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運哈哈大笑起來,最近他被陳立和唐夢雲兩個人壓得喘不過氣來,好不容易逮到了機會,當然要好好地羞辱陳立一番。

陳立繼續抽著煙,連眼睛都不願抬起來看唐明運哪怕一眼。

「你這個廢物,我在和你說話,好日子到頭了都不知道,還在這裝什麼裝。」

唐明運看到陳立不搭理自己,氣不打一處來,恨恨的說道。

聽了他的話,陳立反倒笑了,唐明運在他的眼裡就像是一個跳樑小丑一般的存在,如果不是唐夢雲身在唐家,讓他不得不過問唐家的事,他根本就不會把唐明運放在眼裡。

「你笑什麼,窩囊廢,現在還有心情笑,以後有你哭的時候。」

此時,陳立已經抽完了煙,把煙扔在地上,用腳碾滅之後,陳立依舊一句話也不說,打開車門,一腳油門踩下,瞬間就把唐明運甩在了身後。

「他什麼時候開上了這麼好的車?」

坐在副駕駛的唐明運的老婆于敏有些奇怪,之前聽說陳立只是騎著一輛電動車,怎麼今天開上了比唐明運還要好的車。

「我也不知道,上一次看到他的時候,還是開著二叔那輛破桑塔納,我也是第一天看他開這麼好的車。」

唐明運也很是奇怪,皺著眉頭說道。之前他和唐明蘭看到陳立開桑塔納的時候還譏諷過他,沒想到今天卻開上了普拉多,這讓他也很意外。

「反正開的不是寶馬就好。」

唐明運的眼神有些飄忽,腦子裡好像又想到了什麼一樣,瞬間嘴角微微上翹,說出的話讓于敏有些莫名其妙。

「你今天怎麼了,陳立那個窩囊廢都能開上比你好的車,你還有心思笑,最近唐夢雲那邊事業做得風生水起,你怎麼一點也不擔心,我看,陳立的車就是唐夢雲給他買的。」

于敏狠狠地掐了唐明運的胳膊,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連這個窩囊廢都比你強,到時候你要是被唐夢雲那個臭丫頭趕出了唐家,我看你怎麼辦!」

于敏的話戳中了唐明運的痛處,立刻惹得唐明運十分不高興。

「你知道什麼,我先讓這個廢物威風一時,等到時機成熟的那天,我會讓他哭著跪在地上求我的。」

唐明運冷哼了一聲,手裡握著方向盤,狠狠地說道。

「哼,你可別吹牛,你要是真被那個臭丫頭踩在了腳底下,我就帶著兒子回娘家,到時候你可別說我絕情!」

于敏最看不慣唐明運這種表情,撇了撇嘴說道。 陳立回到家中,看到孫瑩和唐慶國坐在沙發上,孫瑩的臉上布滿了陰雲,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模樣。

