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小芊拍了拍自己,易陽一拍腦袋,沒想到在這兒等著他呢。

「你們兩個上了,主持人選誰了?」

「華姐,她正好空檔。」

謝華,是易世界旗下的一位主持人,這些年主持過不少節目,中間有兩年結婚生子,回來之後人氣下降了很多,易陽想了一下,覺得也行。

「就按照你說的辦吧,不過錄節目的時候孩子怎麼辦,公公婆婆不是上班嗎?」

「我媽沒和你說嗎?」

「說什麼?」

「我們打算錄節目的時候回家住啊,這樣你就可以和我媽幫我們看著了,一舉兩得,爸,你現在是不是心裡特別高興?」

易陽:……

一個星期不到,易小芊果然是帶著一家人都來了,李紅陽看起來挺不好意思的,但是搬東西特別勤快,易陽都不知道他是真不好意思,還是早就等著這一天了。

「爸,這是軒轅的奶粉,我給您放哪兒?」

李紅陽這話問的岳父大人差點兒沒把他趕出去,給他放哪,合著兩個人錄個節目奶粉還要自己去弄。

「隨便,那麼大了,該吃什麼奶粉,讓他們自己衝去。」

軒轅正陪著弟弟妹妹玩兒呢,突然就一愣,總感覺有人在背後說他們,想一想,可能是他們來了外公特別開心,好吧,這些都是腦補的,兩個孩子壓根什麼都不想,就知道有了弟弟妹妹一起玩兒特別開心。

「媳婦兒,你看看你女兒,這像什麼樣子,我這麼大年齡了還讓我給他們看孩子,你說,有沒有這麼做女兒的。」

易陽說的特彆氣憤,周子怡看了他一眼,淡淡的來了一句。

「那你願意看孩子嗎?」

「特別願意。」

好吧,易陽承認了,自己聽說孩子們來了,特別開心,如果沒有自己的女兒女婿,那就更好了。

六月末,節目正式開始錄製的前一天,工作人員來家裡安裝攝像頭,大家都知道這是老闆的家,特別拘束,主要是老闆總指揮。

「那個誰,攝像頭安在那兒能行嗎?那不是照天棚了嗎?」

「老闆,這是可以調節的。」

:……

「那也不行,我怕落灰。」

工作人員能怎麼辦,面對老闆加老頭的這位所說的一切,只能照辦,別人家播完四個小時,易陽家安完十四個小時,要不是最後老闆娘發話了,估計十四天都有可能。

「爸,節目開始錄了,你怎麼不下樓啊?」

易小芊發現錄製的第一天爸爸失蹤了,結果在樓上呢,陪著孩子在那裡打撲克,別說,幾個小傢伙還挺認真,認真的撕。

「我不下去,下去之後不幹活萬一播出去了被人罵怎麼辦,不行,我家就在樓上待著,再說也沒給我錢啊。」

「爸,合著您還想和自己要勞務費啊?」

易陽老臉一紅,這幾天確實窮,媳婦兒把卡沒收了,說怕他再跑出去說走就走,說什麼都不給。

「你爸還能缺錢?咳咳,能給多少啊?」

易小芊明白了,自己的爸爸,傳說中的頂級富豪排行榜上的人物,正在和她計較十幾萬的勞務費,關鍵是這錢也是他的啊。

「爸,我算明白大霖哥為什麼總拿二十塊錢壓歲錢說事兒了,大霖哥把錢當命,您是把錢當命中注定,回頭給您轉,快下頭吧,都等著呢。」

易陽一聽這個,也不打撲克了,幾下收起來,孩子們還不知道什麼情況呢,指著他手裡的撲克,意思是還要玩兒。

「乖乖們,我帶你們下樓,有好多人陪你們玩兒的。」

小傢伙們信以為真,一個個爬起來,跟著易陽屁股後面下樓,這幾個下樓姿勢各有千秋,易大千家的採用倒車下樓法,易小芊家採用的是互相攙扶下樓法,只要不摔,大家也不管他們,能下來就成。 看著小飛仙發來的東西,林楠一陣無語,這也太多了,看這序號已然標註到了五百了,而且後面小飛仙還加了一個說明,太高級的就不發給林楠了,估計這個二十一世紀的地球也沒有。

「這也太多了吧?」林楠無語,哪怕是地球上各種水果全部加在一起,只怕也不見得超過一百種吧,而在這裡赫然有著五百以上,這還真不是一般的差距。

「我倒要看看這到底是什麼樣的貨色。」林楠自語,耐著興緻查看起來,沒有人打擾,林楠一個人躺在躺椅上,悠哉悠哉的,不過很快在查看了這些天國的瓜果后,臉綠了!

