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臉色一沉,

「我不會讓那天到來的,絕對!」

冷凝霜冷笑,

「你還說沒有小看他?」

「哼!」

——————

下一篇:精靈大陸篇。繼續打破傳統,將以契約為主,當然,傳統的森林魔法跟弓箭還是保存的,不會完全丟棄。

引:

「這個世界,是由無數規則組成的。想要做最自由的人,不是要打破規則,而是要利用規則。而想要成為最強者,甚至需要制定規則,這就是契約了:拿自由,換取實力!漂浮在空中,固然自由,但卻容易成為別人攻擊的靶子;受重力所限,只能立於地上,不再自由了,卻得到了躲避攻擊的能力。契約是公平的,不可能拿小的自由,換取大的實力。想要實力越大,那本身所受到的規則限制就會越大。不切實際之夢想嗎,白夜,你讓我想起一個人。」

「誰?」

「我自己。」

「哈??」 「知道啦!」

走廊上,傳來一聲輕快的回應。

喬小諾一鼓作氣跑到停車場,不等警衛動手,便拉開車門上車。

「快,去蘇離公司!」

「是,小姐!」

警衛不敢懈怠,在保證安全的基礎上,用最快的速度駛向蘇離的公司。

來到公司的時候,離午餐時間還差半個小時。

喬小諾下了車,就在公司門外等著。

警衛勸她上車等,他在這裡守著就好,被她拒絕了,說車上悶,下來透透氣。

喬小諾捏著檢查報告,既激動,又忐忑。

激動的是,即將跟他分享這件喜事,忐忑的是,他會高興么?

蘇離踏出公司的時候,就看到陽光下,一襲白色裙子充滿仙氣的喬小諾。

她太耀眼了,人群之中一眼就能注意到她。

彷彿是個發光體,自帶光芒。

蘇離目不斜視,去取車,喬小諾發現他明明看到自己了,卻還是走開,心急如焚的追了上去。

「蘇離。」

她怯怯的叫了一聲。

男人沒有任何回應,解鎖后,一手拉開車門。

喬小諾不可能放他走,上前緊緊抓住他的手臂,「蘇離,我有話要對你說。」

她再一次感受到了來自於他身上的那股冷漠和疏離。

曾經的擁抱,親密,彷彿都不存在一般,就連看向她的目光,都是冰冷無溫的。

當娶則撩 她的手,被他無情的掰開。

喬小諾怔怔的看著自己的手,最後無力的垂落在身側,她咬著唇瓣,強忍著噴涌而出的淚水,「我給你寫的信,你看了么?」

「嗯。」

他看了,這是唯一能讓她感到欣慰的事。

喬小諾抬起頭,唇畔漾起一絲淺笑,「我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

蘇離依舊是漠然到極致的眼神。

「我懷孕了,孩子是你的。」

她滿心歡喜,滿臉期待的凝視著他,希望能從他臉上看到同樣的喜悅。

時間一分一秒劃過。

周遭的空氣,都瞬間凝聚成針。

萬針齊發,細密的刺進她皮膚,穿透心臟。

熟悉的心痛感,排山倒海襲來。

「蘇離,我說我懷孕了,是你的孩子。」

蘇離好看的薄唇,微微勾起一抹似有若無的弧度,似笑非笑,漆黑的眼眸,冷到了極致,「喬小諾,相同的騙局,玩一次就夠了。」

騙局?

他覺得這是騙局?

他覺得自己是在騙他,以此來挽回他么?

喬小諾鬆開手,把手裡捏皺的檢查報告,胡亂展開,用手抹平,「我沒有騙你,這是檢查報告,你看!」

目光極淡的瞥了一眼,便收回目光,沒有伸手去接的意思。

他的意思很明顯了,懷疑她連檢查報告也作假了。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她沒有騙他,是真的懷孕了,是真的……

「蘇離……」喬小諾低聲呢喃,叫著他的名字。

無助到了極點,她不知道還能用什麼辦法,才能讓他相信,才能讓他重新回到她身邊。

「我希望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

蘇離的聲音,依舊那麼好聽,聲線清冽,聲音清越而磁性。

說出的話,卻如利刃一般傷人。 獸人大陸到人類大陸內海航道上,一艘艘艦船安靜而詭異的前行,甲板上一個人都沒有,不過並不是因為這是廢棄之船,或者遭遇了海難之類的。原因很簡單,現在是白日,太陽當空,光線強烈,而船上的全部都是暗系之人。

