘密的話題。

不到半個小時,趙偉就過來了,小唐把趙偉帶到沙發那邊,坐到了顧可彧的對面后,就回去了自己房間。

氣氛略微有些尷尬,趙偉表現的也是十分的不耐煩。

「顧可彧,你這麼著急的把我叫過來到底是要幹什麼,是又有大料要爆給我?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你就趕緊說完,我這邊還在跟著幾個大新聞呢,忙的很。」

趙偉這話說的,身上哪裡還有當初小記者的樣子,儼然一副超級大記者的模樣。

趙偉的表現讓顧可彧心裡十分不滿,所以她這次沒有直接說出自己的要求。

「呵呵,看樣趙偉先生現在在記者圈子裡混的很不錯啊!說話都這麼有腔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