尼瑪,這還是水果? 重生之桃源修真 確定沒有忽悠自己?

玲瓏果、霹靂果、元陽果、冰果、仙靈桃、四季果……

林楠接連翻看了二十多個果子的介紹,尼瑪的赫然發現自己一個都沒有聽過,一個個儘是特么的稀奇的名字,林楠自問自己也算是農業方面的人才了,畢竟讀的就是農業大學,但尼瑪的竟然一個都不認識,完全沒聽過!

見鬼的吧?

林楠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評價了,感覺自己好像白活二三十年了一般。

尤其是在看到這些水果的介紹后,林楠有種想罵人的衝動,很想現在就反問過去,這特么的還是瓜果嗎?確定是凡人吃的東西?

就拿這個天國所謂的玲瓏果來說,看起來和葡萄類似,一串串的,但卻價值一千靈氣值,更重要的是它的功效,竟然對服用者身體有大用,上面介紹的很清楚,長期服用,能延年益壽,強身健體,更甚者還能幫助天國的修者提高自己的實力!

天國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林楠還不是特別清楚,但這個修者,林楠卻真的了解過不少,赫然是天國內所謂的高手,小飛仙本身就是一個修者,據說能夠飛天遁地的那種。

這種畫面,讓林楠這個二十一世紀的人一時間連想都不敢想,那是一個什麼樣的畫面?

真若是按照這些瓜果的介紹,尼瑪的完全等若是傳說中的靈丹妙藥啊!

而且,這些東西可不便宜,隨便一種就可能上千靈氣值,低於一千的基本上沒有,最貴的林楠甚至看到標價上百萬的那種……這尼瑪的還是水果?確定沒有忽悠自己?

更何況按照小飛仙說的,這些還是普通貨而已,高端貨根本沒有報給林楠。

強忍著各種吐槽,林楠將這數百個天國的瓜果強行給瀏覽了一遍,最終的結果只能說林楠太低端了,領悟力不夠,差點接受不了,這些東西足以改變林楠的世界觀。

尼瑪的,和自己印象的瓜果完全是兩個世界的東西!

「小飛仙,你確定你這些都是最常見的嗎?我怎麼感覺任何一個對於我們這種凡夫俗子都等若是了不得的好東西呢?」終於,林楠鼓足了勇氣,開口詢問了一句。

不多時,小飛仙發來一個不屑的表情,還帶著幾個字。

「沒文化真可怕!」

額……

「這麼給你說吧,我們天國和你們哪裡或許真的不同,聽你之前所言的,應該是一個最普通的人類社會,所以所有的一切都是最普通的,而天國應該是更高層次的世界,東西所以也就不一樣了。」小飛仙隨後給林楠簡單的解釋了一下,林楠也給她介紹過此刻的地球,她心中也早有印象。

按照她的意思,那就是兩個當真是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就好比一個天,一個地……為此哪怕天國最簡單的東西在地球都是寶。

林楠雖然一開始覺得還有些不好受,然而一想之下,貌似還真是這個問題。

尼瑪的一個天國,一個地球,簡單點來說,不就是一個天,一個地嗎?

「那你們為什麼還喜歡吃我這種便宜貨?相比你們這些天上的瓜果,我們這裡也太不上檔次了。」林楠再度開口,顯得和憋屈的那種,以前一直以為自己的產品非常不錯,看看受歡迎程度便知道了,然而和這些天國的東西相比,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問出這一句之後,很快小飛仙便給了林楠一個回復,簡單直接粗暴!

「因為便宜啊……」

一瞬間,林楠再度無語,無言以對!

感情這不是自己的產品多吸引人,而是因為便宜的緣故……尼瑪!

