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你說得是小何和小敏,我知道。」單反狗男子立刻恍然大悟,旋即拿著單反相機就走了出來。

「醫生,你好。」

單反狗男子不由走向了張峰。

「你好。」

張峰沖著單反狗男子點了點頭道。

「小何小敏現在這樣,我就不去打擾他們了。」

單反狗男子撇了一眼小何小敏兩人,旋即看向張峰。

「嗯,小菇涼很善良,就盡量不要去打擾他了。」張峰認同的點了點頭。

「請問醫生貴姓,我是蓉城晚報的記者孫建。」單反狗男子沖著張峰伸手道。

「嗯,你好。」

「我是南山醫院腫瘤科主任張峰張醫生。」張峰自我介紹道。

「小敏之前不是在華西醫院接受治療么?最後聽說轉到了市第一人民醫院接受治療,怎麼今天在這裡進行搶救啊?」單反狗男子孫建手持著單反相機對著張峰和小何小敏三人拍了張照片,旋即拿出手機開始錄音。

「機緣巧合,我路過的時候發現她暈過去了,而且沒了脈搏,所以就送她到了南山醫院。」張峰淡淡的道。

「原來如此。」孫建贊道,「張醫生真是古道熱腸,如果等救護車的話,這中間耽誤的時間恐怕不堪設想。」

「是啊。」

張峰也是認同的點了點頭。

「那張醫生,你對小敏的病情怎麼看?」孫建立刻說道。

「這個,恕我不方便透露。」張峰搖了搖頭,臉色凝重的道,「不過,小敏的狀況很不理想,她的身體本來就已經被癌細胞迫害的十分厲害,但是……」

張峰一臉的義憤填膺,可是話說到這裡突然嘎然而止。

「但是什麼……」孫建彷彿抓住了關鍵的問題一般,連連追問道。

「抱歉,關乎病人的具體情況,我無可奉告。」張峰一副懊惱的模樣,有點恨自己剛才說話不經過大腦的樣子。

「張醫生,對於小敏,社會上很多熱心人士都關注著她。都希望這個善良的菇涼能夠好轉起來,能夠得到最好的治療。」孫建連忙勸說的道,「這是廣大熱心人士的想法,都希望知道小敏的具體情況,你就給大家說一說,大家也才更加的願意去幫助小敏,希望善良的菇涼好起來,自己的善意切實的落在了實處,而不是被利用。」

「抱歉,無可奉告!」張峰斬釘截鐵的搖了搖頭。

「張醫生,你不能這樣,你這樣,置廣大熱心人士的善意於何處啊? 頂級婚寵:薄少,放肆愛 你這樣豈不是讓大家寒心。」孫建不由質問道。

張峰臉色有些不好看,但還是搖了搖頭道:「這是病人的隱私,身為一名醫務工作者,我有權替病人保密。」

「可是……」孫建還有話說,這個時候卻被路人給打斷,「你這個人怎麼能這樣,別以為拿著個單方相機,就以為自己是記者,就是無冕之王了,就你剛才那說話的口氣,也配成為一名記者,有你這麼質問張醫生的么?」剛剛開著張峰的車過來的那名路人不善的對著孫建呵斥道。

「他這一套一套的,豈不是欺騙廣大善意的熱心人士。」孫建皺眉道,「抱歉,我正是一名記者,所以我有正當懷疑的權利,只希望廣大熱心人士的善意能夠落到實處,而不是受到欺騙。」

「你這人說話能不能那麼難聽。」

路人司機不由替張峰打抱不平的道:「你知道什麼?」

重生:上流千金 「張醫生今天路過的時候發現了小敏,他什麼都沒說,就抱著小敏上了自己的車,然後一路上從不曾放棄過小敏,很長的時間內一直在替小敏進行搶救,進行心肺復舒,如果不是張醫生契而不舍的精神,高尚的醫德,怕是堅持不了這麼長時間就已經宣布小敏的死亡了,小敏還能趕到醫院接受搶救么?你這麼質疑張醫生,我都看不過去了。」

「是啊,你這記者說話夾槍帶棍的。現在的記者,都不講究實事求是了,報道的一些新聞儘是胡編亂造。」圍觀的吃瓜群眾不由開始指責起孫建來。

「我剛才可是看見張醫生抱著小敏就衝進了急診室進行搶救呢,按照這個人這麼說,張醫生一路上替小敏進行搶救可真是盡心又儘力了,這樣的醫生不多見了,你這麼說話實在不對。」有人替張峰鳴不平道。

