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梟輕笑一聲:「真是可憐啊,現在還有這個時間想算計我,不如真動動腦子想想你還有什麼出路吧。」

明明是笑了,在場的人且覺得後背發涼,連只對視了幾秒的部長大人也滿頭的冷汗。

這個男人的眼神,太可怕了。

而騰梟直接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會議室,國防部長聽說是貧民出身,所以有這麼強的仇富心態嗎?

從昨天來了他就一直在冷眼看他,似乎時刻都在等著他犯錯好跳出來諷刺他一樣。

至於想使用蜂巢的底下通道更是故意找茬,別說蜂巢,就是一個普通人的家裡,他也不能隨隨便便闖入。

現在居然想讓他把自己基地的隱藏通道公之於眾,騰梟覺得他真的很可笑。

如何真是一個國家受到危難,他借一借倒也沒什麼,這種完全由權利鬥爭引起的戰爭,騰梟沒準備參加。

掐斷和景尊的聯繫后,瓏五第一件事自然是犒勞一下自己。

不過這裡可不是影城,所以的餐廳都在特殊的固定位置,瓏五翻了翻地圖,最近的一個在東面,好像一家炸貨店,看著人不少,應該不錯呦。

瓏五跟著排隊到前面,櫃檯的全體台上展示這各種炸貨。

瓏五噼里啪啦一頓點,接單的店員還以為她是要給多少人買,特地多放了好幾分餐具。

瓏五也不解釋,就近開了個房間,特大號的總統套房,她原本也不在意準備隨便開一個,正巧聽見有人誇樓上的總統套房風景好,就訂了。

她選的這間是簡約風的,木質地板沒有過於華麗的裝飾她挺喜歡。

把兩大包炸貨放在落地窗前,靠著窗戶打開了一盒,盒子是特製的,不會產生水分影響口感,還可以保溫。

不過放的時間太長還是會有影響的。

心裡切成塊的厚切豬排,香味一下子散開,瓏五拿叉子紮起一塊。

邪王霸寵:特工皇妃要逃走 酥脆的外殼包裹著腌制剛好的鮮嫩豬肉,人生一大享受啊。

很快盒子就見底了,第二盒是雞排,第三盒是炸蔬菜,第四盒是炸蝦,這麼一盒盒的吃掉,瓏五的幸福值蹭蹭的往上漲。

味道真不錯,她已經在考慮晚飯了。



東方璨臉色極差的靠在衣柜上,她得到消息,自己的人傷了一大批,而且不知道兇手是誰。

這些人雖然不全是自己親手培養的,卻是她的底牌,就這麼莫名其妙被人傷了,還是在這種時候。

到底是誰?她自問從沒有得罪過不該得罪的人,如果是以前學校里那些只會哭哭啼啼的學生家長,她肯定會氣的頭髮都豎起來。

東方璨煩躁的揉著頭髮,不清楚敵人是誰她連怎麼回擊都不知道。

會不會是御昭?

東方璨從衣帽架出來,正好面對著御昭的書房大門。

她心思難測,完全不知道是否信任自己,東方璨舔了一下嘴角,如果是他發現了,進而毀掉了她的東西,那事情就不好辦了。

「東方小姐需要什麼嗎?」傭人已經看她站在那好久了。

「沒什麼,有點無聊而已。」東方璨甜甜一笑,完全沒有剛才的陰沉。

「那就好,有什麼需要隨時叫我。」傭人微笑著下去。

東方小姐真是太乖巧了,怪不得大家都喜歡她。

女傭完全不知道,東方璨在她離開之後面無表情的盯著她的背影,她懷疑她看到不該看到的,已經動了殺心了。

「在這做什麼?」御昭站到了背後,聲音很溫柔。

東方璨瞳孔縮緊,臉上表情還沒來得及收回去,沒有回頭,聲音卻甜甜的,「沒什麼,和女傭說了一句話。」

御昭看向女傭的方向:「你很喜歡她?」

「當然了,她對我很好。」東方璨轉回頭似乎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御昭彎下腰,親了親她的額頭,「她對你好,我對你不好嗎?」