不過看看小飛仙發給自己的這些東西,再和自己的東西做個對比,確實在價格上面差距巨大,動則上千,甚至更貴的瓜果,按照小飛仙的話來說,還真是有些吃不起。

靈氣值,不僅僅是通天店鋪的虛擬貨幣,其實本身也是天國的貨幣,一千靈氣值,對於天國的普通人而言,也不算是小數目,按照小飛仙所言,天國內普通人一個月正常消耗不會超過三千靈氣值,這包括了各種消耗。

而那麼昂貴的瓜果,確實讓很多人吃不起,故而突然間發現林楠這種低廉的瓜果,使得這種瓜果有點小市場。

萬古第一宗 哪怕是林楠的這些產品味道算不得特別的好,吃過後也沒有什麼對身體有益處的地方,但過過嘴癮還是不錯的,閑來時候吃點,反正也要不了太多的靈氣值,一般的家庭也願意買點。

為此,林楠的生意也就有了,也就促成了林楠農家小店生意火爆的因素。

當徹底搞清楚之後,林楠當真是有著不小的失落,沒想到尼瑪是這麼一個結果,以前他還自信滿滿,而今直接被打擊的體無完膚。

什麼特么的情況,還讓不讓人好好努力了,這種感覺對林楠而言,非常不好,差點泄氣了。

好在,小飛仙好像有些了解林楠所想,開口好言相勸過來。

「也別灰心,一個天一個地,本身就是有差距的,而且你的這些東西雖然對我們沒什麼作用,但口感有些還不錯的,我身邊不少人都喜歡,沒事吃一點,也不用心疼浪費靈氣值,至少還算是有點市場,加油!」小飛仙努力道。 一番交流,讓林楠頗為失望,原本的期許下降了不少,沒想到竟然是這麼一個結果,並非是自己的產品多好,而是本著便宜而來的!

尼瑪!

越想林楠心中也不是味,哪怕是小飛仙的相勸也沒什麼用,依舊很不爽。

「繼續努力,多搞點物美價廉的東西過來,雖然比不上我們這裡的東西,但也馬馬虎虎了,加油!」小飛仙對林楠回道,發來一個微笑加油的表情。

林楠依舊不爽,久久無法平息,打擊不小。

強忍著各種不爽,不甘心,林楠耐著興緻繼續研究著小飛仙傳來的資料,越看越是心中震驚,還真是沒法比,當真是天上地下的區別,到最後索性林楠再也不想多看了。

兩個字,傷心!

「尼瑪的,差距太大,只能主打這些廉價貨了,儘可能的做到物美價廉一點好了!!」少卿后,林楠才算是反應過來,心中有了決定。

正如小飛仙所言,他的這些產品在天國還是有些市場的……低端市場,低端人群……

好吧,低端就特么的低端!

靈氣值還是要掙的,既然自己做不了高端,那就來點低端市場的好東西,吸引住這些神秘天國的普通人。

「蘋果、香蕉、葡萄、梨子、小瓜什麼的竟然都沒有,看來也是大有發展的潛力!」林楠自語,研究了那麼久,也算是徹底明白了。

地球上的這些東西,天國赫然都沒有……天國的那些所謂的瓜果,赫然都是傳說中的靈果之類的,並非是為了吃而吃,貌似是為了實力,那些瓜果對他們有大用,而林楠的這些東西,主打的就是口味了。

人家天國的瓜果,隨隨便便都是上千靈氣值,而自己的便宜了十倍百倍,自然而然市場也就有了。

「看來還是要嘗試下,說不得真的能有巨大市場!」林楠琢磨著,一旦提升到一顆星級別,自己的農家小店將增加四個產品欄,這是一個機會,林楠準備好好把握,到時候一次性推出四大產品,爭取把更多的客戶吸引過來。

在地球,這些都是非常常見的水果,價格非常的便宜,雙石村周圍就有著一些,還有其他一些熱帶水果,更是不少,口感都很不錯,林楠之前也品嘗過,而今有了這方面的想法,準備琢磨下,找一點進行嘗試。

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眼下雙石村周圍所擁有的蘋果、梨子、葡萄、橘子、柚子,距離林楠最近,想要嘗試倒也簡單,不過這座東西卻也有些麻煩,和地里的東西不同,季節性太明顯,一年就那麼開花結果一次,讓林楠不是特別的滿意。

按照林楠的想法,還是地里長出來的最好,小香瓜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以前農村會種植不少,雖然個頭小,但味道真心不錯,林楠家小時候地里也會種植不少,只不過這些年漸漸的以西瓜為主,小香瓜逐漸少了。

