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哭了一晚,她的眼睛有些紅紅的,白皙的臉上是無措又害羞的神色,低眸頷首的樣子小心翼翼,像極了一隻懦弱的小兔子。

見那女人一臉小白兔的樣子,男人妖冶的唇色微微勾起,他伸手,抬起了傅子荌的下巴,直到看到那哭紅的眼睛里,反射出自己的樣子。

「傅子荌,你可記住了,我是為你受傷的,還失憶了——」

他略微偏頭,妖冶的俊臉便一點點地靠近了她,「如果你敢丟下我,我翻遍T城都會把你找出來。」

似乎冰涼的氣息,頓時全都撲灑在傅子荌的臉上。

「我……」她低頭,無措地絞了絞手,半晌,那白皙的小臉驀地抬起,堅定地道,「我不會丟下您的,我會負責的。」

她的神色堅定得似乎要許諾一個世界給他。

「是嗎?」男人黑色水眸再度懶懶地掃了她一眼,「聽說病人該多吃點水果,我想吃新鮮的橙子,AUSTUMS的鮮橙!」

AUSTUMS是T城最貴的進口水果專賣店。

似乎想也沒想,傅子荌低頭,連忙輕輕道,「那……那我給您去買,您等我一下,一下……」

說完,不顧自己渾身的狼狽,她便再次像把自己投進大雨的背影,往走廊奔去。

看著那消失的背影,男人嘴角忍不住勾起了妖冶的弧度。

這人,像是原本性格就是這樣的——

不像聖母婊,也不像白蓮花!

宿主啥時候做個人 像是很傻很天真!

傅子荌。

*

三天過去了,李余的失蹤宛如一粒沙子投入大海一樣,完全沒有引起卡威諾集團的絲毫波瀾——

洛晨摸著下巴,鳳眸微咪。

按小六的話說,李余是九死一生了,照理說,那麼大的一個人失蹤,卡威諾起碼會報警,但是為什麼會沒有引起絲毫注意?

或者,不是沒被引起注意,而是被一隻手給遮過去了!