「說吧,樓下的那輛車是怎麼來的?」

看到陳立的第一時間,孫瑩拉著臉問道。

「一個小混混把爸的車撞壞了,他賠給我的。」

陳立說道。

「這麼說,這輛車是賠給你爸,而不是賠給你的了?」

孫瑩話鋒一轉,問道。

「嗯,確實是賠給爸的。」

陳立點點頭。

「把車鑰匙拿來。」

孫瑩朝著陳立伸出手來。

陳立二話沒說,把手中普拉多的鑰匙放到了孫瑩的手中。

「我告訴你,我可不是欺負你,這輛車於情於理都應該是你爸的,和你半毛錢的關係都沒有。」

孫瑩斜了陳立一眼,語氣中透露著一絲嫌棄。

「媽,你說什麼呢,要不是陳立的話,對方也不可能賠給這麼好的車啊。」

唐夢雲有些看不下去了,一擰身子,生氣的說到。

「你知道什麼,一定是那個小混混看在你的面子上才賠了這麼好的車,你忘了上次在帝豪酒店,那個叫什麼張勇的小混混,看到你就像是看到活菩薩一樣,對你畢恭畢敬的。」

孫瑩怎麼可能看得起眼前的這個廢物女婿,聽到了唐夢雲的話后,立刻反駁道。

「好了,夢雲,這輛車本來就應該是爸的,再說,我們還有一輛車不是,以後就讓爸和媽各開一輛車,出去也有面子。」

陳立沒有生一點氣,反而安慰起了唐夢雲。

「媽,你怎麼可以這麼對待陳立,陳立還想著把你接到新買的別……房子里呢!」

唐夢雲一著急,忘記了陳立對她的交代,話剛說到一半,突然醒悟過來,急忙改口說道。

「什麼,陳立這個廢物居然買房子了?」

孫瑩聽了唐夢雲的話,眼前突然一亮,真是瞌睡的時候就有人送枕頭,前段時間才在張莉那邊吹完牛,今天就聽到了這麼個好消息。

「嗯,陳立才買的房子,還沒有來的及告訴你們二位。」

看到實在是瞞不過去了,唐夢雲只好應聲說道。

「在哪買的房子,多少平的?」

孫瑩緊接著問道。

「在東郊那片新區買的,房子的平數……」

「房子一百多平,雖然比較小,但是住我們四個人綽綽有餘,等到裝修好了之後,爸媽你們二位就和我們一起住吧。那邊的空氣好,以後也是海州的商業中心,幹什麼都比較方便。」

看到唐夢雲有些為難,陳立連忙接過話來說道。

「才一百多平,我以為最起碼是個聯排小別墅呢,手裡沒有多少錢還要裝闊買豪車,有那些錢買個好房子比什麼不強。」

聽到房子的平數才一百多,孫瑩不滿的撇了撇嘴,她本以為陳立出手這麼大方,手裡的錢肯定少不了,沒成想他才買了個普通的商品房,本來還洋溢著笑容的臉立刻變得陰沉起來。

「媽,就算是一百多平的房子,也比咱家現在的房子要好很多啊,況且他買的那個小區開發商就是最近特別火的東靜房產,環境和質量可比咱家現在住的要強不少呢。」

唐夢雲立刻解釋道。

「本來以為能夠在張莉面前炫耀一下,現在是空歡喜一場了。」

孫瑩耷拉著腦袋說道。

「我說讓你不要和人家攀比,你偏不聽,再說人家陳立買這個房子也是為了咱們家好,你看你說的是什麼話,況且陳立不是前一陣子才給我們買了一輛新車嗎?」

唐慶國也有些看不下去了,出聲說道。

「你給我閉嘴,什麼時候有你說話的份了?」

孫瑩正在氣頭上,狠狠地瞪了唐慶國一眼說道。

「你呀,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算是對你沒轍了。」

唐慶國搖了搖頭,嘆氣道。

唐夢雲向陳立投來了抱歉的眼神,陳立笑著搖了搖頭,表示他能理解。

晚上吃完飯,陳立像往常一樣拿出了被褥在地上打了個地鋪,卻聽到唐夢雲在床上小聲的喊著他的名字。

「怎麼了,睡不著嗎?」

陳立輕聲問道。

「不是……就是,你在下面睡覺,不冷嗎?」

唐夢雲實在不好意思開口讓陳立到床上去睡,只好婉轉的問道。

「睡習慣了,就不感覺冷了。」

陳立心中一暖,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不經過腦子的話剛一出口,陳立就立刻懊悔不已。

怎麼這麼不長腦子,居然說出了這樣的話,看來今天是沒有希望了。

「哦,不冷就行,今天天涼,我怕你睡在地上感冒。」

唐夢雲沒想到陳立會這麼回答她,一時間想好的話居然沒用上,心情也十分沉落,說話的口氣中帶著漫不經心的味道,不知道心裡在想些什麼。

「我可不可以重新回答這個問題?」

沉默了一陣后,陳立出聲問道。

「不可以……已經給你機會了。」

聽到陳立的話,唐夢雲嬌羞的把頭埋到了被子裡面。

哎,這麼好的機會就被自己浪費了,真是心有不甘啊。

陳立孤身一人抱著枕頭,心裡的有苦說不出。

第二天一大早,陳立還在睡夢之中,客廳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誰也沒有去接,但是電話卻倔強的一直響著。

「陳立你這個窩囊廢,趕緊去接電話,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卧室里傳來了孫瑩的聲音,唐夢雲伸出了腳踢了陳立一下,示意陳立趕緊去客廳接電話。

陳立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極不情願地爬出了被窩,磨磨蹭蹭的走到了客廳。

「喂,你好,請問您找哪位?」

陳立的聲音中帶著慵懶,電話那邊的人卻一副火急火燎的聲音。

「是唐慶國嗎?」

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

「我是他的女婿陳立,怎麼了?」

聽著那邊慌亂的聲音,陳立心裡突然生出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唐老太太心臟病複發,現在正在醫院裡搶救,請您轉告唐慶國先生,讓他立刻到醫院來。」

聽到對方的話,陳立心裡咯噔一下,睡意立刻消失不見,放下電話的他立刻來到了卧室,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唐夢雲。 唐夢雲聽陳立說完,她臉色如常,點點頭,接著自顧自起來洗漱。

