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就是頂」

「狂頂」

「頂」

「冰天雪地南北極旋轉無數度跪求頂死」

「無限頂」

「頂樓上的頂」

「直接我很喜歡我也頂」

「瘋頂」

「頂就一個字,我只說一次,恐怕聽見的人勾起了相思

任時光飛逝

搜索你的影子

讓你幸福是我一生在乎的事……?」

「歌都出來了,我喜歡,同頂」

「我只想問一句,為什麼大家都如此的盲目,這樣簡單的一個問題或者說討論的話題,還沒討論呢一邊就被定性為漢奸叛徒了?我就納悶了,真理呢?真理不都是辯論出來的嗎?為什麼這樣輕易的就下定論呢?並且你們這樣說毫無道理,只是遊戲罷了,對戰的雙方一邊還是白人,要真的說起來我們應該支持那名年輕人他不管怎麼說都是黃種人,是我們國人?」

「你是留學生?海龜派?」

「算是你怎麼知道?」

「漢奸?崇洋媚外的洋狗子?垃圾我都xxxxxxxxxxxxxxxxxxxxxxxx你全家你祖宗十八代再加一代十九代的全家女xxxxxxxxxxxxxxxxxxx」

「我只是問一聲,我也是聯盟的,至於這樣嗎?」

「怎麼不至於了我就這麼說了,你怎麼的?你個假洋鬼子,還去喝洋墨水?漢字你認全了沒?你個傻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我問候你全家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強姦你全家女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這算是什麼道理我只是就事論事罷了為什麼這樣?」

狼性王爺:妖孽夫君別太壞 「我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你,假洋鬼子,漢奸都去死」

「告訴我,你是不是留著五分頭去剃光了當和尚去祖國人民就原諒你了」

「這……這……,我都無語了我都」

「你個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去死所有說地下世界世界的傢伙們好話的全是漢奸叛徒假洋鬼子」

「你就無語別說什麼了」

「怎麼都這樣?為什麼?沒人說句公道話嗎?」

「我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你祖宗二十代的全家女性這就是為什麼明白了沒?孫子?」

「……我來告訴你為什麼聯盟聯軍火炮獅鷲軍團什麼的都上了,明顯火山城要輸了,這些傢伙們都瘋狂起來了,等著看城破后的大屠殺呢,等著看好戲呢這就是道理你現在說地下世界方的任何可能被認為是偏袒對方的話都要被罵群眾們的力量是無窮的,也是盲目的,你就無語公道自在人心就可以了,隨他們去」

「漢奸,又冒出來個我入你全家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我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你」

「又一個漢奸叛徒冒出來了,哥我痛心疾呀你他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的別讓我在遊戲里看見你,見一次殺你一次你個xxxxxxxxxxxxxxxxxx的」

「賣國賊我都xxxxxxxxxxxxxxxxxxxx你了孫子」

「打完上面一段話,我立刻就知道要挨罵所以立刻說下面這段話,清者自清,讓我們來觀賞瘋狗們的表演」

「我都cccccccccccccccccccccccc你了,xxxxx什麼的太沒創意了孫子,你還有先見之明等著你家祖墳冒黑煙」

「孫子告訴我你家祖墳在那裡,省的你老子我人肉你了,我去挖你家祖墳去讓你家祖宗看看你這賣國賊是個什麼德性恐怕你祖宗羞愧的都要重躲回棺材里了」

「我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他全家女性」

「我同a」

「素質呢素質」

「我素質你全家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的」

「就是,我同a正義就應該勝利敵人就該死無葬身之地誰為他們說一句話我就叉叉他全家的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好了,那個男孩子說了,戰爭是光明教會和聯盟聯軍強加給他們的,聯盟聯軍的士兵們都是盲目並且是狂熱的,不過他的士兵為了家人不被傷害,為了女人不被欺負不被強姦什麼的也絕不會後退一步的大家就此評論,我看你們怎麼說」

「你他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的也是漢奸一個畜生都不如的東西」

「頂領袖們都說了,對待敵人就要像寒冬一般的嚴寒殺光他們怎麼了?強姦他們的女人怎麼了?你他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的說也白說」

「……我只想說,人性本惡」

「又一個漢奸冒出來了兄弟姐妹們上抽死他們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頂兄弟們上,都去打倒了階級敵人在踩幾腳」

「外部的敵人在明處還不可怕就怕這種內部隱藏在善良群眾中的漢奸我都xxxxxxx死你全家了,你他xxxxxxxxxxxxxxxxxxx的才是本惡的我他xxxxxxxxxxx的弄不死你個孫子」

