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主姐姐謝謝你讓人通知我。」林岳先是對高貴美麗的伊麗莎白夫人拍了一頓馬屁,接著才跟路易斯說話,「喲,你總算醒了。」

路易斯的傷好像已經好得差不多,看見林岳馬上從床上走下來,拱手道:「小英雄,多謝你那天救了我。「

「不客氣,我帶去救你的騎兵隊還是領主姐姐借我用的,你要謝,就謝領主姐姐吧。」林岳指著身邊的女領主說道。

財閥小嬌妻:謝少寵上癮! 伊麗莎白夫人對於林岳的說話非常滿意,含笑道:「只是舉手之勞,不必掛齒。」

儘管如此,路易斯同樣沖伊麗莎白夫人一拜,以表謝意,「感謝夫人相救,路易斯無以為報。」

見到路易斯后,林岳發現任務後續好像還沒有觸發,想了想,林岳便對伊麗莎白夫人說:「領主姐姐,我想跟大叔單獨談一下話,可以嗎?」

「沒問題。」基於對林岳的好感值很高,加上上次林岳為她去白夢森林擊殺了兩名魔族探子,女領主並沒有拒絕林岳的要求。

等所有人退出去,房間剩下林岳和路易斯。

「大叔,現在沒有人,我也不跟你廢話,我知道你……也是魔族的人。」林岳盯著路易斯,忽然說出了一句相當勁爆的話。

路易斯果然臉色一變,先是一陣沉默,接著裝傻道,「小英雄,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魔族?」

林岳神色篤定道:「大叔你還挺會演,那天兩名魔族跟你的對話我都聽見了,你原來是什麼右將軍。」

路易斯知道掩飾不住自己的身份,只好苦笑道:「沒想到我隱居這麼多年,還是被人發現了。」

說著,路易斯突然緊緊地盯著林岳,眼冒凶光道:「小英雄,難道你不怕我殺你滅口?雖然我受了傷,但是要殺你,我自問還是可以很輕易的做得到。」

「殺我?」林岳並沒有把路易斯威脅的說話放在心上,反而咧嘴笑道:「我是一名冒險者,你就算殺了我,我還會復活,到時候我把你是魔族的消息告訴領主姐姐,以你現在的傷勢,要逃出獅子城的可能性可是很低,而且……」

稍微停頓了一下,林岳才接著道:「而且……你要是想殺我,就沒必要跟我說這些虛的,直接動手就可以。」

路易斯失笑道:「小英雄果然機智,沒錯,我是沒打算殺你,因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林岳也笑道:「沒想到大叔還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

路易斯忽然站起來,雙手放在林岳的面前,道:「來吧,我知道你還是一名勛爵,只要抓住我,把我的身份告訴這個城的領主,你就可以加官進爵。」

林岳沒動手,而是道:「大叔,我沒打算抓你,也沒打算要把你的身份公諸於世。」

路易斯聞言,表情一滯,半響道:「小英雄,你此話何解?難道你打算放我離開嗎?」

林岳反問道:「不行嗎?」

……

與此同時,位於領主府的外邊,九把劍帶著一眾九鼎公會的成員,浩浩蕩蕩來到附近,看著百米開外宏偉莊嚴的領主府邸,九把劍皺眉道:「你真的沒看錯?他人真的走進去?」

「副會長我沒看錯,土豪哥人真的進去了。」 放不下的是我愛你 發現並跟蹤林岳的那名盜賊玩家連忙道。

九把劍眉頭頓時皺得更厲害,兩腳往前移動了兩步,可就在這個時候,九頭伽羅卻走到他面前說:「副會長不要再往前走了,領主府是獅子城的禁地,玩家在沒有任務或者足夠好感值的情況下是不允許靠近的。」