也是可惜,原本她要做的事,居然被別人做了。

悠然山村 也好,讓她可以省點心。

……

見葉喬言的情緒平復好了,為了避免夜長夢多,再次出點什麼事情,陳正決定《王子》在第三天時正式開拍。

《王子》的拍攝跨度從美好的校園戀愛至畢業7年後的愛情糾葛,首次拍攝的地點在國內知名學府——L大。

L大的校區種著金黃的梧桐樹,環境優雅,人文氣息非常濃郁,是拍攝浪漫愛情的最佳地方。

周一,清晨。

站在學校的主幹道上,洛晨單肩背著書包,微彎腰,乖巧地任由化妝師為她整理深褐色的頭髮。

她低頭看著劇本,任由晨曦的暖陽從樹葉的婆娑上撒下來,照在那漆黑的長睫上。

俊俏的臉龐,青蔥的身影,潔白的襯衣,男子的存在,宛如校園內一道最美的風景線,引來女大學生頻頻矚目,眼冒紅心地看著那站在最中央的男子。

「啊,是洛晨!」

「噓,小聲點,洛晨正在背台詞。」

「對對對,別打擾她。」

……

洛神安靜地站在一邊,圍觀著那個站在紅線圈中央的男子。

她會抓緊每一分每一毫的時間,專註地背著台詞,但在化妝師給她整理好頭髮后,她會抬起頭來,彎眸笑對化妝師說「謝謝你啊」。

武俠小鎮 洛神的心底頓時充斥著滿滿莫名的自豪感。

這就是存在她們心裡的那個男子。

不因外貌,不因名氣。

只因為她很努力,會投入最大的專註演戲,給她們帶來好的作品。

只因為她對待任何人都沒有架子,打從內心地尊重每一個人。

這就是洛晨。

葉喬言來的比洛晨晚一點,但經過三天的修養,葉喬言已經從那天的陰影中走出來了。

見葉喬言也到了,陳正對旁邊的副導演說道,「讓所有人準備,開拍。」

……

第一幕戲是校園裡非常老套的相遇戲。

「一意,你看,快看,是秦歌。」

「天,秦歌好帥。」

旁邊是舍友車纖纖傾慕的聲音,宋一意一愣,抬頭看去。

宋一意是第一次看到L大的男神——秦歌。

之前,她只一直聽說過班上的女生談論秦歌。

秦歌是L大的傳說,俊美毫無瑕疵的臉,傲人的家世,紅三代背景,加上無與倫比的學霸能力,讓他成為了L大的學霸校草。

這樣一個幾乎完美的男子,卻偏偏沒有女朋友,一心沉醉在學業當中。

梧桐葉落,穿著白色襯衣的男子身影修長挺拔,單肩背包,秀美的眉目卻有種高冷的距離感,和她迎面走來。

宋一意眉睫微顫,第一次覺得莫名的緊張,手捏緊了剛從圖書館里借的書。

秦歌似乎在思考一道題目,眉目之間是淺淺的沉吟,並沒有注意從她身邊經過的宋一意。

越過秦歌的身影,宋一意忍不住回頭,卻見男子單肩背著包,修長的背影徑直往教學樓走去。

她微微失落。

第一次相遇,宋一意愛上了秦歌,秦歌卻沒有注意到宋一意。

……

「咔——」

陳正手舉劇本,停止了拍攝,「洛晨,喬言,你們剛剛表現得非常好!」

聽到陳正的誇獎,葉喬言一笑,看向了洛晨,雙眸里有欣賞,有崇拜。

「導演,是晨哥帶的好。」

剛剛和晨哥對戲,晨哥在開拍后似乎就成為了秦歌,讓她有種身臨其境的感覺,連宋一意的心理活動自己似乎馬上都能捕捉到,然後通過微表情表現出來。

這樣的對戲,不得不說,真的很爽呢。

「喬言你別這樣誇我,好像我是第一次表現得這樣好——」洛晨摸了摸後腦勺,笑露了八顆牙齒,「其實,我一直都是這麼優秀的。」

「你這小子。」陳正忍俊不禁,舉起劇本疼愛地敲了一下洛晨的額頭。

一點也不謙虛,實誠得有點傻氣的小子。

……

下一場戲在教學樓里,劇組眾人正準備搬抬道具,突然一個助理髮現新大陸的聲音響了起來。

「啊,對了,今天是周一,娛樂妖姬要大爆料了!」

被小助理提醒了,眾人頓時想起了娛樂妖姬掛了好幾天的微博「周一見」。

八卦的獵奇心理頓時佔了上風,他們紛紛放下道具,從口袋裡拿出了手機,用賬號登陸了微博。

時間踏進9點整,眾人刷新出娛樂妖姬的最新微博,頓時面面相覷。

全場,鴉雀無聲。

……

L大的主幹道,一道矜冷而淡漠的身影走向了洛晨和葉喬言。

聽著陳正對接下來的戲的指導,葉喬言抬頭,不小心就看到了那個簡約穿白色襯衣的禁慾系男人——

雲傲越淡淡地看了葉喬言一眼,便移開了視線,走向了洛晨。

那淡淡的一眼,似乎有些許的意味深長——

被雲傲越那淡漠的視線一掃,葉喬言頓時覺得早晨似乎有點冷,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卻被陳正發現了。

「怎麼了,喬言?」

葉喬言笑著搖了搖頭,「我沒事,陳導,您繼續。」

「嗯。」陳正點了點頭,繼續道,「接下來的這場戲是圖書館的相遇,喬言你……」

雖然陳正在指導葉喬言,但洛晨還是支著下巴,認真聽著,突然,一道清香而溫熱的氣息撲面而來。

「洛晨。」

洛晨抬頭,只見那人背逆著晨曦,茶褐色的髮絲異常分明,他垂眸看向她,薄唇似乎勾起了淡淡的弧度,玉般的長指驀地伸向了她的臉頰——

洛晨皺了皺眉,身側的十指微縮。

晨曦中,男人青蔥的指尖穿過了洛晨的臉,落在了她的肩膀上,淡淡地夾起了一片枯黃的梧桐葉。

洛晨一怔。

似乎感覺到了洛晨一開始的不悅,雲傲越抿了抿唇,卻解釋道,「剛剛這落在了你的衣服上。」

原來,剛剛梧桐葉落,恰好落在了洛晨的肩膀上。

見雲傲越長睫微闔,似乎有種被誤解,洛晨乾笑了一下,即使是鋼鐵般冷硬的心也微微有些融化,她拍了拍雲傲越的肩膀,轉移話題道:「雲傲越,起來得這麼早啊!」

尬到極點的轉移話題,偏偏雲傲越受了。

似乎想起了自己來的原因,雲傲越秀逸的眉尖微蹙,他伸手,將手機遞給了洛晨,道:「洛晨,這是娛樂妖姬的周一見。」

洛晨接過那還帶著雲傲越溫熱的手機,屏幕一滑,頓時看到微博上炸了。

大V娛樂妖姬的微博上了熱搜:

凌晨三點停車場勾引神秘男子,葉喬言「戀」情大揭秘!