夜白的姐姐,夜薔薇,夜月,自得到白天傳過去的消息以後,終於出海了。這將是暗夜獸族正式踏上人類的舞台,夜月的到來,還不知道會對人類大陸造成多大的影響。當初夜月之所以沒在約定之日一起跟著大家回歸人類大陸,主要有兩個原因。一、等待隨時可能回來的夜之君夜笙;二、阻止獸人出海,破壞他們七君子的計劃。

不過實際上還有第三個原因,那就是暗夜獸族的特殊存在。別看七君子訓練了獸人軍隊,但獸人軍隊從始至終都是七君子的利用對象,他們打一開始就算定了最終會捨棄這些獸人軍隊。可暗夜獸族不同,暗夜獸族已經稱得上是夜家之人了,一旦到了人類大陸,最終是不會捨棄的。於是暗夜獸族的出現,不僅會引起人類對他們七君子的誤解,還意味著獸人正式在人類大陸立足。如果獸人在人類大陸正式得到認可的話,很難想象這會造成多大的影響。

因此,並不完全是夜月自己主動要留在獸人大陸,其他家族也是不允許夜月隨意回歸,除非他們夜家願意徹底捨棄暗夜獸族這麼一個奴僕。

這一次,夜月終於有了機會,白天給了她借口。

「呵!」

船艙內,夜月看著白天用神送傳到獸人大陸的紙條,

「私自行為吧。」

如今七君子佔領東壁線三座大城,並且砸穿東壁線,靠海而生,這種時候,東壁線的作用是完全失效的,七君子根本沒有在海邊防衛,也沒有多餘的人手在海邊防衛。所以,為了不被獸人闖入打擾,她夜月在獸人大陸的阻截必不可少。一旦夜月離開獸人大陸,沒有繼續對獸人進行出海攔截,那麼短則一年,多則兩三年,必然又會有獸人「軍隊」入侵人類大陸,七君子統治的東壁線首當其衝。如果那時候還沒能跟天貴族分出勝負,七君子遭遇兩面襲擊,壓力一下子會變得很大,甚至可能直接陷入絕境。別看出海的獸人可能不強,但對民眾所造成的恐慌是非常大的,這直接加大的是七君子的統治壓力,很多時候,統治壓力要比軍事上的防衛壓力大得多!

而且看看當初東壁線還完好無損的時候,人類大陸東部都沒有幾個人,如果獸人再次打過來,那麼他們七君子好不容易建立起的根據點,到時候又不知道會有多少民眾會偷偷逃到西邊去了。所以,正常情況下,七君子是不可能讓夜月離開獸人大陸回歸的。

這一點,夜月自然也很清楚,她知道這是白天的私自行為,只是揣著明白裝糊塗罷了。夜月回去之後,打算把一切責任都推到白天身上。

七君子的整體利益,固然重要,但前提是她夜家還在這七君當中!夜家的整體利益,固然重要,但前提是他們姐弟還是夜家之主!

之前已經得到過消息,夜笙已經去了精靈大陸,從夜家的角度來講,夜月已經沒有留在獸人大陸的必要了。如今,夜白在人類大陸的表現這麼差,甚至把夜之君的位置都丟了,夜月如何還能視而不見?帶領暗夜獸族回歸,光是這戰鬥力,就穩穩壓住那個夜瞑,甚至其他家族一頭!

「無能的弟弟喲,你現在連用來傳承的意義都沒有了。看起來,這家族還得由我來做主!」

顯然,夜月打算到達人類大陸以後,搶回夜之君位置,然後,不交給夜白,直接由她自己來當!既然已經確定人類大陸還有純種暗系存在,那麼,已經沒必要再讓夜白這個廢魔之人來傳承後代。

相信那個無能的弟弟也不敢反對我這個姐姐吧!此時,夜月還不知道,不是夜白反不反對她的問題,而是夜白已經完全沒有反對的機會了。

······

夜白被送去精靈大陸以後,白天也隨即離開,完全拋棄了自己家族。一時間,七君子內部,互相指責。一邊認為,冷凝霜其實跟白天是一夥的,她們的目的就是救下夜白;一邊則以白天是白家的人為由,歸責於白家。固然這是白天的私自行為又如何,白家難道不該負領導責任?這簡直就是拿之前火靈兒的問題歸責於夜白來說事。

