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話音剛落!

半空中周啟突然身形一閃,宛如瞬移般向右橫移出數丈!

他先前所立之處,幾縷斷髮飛揚,轉眼隨風遠逝。

周啟穩住身形,只覺面頰上一陣刺痛,他伸手輕輕一抹,入手一片溫熱。眼角的余光中,但見手指上儘是嫣紅的血漬!面頰上已然多了一道深深的傷口!

強!

大蛇的實力遠比預料之中的強!

尤其這傷人於無形的手段,更是匪夷所思!即便以自身遠超常人的感應能力以及超運動反射神經異能。也完全沒有察覺到他是怎樣出手的!

剛才要不是感覺到右臂上的獵魔印記突然變得滾燙如熾。而根據以往的經驗,只有自己在遭遇到極大的危險時,才會出現這樣的異狀。恐怕難以逃過大蛇這無聲無息的一擊!

遠呂智目視周啟,眼中閃過一絲意外。沒想到此人竟能躲過自己含怒而發的一記幽魂之刃。一念到此,心中對於周啟的輕蔑頓時減少了幾分。

而就在這時,祭壇外,自異族武士身後傳來一陣喧囂和動蕩。

隨即!

清脆的槍聲!沉悶的爆炸聲!魔法的轟鳴聲!人臨死前凄厲的慘呼聲!聲聲不絕於耳,接連不斷響起!

彷彿一塊巨石落入水潭!瞬間水花激蕩!

只見無數軍馬從黑霧中衝殺而出!

突前的位置!

庶女攻心 付雲生,明月空等十四名契約者在左;黃月英,趙雲等一眾無雙武將居右。眾人各率士卒緊隨周啟之後掩殺而至!

自身信奉的神明就在眼前,異族武士在妖將的帶領下立刻發起了自殺式的反擊!

戰鬥自爆發伊始就慘烈無比!

一方浴血奮戰,只為驅除異族,實現主公周啟的理想!

一方誓死捍衛自己的榮譽,維護神明的榮光!

沒有人後退,沒有人逃避!

每一秒都有人身死!即便是死,大多都選擇和對方同歸於盡。

雙方都將士都抱著必死的心念!於是乎,翻騰的黑霧之下,太廟四周血流滿地。宛若修羅地獄人世重現!

戰!傾盡熱血一戰!

就在此時!周啟動了!

隨身上技能白光一閃!手中長戟雷鳴陣陣!

九州風雨驟,戟出鬼神驚!

提升到滿級的將霸轟天戟法可造成額外150%傷害。周啟雙手持戟,動作迅如奔雷!

劈!斬!抹!挑!刺!

一招緊似一招,一連揮出九戟!

漫天戟影如雨如瀑,霎時將蛇魔遠呂智身周盡數籠罩!

「雕蟲小技!」遠呂智口中低語。也不見他身體有何動作。半空中但聞聲聲金鐵交擊聲響起。數十聲清響,化作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

響聲落罷!

周啟如遭電亟,渾身一陣巨顫! 餮仙傳人在都市 眼耳口鼻儘是大股鮮血飈射!

即便身穿四獸吞天鎧,所有屬性暴增30點,依舊在力量上與蛇魔相去甚遠!

然而開弓沒有回頭箭!戰鬥已起,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以遠呂智無聲無息的詭異手段。下方的眾人沒有人能夠擋住他的一擊。

自己必須拖住他!

周啟牙關緊咬,將口中的鮮血生生咽下。抬手一揚數張符籙飄飛身前,無火自燃!

「咔擦!」神霄紫雷在引雷符作用瞬間,撕破烏黑的雲團兜頭劈下!

於此同時,他手中長戟高舉頭頂!

十方神俱滅!

將霸轟天戟法威力最為強大的招式,伴隨著雷霆之威嘿聲斬落!

遠呂智眼中微微動容。這霸道的招式已有傷到他的可能!

「無間!」隨他抬手一揮,周啟眼前驟然一暗!目不視物!

不好!

周啟驀然一驚!急忙將一縷神識外放!

真實視界!