「我知道。」九把劍煩躁的叫了一聲,接著原地來回的走動。

好不容易等到林岳上線,沒想到他的人卻突然跑到自己不能去的地方,一直心急想找回場子的九把劍現在就有種力氣打到空氣上的感覺,沒地方使力憋屈的不行。

九頭伽羅看著領主府的方向,低聲道:「難道土豪哥接了任務,不然他怎可能進去領主府?」

九把劍黑著臉,沖剛才那名盜賊玩家喊道:「跟蹤的時候你是不是給他發現了?他特意躲到裡面去?」

「沒有啊副會長,我確定他沒有發現我。」被質問的盜賊玩家指天發誓道。

「副會長,不如我們先撤吧,反正這裡是安全區域,我們就算可以進去,也不可能動手殺他。」九頭伽羅忽然道。

「你的意思是?」

「把我們的人安排到獅子城東南西北四個大門的門口,只要土豪哥一出來,我們就……」九頭伽羅說著做了一個抹頸的動作。

九把劍眼前一亮,半響,語氣陰森道:「好,就按照你的說話去辦。」

……

鏡頭一轉,林岳這邊已經完成了跟路易斯的談話,至於那個遭遇任務的後續,林岳也接到了。

系統:你觸發了遭遇任務「魔族追兵(一)」,任務難度c,路易斯現在傷勢未愈,為了應付魔族派來的追兵,請幫助路易斯到白星城尋找一名叫做扎菲爾的人族工匠,向他要迴路易斯的兵器(注意:該任務的過程中玩家不能死亡,死亡自動判斷為任務失敗。) 白星城是最近才開放不久的二級城市,跟獅子城一樣屬於人族雛龍帝國南部紅瑪瑙郡的領地之一,同樣歸伊麗莎白夫人管轄。

由於遊戲還沒有開發領地戰,暫時沒有玩家公會接管這個二級城市,並且建立傳送陣,所以要前往白星城,只能通過步行的途徑。

林岳離開領主府前,第一時間找到伊麗莎白夫人,從她哪裡重新雇傭了一支百人騎兵隊。

帶著騎兵隊,林岳就要馬上出發,可去到一半路的時候,卻噴到了聖域九州,還有上次一起組隊下副本的聖域包子。

「土豪哥,你現在是要去哪裡?」看見林岳,還有林岳身邊幾乎武裝到牙齒里的騎兵隊,聖域九州很震驚的問道。

「剛剛做了一個任務,要去白星城。」林岳說道。

「你還去做任務?不知道九把劍那個賤人帶著九鼎的人在野外堵你嗎?你一出城,馬上被秒回去。」直腸子的聖域包子毫不客氣的說道。

「我知道,你們之前不是通知過我嗎?他們喜歡堵就讓他們堵,哥不怕。」林岳老神在在道。

「可是,據我所知,九把劍已經帶人把四個城門給封鎖了,你現在出去很危險。」聖域九州看不出林岳哪裡來的自信,為什麼如此的淡定。

遊戲里,不管你再叼,但是碰到複數的敵人,尤其是對方人數比你多得多的情況下,能做的事情就剩下跑,不跟對方做正面的接觸,可是眼前的林岳卻完全不是這樣想。

林岳之所以如此鎮定,籌碼當然是身邊這支騎兵隊,不過因為林岳沒說,聖域九州和聖域包子根本不知道這支普遍等級超過30級的騎兵隊是林岳花錢請回來的雇傭兵,只以為他們是林岳任務中隨行的npc。

林岳也沒打算作詳細解釋,沖目瞪口呆的兩人說了一句「再見」,並率領著騎兵隊往城西的城門走去。

……

與此同時,九把劍在城外已經收到了林岳離開領主府的消息,頓時激動不已,等了一整天就等這個時候。

「他現在人在哪裡?」剛抵達城西城門外,見到負責在這邊堵人的九頭伽羅,九把劍第一句話便問道。

「剛剛聯繫城裡的兄弟,說土豪哥正往這邊趕過來。」九頭伽羅向九把劍彙報的同時,臉色卻有點奇怪。

九把劍並沒有注意到他的神色,而是惡狠狠的說:「好呀土豪哥,你終於來了,昨晚的仇,我今晚就要十倍奉還給你。」

「副會長……」九頭伽羅猶豫了一下,又道:「有件事我覺得還是不放心要跟你說一下,現在正往這邊趕過來的,除了土豪哥以外,還有一支npc騎兵隊,而且……我看他們好像是一起的。」

「npc騎兵隊?」原本還期待著報仇的九把劍聞言臉色一變,皺眉道:「會不會是土豪哥剛接的任務,要他跟隨這些npc一起出城?他之前不是進去領主府嗎?」

說到這,九把劍對於林岳跟npc同行這件事情便不再放在心上,根據「境界ol」任務中規則,玩家在任務期間跟非雇傭關係的npc執行任務,是不受npc保護的,npc也不可能干預玩家行為。

