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福崽豬頭之上顯露出人性的光芒,可愛極了,雖然它很氣憤的在說話

但是賀翎明顯沒有聽進去,只是覺得有個會說話的飛豬,似乎可以當個寵物養著,給陳瑾靈當玩具也許不錯

「好吧,不換了!」

賀翎放棄了退換的機會

「叮!您已經成功領取福福崽坐騎,認主成功!」

【福福崽】·帝王

品階:帝王級仙品

職業:坐騎

等級:1

屬性:

勇武:-6

智謀:-6

統率:-6

描述:福福崽乃是神品之上的坐騎,萬荒之皇,據說可承載天下氣運福祿,擁有者運氣爆棚,福氣滿滿,有成就帝王之氣運加成!適合當做吉祥物,關鍵時刻也許有用!膽小懶散是它的性格,千萬不要帶它上戰場,不然丟臉的一定會是你!

技能:

【福福】——為主人提供50%幸運加成,該效果在抽獎時也會生效!

【萬荒之皇】——百萬年的荒蕪之氣凝聚而成的福福崽,擁有吞噬萬物氣運的能力,由於本身品階的高超,帝王氣運也可吸收!

【飛翔】——自身可以利用翅膀煽動來達到近距離飛翔,該技能可伴隨福福崽的成長而得到加強!

【逃命】——福福崽感應到戰爭的氣息時,移動速度和智力會提升1000%

【品種】——優秀的品種給福福崽獨特的屬性,當前屬性終生不可更改!

……

仔細的看完了福福崽的屬性,賀翎強忍著轉身就走的衝動,這是什麼垃圾玩意,還神品之上,屬性都尼瑪是負數啊!

還終生不可更改,豈不是說這玩意之後就一直都是個智障!?

比呂布還傻?

天,不愧是豬啊

不,豬可比它聰明多了

好一個福福崽,好一個神品帝王級啊,看來還是自己不自信,即便是神品,也是有這種低級貨色的,除了能給自己一些福氣加成外,貌似都沒有什麼卵用了,好在它是一隻粉紅色的飛豬,應該會招女人喜歡吧

逃命那個屬性,決定了它不能上戰場,那個加成簡直是恐怖,1000%的加成,應該是自己碰到過的最強的加成了,可惜,這貨-6的智商,加成10倍,豈不是更負了,已經夠傻的了,還要再傻十倍,豈不是要笨死~

深深的嘆息了一口氣,誰能想到這麼強勢霸道,戰火氣息濃烈的地方,會召喚到這個慫貨?

「我認了,走,幫我抽個獎!」

賀翎沒好氣的看了眼福福崽,這頭蠢豬,還好會飛

隨口說了一句,便有些灰心的離開這個萬軍堂,來到隔壁的英雄風雲錄,本月自己還沒有抽獎呢,剛好有這個飛豬,看看能不能用它的福氣加成,抽到好東西~

這段時間自己還沒有顧得上抽將和抽獎

「哇,好濃烈的氣運,沒想到你這個低級……」

福福崽跟隨賀翎來到了英雄風雲錄,準備召喚武將,福福崽看到這龐大的星雲棋盤,無數的氣運在此得到延續和發展,不由得感慨萬千,剛要把賀翎說成低級物種時,立刻受到了後者殺豬般的目光,福福崽當下立刻識相的閉嘴不敢多言,誰讓自己的勇武是負數,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雖然自己是頭豬~

「看到那上面的金光了么,這次抽將,如果你不能幫我抽到金色或者金色以上的武將,我們今晚就加餐吃豬肉!我要開始抽將了,你看著辦吧!」

賀翎指著這棋盤之上那些金色代表著橙將的光芒,對福福崽「溫柔」的說道。

「我…..」

福福崽滴溜溜的兩隻眼睛淚盈盈,敢怒不敢言,怕賀翎打自己~

心中連忙祈禱賀翎最好能夠抽到橙色武將,不然今天豬頭不保啊!

