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份左丘山的地圖,準確標註各個區域,差不多在中偏南的一塊,顯示著信號定位點。

庄有為看后立即回復:「根據我進入左丘山的路線反推,這個定位不存在什麼問題,你們快速趕向定位區域,估計日出時間差不多,直接向暗獄發起進攻。」

神風軍團的出動速度,要比庄有為預計的快很多,離日出之初的六點,還有半個多小時,便已接近暗獄北區邊緣。

「張霖,你先帶五、六級進化者過來,其餘兵力在六點十分前,趕到暗定位區域附近。」庄有為稍加思索,便做出安排決定。

六點日出后,他用門禁玉牌進入迷陣,要預留十分鐘時間,六點十分開啟大戰,相對比較合理一點。

但這些準備,都基於不會出現什麼變故…… 凌晨五點四十分,張霖帶領九十二位六級進化者,八百位五級進化者,共計八百九十三人,分乘一百多架直升機,悄無聲息的空降在迷陣所在區域。

迷陣周邊幾公里區域,都被庄有為清理過。

在五、六級進化者降落時,直升機僅稍許減速,沒有明顯的變化,看起來就像路過一樣。

待搭載的成員降落後,所有直升機按原路線,向南飛行一段距離,飛出左丘山區域外,才繞路到南江城停降。

這樣一來,即便在幾公里區域外,有崗哨發現直升機路過,都不會有太明顯的懷疑。

「庄大哥,庄大哥,老哥!」 婚謀不軌:臺長,錯情蝕骨 成功降落後,確定每組成員安全,沒有暴露或發現目標,開始向庄有為所在集結,神風八將空降的區域最近,很快趕到庄有為面前。

「沒想到你們都來了,前後近一年時間未見,沒想到你們的進化層次,都有很大的突破,不錯!」庄有為笑著說道。

「婷婷你也不錯,成長了很多啊!」

「老哥,不要說得你多老一樣,不就比我們大幾歲嘛!」庄玉婷忍不住反駁起來。

幾人閑談敘舊幾句,便說起正事。

「發現暗獄門,算是一次偶然事件,我這段時間在搜集功法,老趙提供資料說暗魔門,疑為暗獄王傳下來的勢力,所修功法為暗魔心經,或為暗屬性功法,我這才按線索找來。」

「但我抓住一個暗獄門,外出執行任務的小隊,進行審訊后得知,暗魔門是他們借用的名義,其勢力實為暗獄,自稱為暗獄門徒。」

「據審訊所知,暗獄有暗獄王為最強者,其次有左右兩大護法,實力未知,另有三大長老,可確定為七級進化。」

「暗獄的四級門徒,稱為十八使者,皆為六級進化。」

「暗獄的五級門徒,為十八位使者麾下,每個使者所屬十八個小隊的隊長,共有三百二十四人,為五級進化者。」

「暗獄的六級門徒,為三百二十四個小隊內,除小隊長外的十七人,共有五千五百餘人,皆為四級進化者。」

「暗獄門還有七級門徒,現為後備成員,有將近三千人,在二、三級進化層次。」

「其外八級門徒、九級門徒,皆為外派的商業、情報成員,正式成員家屬勢力,現在尚未完善起來,在末法時代傳承斷絕,都是在新紀元復甦,倒不用追查下去。」

「近一年來,暗獄門十八使者麾下,所有小隊執行的任務,都是在江南一帶殺人奪寶,截殺傭兵團隊、獵人小隊,打劫路過的商隊,造成累累血債……」

庄有為主要分析,暗獄門的實力層次,對其惡行沒過多解釋,因為沒那個必要。

大致分析一番后,庄有為出聲說道:「暗獄的實力,我沒什麼擔心,就怕那些暗獄門徒逃跑,會漏過什麼大魚。」

「這一次找你們幫忙,要盡量將所有暗獄門徒截住,小隊長、使者、長老、護法、暗獄王,這些屬於必殺目標,其餘成員投降不殺,抓起來審問后再作處理。」

「現在大致確定作戰計劃,到日出時我先穿過迷陣,到時候用CRX合金繩牽引,接著嘗試封閉感知,僅憑繩索牽引穿過迷陣,你們分出一股力量跟我殺入暗獄。」

因為門禁玉牌只有一塊,單次帶人進入很有限,必須用其它方式,穿過迷陣區域。

「若這個迷陣,只有迷、幻的效果,沒有其它攻擊手段,那麼我們用繩索牽引,確實能穿過迷陣區域。」擅長玄學一道的姜欣悅,說出她對穿過迷陣的看法。

「暫定這個方式嘗試,如果不行的話,只能分批慢慢進入,我一個人先殺進暗獄。」庄有為點頭說道,用繩索牽引穿過迷陣,庄有為不能確定可行度。

「現在假設計劃可行,先確定殺入秘境的兵力,和在入口外抓捕,在附近搜查,防備有其它出口的兵力,這方面你們比我擅長,分配神風軍團的兵員,立馬做出一個計劃。」庄有為出聲說道。