但是,九把劍和聖域九州一樣,並不知道跟林岳同行的這支騎兵隊是林岳用錢雇傭回來的「保鏢」。

如果他知道,後面的悲劇大概可以避免。

「任務的可能性很大,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九頭伽羅苦笑道。

「管他呢,好不容易逮到他,這一次絕對不能放他走。」九把劍這邊已經作出決定。

在城外一片草叢哪裡等了大概十來分鐘的時間,城西城門果然浩浩蕩蕩走出來一支npc騎兵隊,被騎兵隊圍在中間的馬車上,正坐在哪裡的人自然便是林岳。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九把劍目光愈發冰冷,等林岳和騎兵隊走進他視線的時候,隨即對身後的手下揮手,示意他們全部可以攻擊。

「唰唰……」

最先出手的,自然是法師,弓箭手類的遠程職業,這次為了圍堵林岳,九把劍差不多把九鼎在人族這邊,近半數的成員給叫了過來,數量目前有二百多人。

二百多人圍攻一個人看上去雖然有點誇張,不過為了萬無一失,謹慎的九把劍覺得還是很有必要。

「砰!」

當一個火球擊中林岳所乘坐馬車的時候,騎兵隊馬上反應過來,作為這支新雇傭的騎兵隊隊長,一名叫做肯哈的npc大漢很快發現躲在不遠處草叢中的九鼎眾人。

「敵襲,保護勛爵大人!」

肯哈可是接受傷的丘吉爾接管這支騎兵隊的,沒想到一出城門就受到襲擊,性格暴躁的他哪裡受得了,抽出戰馬上的武器,一根足足有成人大腿粗,通體黝黑的狼牙棒,第一個便沖了出去。

看見攻擊已經開始,還沒有搞清楚狀況的九把劍卻認為林岳已經成了瓮中之鱉,拿起自己新買的匕首同樣衝出了草叢,連盜賊最基本都技能隱匿都沒有用。

在九把劍的號令下,參加這次埋伏的九鼎公會其他打手一股腦兒也跟著沖了出去,喊殺聲頓時響徹整個天空。

一直心緒不寧的九頭伽羅卻待在最後一動不動,因為剛才看得最清楚的只有他。

攻擊打中了林岳坐著的馬車是不錯,可是與此同時,九頭伽羅卻看到了原本保持著隊形前進的npc騎兵隊忽然分成了兩股。

一股把林岳的馬車團團圍住保護起來,另一股卻向一支離弦的箭,直指他們這邊。

「副會長,不要啊!」

發現不妥的九頭伽羅開口提醒已經來不及,衝到最前面的九把劍率先碰上了新任騎兵長肯哈。

「小賊受死!」

肯哈獰笑一聲,舉起手中的狼牙棒狠狠砸向九把劍。

等級差擺在哪裡,儘管九把劍在發現危險的時候第一反應舉起手中的匕首迎擊,但是在等級高達40級的肯哈面前,堂堂九鼎公會副會長的九把劍宛如小孩般脆弱。

「噗!」

兇狠的狼牙棒將九把劍攔腰砸成了幾段,一個斗大的數字飄起。

-1022

九把劍毫無疑問被秒殺,殘屍隨即化作白光消失。

殺掉一人後,肯哈甩了甩狼牙棒上的血污,一個衝鋒鑽入九把劍身後緊隨而來的九鼎公會大軍中,如入羊群的惡狼開始單方面的屠殺。 好山好水今天剛剛上線,原本準備去做任務,中途卻收到來自公會的傳令,說要到獅子城城西外狩獵那個土豪哥。

對於這個土豪哥,即林岳,好山好水同樣痛恨不已,兩人在哥布林武士營地的時候早已經有牙齒印,加上昨天晚上林岳跟九鼎的罵戰,作為九鼎的一份子,好山好水自然也恨不得把林岳殺回去新手村。

帶著裝備,藥水,還有自己精英組的一些朋友,好山好水就準備出發前往城西,在他看來,這次林岳是必死無疑,因為他得罪的可是他們公會裡素有「豺狼」之稱的副會長九把劍,以九把劍的個性,不把林岳全身的裝備爆出來,大概不會收手。

然而,就在好山好水抱著看好戲的心態前往城西的一路上,屬於他們公會頻道那邊卻突然傳來一條消息,說出現在城西的土豪哥身邊還帶著一支npc騎兵隊,讓各單位注意。

一開始,好山好水也沒在意,但是一路走著走著,他馬上感覺不對勁。

npc騎兵隊?上次把我們整支精英組幹掉的npc騎兵隊?

