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再加上我們鎮子里提出的條件,各種各樣的禮物送給九叔,任家鎮這一邊兒自然也有了危機感。」

「這不當初我們剛回來的時候,就派人收拾這收拾那,可以說十分的殷勤。」

「而這兩個人才,就是當時的時候在義莊之中幫過忙的。」

「結果不幫忙倒好。」

「一幫忙,似乎是沾染上了什麼霉運。」

「這倆人當天晚上,就直接被厲鬼給纏上了,要不是師傅當時去的及時,這倆人就已經被榨成乾屍了。」

「哎呀~」

「那場面別提是多麼瘮人了。」

「他們兩個,就在一個亂墳崗的墳頭上面扒光了衣服,對著墳頭…………」

「哎呀,那場面十分的辣眼睛。」

「結果就變成這樣了。」

「師傅把他們弄回義莊,送給他們了一人一張符紙。」

「結果他們兩個人就賴在這兒了,說死說活的都要拜師傅為師,一直在裡面賴著。」

「趕他也不走。」

「一直幫義莊里干點兒活兒之類的,伸手不打笑臉人,所以說這才成了這樣。」

「這屬實讓人很無奈呀~」

阿強對此表示十分的無奈。

聳了聳肩膀,既然他們兩個要幹活那就干唄。

這樣都省了他在義莊里幹活兒了,正好他可以抓緊時間多練習一點兒法術。

這樣的話。

以後再回到鎮子里,那也有東西可以去吹噓。

更何況,也不知道咋回事兒,這段時間妖魔鬼怪是越來越猖獗了。

有種殺不絕的感覺。

哪怕是覺得練習法術十分艱辛的阿強,也不得不自己加強自己的訓練力度。

實在是沒有辦法。

都是被逼的呀。

沒成想走個夜路都能撞到鬼。

想到義莊裡面那兩個人的慘樣,阿強都不敢想象,自己變成那樣以後是多麼的丟人。

那絕對社會性死亡了。

估計他都不敢面對未來了。

從這一方面來說。

他還是十分佩服裡面這倆的,在沒臉沒皮這一方面兒,這兩個還是挺有心得的。

「呃……」

「這麼來的嗎?」

「看樣子裡面那兩個,還真是鐵了心了要拜師了。」

對於這兩個倒霉蛋。

林峰也表示,這已經是他們的正常操作了。

也就幸虧九叔守護著任家鎮,要不然的話,這兩個倒霉蛋,估計小的時候就沒了。

秋生文才。

「難道說,還是逃不過要比他們兩個搗亂的命運?」

對於命運這個東西,林峰還是比較懷疑的。

「不過還好。」

「有我一直在旁邊影響著師傅,師傅也應該不至於心軟,收他們兩個為徒。」

「不就是打雜的嗎。」

「讓他們兩個在義莊里幹活兒就行了。」

「想要拜師學藝,真的學本事,呵呵,先在義莊里干三年考察考察再說。」

「普通的泥瓦匠啥的收徒弟,還得學藝之前考察三年呢,更何況還是道法神通這些了。」

「先干著吧。」

「如果不搗亂,還能夠堅持三年的話,這件事情多少還能考慮考慮。」

如果他們真的能夠靜下心來不去搗亂,在義莊里干三年。

林峰也不會專門兒的去從中作梗。

教他們幾手,那也是沒有問題的。

至於拜師?

想都別想了。

林峰在外面闖蕩了這麼多年,得到一些七零八碎的道法,那也夠他們學的了。

如果認真學的話,在修行界在江湖上也能夠闖出一番名號。

更何況。

這裡的九叔,可是與前世的電視劇中的九叔不同了。

地位那可是相差太大了,幾乎可以說是一個天一個地。

在外面闖蕩了這麼長時間,林峰也明白一位鬼仙大佬,究竟有著多麼高的地位。

可以說。

如果拜了這麼一位大佬為師,幾乎就已經有了免死金牌。

就憑他倆?

林峰覺得多少還是有點兒想做夢的感覺。

畢竟。

九叔的壽命可是十分的悠長,不說輪迴轉世,或者說別的延壽的方法。

看他現在的身體本質,那至少也得撐個三五百年。

如果收的徒弟不成器,到時候白髮人送黑髮人,那得有多傷心呀。

這樣的話。

還不如乾脆不收徒呢。

至於阿強,那純粹是他誠心,運氣好,要不然的話,也不會拜九叔為師。

就在兩個人聊天的時候。

九叔也聽到了他們的聲音,端著一杯茶水,從房間裡面走了出來。

還別說。

家裡有了女主人,那感覺就是不一樣。

單看九叔。

以前的時候看九叔,還是覺得他身上穿的衣服什麼的比較單調,沒辦法映襯他的精氣神。

哪怕是後來林峰給他定了好多的衣服,有的時候也顯得有點兒不太搭配。

現在倒好。

家裡有了一個女主人,自然而然的就會九叔搭配上了,最適合他的衣服。

只看到。

此刻九叔穿著一個黑色的布鞋,身穿一個藍底兒的上衣。

衣服上還綉著幾個景色雲紋。

而且,衣服長時間存放的一些褶皺,也是十分細節的給抹掉了。

就連頭髮那也是梳的井井有條,甚至於好像還塗了一些髮膠,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一時間。

看起來還真像是一個帥大叔呢。

看到林峰迴來了,九叔也是十分的高興。

但是。

九叔還是十分矜持的站在了門口,壓制住了自己心中的高興。

作為師傅,怎麼可能如此不矜持呢,一定要先讓徒弟給自己請安。

矜持,矜持!

「哈哈哈哈。」

「師傅,徒兒回來了。」

「徒兒特地來給您老請安了。」

這麼多年了,林峰對於九叔那也是十分的了解,一看到九叔擺的那副姿態就知道。

所以他也特地走上前來,一邊對著九叔請安,一邊臉上帶著一些笑意。

「哈哈哈哈。」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