見面簡單敘舊,庄有為分析暗獄的實力,現在已過去十分鐘,還剩最後十分鐘便到六點,沒有多餘的時間討論。

張霖、王建龍、楚歌三人,不到三分鐘時間,便拿出一個計劃。

神風軍團六級進化者留五人,帶領一百位五級進化者,一千位四級進化者,在出入口實施抓捕行動。

其餘兩千四級進化者,從迷陣這個出入口,分散到周邊二十公里半徑區域,搜索可能存在的其它出入口。

張霖這個七級進化者,再加八十七個六級進化者,七百位五級進化者,跟庄有為殺入暗獄。

有關留守的五位七級,張霖建議庄玉婷、姜欣悅、曹穎三位女性留在外面,畢竟外面更安全一些。

但三人都不樂意,庄有為不在意庄玉婷跟進去,最終同意神風八將一起行動,選五個六級進化初期,擅長指揮、控制局面的人,負責外面的抓捕行動。

確定計劃后,張霖把任務分配下去,五六級進化者皆已聚集到位,很快就明白各自的任務。

留守外面的五六級高手,要跟尚未降落的四級聯絡,指揮那三千位四級進化者,降落在各自的任務區域。

很快,又一個十分鐘過去,時間已到凌晨六點,太陽已從地平線上升起。

「時間已到,按審訊的結果,這個時候迷陣便會開啟,我等兩分鐘時間,激活玉牌進入迷陣,你們十八人跟在我後面,用CRX合金繩索展開牽引。」庄有為出聲說道。

門禁玉牌激活后,有一個安全區域,小隊長帶隊進出,只需隊長持玉牌即可,庄有為帶著十八人一起進入,不存在什麼問題。

庄有為激活玉牌后,所看到的景象完全不同,玉牌還有一個水印箭頭指向。

迷陣區域不算大,橫跨不到一公里,庄有為很快穿過迷陣,後面十八人多次連接CRX合金繩,成功完成兩根繩索的牽引。

「張霖,我先殺入暗獄,其餘人在入口這裡守著,你手持玉牌穿出迷陣,讓後面的人拉著繩索進入,你沿途確定有無問題。」

「確定牽引繩索可行,你帶一批人手進入暗獄,不行就由你多次帶隊,將進入暗獄的人帶過迷陣。」庄有為快速出手,斬殺看守入口的一隊暗獄門徒后,出聲對張霖安排起來。 據庄有為審訊的情報,看守暗獄入口的門徒,沒什麼機會外出作惡,或為所有暗獄門徒中,所犯罪惡最輕的一批。

但這些暗獄門徒,負責看守暗獄入口、守衛迷陣,庄有為只能斬殺,活捉有提前暴露的風險,斬殺都要在對手,尚未反應過來前完成。

交代張霖幾句后,庄有為快速殺入暗獄,斬殺看守出入口的幾隊門徒后,所見到的目標就很少。

但庄有為不算意外,畢竟暗獄第一、二層,相當於一個勢力的山門。

作為後備力量的七級門徒,主要活動在第三、四層。外出執行任務的六級門徒,則活動在第五、六層。小隊長層次的五級門徒,更是活動在第七、八層。

十八位使者,主要活動在第九、十層。

三大長老在第十一層,左右護法在第十二層,現任暗獄王在十三層,暗獄最底下的五層,尚處於封禁狀態。

只不過,庄有為沒那麼清楚,他所審訊得到的結果,僅限於十八位使者,活動在第九、十層。

小隊長羅昌明,日常接觸到的高層,即十八使者這個層次。

翻滾吧胖王妃 傳功長老會指點後備門徒,但沒什麼私交來往,刑法長老更沒人願意見到。

總務長老,主要管十八位使者,安排暗獄門內所有事務,但一層一層向下傳達。

這個各級門徒,劃定的活動暗獄層次,包括居住、修鍊各項事務的綜合區域。

「庄大哥,牽引繩可破除幻陣,後面進入迷陣的兵力,皆可拉著繩索進入,我現在帶五六級高手,立即殺入暗獄嗎?」暗獄入口外,張霖確定牽引繩的作用后,用對講機向庄有為詢問行動安排。