「話不能這麼說,記者懷疑的也是正當的,我們也關注過小敏,可不希望被欺騙,希望自己的善意不會被有心人給利用,切切實實的落在小敏的身上。」有人站到孫建一邊說道。

「是啊。」

一時間,圍觀的吃瓜群眾各執一詞,各站一邊爭論著。

「好了,好了。」

「我知道大家都是好心,都希望小敏這個善良的菇涼健康。這裡,我不能多說,但是我也不得不說,小敏的身體真的很糟糕,不知道小敏接受了什麼樣的治療,雖然癌細胞得到了遏制,但是身體的正常組織細胞遭到了大量的破壞,這還不止,卻還利用如同嗎啡、罌粟之類的藥物讓小敏的精神看上去異常的精神,臉色也比較紅潤,好像康復了很多,治療得特別有效果。可是這只是偽造出來的虛假表象而已,對於這種偽造出來的假象而病人實則情況不容樂觀的現象,我感到很震驚,也感到痛心。」

‘ 「張醫生,化療不就是殺死癌細胞的同時殺死正常的組織細胞為代價的么?」單反狗孫建反問道。

「確實,化療不具備分辨人體內正常的組織細胞還是癌症細胞。所以殺死癌症細胞的同時會殺死正常的組織細胞,這是必須的代價!但是呢,小敏的情況卻比化療還要嚴重,因為她的狀況很糟糕,正常的組織細胞被滅殺的情況要比一般的化療嚴重的多,但是小敏的精氣神卻顯得異常的精神,就連氣色都看上去異常的紅潤,彷彿健康了許多,治療達到了效果,甚至有治癒的可能。」

「但是,那些都是假象,她是被注射了類似嗎啡、罌粟等致幻藥劑從而偽裝出來的假象,實際上身體狀況每況愈下,完全就是吊著一口氣,這實在讓人感到痛心,讓人感到寒心。」張峰搖頭,一副替小敏悲傷,替小敏不鳴不平的憤怒。

「畜生,敗類。」

「這簡直喪心病狂。」單反狗孫建表現的極其憤慨,「怎麼能這樣,簡直不可饒恕。這特么是人能幹出來的事情么?居然忍心如此對待小敏這善良的菇涼。」

「是啊。」

「這簡直鄰人髮指。」

「簡直罪無可恕。」

「這是什麼人乾的,還有沒有一點醫德了,太特么喪心病狂了吧,不把人命當一回事。」

圍觀的吃瓜群眾在劇本的引導下,紛紛表現出了強烈的憤慨,一個個義憤填膺。

「這類人渣,就應該曝光他。」

「不能讓他害這麼多人。」

「是啊,一定要曝光他,吊銷他的執照,否則大家上醫院看個病怎麼能夠安心呢?」

「張醫生,你聽聽大家都說了什麼?」孫建不由看向張峰道,「你給大家說說看,也給大家提個警鐘。」

「抱歉,我失言了。」

張峰搖了搖頭:「或許情況並不是我說的那樣,是我想多了。」

「張醫生,我聽出來了。」

孫建連忙替張峰找著理由道:「你不是失言,你是義憤填膺,不吐不快。說出來后,就後悔不該亂說話。但是,張醫生,你要明白,這對我們廣大病友來說,卻是關乎我們身家性命的事情,我們怎麼能輕易把自己交給這種人渣的手裡面呢,你說是不是,大家說是不是。」

「是啊。」

「張醫生,你就告訴我們吧。」

「你應該知道小敏之前是在哪裡治療的,也知道是那個醫生。你告訴我們,我們以後就不會去了。」

一群被劇本引導的吃瓜群眾紛紛看著張峰。

「抱歉。」

「這實在不是我該插手的事情,我只是一個醫生,我的工作就是盡量治好每一個病人,而不是去勾心鬥角什麼的,所以,請恕我不能亂嚼舌頭,說別人的是非!」

「如果你們相信我,相信南山醫院。那就請來南山醫院進行就醫,讓自己的親人或者朋友都來南山醫院進行就醫,我們南山醫院一定會把廣大病友當作自己最親的親人一般照顧的。」

「抱歉。」

張峰說到這裡,就不由扭頭對著小何小敏兩人看去,低聲道:「小何,讓我們快送小敏去檢查吧。」

「我知道。」

「是市第一人民醫院。」

「小何小敏之前是在市第一人民醫院接受治療的。」

「天啦,這市第一人民醫院簡直太不像話了。 釣魚青年的快樂生活 這樣對待病人,以後誰還敢去他們哪裡就醫看病啊,這簡直就是惡魔,這醫院,吃人不吐骨頭。」被劇本引導的吃瓜群眾不由憤慨的說道。

