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好!」藍虎揮手讓手下退出大堂,把地牢里的鐵子帶出來。

門口兩名金虎幫眾立即退出大堂,迅速趕往地牢帶鐵子提問。

沒過多久,兩名幫眾便把傷痕纍纍的鐵子抬上大廳。

纏情霸愛 「鐵子,青龍寨真有援兵?」藍虎淡淡的看了一眼堂下,沒把如同死狗的鐵子放在眼裡。

「啟、啟稟幫主,青龍寨確實有強援相助!」鐵子虛弱的抬起頭看了藍虎一眼,暗淡無光的眼睛里閃過一絲殺機。

「把他砍了!」

藍虎命令一下,一名金虎幫眾走到鐵子身前,取下腰間大刀砍向他的脖子!

「幫主,刀下留人!」 毒醫狂妃 天宇急忙衝到鐵子身旁,一腳踹飛行刑者的大刀。

「天宇,你竟敢造反!」獐頭鼠目的漢子拔出寶劍,迅速刺向天宇的胸膛。

「伍三狗,你給我滾蛋!」天宇迅速一腳,踹落伍三狗手中的利劍。

「乒啷!」伍三狗丟下寶劍退後三步,這一腳令他虎口發麻。伍三狗原本想藉此剷除天宇,卻因自己武功修為低失敗了!

「天宇,你到底想幹嘛!」伍三狗不甘心的看著天宇,如果讓他死在幫主手上,心裡多少有些不開心。

「幫主,請饒鐵子一命!」天宇雙腿一彎,重新跪在藍虎的面前。

「饒命?哈哈哈哈——!」藍虎仰天大笑不止,真當自己是吃素的。

囂張肆意的笑聲傳遍大堂,金虎幫眾頭目立即低下頭顱。藍虎越是笑的開心,說明他的怒火也越大!

「好,你替他去死吧!」藍虎身影一閃離開座位,直接出現在天宇面前用手拉住他的脖子提了起來。

辦事不利傷了金虎幫的元氣,又在大堂之上掃了自己的顏面。不管天宇是不是二當家,他都要天宇去死!

「幫、幫主,屬下願意將功贖罪!」天宇艱難的抱住藍虎的手臂,以他半步武宗的實力也掙脫不開。

藍虎拉著天宇的腦袋,一臉不屑的說:「哼,將功贖罪?」

「幫主,屬下發現一隊商人的行蹤!」

「商隊?」藍虎好奇的放下天宇,但凡商隊都跟黃金白銀脫不了關係。

「幫主,今晚有商隊經過西風峽!」

「天宇,此話當真?」藍虎頓時來了興趣,但凡金銀財寶他都不想放過。

「屬下以性命擔保!」天宇雙手抱拳,跪在地上以示真誠。

「幫主,天宇他不過是在拖延時間!屬下從未見過哪家商隊會在夜晚趕路!」

伍三狗一臉陰森的看著天宇,再不阻止幫主的話,再想讓天宇死可就難咯!

「天宇,你真的在騙老子?」藍虎眼睛一撇,強大的殺氣壓向天宇。

「幫主,此商隊行事老道謹慎,一路上都是挑選夜晚行進趕路!」

「放屁,夜晚就安全了嗎?」伍三狗不甘的插了進來,必須儘快帶彎幫主的思路。

「哼,伍三狗你可見過有哪個商隊敢白天經過蒼狼山脈?」天宇不屑的看了伍三狗一眼,跳樑小丑一個也敢蹦躂不停!

「天宇,你若敢騙我,定讓你生死不能!」藍虎收起渾身的殺氣,把天宇從地上拉了起來。

藍虎相信了天宇的話,大白天還真沒有商隊敢穿過號稱萬賊領域的蒼狼山脈!

「謝幫主開恩!」天宇抱拳一禮,扶起地上的鐵子把他交給旁邊的手下。

經過商隊的詳細信息,什麼時間通過西風峽,天宇全都一五一十的告訴藍虎。

「伍三狗,你帶著兄弟們跟天宇去一趟西風峽!」

「遵命!」伍三狗抱拳一禮,一臉鬱悶的退了下去。在伍三狗離開后,天宇也告退一聲跟著離開大堂。

不足半個時辰,天宇、伍三狗兩人便召集了一百名金虎幫精銳騎著馬衝出山寨。

「天宇,你們兩個等我一下!」天宇帶領的馬賊才奔出卧虎山谷,藍虎便帶著兩名手下從後面跟了上來。

「天色已晚,還是我跟你們一起去吧!」藍虎一臉關心擔憂的表情,眼中的貪婪卻掩蓋不住。

藍虎根本不在乎天宇這些人,他只是怕天宇跟伍三狗貪墨商隊的金銀潛逃。畢竟,他們只是一群自私自利的馬賊

「是!」天宇眼中閃過一絲陰謀得逞,藍虎果然管不住自己那貪財的心。他之前的那種表演只是苦肉計,為的就是引藍虎上勾。

金虎幫騎兵在藍虎的帶領下,一路舉著火把奔向西風峽。幫眾早已得到消息,幫主帶著他們是去發財的!