其次,還要哈密瓜、甘蔗這種,都可以在地里種植,也是可以發展的對象。

另外還有著一種藍莓,號稱水果皇后的東西,同樣也是不錯的選擇,都需要林楠去進一步研究嘗試。

「爹,麻煩你幫我去一趟集市上,買一些甘蔗種株、香瓜種子、哈密瓜種子、葡萄種子等,總之只要是地里能長的,都給我賣一包回來,我要研究點東西。」林楠說干就干,絕不耽擱,直接對剛剛回到家的林長河說道,哪怕是此刻天色都快要黑下來了也不在意,顯得很是著急。

「都要到晚上了,你要那東西幹啥?」林長河不解。

「反正有大用,爹你就幫我跑一趟,我還有其他事情要去忙乎一下,就不多解釋了,有多少種就給我買多少種!」林楠交代道,整個人也毫不遲疑的跑了,帶上幾瓶果酒,騎上車子直奔個別大劉庄劉國梁這位姑父家趕去。

在他們家院中,正有一棵蘋果樹,兩棵梨樹,還有一棵柿子樹,正好方便林楠進行嘗試。

劉國梁正在家裡準備做飯,兩個小表妹都在院子里寫作業,看到林楠到來連忙迎了上來。

「哥,你怎麼來了?」兩個小丫頭都很可愛乖巧,她們也都沒有什麼親戚,林楠一家可以說就是他們最親近的人,自然而然林楠這個表哥也和親哥沒有多大的區別。

劉國棟也從屋裡走了出來,林楠這個時候突然到來他也不知道要幹什麼。

「林楠,有啥事?」劉國梁一邊將人往屋裡帶,一邊開口問道,還以為林楠有啥急事。

「沒啥事,剛剛路過,就過來看看,順便蹭個飯,好久沒吃到姑父做飯的。」林楠輕笑了一聲,直接將帶來的果酒提了上來,劉國梁平常不喝酒,但這東西他也喜歡,之前林楠就送過兩瓶。

劉國梁一聽,也沒有多問,林楠來家吃飯,他自然高興,連忙招呼著林楠坐下,自己直接進入廚房開始忙碌了起來。

小院內,林楠陪著兩個小表妹,兩個小女孩很興奮的跟在林楠這個哥哥身邊,在小女孩眼中,這位哥哥現在是大能人,很厲害的那種。

執劍三千界 陪著兩個小丫頭,林楠並且毫不吝嗇的從通天店鋪內買了一份珍貴的靈食給二人,這可都是好東西,價值不菲,味道可想而知,兩個小姑娘何曾吃過這種好東西,自然是更為高興了。

一邊陪著兩個小表妹,林楠也一邊打量著小院內的四棵果樹,農村院子,一般都不小,不過四棵果樹也將院子佔據了大半,此刻已然到了收穫的季節,樹上的果子早就成熟了,不過摘下來也沒地方放,都是自家吃的,除了採摘一些放在家裡方便吃,不少還都留在樹上。

秋末季節,這個時候樹上的葉子都早已脫落,看起來光禿禿的,唯獨這些果子還掛在樹上,碩大的果實,看上去就讓人忍不住有些食慾。

毫不遲疑,林楠當即將四棵果樹上的果子分別選擇幾個摘了下來,既然是要測試,自然要有前後對比。

「你們兩個乖乖的把頭轉過去,哥哥有點事情要做下,不許偷看。」當即,林楠對兩個小表妹笑著說道,兩個小姑娘雖然疑惑,但還是乖乖的照做,而趁著她們不在意的時候,劉國梁也還在廚房內忙碌著,當即林楠毫不遲疑的翻手間取出四張催生符,猛然間對著四棵果樹打了過去!

剎那間,一道亮光在四棵果樹上閃爍,也好在是天色不曾完全黑下來,否則這種光亮定然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觀察類節目其實容易做也難做,主要就是看邀請的藝人,如果因為自己人設的原因,一直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劇本,那這種節目的看點就會降低很多,相反,如果沒有什麼包袱,全都是真實出演,反而獲得的關注更多,比如,易陽他們家。