「本妖姬在神秘男子樓下蹲點三天,葉喬言從停車場便開始勾引神秘男子,據悉,神秘男子疑似御武道館館主陸御之,已有未婚妻。」

九宮圖裡全都是停車場的背景,分別是葉喬言墊腳親吻神秘男子,伸手撫摸,以及摟腰磨蹭。

動作不堪入目。

而男人站如松,穩如山,似乎沒有被葉喬言勾引到。

評論數頓時破了20萬。

【徐豆豆是逗逗】:還玉女明星,明明就是欲女明星,搶別人男人的女人真是噁心。

【洛晨是我的】:靠,我晨哥還要和這樣的女人合作《王子》,我要投訴。

【自弦家的小寶貝】:倒貼上去男的也不要,真是丟光了女人的臉。

……

似乎察覺到洛晨和雲傲越的不對勁,陳正看向了兩人,問道:「你們怎麼了?」

重生八零嬌嬌媳 不好的預感排山倒水般地湧來,葉喬言木楞地接過了洛晨遞來的手機。

手指像牽線木偶一樣,葉喬言無知覺地劃過九宮格那一張張偷拍卻清晰的照片。

她犯賤般地墊腳親吻。

她慾火焚身般地伸手撫摸。

……

送上門別人也不要的女人,應該只有她了吧!

葉喬言低頭,忍不住笑出了眼淚。

「晨哥,你會不會後悔那天救了我,其實我就是那樣的人。」

死一般的寂靜瀰漫。

「我懂了。」葉喬言轉身,硬生生地將眼淚全部憋回去,她扯出一絲笑容,抬頭道,「陳導,抱歉,我不能出演王子了。」

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卻突然聽到葉喬言要辭演王子,陳正震驚地張開了嘴,半晌,他緩了一下情緒,嚴肅道,「葉喬言,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

「《王子》有可能會讓你一夜爆紅,如果你錯過了這次機會,你知道你損失的是什麼嗎?」

「而且,辭演《王子》,你還需要賠償天價的違約金,這樣的後果你承受得起嗎?」

「謝謝你導演。」葉喬言抬頭道,「我願意承擔一切的後果。」

我不能讓晨哥因為和我合作,背負和她無關的惡名。

陳正頓時被氣的說不出話來。

葉喬言轉向了那個俊美的男子,看著她輕皺眉頭,精緻的臉上微露不解,似乎在不解那照片的由來,卻沒有任何的不屑。

「晨哥,對不起。」向面前的男子深一鞠躬,葉喬言的眼淚不知道為什麼就這樣流了下來,「對不起。」

為了我,你得罪了李余和卡威諾,最後卻發現,原來我是那樣隨便的女人——

根本不值得你幫我!

因為這樣的我,連我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再次鞠躬時,葉喬言的肩膀卻被一隻白皙的手給扶住了。

她淚眼朦朧地抬頭,卻看到了那人沐浴在晨曦中的笑容,眉眼微彎,溫柔而純凈。

「你向我道歉,起碼要讓我知道理由吧。」

沒有質問,沒有後悔。

葉喬言的眼淚終於忍不住一滴一滴地打在主幹道的地面上。

「對不起,晨哥。」

驀地甩開了洛晨的手,葉喬言一把抹掉臉頰的淚,徑直往L大的校門跑去。

……

洛晨並沒有追上去。

她拿起手機,緩緩地放大了九宮格的偷拍照片。

照片里,葉喬言神色茫然,似乎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但身體卻硬是貼向了神秘男子。

洛晨摸了摸下巴,有了結論。

半晌,她轉頭,看向了一直站在一旁旁觀的男人,卻見雲傲越眉宇輕皺,似乎也為葉喬言的事情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