能量化的視野中,依稀只見黑暗中一抹極淡的刀影閃過。

「嗤!」一聲輕響!

周啟頓覺手中一輕,胸腹間宛如被一列賓士的火車撞個正著!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身體打著旋向後飛了出去!待他好不容易穩住身形,低頭一看,臉上頓時駭然變色!

只見手中爆雷方天戟只剩下了戟桿,堅硬的戟身被那淡淡的一縷刀光斬做了兩段!

心中驚訝只在瞬間!周啟更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堅決不能讓遠呂智攻擊其他人!

周啟劈手將手中斷裂的戟桿扔下,將一名異族武士死死釘在地面。抬手一招!

「錚!」一聲輕吟!鎮邪劍化作一抹流光飛入他的手中。

無雙技——弒神藐殺斷!

巨大的天劍絕刀再現!橫跨天際迎頭斬下!

遠呂智仰頭問天,腦後蛇發亂舞!淡金色的雙瞳中已是怒火熊熊!顯然已被周啟完全激怒!

就在巨大的劍影下落到頭頂之際!

只見他雙手虛握,一道刺眼的白光過後,手中已然多了一柄似劍非劍,似刀非刀的狹長巨刃!

神魔崩!斬!

隨劍光一閃,煞氣如龍,狂暴而出!烏黑的能量柱衝天而起,欲破蒼穹。巨大的天劍絕刀虛影被一衝之下霎時消散於無形。

周啟威力絕倫的無雙技被蛇魔輕易一刀斬破!

不僅如此!

長刀揮舞,殺意綿綿,其勢未絕!

無形的殺意凝如實質,如同問刑之刃,帶著死亡的氣息,眨眼到了周啟身前。

周啟渾身寒毛倒豎!只覺一股寒意自腳下升起,直透後背!他生平第一次感到死亡距離自己如此之近。

「遁!」

半空中幽光一閃,下一秒他已然身處煉妖壺天地之中。然而還沒等他驚魂初定。壺中天地一陣搖晃!自神魂深處頓時傳來陣陣如同撕裂般的痛楚。

周啟慘呼一聲,翻身栽倒在地。口中鮮血如同泉涌!

蛇魔這一刀直透神魂,頓時令他識海受到了重創!

不!

周啟掙扎著站起身,抬手給自己上了一個回春露。眼見流失的血量開始回復,他立刻遁離了煉妖壺。再度回到了無雙世界。

「周啟!」

這時,付雲生四人自萬軍從中殺出了一條血路,已然衝到了近前。見周啟渾身血染的模樣。夏若冰不禁一聲驚呼!

遠呂智眼見周啟居然還活著,心中再感意外。隨即目光一瞥飛身趕至的四人,目中霎時凶光大盛!

「小心!」感覺右臂獵魔印記再度變得如同烙鐵燙熨。周啟急忙放聲大呼!

「吼!」張定軍一聲狂吼,瞬間進入了二次狂化!

「無視痛苦!」

隨身上技能白光閃耀,他急忙用自己狂化之後遠比常人高壯的身軀往三人身前一擋!

趙大明則是一個暗影穿梭。早在周啟出聲提醒的瞬間閃的沒影沒蹤。

「噗」刀刃入肉,如中敗絮!張定軍悶哼一聲撲到在地。後背上一道刀痕深可見骨。若是再深幾分,幾乎便能將他從中剖成兩片!

就在他身形倒地的瞬間,一道淡青色的清流憑空落在了他的頭頂。付雲生眼前一花,眼前已然多出了周啟的身影。

「真特么疼!這狗日的吃了偉.哥么?」張定軍手拄著輪迴巨斧顫顫悠悠從地上站起。儘管臉上疼的齜牙咧嘴,口中仍不忘吐槽一句。

眼見隊伍中出了名皮粗耐操的張定軍在開了技能的情況下幾乎被一刀兩段,夏若冰和付雲生不禁心中一沉。要不是他挺身擋下,剛才那無形無影的攻擊若是落在兩人身上,只怕非死即傷!

卻道良人心未變 蛇魔竟然可怕若廝!