「吁——!」剛踏上通往西風峽的正道上面,伍三狗便謹慎的跳下馬背。

他彎下腰檢查一番,地面有一排排馬蹄印。天宇的話是對的,之前這裡有一個車隊經過了。

「快,給我追!」看到伍三狗的動作,藍虎立即吩咐手下加快速度,絕不能讓肥羊溜了。

西風峽,一個商隊緩緩駛進峽谷里。

「叮鈴!」沉睡的川風瞬間被鈴聲驚醒,設計在峽谷路口的報警線被觸動了。

「咦?商隊!」川風揉了揉眼睛,仔細一看來的不是金虎幫的人。他立即鬆開霧林絕殺陣的開關,讓這個商隊順利通過西風峽谷。

令川風意外的是,這個商隊走到霧林絕殺陣中央便停下來不再往前走。

「噠噠——噠噠噠——!」急促的馬蹄聲傳來,擾得川風趕忙舉起望遠鏡觀察(簡陋版)。

邱毅翰真不愧是堪稱奇淫鬼才,川風手中這柄望遠鏡的製作工藝便是出自他的手札!

天宇帶著金虎幫的人沖了過來,不一會兒就追上了前面的商隊。

「這商隊是怎麼回事?」川風鬱悶的放下望遠鏡,霧林絕殺陣可是他專門用來對付藍虎的。

這群局外人攪和進來,令川風投鼠忌器,不好激活大陣的機關。

「看看再說吧!」他再度舉起望遠鏡,如果商隊人不離開,川風就打算放棄此次行動。他不會為了任務,便讓無辜的人妄死!

「我去,這是什麼情況!」

金虎幫包圍的商隊的馬車裡跳出一群帶刀的蒙面人,一言不發拔刀與藍虎他們廝殺在意起。

「大爺的,浪費我的感情!」川風伍指快速紛飛,霧林絕殺陣的機關瞬間啟動, 絕陣起、狼煙升!

機關軸飛速轉動起來,雲石上面的水閥門立即打開。清水一接觸雲石表面,激烈翻騰冒起一股股濃霧。

衝天霧氣從絕陣邊緣瀰漫,迅速向將絕陣中央包圍起來。

「前面的人聽著,留下錢財給我滾蛋!!」伍三狗一馬當先衝到商隊後面,自己立功的機會就在眼前,絕不能讓天宇搶了去。

伍三狗縱身一躍跳到馬車車頂,正準備掀掉車頂時突然從裡邊刺出幾柄利劍。

危機時刻,伍三狗只得向後一翻離開車頂。

「嘭!」伍三狗剛剛離開馬車,一群黑衣蒙面人便撞破車廂揮刀劈向後退的他。

「滾——!」伍三狗揮手橫刀一劈,一名黑衣人的寶劍瞬間斷裂。鋼刀沒入黑衣人的胸膛,猩紅的鮮血立即濺滿伍三狗的臉。

伍三狗一腳踢飛屍體,迅速揮舞劈向半空中黑衣人。夜幕中寒光一閃,幾名黑衣人的脖子全被他割破!

「你們是誰?」伍三狗面色陰寒的看著眼前,發現其他馬車裡全部都是黑衣蒙面人!

這群黑衣蒙面人沒有回答他,拔出身上武器撲向伍三狗。

「想死,老子成全你們!」伍三狗臉色微怒,一群小小的武士也敢挑戰他!

「天宇,你去幫一下伍老三!」藍虎淡淡的看了一眼黑衣人,一群螻蟻他還不放在眼裡。

「是!」天宇臉色陰沉的看向四周,黑袍怎麼還不出現,難道他真的在騙自己?

「咦?哪來的霧啊!」

一名金虎幫眾滿臉疑惑,前一秒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飄起了大霧。

白霧越來越厚,視覺能見度足一米。「啾——啾啾!」迷霧中突然飛出一群箭矢。

「噗!」一隻箭矢飛出迷霧,直接射進一名馬賊的胸膛。

「噗、噗!」滿天箭雨覆蓋之下,這群金虎幫眾紛紛中箭倒地。

由於迷霧隔絕視線,這突如其來的箭雨一下子就把金虎幫眾射懵了。

「什麼情況?」伍三狗一臉茫然無措的表情,剛準備斬殺眼前的敵人。突然湧來一股濃霧,黑衣人全都消失不見。

「啾——!」一根箭矢射向伍三狗的大腿。

「乒!」手中鋼刀一揮,伍三狗輕鬆的劈掉飛來的箭矢。

「啾、啾、啾、啾!」

耳邊響起急促的聲音,伍三狗臉色頓時變得蒼白。一根箭矢還可以應對,面對一群箭矢他只有死路一條。

密密麻麻的箭矢突破迷霧飛速接近,頭皮發麻的伍三狗快速揮刀格擋。

「叮——叮叮!」箭矢紛紛落在地上,伍三狗憑藉著強橫的修為愣是在箭雨里堅持了下來。

「你們不要愣著,快找掩體!」藍虎拍飛面前密麻的箭矢,它們如同密麻的蒼蠅一樣令人厭煩。

聽到藍虎的話,倖存的幫眾立即在黑暗中尋找掩體。有人躲在樹後面、還有人躲在了巨石後面,甚至有一些就地躺在屍體下面躲避。

「武宗果然厲害!」川風一臉震撼的舉著望遠鏡,下面的情況他看得一清二楚。

沒有一根箭矢能夠走進藍虎一尺,全都被他外放的罡氣阻擋!