「爸,你能不能起來坐一會兒,躺的沙發都有坑了。」

這都是拍攝的第二天了,易陽第一天下樓之後就坐著,第二天還是坐著,原因就是他有一個會做飯的女婿。

「我起來幹嘛,我可沒收到錢,別想讓我幹活。」

錢的事情易小芊就是隨口一說,沒想到爸爸一直說這個事情,都說了兩天了,要不是媽媽不同意,她早就花錢買清靜了。

「所以爸爸一直到最後也是什麼也沒做嗎?」

「基本是,我爸現在還管我要勞務費。」

觀察室里華姐不管是不是老闆,第一集剛開始,她就不知道吐槽了老闆多少次,一直躺在沙發上,不幹活,沒有鏡頭感什麼的,大家都為她擔憂,哭得這樣下去可能會被開除……

播出的時間是七月十四日,也就是說拍攝兩個星期不到就開始播了,別說,易小芊現在對爸爸特別服氣,做家務的男人一上線就爆了,而且是爽爆,口碑爆,點擊率爆,可以說是現在大火綜藝,易陽告訴她這個成績也有近幾年大家對老綜藝審美疲勞的原因,要是和他年輕的時候一樣,恐怕也不能這麼火爆。

易陽因為這個節目又一次上了熱搜,只不過這次不是因為節目的成績,而是因為他本人。

「論千億公司老闆的求薪路。」

顯然,易陽和女兒討論勞務費的事情被播出去了,而且是一點兒沒有剪輯的那種,好多男人都評論了兩個字:

「我懂。」

看到這麼有錢的人,原來也是個財務不能自主的人,男人們有了一些同情,也有了一些膨脹,原來有錢人和自己一樣,都是零花錢按月給的,這樣一想,四捨五入一下,自己也可以算是個有錢人啊。

「易小芊,你看看,我讓你剪你不剪,你老爸一世英名盡毀啊。」

易陽好久不上網了,突然上了一次就看到了這條消息,而且還是掛在熱搜上面的,他二十多年不用的帳號,私信都有了不知道多少,大多數都是發來同情信的,一世英名盡毀啊。

九月份,做家務的男人已經播了一半,播出的那天易陽准在熱搜上,大約就是什麼易陽躺沙發,易陽哄孩子,易陽要錢,反正就是這些,現在易陽自己已經不看新聞了,但是架不住自己有一個多嘴的女兒,沒事兒就給他講,想不知道都不行。

德雲綱絲節,這個節日延續的幾十年,今年的鋼絲節馬上要開始了,易陽接到了邀請,他想了許久,還是決定去,其實他猶豫不是不想去,而是不敢去,一到那個地方他就想起來很多人,老郭,於老師,孫老師,師兄們,這些人現在都走了,到劇場就有一種不自然的傷感。

「到那兒控制一下情緒,要不然大家都難受。」

周子怡給易陽弄著衣服,看著老公嚴肅的樣子,忍不住交代了一句。

「我知道,唉,就是難受,還記得年輕的時候,我們一群人坐在那裡說說笑笑,現在回頭看那個時候多好啊,現在去了,人不在了,氛圍也變了。」

這種感受周子怡懂,就像她以前回老家,知道爸媽會在家裡等著她,所以每次都會特別高興的回去,自從父母不在了,那裡再也沒有了自己最親的人,即使還有血脈相連的人,也不願意回去,因為再到家裡沒有欣喜,只有傷感。

德雲的小劇場已經翻新了一次,看起來更有那種古聲古色的感覺,易陽站在門口站了有幾分鐘,這才嘆口氣走了進去。

「師叔,您怎麼自己來了,我不是說讓人去接您嗎?」

二寶正在後台說話,看見易陽趕緊過來接。

「我又不是不能走,接什麼,不用扶著我,我這身體比你爸好多了。」

話說出來,易陽自己愣了一下,不知道怎麼的,到了這裡,總感覺師兄還在。

「師叔說的是,我爸在您這個歲數可沒您身體好,三兒,給你師兄打電話,就是師爺自己來了,不用去接了,師叔您先進去休息一下。」

易陽揮揮手,讓他不用管自己,他想到處看看。

郭揚也是真忙,大哥他們還沒到,叫了個徒弟一直跟著。

「叫什麼名字?」

「回師爺,我叫王仁川。」

易陽沒說什麼,熟悉的字都沒有了,王仁川,不知道是哪個字的徒弟。

在裡面易陽參觀了很久,其實沒多大的地方,你就想廁所都和觀眾用一個,能有多大個地兒,只不過是到一個地方,他就在那裡回憶,小劇場,其實是最熱鬧的地方。

「師叔,您看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