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就拆開看看吧,你又沒幫到她什麼,要是太貴重的東西明天就退還給人家吧,免得受之有愧!」

「好的!」

徵得童老師的同意后,張文章打開了禮品盒,看到了一串用塑料盒包裝著的房門鑰匙和摺疊的便簽紙。他打開便簽紙一看,頓時整個人都呆坐在了沙發上,大腦已是一片空白!

良久,張文章才從驚詫中慢慢醒過來!點燃一根煙,深深地吸了一口又重重地吐出濃濃的煙霧!這煙霧,就恰如他此時的大腦思維!

劉小娟為什麼要送自己如此大禮呢?為什麼??到底為什麼???

張文章的大腦了掛滿了問號:整個改造工程,劉小娟也只是個承建商,除了本校自己的場地改造以外的工程都與自己扯不上沒有任何關係,都是她與教育局和體委之間的業務往來;

如果說是自己主動向教育局和體委申請由龍源提供場地,自己再將信息介紹劉小娟,而劉小娟憑關係拿到了這份合同,那麼,劉小娟賺到了錢再送來這份大禮作為信息介紹費還情有可原,可是,事情並不是這樣啊?!

自己只是站在提升龍源的社會知名度立場來考慮才同意了他們的選址,就是要感謝也是自己代表老闆去感謝他們呀,劉小娟的行為豈不是本末倒置嗎?這和劉小娟又有什麼關連呢?

如果說是自己向劉小娟提供了本校自己進行場地改造的設計圖,這跟她所承建的工程也沾不上邊啊!

張文章只清楚劉小娟的個人魅力和業務能力超強,非一般巾幗之流!但他怎麼也不會想到是劉小娟代表政府公職人員反過來向他行賄!

以張文章目前的思維,已經定格在這件事肯定沒有這麼簡單,到底是什麼原因?他百思不得其解!

從受邀帶家人去旅遊再到帶一家人去市裡看房,再到山莊夜宴,一幕幕場景在張文章的腦海如放電影般清晰!他不得不佩服劉小娟的行事縝密,心細如髮!

解鈴還須繫鈴人!必須向劉小娟了解送禮的原委!否則,就是收下,住的也不心安!

忽然,張文章的手機視頻來了,是愛人童老師發過來的。

「禮品看了嗎?是什麼東西?」

「太貴重了!」

「手鐲?鑽戒?」

「比手鐲、鑽戒還貴重百倍!

「那又是什麼呀?」

「你猜!」張文章繼續賣著關子。

「猜不到!」

張文展跳轉視頻鏡頭,將鑰匙盒傳給童老師看。

「鑰匙?什麼鑰匙?」

「市裡『臨江一品』的樣板房鑰匙!」

「那不是劉總今天剛買下來的嗎?」

「就是啊!」

「她送給我們啦?!」儘管看不到童老師的面孔,但可以聽得到她吃驚的語氣!猜得出她此刻的表情!

張文章又把劉小娟留下的便簽傳給童老師看。

夫妻倆再沒有語言交流,只有視頻繼續耗費著流量!

「『這是你應得的報酬』!」良久,童老師傳來話語,重複念叨著劉小娟的留言,其中的每一個字彷彿是放在嘴裡咀嚼著!

「你肯定是幫過劉總的大忙,她才會如此慷慨!受之以木瓜,報之以瓊瑤!」

「沒有啊?!」

張文章把整個改造項目的前後經過和自己的疑慮詳細地描述了一番。

那邊,童老師認真聽著,彷彿是在聆聽著一個極富傳奇的故事!

「儘管前天才和劉總第一次見面,但可以看出她是一個很有故事的精明商人,既漂亮,又睿智!」童老師以文人的眼光賞識著對劉小娟的印象。

「人確實不錯!她的公司才註冊不到半年,就拿下這麼大的項目,可見她的厲害程度!」

「那是不是還有需要你幫忙的地方呢?」童老師以女性的細緻提示著丈夫。

「可她根本就沒提過呀?況且工程已竣工了,也沒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啊?!」張文章依舊是迷惑不斷。

「肯定有的!如此重的大禮,豈有白送之理?!商人的智慧哪是我們教書匠能悟得出的!」童老師堅持著自己的觀點。

「但是,我要提醒你,千萬不能令利智昏!毒人的葯不吃!違法的事不做!把住好這兩道底線!」

「明天我就去找她了解清楚。」

「你不要主動去問她,如果真有事求你幫忙,她自然會主動找你的,以靜制動,靜觀其變!腦袋千萬不要進水喲?!」看來,童老師要比丈夫睿智得多!

「如果明天劉總主動問你,你就說我很喜歡,也很需要,但就是不敢收,無功不受祿!」童老師再次囑咐丈夫道。

「好吧!」

張文章掛斷視頻,打開塑料盒,將鑰匙取出來拿在手上,匙片在吊燈的照射下發出鋥亮的光!能在市裡換套新房,是他夫妻倆積攢多年的夙願!可在那動輒百萬的房價和夫妻倆終身的債務面前,又只能望而興嘆!

光的誘惑,可至飛蛾奔命!也可至身處黑暗之人為之撲湯蹈火!更是盲者畢生的追求!