不過,無論誰家有理,這種爭吵都是沒有意義的,七君之間,互不干涉,最終也只能不了了之。只是,所有人都清楚,七君子一脈一下子少了兩個重要的人物,這可謂是巨大的損失。當然,有失必有得。首先,夜白離開之後,雲風輕不再針對夜家,加上三君聯盟也變成了兩君聯盟,石家當中還有石山這麼一個反冷凝霜者,沒有了矛盾,沒有了威脅,七君同盟反而更加和諧了起來。然後,今後出現的夜白,必然就是敵人,倒也洒脫,不用擔心會不會是自己人,至少也算是破了敵人的離間之計。

『只要見到夜白,那就是敵人』這種事情肯定是要傳遍基層的,於是,夜白被白天送到了精靈大陸的消息也不脛而走,沒過多久,就已經傳遍了整個人類大陸。

各方有喜有憂,不一而論。

人類大陸,西壁線,

「哇,現在這邊好熱鬧。」

看著這人山人海的場景,凱莉簡直不相信這就是以前西部大陸最為冷清的地方。

「因為獸潮,大家都跑到沿海來了。而西壁線好歹是條防線,以前是阻止人出海,如今正好用來抵抗凶獸。西壁線這邊,現在估計聚集了整個大陸小半的人口吧。聽說四大帝國都在這邊抓緊建城呢。」秦如雨說道。

「怪不得一路上的大樹全部都被砍了。啊!那我們怎麼造船出海呀?」凱莉突然反應過來叫道。現在西壁線這邊大興土木,資源都被四大帝國給佔有了,她們想要搶到一點廢材估計都比較困難。況且要出海的話,跨越大陸,雖說走內海航道好像挺安全的,但從來沒有人真正出過海,把船造堅固點,也安心點是吧。可現在,連材料都找不到,還談什麼造船啊?

秦如雨臉色一沉,轉頭看向火靈兒,

「靈兒,你真的打算出海?」 說要出海去精靈大陸,這是火靈兒提出來的。火靈兒想要出海,自然是要去找夜白。但秦如雨想不明白,火靈兒為什麼能做到這種地步。難道是覺得現在沒有冷凝霜,自己的機會來了?可秦如雨最近看火靈兒,根本就沒有任何高興的樣子。心情沉重,整日都不見笑臉,甚至隱隱有種視死如歸的覺悟。這讓秦如雨不禁懷疑,火靈兒真的是去找夜白的嗎?怎麼好像是去追殺父仇人一樣。

「恩!」

火靈兒點頭,神態堅定。秦如雨想的沒錯,火靈兒是有覺悟的。拯救夜白,不能讓夜白被惡魔吞噬,這已經是火靈兒還苟且活在這世上唯一的意義。現在,夜白到了精靈大陸,只有她才可能幫得到夜白了,而這種事,也只有她這種雙手沾滿鮮血的人來做才最合適。因此,火靈兒從來沒有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包括她最敬愛的導師秦如雨。

原來這段時間裡,火靈兒已經找出了當年的真相。於是,自然而然就把夢裡面天玄月欺騙她的話也當成了真的。說起來,如今這種發展,天玄月也沒有預料到。天玄月只料到夜白會恢復視力,她從來沒有想過夜白的禁忌之力沒能恢復,更沒有想到夜白會被白天送到精靈大陸去。所以,火靈兒的事早就被天玄月拋在腦後,但火靈兒卻還忠實的在執行著天玄月原本的計劃。

火靈兒背井離鄉,去精靈大陸追尋夜白,不是為了跟夜白在一起,而是為了刺瞎夜白的「邪惡之眼」。

「靈兒,你可想清楚了。這可不比當年你從大陸西部跑到大陸東部。出海以後,就回不來了,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樣的危險,而且,還不一定能夠找到夜白。別看夜白的妹妹白天,據說也出海了,但他們兄妹之間可是有子母碎片能夠聯絡的(跨越大陸無法使用,但白天到了精靈大陸,就能夠使用了)。最關鍵的還是,出去以後,不再是人類的世界,你可能連看到個人類都是奢望。短時間可能沒什麼,一輩子都這樣,你能夠堅持得下去嗎?」秦如雨認真的說道。

一輩子嗎。。。。。。火靈兒眼睛一閃,導師,謝謝您的關心,只是,我已經沒有那麼長的時間了呀。一旦找到了夜白,只要破壞了夜白的邪惡之眼,之後,火靈兒就會自殺謝罪。所以,秦如雨擔心的問題,對火靈兒來說,毫無意義。火靈兒根本就不會動搖。

火靈兒眼睛一轉,看向旁邊的凱莉,說道,

「就我一個人出海就行了,凱莉,你還是別去了吧。」

雖然沒有正面回答秦如雨的問題,但這就是火靈兒的答案,她還是要出海,哪怕只有自己一個人!