「叮!當前有一次抽獎機會,是否立刻使用!?」

「是!」

伴隨著賀翎一聲令下,棋盤之上的光芒開始旋轉起來,這是開始抽取武將了

一道紫色的光芒在一人一豬的凝視之下,就要呼之欲出,看的人驚豬慌之時,福福崽連忙飛了上去,要以一豬之力撞開那道紫色的光芒!

「好樣的,福福崽!」

賀翎見狀,不由得喜笑顏開,看來這福福崽還是有用的啊,抽到這個紫品歷史武將那也太晦氣了,好歹自己還享受著這貨的福氣加成呢~

不簡單啊,這豬,那能不能幫自己叼個神將回來? 楊嘯懵逼地看著段錦江。

妮瑪啊,這段錦江真是個奇葩啊,居然還有這樣一招?推得一乾二淨!

不佩服都不行啊!

二長老馬曉天聽了段錦江的話,先是一愣,隨即恍然大悟,立即說道:

「會長,是我失誤,這段時間您不在中洲大陸,我對屬下們的管理不夠嚴,

這個馬長老平時就喜歡擅作主張,這一次,他背著我們,私下裡調集了三千侍衛,夥同八爪娘娘發動了對希望之城的戰爭,

我也是事後才知道的啊,等我知道的時候,立即派人火速趕來讓十長老撤退,你猜十長老怎樣?」

「十長老怎樣?難不成他還反了,連你的話都不聽?」

段錦江非常配合,裝著非常生氣的樣子。

「唉,段會長,您是不知道,這個十長老居然膽大包天,他將我派來的人軟禁起來了,說是等他立下大功,再當面向您解釋,

這下倒好,功沒有立下,損失了一千多兄弟,自己還被楊城主抓住了,

唉!」

二長老說著,嘆息,搖頭,一副恨鐵不成鋼,無可奈何花落去的樣子。

「大膽,實在大膽,這樣的人,留在我們商會還有什麼用?

我現在宣布,將十長老開除商會,永不錄用,你們,」

段會長說著,用手指著身後的幾個長老和幾十個商會的高層領導。

「你們都給我記住了,以後如果誰敢擅自做主,違背商會的規則,我絕對不會輕饒。」

楊嘯和琦老等人一陣懵逼。

卧槽,禿鷹商會的人真是奇葩啊,比老子還會耍賴。

居然當場開除了十長老,把所有的責任都推給了十長老,說他擅自主張。

這一招真是妙啊!

楊嘯不能再繼續找禿鷹商會的麻煩了吧?

繼續扣押十長老也沒有意義了吧?他都被開除了。

楊嘯看著段錦江,一時間居然說不出話來。

段錦江反客為主,笑眯眯對楊嘯說道:

「楊城主,您看,我這樣懲罰十長老,您還滿意嗎?」

好,算你狠!

楊嘯突然大聲喊道,

「把十長老帶出來,還有禿鷹商會的一千多俘虜,都給我帶出來。」

段錦江等人聽了,內心一愣,不知道楊嘯要幹什麼。

片刻之後,十長老被陳鵬親自押出來。

十長老雙手雙腳帶著特製的符文鐵鏈,加上他的內傷並沒有完全治療好,基因進化之力大打折扣。

十長老一出城門,看到了遠處的段會長和禿鷹商會的兄弟,立即喜出望外。

他知道,段會長來救他了,高聲叫道:

「段會長,段會長,」

十長老一路小跑,跑到了段會長面前。

「會長,您救我來了,我就知道您會來救我的,謝謝會長。」

段會長一臉黑線,冷冷地瞪了十長老一眼,厲聲喝道:

「十長老,你可知罪?」

十長老一驚,

「會長,我?」

十長老當初參加八爪娘娘的聯盟,是經過了段錦江批准同意的。

他們當時都沒有把楊嘯放在眼裡。

楊嘯只不過一個小城的城主,由八爪娘娘聯合三個城市的兵力圍攻希望之城,自然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禿鷹商會也想趁這個機會警告世人,不要試圖挑戰禿鷹商會,誰敢斷了禿鷹商會的財路,禿鷹商會就要誰的命。