「大明保持隱匿狀態,不要輕舉妄動。其他人準備遁地符。」周啟仰頭注視著祭壇上的遠呂智。在團隊中沉聲下令。

與此同時,高踞祭壇上的遠呂智也正一臉陰沉地注視著四人。勢在必得的一擊再度無果,令他直欲抓狂!以他的身份,幾次三番沒能殺死敵人便意味著失敗以及莫大的侮辱!

此刻,在他心目中已然徹底對周啟升起了必殺之意! 祭壇下,周啟四人各執兵刃全神戒備,目光不敢離開遠呂智身周片刻!

蛇魔戰力之高,匪夷所思。就連紫色傳說裝備也能一刀斬斷!就他的實力而言,已經遠遠超過了本次任務應有的難度!尤其是那無聲無息的詭異攻擊方式,更是令人防不勝防!

感受到右臂上獵魔印記傳來的陣陣灼痛,周啟面色沉凝,這樣的情形前所未見,自己等人恐怕將面臨進入空間任務以來最為嚴峻的一次挑戰!

想到這裡,周啟的眼神微一流轉,瞟了一眼站立在他身旁斗篷蒙面、手持法杖的男子。

張炎彬!

果然是他!儘管被斗篷遮住了頭臉。不過手中的法杖卻暴露了他的身份!周啟依稀記得,當初在冀州城外河灘邊伏擊自己的時候,他用的便是這樣一根法杖。

驀地!周啟的瞳孔猛然一縮!

就在他心神微分之際!遠呂智動了!他宛如魔神般高大的身軀從祭壇上縱身躍了下來!

雙腳落地的瞬間!

地面「轟」一聲巨響。碎石飛濺!聲勢無邊!

遠呂智腳步沉重如山,緩緩自未散的塵煙中走了出來。

「你又一次讓我感到了意外。一次意外,或許是幸運,兩次意外,卻足以說明,你有讓我出刀的資格!」

隨著冰冷的話音落下,以遠呂智為原點,一股絕強的殺意,宛如能量新星爆炸,捲起無邊的氣浪飛速向四周擴散!

受這飽含殺意的氣浪一衝,周啟四人如在颶風中行走,身形搖晃,站立不穩!眼前更是幻像叢生!

焦熱!如同置身烈焰熊熊的焚化爐,讓人感覺,自身的骨髓都將在這難耐的高溫下融化!

黑繩!無數面目猙獰的惡鬼手持鐵索圍繞在身旁不斷丈量!雖然口鼻中仍有呼吸,卻令人不禁懷疑自己業已身死,變做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哀號! 總裁的緋聞妻 無窮無盡的尖叫和慘號宛如最深沉的夢魘在耳邊回蕩!一聲聲直欲擊穿靈魂。使人瘋魔,如痴似狂!

無間!冰冷黑暗!天地彷彿變做了一個密封的鐵皮罐頭,讓人感覺不到一絲光亮!最為可怕的是,腦海中沒有任何一絲希望!

殘酷的地獄景象,在眼前不斷變換!

一幕幕是那樣的鮮活而真實,彷彿身臨其境!

周啟四人如同被施放了定身咒,面帶痴傻僵立在原地!

「魔獄殺!」

遠呂智手中巨刃高舉頭頂,自空中劃過一道玄奧的軌跡,斜斜斬下!

沒有人能形容這一刀的速度。刀光一閃之間跨越了百米的距離轉眼便到了頭頂!

森冷的刀光彷彿上天對世人降下的裁決。令人無法生出絲毫的抵擋之心!

危險!

眼見周啟四人即將斃命刀下!

就在遠呂智手中刀光閃現的瞬間!

突然!

不遠處幽光一閃!隨空氣水波般一陣波動,憑空露出一道胖乎乎的身影!

「暗影禁錮!」

遠呂智腳下的影子詭異地一陣拉伸,如同活物往他身上一撲!

突如其來的變化令他即將下落的刀勢霎時為之一頓!

是趙大明!千鈞一髮之際,死胖子及時出手用夜魔一族特有的技能將四人救下!

而就在這時!周啟眼中的迷茫之色已然消失不見,眼底恢復了往日的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