這串鑰匙光的魅力太大了!令張文章一陣陣眩暈起來!

還是去睡吧,或許夢裡會有答案!張文章安慰著自己。 跑出幾十米后,蘇夜意外地發現,火焰靈並蛇沒有追來。

所以他大膽折回,恰好看到了赤血雄獅被咬的一幕。

順手救下坐騎,他雙手環抱在胸前,靜觀事態發展。

赤血雄獅一跳一跳地跑遠,而那些強大的火焰靈蛇始終駐守在原地遊動。

「離不開,還是不想追?」

蘇夜臉上表情變幻,指尖兵戈之氣縈繞,『咻』的一聲,彈出一道凝形劍氣刺向一條火焰靈蛇的『七寸』!

劍氣炸開,僅僅在鱗片上留下一個白點。

被挑釁的火焰靈蛇扭頭張開獠牙,嘶吼幾聲,卻沒飛出來追殺蘇夜。

「嗚嗚?」

小白虎見狀,大感好奇,她模仿著主人,拍動羽翼甩出幾十道凝形兵戈將火焰靈蛇們集體問候一遍。

「嘶嘶嘶~」「嘶嘶嘶……!」

火焰靈蛇們遊動起來,一個個爭涌著擠出頭,盯向小白虎,露出凶神惡煞的模樣,嘈雜吵鬧,但依然沒有一條蛇逾越空地範圍。

「看來他們這些『守護者』最多只能跑到空地邊緣。」

小白虎的攻擊,印證了蘇夜的猜想。

火焰靈蛇們大概也知道了幾人不敢再踏入空地,在空中無聊地盤旋了幾圈后,接着全部原路返回,遁入了火海。

一旁,炎狼來到蘇夜腳邊,垂下頭,低聲嗚咽,像是在道歉。

不該因為自己的貪慾,讓主人陷入險地……

【系統提示:你的寵獸火妖狼敬佩你的無私奉獻與英勇無畏,忠誠度+3。】

「沒事,來都來了,不帶點東西回去,太不像話了。」

蘇夜安撫著炎狼,心裏還在惦記着黃金聖焰果。

他可不是那麼容易放棄的人,要干就干票大的!

「小青雀,你鏡像體的控制最多可以和本體分開多遠?」

他初步擬定的計劃中需要犧牲一個誘餌,如果小青雀的鏡像體無法擔任,就苦了赤血雄獅。

「唧唧啾啾。」

「沒有距離限制?」

小青雀乖巧的點點頭。

「好,我們回去一趟。」

蘇夜一行再次進入內圍空地,只有赤血雄獅死活挪不動腳步,不過沒關係,計劃中沒它。

從空地邊緣到最近的一棵衍生火焰樹,有十步距離。

「接下來我腳踩過的地方,都挖出一個坑。」

吩咐好任務,蘇夜站在衍生火焰樹下,一步一步走進內圍空地。

炎狼跟在後面賣力的用火爪刨坑,小白虎稍微輕鬆點,調動兵戈之氣挖坑。

等他們挖完,蘇夜在自己腳下也挖出了一個大坑。

「咕嚕嚕!」

大量的大火丸滾入坑中,填好腳下的坑,蘇夜又把炎狼他們挖的坑一個個補上。

「二十一顆大火丸為引,我就不信炸不死你們!」

蘇夜現在再看瀰漫的白霧和頭頂的火海,感覺多待一刻,脊背都在發涼,「小青雀留下一個鏡像體,我們趕緊撤出去。」

火樹林外,赤血雄獅大口吸著新鮮空氣,它從來都沒發現原來西北風是香的,活着的感覺真好耶。

騎着赤血雄獅,他們一路撤出三百米。

火樹林內圍空地,小青雀的鏡像體含着半塊水靈魄,【化形】成一隻大鳥撲動翅膀,飛入火海中。

一聲高亢的啼鳴傳遍火海。

水靈魄所有的水之精華傾瀉而出,化成冰藍色寒流,附着鏡像體的身軀,支撐她向上高飛。

「嘶嘶嘶~」火海中,隱藏的火焰靈蛇紛紛現身,圍困戲耍起鏡像體。

一條火焰靈蛇用力過猛,一口直接咬碎了鏡像體半邊的翅膀。

沾染上赤焰,冰藍色寒流漸漸蒸發消融。

鏡像體並無痛覺,只知道執行任務,她蠻橫撕裂自己的一半羽翼,喚起【靈風】,向下俯衝。

內圍空地的半空中,紅藍雙色的大鳥身體被赤焰焚燒大半,身後,幾十隻火焰靈蛇仍緊追不捨。

就在鏡像體將要飛出空地時,吸取了教訓的火焰靈蛇們猛地加速向前,一擁而上,兇殘地將她的身軀撕咬成零星碎片。

「呲呲呲~」

突然,地里傳出一聲異響,湧出濃烈熾熱的火焰能量,起初,火焰靈蛇們還異常興奮。

但下一刻,它們像是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一個個尖銳嘶鳴著,向金色火焰樹的樹冠中逃竄。

瞬息之間,那股火焰能量毫無抑制的擴散膨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