陳立有點奇怪:「你好像不著急?」

唐夢雲反問道:「聽說過大早上搶救的嗎?老太太以前也沒有心臟病,怎麼忽然就有了?」

「那麼?」

唐夢雲笑道:「這招爺爺以前用過,現在奶奶學了去,想要儘快召我們回家族,總要有個理由。畢竟,今天不是例行家族聚會。」

「懂了,肯定有事。」陳立笑道,「老太太臨時召大家回去,掛羊頭賣狗肉,虛情假意。」

「呸,哪有你這樣說的。快去通知爸媽。」唐夢雲啐了一口,自去刷牙。

陳立無奈,只得去通知了唐慶國和孫瑩。

「別睡了,快起來。」孫瑩聽陳立說完,沖著唐慶國怒吼一聲。

「一大早的,還真的不消停啊。老太太絕對沒事,也就是你,扛不住事,才這麼著急。」唐慶國小聲地嘟囔著,卻也不敢再躺著。

「怎麼說話呢?」孫瑩抬高了聲調。唐慶國居然用這種不耐煩的語氣跟她說話,她感到權威受到了挑釁,頓時火了。

「好好好,這不起來了嗎?」唐慶國立刻屈服。

不久,一家四口駕車在趕往醫院的路上時,又接到了電話,說是老太太檢查完后,已經回家,讓他們也回唐家大院。

「老婆,看,我沒說錯的。」唐慶國邀功似地說道。

「你行,你厲害,成了吧。」孫瑩沒好氣地道。唐慶國看問題居然比她看得準確,她感覺非常不舒坦。

這也就是唐老太太出事,要是換了別人,孫瑩還是有相當判斷力的。孫瑩最怕唐老太太,乍一聽到唐老太太出事,她已經亂了方寸。

唐家大院。

唐家一家老小全集中在大廳里,唐老太太卻沒有出現。

等到所有的人都到齊,這才有唐家小輩用輪椅推著唐老太太出來。

「媽。」

「奶奶。」

眾人齊聲招呼,七嘴八舌的。

唐老太太抬起雙手,向下虛按,讓眾人安靜。

「今天忽然頭暈,到醫院檢查,卻發現是虛驚一場,大家既然來了,也就回來坐坐,一起吃個飯吧。」

唐老太太有些虛弱地說道,也不知是真的還是裝的。

一番寒暄之後,眾人落座。

陳立並不在大廳中,而是在一旁的偏廳,與家中的傭人坐在一起。

唐明運坐在主桌,他向唐明蘭使了個眼色,後者會意,高聲對唐夢雲說道:「夢雲啊,你家買了兩台寶馬SUV的事,不打算跟老太太說么?」

唐老太太一字不差地聽在耳里,她的臉色變了。唐夢雲買了一輛寶馬,這事她早聽人說了,也不以為意。現在唐夢雲身為公司經理,也算是有頭有臉,買輛車裝點門面是必要的,但是公然買兩輛,性質就變了。

「夢雲坐到經理位置才多久,一下買兩台寶馬,看來這個銷售總經理的位置是風水寶座啊。」唐明運惟恐唐老太太聽不見,在一旁煽風點火。

唐老太太坐不住了:「夢雲,你真的買兩台寶馬?」

唐夢雲沒從公司拿錢,心裡不慌,她坦誠地道:「是的,買了兩輛,一輛給我爸,一輛我自己上班。」

「哎呀,實在讓人羨慕。我好想也成為銷售總經理,這樣我也可以買兩輛寶馬,開一輛,停一輛。」唐明運陰陽怪氣地道。

「奶奶,我是自己買的,沒從公司拿錢。」唐夢雲解釋道。

「哈哈哈……」

眾人一直在豎著耳朵聽,這會都嘻笑起來,整個大廳噓聲一片。唐夢雲一家人在唐家是公認的墊底,這樣的家業,拿什麼買寶馬,還一下子就買倆。要知道,這款寶馬一輛最少八十萬。

「天啊,這是我聽過最好的笑話,我差點就信了。」

「這寶馬,沒有八十萬,拿不下吧。」

「新官上任三把火,這第一把火就燒出兩輛車來,我是服氣的。」

「人家以前窮怕了,手上有點權,開始膨脹了,管不住手啊。」

「什麼膨脹?連家族規矩都不顧了嗎?這個先例一開,後果不堪設想啊……」

這話已經說得很露骨,這種事唐老太太要是不管,以後他們就要有樣學樣。

「夢雲,你跟大家解釋明白。」唐老太太盯著唐夢雲,目光如刀。

唐明運自然不肯放過這樣落井下石的好機會,他高聲道:「奶奶,夢雲還買了房子,聽說正在裝修,不久就可以搬家了。是不是,夢雲?」說完,他目光玩味地看向唐夢雲。

這又是一記重鎚。

全場嘩然。

唐夢雲居然瞞著大家買車買房,也不見她說起,這擺明了是心虛。

「厲害啊,唐夢雲,你簽下了東靜地產的單,這回扣也吃太多了吧。」

「明說吧,你拿了多少?」

「媽,這事一定要追根究底,絕不能縱容。要不然,家族人心就散了。」

眾人義憤填膺,紛紛出言指責唐夢雲,一副興師問罪的架勢。

唐老太太臉色鐵青,事實上,不消眾人火上澆油,她也氣得不輕。吃回扣這種事,大家都是默許的,能吃多少這是本事。可是這回唐夢雲實在太過分了,還這樣明目張胆。如果不敲打敲打她,這唐家,可就半點規矩也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