「當然好。」東方璨說的自然。

御昭滿意的拉著她離開,似是無意的回頭看了一眼女傭離開的方向。 辦好了這邊的事,瓏五打算去看望一下騰梟,據她所知他這兩天過得並不是很好呀。

南方到北方有超長的空中飛行器和高空列車,瓏五選擇了高空列車,因為有專屬通道的高空列車速度要比飛行器更快一點,而且是直達,沒有太多選擇的情況下,她只想要快的。

她還用騰梟的關係訂了一個需要提前五天預約的單獨小房間。

在車站等車的人都穿的奇奇怪怪,不是戴著不合適的帽子,就是穿著不合身的大衣,發生突變的人只少在一半以上,大家都在儘力掩飾自己奇怪的變化,心照不宣。

對於瓏五,這時間自然是要刷一遍車站的各種美食。

只可惜現在車站已經沒有店鋪了,只有各種已經做好的速食品售賣機,瓏五轉了一圈只買到兩盒便當。

正好車也來了。

瓏五提著便當盒上車,不遠處也在等車的人們看著她進了VIP通道。

「你看那個女孩,坐VIP車還吃便當,真是土鱉,誰不知道VIP車廂的食物都是五星級的。」有人偷偷議論。

「說不說是攢錢買車票體驗,吃不起飯呢。」旁邊的人也酸溜溜的說道。

瓏五沒有聽到他們說什麼,否則她可能要教育他們一下,美食不分高低貴賤了。

到了自己的的小包間,瓏五用光腦掃開門,裝床,對面是小沙發和小桌台,有一個獨立的衛生間,都是固定的,不讓也受不住高空列車的高速異動。

瓏五剛坐下桌子上就有一個小小的全息機器人出現,為她介紹行程它說完瓏五直接關掉了。

終於可以安靜享用美食了,便當盒子是特製的可分解材料,裡面是兩排飯糰和一些配菜,瓏五打算留著肚子去見騰梟,而且車上她食慾也極大的下降了。

三個小時對她來說不過是補個覺的功夫,機器服務員盡職盡責的提醒她快到站了瓏五才不緊不慢的爬起來,對於那些那個享受旅途快樂的,她也是很羨慕的。

打開門一個紅通通的身影急急忙忙的從她面前跑過去,瓏五反應極快的退了一步才避免被撞到。

瓏五還沒探出頭就聽見好幾個被撞到的聲音,那人估計是真著急,喊著對不起就慌慌張張的衝下去了。

大家抱怨兩句也沒再說什麼。

來接站的是騰梟本人。

「你現在不是應該在開會?」瓏五動作熟練的跳到他懷裡。

「開會和你比起來一文不值,好好休息一會兒,我們馬上就到了。」騰梟沒有像往日一樣讓他坐在自己懷裡,而是用公主抱的方式,讓她可以休息。

如他所說,不到十分鐘他們就到了。

國防部大樓,他們暫時都住在這裡。

瓏五趴在騰梟的床上才覺得人放鬆下來,騰梟的大手落在她什麼,力道適中的按摩起來。

看著小丫頭舒服的閉上眼睛,騰梟兩隻手慢慢移到她的頭頂,安壓著穴道,瓏五很快就從頭暈目眩的感覺中擺脫出來。

「有你真好,瓏五頭在他手掌上蹭了蹭。」

騰梟笑而不語。

在他們互相聽著對方的呼吸安靜的相守時,佟愷不合時宜的來敲門。

他也是沒辦法,景家的老家主住院了,他不得不來彙報。

騰梟讓他進來,佟愷不說話都已經感覺到主人的冷氣了。

「主人,老家主病危了。」

「怎麼回事?」騰梟不怎麼關心景家的老家主,那所謂的家主,和他沒有任何關係。

佟愷馬上仔細彙報。

老家主年紀大了,年輕的時候還受過傷,身體不太好,雖沒有使用過疫苗,但這次爆炸釋放的特殊物質,影響了他的身體,昨天忽然暈倒,今天已經搶救一次了。

「你關注情況就行了。」騰梟吩咐了一句。

佟愷明白這就是主人不關心的意思。

他悄悄退下,以前主人對景家的事還有些反應,現在已經徹底不在乎了,佟愷覺得這也許是好不是壞。

不過還有一個人,佟有些頭疼的看了一眼彙報情況,這位景夫人自從知道家主來了帝都就一天三趟的來鬧,非要見家主。

前幾次都被他以各種理由擋回去了,再這麼下去還是得彙報給主人,壓力山大呀。

回到自己臨時辦公室,佟愷很快接到了影城的信號。

「是你啊,影城最近怎麼樣,沒有異動吧。」佟愷見是護衛隊長就放鬆下來。

「這邊沒事,你那邊怎麼樣了?什麼時候回來?」隊長問道。

「應該過不了多久,國防部長擺明了根本不是想要好好想辦法,主人應該不會再搭理他們了。」佟愷和他還是可以互通消息的。

兩個人又說了些消息才掛斷。

佟愷端起茶杯,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

「哎呀!」怎麼忘了問問他和女朋友的事了,人家女孩失身給他,他肯定不會不負責,就是不知道人家願不願意原諒他。

下次一定記得問問。

出事的不止是景家,還有許多豪門世家。

威嚴的長者們一個個長出滑稽的動物特徵,大多數都閉門謝客,誰也不見了。

大概只有小孩子歡呼,因為他們覺得好玩。