只是這個結局實在出人意外。

如果不是段錦江批准的,他也不會花巨資請暗網出手殺楊嘯。

十長老非常不解地看著段會長。

段錦江冷冷地說道:

「十長老,你擅自帶領商隊侍衛,參加八爪娘娘的聯盟軍,攻打希望之城,嚴重違背了我們禿鷹商會一貫的中立立場,你還不知罪?」

段錦江說著,對十長老使了個眼色。

十長老內心一愣,彷彿明白了什麼,立即低頭道:

「段會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我不該違背您的命令,擅自帶人加入了八爪娘娘的聯盟將,

楊城主,都是我的錯,與禿鷹商會無關的。」

楊嘯看著他們的表演,內心像吃了蒼蠅一般。

卧槽,這麼會演戲,這要是在地球,不做演員簡直是影視界的一大損失啊,奧斯卡金獎非他們莫屬啊。

想以此推脫責任,讓我找禿鷹商會要贖金的事情失去合理性,真狡猾啊!

段錦江、二長老,十長老,以及禿鷹商會的其餘幾個長老,數十個高層管理者,此刻都已經心領神會,明白了段錦江的用意。

他們似笑非笑地看著楊嘯。

楊嘯你不是以扣押十長老為借口,索要贖金嗎?

現在十長老因為私自行動被開除了,你就算扣押了十長老,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贖金?

呵呵,我們一個晶圓都不會給你的。

琦老和黑木等人也懵逼了,彼此看了一眼,又看看楊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楊嘯看了段錦江一眼,對十長老說道,

「十長老,段會長剛才當著大家的面,已經宣布開除你的長老資格了,你可明白?」

十長老立即說道:

「應該的,我罪有應得,是我擅自做主,犯了錯就要受罰,我認了。」

卧槽,這是夠配合的!

楊嘯點點頭,

「好,既然你認罰,那我就跟你說說,我們希望之城在戰爭都死亡了數萬人,損失財物無數,這筆賬怎麼算?又該怎麼罰你?」

楊嘯說著,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把長劍,在十長老面前晃動了一下。

十長老一驚,

「楊城主,你,你想怎樣?」

「想怎樣?當然是替死去的兄弟們報仇了,你以為這件事就這樣了結了?我現在先砍掉你一隻手。」

楊嘯說完,手中長劍一揮,寒光一閃。

「啊!」

十長老一聲慘叫,響徹天空。

他的左手被楊嘯砍斷,掉落下來。

「楊城主,饒命啊,饒命啊!」

十長老撲通一聲,跪下來,對著楊嘯磕頭。

這個時候,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他不敢再耍嘴皮了。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在死亡面前,他怎麼可能淡定。

楊嘯冷笑道:

「你的命不足以賠償我死去兄弟的命,我要慢慢折磨你,既然你是擅自做主的,那我就只懲罰你一人,我再砍斷你另外一隻手,然後砍斷你兩隻腳,我不會讓你立即死,我要把你仍在希望之城,讓全城的人折磨你。」

楊嘯說著,再次舉起長劍。

十長老崩潰了,磕頭道:

「楊城主,饒命啊,楊城主,饒命啊。」

楊嘯沒有任何反應。

十長老立即轉身對段錦江磕頭,喊道,

「會長,救我啊,救我啊!」

段錦江冷哼道,

「你自己擅自做主犯錯,與我何關。」

十長老一驚,看著段錦江,厲聲說道:

「會長,當初可是你答應的,我們還開了長老會議商議決定的,你不能把責任全部推給我,不管我死活啊。」 十長老眼看楊嘯要殺自己,原以為段錦江會救自己,卻沒有想到段錦江等人完全拋棄了自己,情急之下,立即說出了實情。

「段會長,我聯合八爪娘娘攻打希望之城,也是為了禿鷹商會啊,您自己也說了,如果任由楊城主這般自己發展商品販運,對我們禿鷹商會的威脅實在太大了,所以一定要掐滅楊城主這個火苗,

如果沒有您的同意,我一個人如何能夠調動三千侍衛?您不能見死不救啊!」

十長老大聲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