「你們上就上了,但別代表我,你也沒資格代表我,我不上」

「蓮花妹妹」

「蓮花妹妹,你這話說的哥都無語了」

「我也是mm,我也支持蓮花妹妹,光明教會和聯盟聯軍要是勝利了就代表著無數的悲劇要生,我也不支持他們勝利」

「這……,我謹慎的支持蓮花妹妹的話,你們別代表我,該上你們去上」

「見色忘義的東西蓮花妹妹怎麼了?蓮花妹妹一出來說話你們就熊了?打倒地下世界的孫子們」

「打倒蓮花妹妹女漢奸一個」

「就是,頂蓮花賤人你怎麼不去島國拍愛情動作片哥一定捧你的場」

「你們……你們怎麼能這麼說要臉不了」

「姐姐你也別急,我這裡看著呢繼續說,都是嘴巴上的勁我就支持那男孩子了,怎麼了有本事你們繼續我看著呢看你們嘴巴能有多賤」

「我表示謹慎的支持蓮花妹妹」

「支持你媽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呀蓮花妹妹怎麼了?我入她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十八代在加一代」

「算我一個大家一起,你一個人也忙不過來」

「頂」

「同頂,奶奶個熊,看著蓮花妹妹的照片我都五打一很久了算我一個」

「這……,大家既然都上了,法不責眾的,我也上」

「能算我一個不?我也想那什麼蓮花妹妹好久了」

「冰天雪地里赤身**旋轉無數度的頂」

「算我一個」

「頂蓮花妹妹就算我沒份,想來蓮花妹妹的姐妹阿姨什麼的也應該長的不錯的,我也認了」

「我去你去的時候拉上我」

「哼看看你們那熊樣子,我就在這裡等著,看看你們誰有那膽子想死你們你們也沒份畜生們我還非要去給那男孩子上了,事後還要個照片上來,閃瞎你們的氪金狗眼,讓你們嫉妒死」

「這……,蓮花妹妹,你可不能這樣哇哥哥我的心都碎了」

「賤人人盡可夫的東西賣國賊漢奸去島國賤人祖國人民期盼著你去呢」

「你他xxxxxxxxxxxxx的別代表我你他xxxxxxxxxxxxxx的什麼東西我第一次罵人,忍不住了蓮花妹妹說句公道話怎麼了你們他xxxxxxxxxxxxx的什麼東西」

「誰他xxxxxxxxxxxxxxxxxxxxxx的再提島國什麼的我都xxxxxxxxxxx死他們你們***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的什麼玩意」

「頂誰他ccccccccccccccxxxxxxxxxxxxxxxxxxaaaaaaaaaaaaaaa的再敢說蓮花妹妹我都xxxxxxxxxxxxxxxxxxxxxxx死你們」

「誰敢在逼蓮花妹妹我都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了什麼南北,哥不是空口白牙什麼的,哥大刀片子都準備好了人肉出來一個哥我砍死一個他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的」

「這話說的,誰他xxxxxxxxxxxx的逼蓮花妹妹了她自己說要那什麼的,我就說她是個賤人怎麼了」

「你他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的,告訴我你在那裡,哥我砍不死你我跟你的姓」

「暈死了,這都那跟那的?」

「哥們,等著你來砍哥不在黃河邊上住,在長江邊上呢過來淹不死你個熊玩意,你他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的」

「蓮花妹妹呢出來說句話,你不是看著呢嗎?這都要真人pk了都因為你說的話」

「紅顏禍水」

「頂」

「蓮花妹妹別聽他們的,你要自重呀否則哥的心都要碎了你可不能胡來呀」

「你他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的還他xxxx的說,都他xxxxxxxxxxxxxxxxxxxxx的別說蓮花妹妹的事情了誰在說蓮花妹妹我就他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的弄死他」

「就是蓮花妹妹可能本來只是賭氣的說說,你們再這樣下去蓮花妹妹非給你們來個艷照門不可了」

「我喜歡艷照門,本來就沒份,看看也行呀」

「沒志氣什麼是不可能的?萬事皆有可能哥哥我擠奶工還抱著希望呢說不定蓮花妹妹見了哥哥我就一見鍾情呢?蓮花妹妹等著哥哥我,你可千萬不能失足呀」

「天還沒黑呢,就有人做起白日夢來了?」

「你們說也白說,我看著呢,這次我非失足不可了看你們能怎麼樣?艷照門就艷照門了,嫉妒死你們」

「別千萬別蓮花妹妹哥我跪下求你了」

「跪你他xxxxxxxxxxxxxxxxxxxxxxxx的沒一點骨氣,不就是為了求名氣在這裡嘩眾取寵嗎? 恃寵而婚:陸少的千億盛寵 什麼xxxxxxxxxxx的東西蓮花妹妹就是個下賤的賤人我就這麼說了怎麼的哥我東北的誰要拿刀來砍我我等著呢」