這時候基因實驗和突變使用的區別就顯露出來。

基因融合成功之後,人會獲得控制融合基因,並且能加強自身的能力,而突變實驗除了改變人的身體特徵,沒有任何效果,甚至還影響了不少老年人和身體脆弱孩子的健康狀況。

換句話說,突變實驗其實就是失敗的,它只是帝國攻擊聯邦的一種手段。

騰梟現在更加關心他和瓏五的未來,「回去我們舉行婚禮好不好?」

他已經想好了,就在冥淵舉辦一次,再去她那裡舉辦一次。

「娶未成年少女不是犯法嗎?」瓏五以為他說的是回影城。

「不,回我們的家。」騰梟把她抱到腿上,「我要給你一個最好的婚禮。」

瓏五眼睛轉轉,「那估計要等等,我走的時候可沒有帶自己的身體。」

「我陪你去。」騰梟蹭著她的頭髮,「以後我只想再也不和你分離。」

瓏五被他弄的耳後發癢,「行啊,我把你別在褲腰上。」

騰梟張嘴咬了她耳朵一口,「把我放在你心上倒是不錯。」他故意眼睛往瓏五的小胸脯上掃了掃。

瓏五一巴掌呼過去,「要不要把心摘下來給你啊!」

騰梟可不想:「我怎麼能捨得呢?不過可以把你放在我的心上,心尖兒上。」

瓏五撐著他的肩膀跪在他腿上,「我要的心幹嘛?清蒸還是紅燒?嗯?」

她邪笑著在他嘴巴上啄了一口,清純而魅惑。 等待隨時可能發生戰爭的時間並不好過,人們從出門遊行反抗,到現在都躲在家裡不敢出門,超市也被瘋搶一空。

現在最熱門的大概就是聯邦的快遞行業了,不能就近買到的東西人們都從網上訂購。

瓏五住在國防部還算適應,這裡除了一張床還能感覺到一點舒適,其它的物品幾乎實現了完全的科技化。

聽說紅家主出事了,帝都還鬧出了一場不小的騷亂,似乎派人來求助過騰梟,騰梟沒有搭理他們,最後軍方不得不干預才安靜下來。

這個時候國家生怕出一點動靜,他們還搞這麼一出,所以鎮壓的手段非常強勢。

瓏五很喜歡落地窗那裡,有事沒事就坐在地毯上翻翻書,她忽然抬頭對騰梟道:「我記得當初好有個紅衣美女還非要給你做未婚妻來著。」

騰梟嘴角勾起:「你這醋吃的也太晚了。」

瓏五瞅了他一眼:「我哪裡吃醋了?」

騰梟卻笑容更甚:「吃醋好啊,我喜歡你吃醋。」

瓏五:……

他怕是有什麼毛病吧?

不過她現在跟他討論的不是這個:「你說景仁會不會幫他們家?」瓏五對景仁僅有三面之緣,吞噬記憶不代表就會知道他的性格。

紅家和景家的關係其實是聽密切的。

「不會。」騰梟搖搖頭:「景仁為人雖然圓滑周到,但非常自私,要為了紅家損失自己的利益,他絕不會做。」

「說不定人家會為了美人兒付出點呢。」瓏五的書嘩啦嘩啦翻得根本不想在仔細看。

騰梟拿著一盒書籤走過來,抽出一張替她擋住翻過的頁數:「美人兒雖好,可喜歡的確不是他,他怎麼會付出呢?」

「你以前不是說紅鏡在追他。」瓏五三下兩下夾了好幾頁。

騰梟:「紅鏡並不喜歡男人,她追求的只是景仁的權利,她喜歡的是她身邊那個女人。」

瓏五眨眨眼,還有這麼一出呢?

紅鏡來傍景家,一方面也是為了脫離紅家吧。

「書籤哪是你這麼用的?」騰梟好笑的看她把書塞的厚了一層。

瓏五抖了兩下確定都不會掉下來,直接把書塞進空間里,「怎麼就不能?」

騰梟以前確實沒有太注意到她這個喜歡囤東西的習慣,但從龍王之祇回來以後,他就注意到了,小丫頭和所有的龍族一樣,非常喜歡囤東西。

顏色好看的就不說了,她涉獵廣泛,空間簡直里不知道塞了多少東西。

最主要的是並不經常見她用,她的愛好大概就是囤起來,看著。

「我把冥淵給你做聘禮。」騰梟道。

「我要冥淵幹什麼?」瓏五第一次聽說把自己家地盤給人做聘禮的,她自己的地盤都懶得管,每天被人追著才幹活呢。

「你這麼喜歡囤東西,以後冥淵的東西都是你的,充實你的收藏,包括我。」騰梟說道,心裡覺得這個決定真是完美。

誰料瓏五果斷一句:「不要。」

騰梟:???

「為什麼?」

「因為我懶,給我那麼大的地方我還得管著。」

騰梟失笑,颳了一下她的鼻尖:「你確實是懶到家了。」

「主人,景夫人來了。」佟愷傳來通訊打斷他們的對話。

如果不是景夫人來的實在太頻繁,佟愷不會報告的。

「讓她進來吧。」騰梟覺得處理了這身體的遺留問題,一勞永逸。

騰梟抱起佟愷坐到沙發上,瓏五則摸出了平板開始打遊戲。

很快噠噠的高跟鞋聲就出現在門外,佟愷帶著景夫人進來。

景夫人作為景尊的親生母親,模樣真的是一等一的好。

不過在看到瓏五的時候,她原本熱情的臉色就冷了下來:「尊兒,媽媽不是說了讓你把這些不三不四的女孩子都趕緊扔掉嗎?」

瓏五莫名躺槍,不是你上來就攻擊她是幾個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