暗獄外有迷陣,又深入地底十八層,信號傳遞很受影響,早在計劃行動的時候,都決定用對講機交流。

「一二層應該沒有人,通道在每一層的正中心,讓四級進化者組隊,分幾個百人小隊,安排五級進化者帶隊,直接進入三、四層,抓捕那些後備力量。」

「張霖你帶人進入,堵住第六層的入口后,清理暗獄五、六層的目標。」庄有為快速給出回復,同時他直接衝過三、四、五、六層,即便驚動一些暗獄門徒,他都毫不在意,很快就沖入第七層。

每一層出入口,負責看守的門徒,都被庄有為毫不留情的斬殺。

暗獄內部的看守,主要維持暗獄分層的秩序,禁止內部成員進入,基本每層兩人看守,對庄有為毫無阻攔,或許還有輪換的人,不在場先逃過一劫。

重生之財氣沖天 「這裡稍後安排六百四級進化者,由原定的五、六級進化者帶隊,負責攔截抓捕逃出的目標。」

「原定行動計劃,封鎖出入口的一千位四級進化者,抽調四百位出來,直接進入暗獄前四層搜查、抓捕。」

「除負責帶隊指揮的人員,其餘五、六級進化者,跟我殺入暗獄五、六層,不投降者直接斬殺!」得到庄有為的回復后,張霖快速安排起來。

現在進入迷陣,六級才進來完,五級還有一大半在外面,四級更在集結過程中。

張霖現在的安排,主要針對五六級帶隊指揮者,確定清楚任務后,他便帶領其餘人,快速進入暗獄入口。

「第七層的面積,要比上面小很多啊,直徑只有兩公里。」進入暗獄第七層后,庄有為很快有所發現。

暗獄第一層,由於斬殺看守入口的門徒,沒發現其餘看守,庄有為大致探查一圈,在中心魂念感知不到邊緣,探查后確定有五公里直徑。

庄有為在初入八級,魂念便可感知一公里距離,這裡為半徑一公里,可感知直徑兩公里的區域。

現在突破到九級進化,魂念可感知一點五公里距離,感知覆蓋三公里半徑區域。

站在暗獄中心,暗獄第一層的邊緣,不在他魂念感知內,移動向四周探查,大致確定暗獄第一層,直徑達到五公里。

這個空間面積,確實很讓人吃驚。

放在外面,這可比那些頂級勢力,傳承幾千年的山門廣場,都要大出幾倍不止。

東盛集團總部,不僅有直屬戰隊、行政管理人員近十萬人,還有十多個傭兵軍團,廣闊的訓練場,員工宿舍區域,這些功能區所佔總面積,長都不到八公里,寬四公里多一點。

暗獄第一層,直徑五公里的區域,面積都接近二十平方公里,確實很讓庄有為震驚。

後面第二、三、四、五、六幾層,庄有為沒再去探查面積,進入這第七層中心區域,直接探查到邊緣,確定只有兩公里直徑,庄有為這才感覺正常一點。

「第一層直徑五公里,第七層直徑兩公里,不知每層之間如何變化,但肯定越底層面積越小,最上面的第一層面積最大。」庄有為暗自想著,但他魂念觸碰到邊緣后,便沒再計較這個問題,而是探查那些暗獄門徒所在。

暗獄第七、八層,為五級門徒,小隊長層次的活動區域。

十八位使者,各有十八個小隊,總共才三百二十四人。

在外執行任務有幾個,包括羅昌明,看守入口門戶的小隊長,被庄有為斬殺幾個。

剩下的分佈在七、八兩層,庄有為在第七層才發現一百三十多個,且多圍在一個大訓練場居住,只有個別孤僻者遠離訓練場。

「暗獄的五級門徒,五級進化者層次,且不說為惡多少,但對暗獄的忠誠度,必定高於那些隊員,遠高於後備成員,這些都是必殺目標!」庄有為暗自提醒自己。

他先摸到零散的居住區,悄無聲息的斬殺那些獨居者,再快速靠近小隊長集中居住區,揮動戰斧大開殺戒。

「什麼人?」

「有強敵來犯!」

「啊!饒命……」

儘管五級進化者,在庄有為面前如土雞瓦狗,但畢竟有那麼多人,庄有為沒斬殺幾個,便被對方發現,或開始組織抵抗,或想辦法向高層求救。

在發現庄有為太強大,每一次揮起戰斧,每一次移動身形,都會帶走大量門徒同伴的性命后,有人忍不住心裡的恐懼,開始大聲求饒起來…… 或聯合抵抗,或傳信向暗獄高層求救,或直接向庄有為求饒,無論目標有什麼行為,庄有為都毫不在意,按順序依次斬殺。