「不,我要去!」

凱莉語氣堅定,回頭看了一眼這片土地,輕聲道,

「有家人的地方才是家,我是這樣想的。」

「這裡也有你的家人啊,摩登、里奇他們,而且子君閣也還是在的呀。」火靈兒忍不住說道,她知道此行可能很危險,火靈兒自己是不怕死了,她不希望凱莉也跟著她面臨危險。

「但閣主只有一個人啊,如果我們不過去的話,那他就沒有家了!」凱莉回答說道。

火靈兒一愣,隨即微笑,這些天里,這還是她第一次露出笑臉。 全能聲優巨星 凱莉,這就是凱莉啊,從來都是為他人著想。凱莉不是讓夜白當她的家人,不是讓夜白陪她,而是她去當夜白的家人,她去陪伴夜白!真好呢,凱莉比她火靈兒真的好太多了。這種好,讓人生不起嫉妒,只能是羨慕。

火靈兒突然心中一跳,等等,她未來自殺謝罪的話,會不會讓夜白體驗到失去家人的痛苦?怎麼辦? 你的心我的心 不死嗎?怎麼可能!她這麼大的罪,怎麼還能不要臉的活在世上!那麼,為了不讓夜白痛苦,是不是該先讓夜白討厭自己,乃至恨上自己?不知不覺,火靈兒已經把自己帶入歧途。

「罷了,還是先去海邊看看吧。」

秦如雨嘆息一聲,知道阻止不了火靈兒兩人。現在,是該說年輕真好嗎?

就這樣,三人來到人類大陸西邊海岸線,然後,入目所見的,卻是完全出乎意料的一幕。

很多人,當然,以如今西壁線這邊的人口密度來講,這麼多人也不算奇怪。可奇怪的是,這些人不是在這裡遊玩的,幾乎每隔幾十米,就能看到一艘新造的小船,這些人,居然也是要出海?!雖然現場看熱鬧的人其實更多,但這種出海的人數跟比例,簡直不敢想象。他們難道不知道,一旦出去了,就再也回不來了嗎?

「怎麼回事?難道是出海捕魚的?」火靈兒覺得這麼多人出海有些不可思議,自然想起了其他可能。

「不會的,你別看這裡的水流這麼緩,一旦出海,根本就回不來。你之前也在東壁線呆過,七君子他們那邊捕魚,完全不是這樣的。在這種土木稀缺的時期,不出海還建造這種船,就算有一兩個有錢人無聊,不可能這麼多人都無聊吧。」秦如雨說道。

這個時候,卻有人主動迎了過來,

「三位小姐,你們是要出海嗎?來我們這邊吧,船大,堅固,安全,可靠,免費把你們送到精靈大陸。。。。。。」

「真的?」善良的凱莉欣喜道。

「假的,明顯是騙人的,哪有這麼好的事。」秦如雨直接把兩人拉走,免費本來就非常可疑了,還主動找上她們,天上不會掉餡餅的,對方很可能是看中她們的美貌了。不過話又說回來,真當別人這麼傻啊,就算免費,又有幾個人願意出海呀,出去可就回不來了。

「喂,等等,你們聽我講完啊!」 單身公害 那人在後面叫道。

可惜,秦如雨完全沒有理會,堅持把火靈兒跟凱莉拉走。

「哎,怎麼就沒有幾個人能理解呢。」那人搖頭感嘆一聲,隨即又在周圍找其他去邀請了起來。

就這樣,秦如雨三人一路往下走去,發現各處都是這樣。

「有古怪,難道現在騙人都成堆了嗎?」秦如雨喃喃說道。

「導師,去問問不就知道了嗎。」火靈兒說道,了解一下,又不一定要去坐是吧。

卻在這時,凱莉突然指著遠處說道,

「看,那邊有艘船,好古怪!」

秦如雨跟火靈兒轉頭望去,

「那是,鐵船?」

在這個土木稀缺的時期,鐵倒是並不太缺,弄到手的難度倒是比木材更低。 …………

失魂落魄的回到莊園,喬小諾把自己關在卧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