「你他xxxxxxxxxxxxxxxxxxxxx的那個城市的」

「頂我跟著去孫子,你他xxxxxxxxxxxxxxxx的等著誰敢再說蓮花妹妹我就跟他不共戴天」

「……這都說的什麼呀我看到聯盟聯軍的獅鷲騎士們幹掉地下世界的孫子們的飛行部隊了就那幾隻垃圾飛龍還敢出來丟人現眼大家看到沒」

「蓮花妹妹別逞強了,你要是真敢亂來就要當寡婦了」

「我去還說我他xxxxxxxxxxxxxxxxxxxx的弄死你」

喝多了,昨晚喝到凌晨四點多,喝了多少不記得了,怎麼回家的也忘記了,說了什麼不記得了,今天中午又喝,才兩杯就什麼都不知道了,晚上六點多才起來,起來後頭疼欲裂的,還沒存稿,緊趕慢趕的弄稿子,大家見諒另外,我本人對海龜派絕對沒什麼偏見的,學習外國的先進技術為我們國家的振興服務的海龜們都是好同志不過只是力求表現出來人言可畏的意思罷了

【無彈窗.】第三集隨即結束,鏡頭在男孩子的淚水中慢慢的黯淡了下去,就在所有看到此處的觀眾心情都有些複雜沉默著以為影片就此結束時,黑暗中傳來男孩子重重的吸氣聲,隨即就是努力掩飾著悲傷的、顫抖著的一句低語:「……他們,那些離開了我們的人,他們都很英勇我為……我為他們感到驕傲……」

網路上的熱議從第一開始就從沒有停止過

「我去,打的好激烈」

「同頂,好熱鬧」

「暈死了,聯盟聯軍的士兵在大火里拼著不要命往攻城梯上爬呀」

「聯盟聯軍的士兵威武」

「聯盟聯軍的士兵確實夠威武的,我去死亡在他們眼裡那似乎根本就不是任何的問題我沒看見一個人退縮的,都是冒死拚命往城牆上攀登的聯盟士兵」

「這……我去怎麼說呢,聯盟的士兵都是好樣的撲城時沒一個是孬種」

「聯盟都是好樣的那些在城頭上畏畏縮縮射擊的傢伙們全是膽小鬼什麼南北」

「就是,全都他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的不是什麼好東西仗著城牆的地利佔便宜」

「我就去了你們講點道理不?總不能放著城牆不用出來和聯盟聯軍野戰?」

「你看他們敢嗎?有種嗎?出城和聯盟聯軍野戰他們早就死光了?」

「就是一幫膽小鬼」

「我都暈死了,要是你們是地下世界的傢伙你們怎麼辦?看著明顯有優勢的敵軍還要出城決戰?是你們傻了還是人家傻了才會這麼想?」

「要我說也是,聯盟聯軍如此的勢大,地下世界的傢伙們那是說什麼都不會出城和聯盟聯軍正面較量的,這貌似不是勇氣不勇氣的問題,而是對戰策略的問題」

「同頂,樓上說的很有道理,這不是什麼勇氣不勇氣的問題,而是戰術策略的問題,你們說的什麼地下世界的傢伙們只敢偷偷摸摸的藏在城牆上射箭本身就沒任何道理可言,我有城牆可依為什麼還要出城和聯盟聯軍決戰,自己找死嗎?」

「有道理有道理」

「有個屁的道理面對聯盟聯軍的大軍,不敢出城決戰就是膽小鬼垃圾沒種的玩意」

「就是就是,齷蹉的傢伙們有本事就別藏在城牆後面縮著抖,出來正大光明的和聯盟聯軍大戰一場呀」

「就是就是,地下世界的傢伙們都是些膽小鬼,垃圾」

「頂有本事別藏在城牆上」

「你們……我都無語了,這明顯只是對敵的策略,在敵人勢大時不宜出城決戰,守城乃是上上策,怎麼在你們嘴巴里就是膽小鬼、沒種了?你們這是什麼思路?麻煩哪位大神和真相帝解釋下」

「這還有什麼可解釋的,小白們只想著聯盟聯軍到來后,敵人都排好隊的等著被斬就好了還反抗個毛線還守個毛的城牆」

「我補充下,不但敵人不能和不敢反抗等著被砍掉腦袋,敵人的女人還要等著甚至脫好了衣服等著被強姦,是不是這樣說你們才滿意?」

「弟兄們,地下世界的狗們都出來了,兄弟們上呀」

「打死這些叛徒」

「幹掉這些漢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