好山好水立馬停了下來,臉色一頓青白。

「喂,山水,你幹嗎停下來?」同一公會的夥伴,一名法師打扮的玩家見好山好水站著不動,不禁回頭看了他一眼,接著催促道:「快點走吧,副會長不喜歡人遲到。」

「這個……」好山好水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嘴角抽搐了好幾次,才緩緩道:「剛才公會頻道裡面有人說土豪哥身邊有一支npc騎兵隊,我沒聽錯吧?」

「你沒聽錯,是有一支npc騎兵隊,大概是對方接的任務吧,怎麼啦?」夥伴還沒有注意到好山好水的臉色,一個勁兒的說。

「那就絕對沒錯了,快點告訴副會長,千萬不要攻擊土豪哥。」好山好水好像已經想到了結局,連忙叫道。

「你說什麼瘋話……」

夥伴還以為好山好水發什麼神經,正要責備兩句,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他們九鼎公會的公會頻道突然亂作一團,各種慘叫聲傳來。

「卧槽,副會長被那個npc秒掉了。」

「怎麼回事,npc為什麼突然攻擊玩家。」

「靠,我也掛掉了,老子好不容易才練到25級。」

「掉等級還好,我更慘,昨天才入手的藍色法杖也沒了,555。」

……

好山好水此時已經呆立當場,盯著面前不停刷新的公會頻道信息,嘴角抽搐連連,「看來……我們沒必要趕過去了。」

……

一面是100名平均等級在30~40級的npc騎兵隊,另一面是200多名平均等級才20級出頭的玩家,戰鬥結果不出意外幾乎是一面倒。

總時長差不多是十幾二十分鐘的樣子,騎兵隊這邊雖然也損失了十幾人,但是九鼎公會的人卻全部變成了屍體,化作白光回城去了,地上還爆了一地的裝備。

附近經過的玩家,卻把這般壯觀的場面描述成另一個版本。

「人族獅子城城外驚現boss,九鼎公會攻略失敗全軍覆沒,場面慘烈!」

「罵戰餘波,九鼎副會長作死挑npc騎兵隊令人費解,慘被爆菊,顏面盡失!」

「究竟是boss屠城還是九鼎作死?不說了,地上遺漏了好多裝備,哥要去搶一份!」

……

諸如此類的標題在事件結束后不到十分鐘便出現在遊戲論壇上,原本還沒有平息的罵戰再度發酵。

然而,作為事件中心的當事人,林岳卻並不知情。

剛坐上馬車的時候,林岳一直跟別人進行私聊,整個過程根本沒注意到外面正在打架,等戰鬥結束,騎兵長肯哈提著沾滿鮮血的狼牙棒策馬到林岳的馬車前,彙報道:「勛爵大人,敵人已經全部殲滅。」

「誒?」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林岳一臉茫然,問道:「剛才外面好像很吵的樣子,發生了什麼事?」

「只不過是一些攔路的小賊,屬下已經打發掉了。」

「哦,那麼我們繼續上路吧。」

林岳聞言卻以為是任務中的一環,也沒有打算追問下去,便下令讓騎兵隊繼續趕路前往白星城。

可憐九把劍費盡心思,結果到頭來連林岳一根頭毛還沒碰到,人卻再一次出現重生點上。

……

話說兩頭,林岳在騎兵隊的保護下一路高歌猛進,穿過了虎脊峽谷,以及另一個練級區域紅河谷,抵達位於紅河上游的白星城郊外。

途中,林岳在紅河谷的入口停留了一下,接了一個人上馬車,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一段時間沒聯繫,林岳的頭號「小弟」——寂寞的魚。

剛才在馬車上私聊的那個人也是她,原來這傢伙最近一直躲在紅河谷里埋頭練級,等級居然還達到了26,進了等級榜前一千名。

林岳著實嚇了一跳,心道寂寞的魚難怪在十年後會成為華夏區第一的元素法師,看來遊戲的天份還是不可小覷。

「老大!」見到林岳,寂寞的魚心情十分雀躍,叫得那個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