心淡如水,愛如潮 五級進化者聯合抵抗,給庄有為造不成任何壓力,除非幾百人借戰陣,將實力完全擰成一股繩,或許會有那麼一點威脅。

向暗獄高層求救,庄有為這時已不擔心暴露,暗獄那些中低層門徒,有神風軍團的人手截殺抓捕,庄有為只需對付小隊長、使者、長老、護法,暗獄的最高掌控暗獄王。

使者十八個,長老三人,護法兩個,唯一的暗獄王,加起來才二十四人。

確定使者只有六級進化,長老為七級進化,即便左右護法加暗獄王,三人都達到八級進化,庄有為對付起來都毫無壓力。

庄有為堅持斬殺小隊長,主要擔心這些傢伙衝出去,組織那些四級進化的門徒,造成神風軍團更大的傷亡。

「來吧,讓我殺個痛快!」前後不到三分鐘,庄有為便將第七層,一百三十多個五級進化者,暗獄的五級門徒斬殺乾淨。

殺的人少,庄有為對殺人手軟,總會暗自告訴自己,對方作惡罪有應得,殺人更是為救人。

但殺的人一多,庄有為感覺跟斬殺進化獸,不存在多大的差異。

無非一個心境的問題。

暗獄第七層空間,都在庄有為魂念感知內,確定將這一層的小隊長斬殺乾淨,庄有為立即沖向第八層入口,這時已驚動第八層的門徒。

不過暗獄第七八層,都屬於五級門徒,五級進化層次小隊長,居住與活動的主要區域。

第八層的小隊長,總共不到一百人,庄有為探查到九十六個,收到第七層的動靜,聚集著正要衝出。

庄有為衝進第八層,與九十多個小隊長,第一時間正面交鋒。

在暗獄分區,高一層的活動區域,不僅屬於身份的象徵,實力確實有所差異。

第七層的小隊長,主要為五級初期、中期。

第八層的小隊長,主要為五級後期、巔峰。

同為五級進化層次,同樣有很大的差別。

但無論是五級初期,抑或是五級巔峰,在庄有為面前都一樣,反倒因成員更少,被庄有為斬殺的時間更短。

「第九層,便為十八使者所在,六級進化者的反應速度,要比五級進化者快很多,這麼長時間沒人出來,我不信那些使者,都尚未聽到動靜,沒收到求救的消息?」

站在第八層進入第九層的入口,庄有為沒感知到什麼動靜,心頭已有所猜測。

按正常反應來說,六級進化的四級門徒,暗獄的十八位使者,得知有強敵入侵,對五級進化的小隊長大開殺戒,肯定會立馬趕來救援。

但那些使者毫無動靜,必定清楚來敵強大,要麼聯合起來,待庄有為進入,突然發起襲擊。

要麼自知不敵,退入更底下的暗獄層,向幾大長老求助。

稍加警惕,庄有為進入暗獄第九層,沒有發現任何敵人。

到這暗獄第九層,直徑只有一公里。

先前七層直徑兩公里,八層直徑一點五公里,第一層五公里。

這麼算起來,如果不出所料,符合遞減的規律,那麼從第一層五公里開始,向下一層縮減半公里,到第九層只剩最後一公里。

但在暗獄九層下面,還有第十到第十八層,同樣還剩九層,不知又如何遞減。

第九層不見敵人,庄有為快速趕到第十層的入口,感知一番沒什麼埋伏后,又快速進入第十層。

「原來都等在這裡啊!」進入第十層,庄有為不僅感知到這一層,空間直徑只剩九百米,同樣感知到第十層進入十一層的入口,二十一人守在那裡,擺出全力迎戰的架勢。

「十八個六級進化,三個七級進化,看來這便是暗獄內,十八使者與三大長老啊!」庄有為暗自恍然,快速沖向迎戰的二十一人。

「何方小賊,膽敢進入我暗獄撒野?」見庄有為靠近,領頭三位七級進化者,有一人大聲暴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