國產GGG 「噗!」一根箭矢趁亂突破防禦圈擊中伍三狗的左肩。

再這麼耗下去必死無疑,伍三狗沒管身上的箭矢,一邊格擋箭矢一邊向後邊撤退。

伍三狗他走了沒幾步,腳下一個踉蹌摔倒在地。原來,是一具黑衣人的屍體拌倒了他。

伍三狗剛落在地上,又一波箭雨激射過來。「噗呲!」一根速度飛快的箭矢,衝出滿天箭雨射進他的喉嚨。

「不——!」

伍三狗痛苦的抱住喉嚨,掙扎幾下便被隨後射來的箭矢淹沒。

憑藉他的武師後期修為,是可以躲避這波箭矢的攻擊。然而伍三狗大意了,沒有防備箭雨里的黑鐵箭矢!

「雕蟲小技!」藍虎輕蔑的看了一眼面前的黑鐵箭矢,想要掩人耳目暗中偷襲他是不可能的!

「啊——!」驚天動地的慘叫聲從東南方傳來,引得藍虎、天宇二人急忙衝過去。

川風目光立即轉向東南方,一柄輪刃迅速收進巨石,原地只留下兩截金虎幫眾的身體。

這名幫眾幸運的跑到石頭後面躲過箭雨,卻不料這裡也有致命機關。被旋轉輪刃一擊腰斬,痛苦的躺在地上嚎叫。

「幫主?」

天宇極速穿梭在濃霧之中,他非常的「幸運」,沒有遭遇一個機關。

「天宇,我在這!」聽到後方傳來天宇的聲音,藍虎急忙扭頭往回走。

天宇、藍虎兩人默契的縮短距離,最後成功匯合在一起!

「天宇,你看見伍老三了嗎?」

「幫主,我也沒看見!」天宇嘴角輕輕上揚,右手一劍迅速刺向藍虎的喉嚨。

「叛徒!」藍虎沒料到天宇這麼大膽,竟然敢趁自己不注意偷襲。

「藍虎,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憑你也配?」藍虎輕蔑的看了天宇一眼,調動全身功力在脖子面前布滿護體罡氣。

天宇這一招使出了全身力量,卻被藍虎及時出現的罡氣阻擋。

「咔嚓!」藍虎堅韌的護體罡氣擋住了攻擊,天宇手中寶劍卻因反彈之力斷成幾截。

「嘭!」藍虎一掌拍中天宇胸膛,巨大的力量將他掀飛出去。

天宇即將飛進迷霧時,藍虎抓住他的腿狠狠的摔在地上。

「噗!」天宇痛苦的吐出一口鮮血,藍虎幾招便將他打成了重傷。

天宇一直以為自己可以與藍虎一站,如今殘酷的現實擺在面前,一個半步武宗根本打不過武宗!

「螻蟻!」藍虎輕蔑的看了天宇一眼,抬腿踢向他的胸口。

「啾啾——啾啾!」滿天箭雨再次出現。

「有完沒完!」藍虎憤怒的望著天空,區區一群箭矢能奈我何!

藍虎調動渾身真氣凝聚罡氣,卻突兀的感到真氣一頓運轉變得緩慢許多,外放的護體罡氣竟然沒有激發出來。

「噗!」一根黑鐵箭矢射中藍虎的腰,瞬間撕裂出一道傷口。

劇烈的疼痛令藍虎眉頭緊皺,他堂堂一個武宗竟然讓普通箭矢射中。這要是傳出去,他藍虎還如何做人?

藍虎身體突然一個踉蹌,地上的天宇趁著他走神脫離控制鑽入迷霧之中。

「啾啾——啾啾!」

藍虎剛要去追天宇,卻被面前密密麻麻的箭矢淹沒身影 「想要我死還沒那麼容易!」

藍虎拔出隨身寶劍,飛速抵擋面前的箭矢。寶劍上瞬間激射出一尺長劍氣,輕鬆的將滿天箭雨擋在外面。

「乒!」擊落最後一根箭矢,藍虎早已找不到天宇的身影。突然,一道黑影從背後襲向藍虎。

「找死!」藍虎迅速轉過身去,一把捏住黑衣人的劍刃。稍微一用力,這柄利劍便被他兩指夾斷。

他一掌拍中黑衣人的身體,強大力量瞬間把敵人的胸膛轟碎。「噗通」黑衣人摔進迷霧中再無聲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