這個時候,李俊豪同吃瓜群眾擦肩而過。

他來到了小何身邊,不由看向了小敏。

「小何,小敏情況怎麼樣了?」李俊豪感傷的輕揉著小何的肩膀。

「小敏。」

小何獃獃的看著病床上的小敏,眼中根本沒有其他人的存在。

「小何,是我對不起你。」

「小敏的情況實在太惡劣了,至於治癒的可能堪稱奇迹,我不否認奇迹的存在,但我們卻不能盲目的去相信奇迹,我應該早點說出來才對,而不是讓你們整天陷入盲目的希望之中被人欺騙和利用。」李俊豪自責的說道。

「你是?」

這個時候,單反狗孫建立刻按照劇本走向來到了李俊豪的身邊,一臉狐疑的凝視著李俊豪:「你剛剛那番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孫建拿著單反相機,手中手機錄著音。

「抱歉。」

「我什麼都沒說,。」

此情纏纏纏纏纏 李俊豪立刻警覺的說道。

「哦?」

「我剛剛聽見的可不是這麼說的?」孫建質問道。

而孫建質問李俊豪,立刻就吸引了還沒有散開的吃瓜群眾。

「你就是小敏的主治醫生,是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那個畜生?」孫建怒視著李俊豪道。

「什麼?」

「這個人模狗樣的人就是那個人渣?」

「他就是那個喪心病狂的傢伙么?太特么畜生了。」

……

圍觀的吃瓜群眾不由紛紛指責著李俊豪,彷彿要用唾沫星子把李俊豪給淹死似的,千夫所指。

「你不是我們醫院的醫生,你來這裡究竟是幹什麼?」這個時候,張峰也質問著李俊豪。

「說。」

「快說。」

「畜生。」

「人渣!」

一群人紛紛指責著李俊豪。

「諸位!」

李俊豪被指責后,突然表現的十分的憤怒。

「是,我是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醫生,可是我卻不是小敏的主治醫生。我也是突然接到了妖二零急救中心的報警電話,才猜出求救的應該是小敏,所以多番打聽才趕到了南山醫院。」李俊豪表現的很是憤慨。

「那你是誰?」

「你究竟想要幹什麼?」

「你們市第一人民醫院就不是好東西。」

「簡直就是吃人不吐骨頭的狼窩。」

圍觀的吃瓜群眾紛紛指責著。

「是。」

「你們說得對!」

「我特么也實在看不過去了,本來小敏應該是我的病人。我希望小敏能夠在我得治療下,快快樂樂得生活下去,不說治癒那種奇迹和天方夜譚,至少要讓小敏最後的時日過得不那麼的痛苦,可是,有人搶了我的病人。」

「我能怎麼辦?人家是院長看好的特聘醫師,我只是一個主任罷了。你們罵得好,我特么就是人渣,就是畜生,早應該知道他替小何小敏兩人構想的治癒,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是天方夜譚,而任由那人對小敏進行虛假的治療,製造出來一些治癒的虛假表現出來賣弄,然後大肆報道得名得利,簡直令人髮指。」

「你們罵得好,今天我就要站出來檢舉揭發,還小何小敏一個公道,即使被人指著罵,我也不在乎,因為我要對得起我得良心,對得起善良的小敏。」

「是華新,那個被副院長看好的所謂的特聘醫師華新。」李俊豪咬牙切齒,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說道。

‘ 「小敏。」

「小敏。」

「小敏,你醒醒啊,你不要離開我。」

突然,小何聲嘶力竭的聲音傳了過來。

他搖晃著小敏的身體,輕撫著小敏的臉頰,想要喚醒小敏。但,小敏雙眼禁閉,木然的躺在病床上。

「醫生,醫生。」

「快,你快救救小敏,你一定要救救小敏。」小何豁然站了起來,一把抓住張峰懇求的說道。

「你別急,讓我先看看。」張峰連忙安撫著小何,旋即向著小敏看了過去。

他一邊拿出醫用手電筒查看著小敏瞳孔的對光反應,一邊接過聽診器查看著小敏的心臟跳動情況。

瞳孔散開,對光無反應。

聽診器內聽不見任何心臟跳動的聲音。

他不經意間撇了李俊豪一眼,兩人心領神會的對視了一眼。

「我的錯。」

「我特么就不該任由華新那個畜生編造虛假的治療手段哄騙小敏。」李俊豪一臉的自責,懊惱不已,痛心疾首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