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山古帝怒吼出聲。

隨即,就看到他的身軀升騰而起,然後,向著姬家衝殺而去。

不死山離姬家的距離不算太遠,也不算太近。

但是,對於一尊至尊來說,就算橫跨星系都是一個念頭的事情,更別說,跨越這點距離了。

所以,不過剎那,不死山古帝就出現在了姬家的上空。

他的身軀才剛剛出現,無盡的至尊威壓已經橫掃而出。

整個姬家一片瑟瑟發抖。

「不死山的至尊殺出來了。」

「他想幹什麼???想和我們姬家決一死戰嗎???」

「我姬家新晉大帝絕對不可能放過他的。」

一道道怒吼的聲音從姬家的深處傳出。

他們都認為,姬玄不可能放棄姬家的。

所以,這位不死山古帝,純粹是過來自尋死路的。

「姬家新晉大帝竟然想要橫掃各大生命禁區,我不知道別人的想法,但是我本人,是絕對不能容忍的。」

「就算姬虛空當年在不死山都吃癟了,區區一個新晉的姬家大帝,也想挑戰七大生命禁區???他有這個實力嗎???」

不死山古帝的聲音滾滾而出,席捲整個北斗星域。

整個北斗星域,無數勢力如同驚弓之鳥一般,在各自的聖地家族中瑟瑟發抖。

太可怕了。

黑暗動亂才剛剛結束,另外一場恐怖的大戰又要爆發。

他們才從宇宙星空各顆古星之上搬遷回來。

他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爆發至尊戰啊。

而且,這次姬家的新晉大帝竟然想要橫掃七大生命禁區,也怪不得不死山的古帝會選擇先下手為強,殺到姬家外面來了。

這是在逼迫姬家的新晉大帝讓步啊。

一個禁區大帝不可怕。

但是,如果再來一個,再來兩個呢???

接連來上五個禁區至尊,哪怕新晉大帝,也絕對不可能是對手啊。

所有人都在心底嘆息。

他們認為,姬玄這個新晉大帝的口氣實在太大了。

你在星空中鎮壓帝尊和不死天皇的手下也就罷了,怎麼還說要鎮壓各大生命禁區呢???

生命禁區又豈是帝尊和不死天皇的手下可以媲美的???

這可都是曾經的大帝古皇天尊啊。

他們極盡升華之下,實力只比新晉大帝強,不比新晉大帝弱啊。

不死山古帝的聲音傳遍了整個北斗星域,乃至整個宇宙星空。

無數道意念向著北斗橫掃而來。

但是,此刻的七大生命禁區,都沒有別的反應。

大家都在等待姬玄的態度。

如果姬玄願意讓步的話,那他們自然不需要從禁區中衝殺出來了。

而如果姬玄不願意讓步的話,他們自然不可能隨意退縮。

因為退縮,就因為著他們要被清洗。

他們是不可能接受被清洗的宿命的。

「你好大的膽子。」

而就在不死山古帝出現的瞬間,一條金光大道從宇宙星空中蔓延而來。

下一刻,北斗星域上空,萬道轟鳴,混沌氣澎湃。

無盡的混沌神魔護送著一尊蓋世大帝出現在了姬家的上空。

是姬玄,他回來了!!!

7017k 璐璐緹斯說,很多居住於王國都城內的貴族,都不太愛說人話。

具體表現為大家都喜歡把自己的真實目的隱藏於一些零碎的話題當中,再通過對方的回答逐漸拼湊起自己所需的信息。

在這種環境之下,每個人的客套和禮貌都顯得十分虛偽。

老德雷克根本不想聊茶,他更在乎路禹這個人,或者他所訴說的那些故事。

知道了這些,路禹不打算就茶這個話題聊下去,儘管他可以列舉出大量名茶的名字,但是這些都無法取信於老德雷克,還可能會被他在細枝末節上不斷追問。

在他本有所懷疑的前提下,任何環節回答不上,他不會認為是你對這方面了解不夠,而是會產生騙子的故事編不下去的念頭。

「德雷克前輩應該不單單隻是找我喝喝茶,聊聊天這麼簡單。」

「省去那些繁瑣的試探,無聊的套路與算計,您有什麼話,直說吧。」

老德雷克倒也沒想到路禹會這麼直接,不過閱人無數的他倒也沒有太驚訝。

臉上掛著禮貌得體的微笑,老德雷克道出了今日到來的主題。

「驗明外來貴族身份,認可他們在亞斯王國有等同於本國貴族部分權利,需要貴族們臨時組建審議庭,並且由一位公爵出場見證,流程繁瑣,對您而言並不太友好。」

路禹說:「請講重點。」

「我能幫您省略這繁瑣的流程。」

路禹笑了,他拿起茶杯又抿了一口老德雷克帶來的茶水。

這茶現在算是喝出點滋味了。

「您既是審議庭?」

「不,我只是能以宮廷魔法師舉薦的方式為你進行擔保,前提是你是魔法師,或是有實力的,武技精妙的冒險者。」

「有我出面,審議庭只會是個形式,您的貴族身份也能更快地被亞斯王國領地內的眾人所認可。」

「聽上去很方便…」路禹放下茶杯,把椅子往老德雷克一側靠了靠,「那麼需要付出什麼呢?」

「這份謝禮,應該不便宜吧?」

老德雷克看了一眼身邊的安德魯,安德魯立刻意會,起身向客廳外走去。

西格莉德也在路禹的眼神示意下離場。

唯有靜靜潛伏的璐璐緹斯仍留在路禹不遠處,提防著老德雷克做出異常舉動。

等到房間內再無外人,老德雷克這才接著說道:「在對你的身份驗明之後,侯爵給安德魯展示的三張地圖,我希望能讓我看一眼。」

老德雷克接著說:「當然,我不會白白索取。」

話說到這裡,路禹回過味了。

老德雷克在聽聞安德魯的描述之後,對於路禹的侯爵身份以及旅行經歷已經相信了幾分。

同時,知曉路禹這個「貴族」的人遲早會多起來,屆時亞斯王國的組建的審議庭一定會來與路禹接觸。

憑藉路禹此前的言談舉止,外加他那些聞所未聞的經歷,審議庭的貴族們大概率會認可他的身份,最多也就是要求國王讓路禹以功勛換取完整的貴族特權。

老德雷克深夜前來,便是希望自己能以魔法師舉薦的形式繞過審議庭,向路禹拿到一些知識與經歷。

既然對自己的身份與經歷已經開始相信,那就輕鬆多了。

路禹問:「你想怎麼驗明我的身份?」

老德雷克笑著說:「與安德魯並無不同,問些問題,鑒於是以魔法師的身份舉薦,我還需要您稍微展示一下自己的魔法。」

路禹思索片刻,點點頭。

「涉及隱私的問題,我有權選擇不答。」

「可以,但是你必須速答。」

老德雷克沒有任何預兆地拋出了第一個問題。

「賽里斯國的有什麼著名的假日。」

「春節。」路禹沒想到這就開始了,下意識就說出了口。

「那麼你們會在春節這個節日里做什麼呢?」

「闔家團圓之際當然是好好地享受年夜飯,順帶著給屋子進行一次大掃除了。」

路禹本想說放煙花,但是近幾年他都沒什麼機會親自上手,也就沒有說出口。

「年夜飯…就是節日會吃的飯對吧,那你們吃什麼?」

「基本是你們沒聽說過的食物,我的家鄉比較常見的是梅菜扣肉,餃子,白切雞,還有一條魚,寓意年年有餘。」

老德雷克的問題越問越快,根本不留任何縫隙讓路禹停下來。

從賽里斯國的節日,再到賽里斯國的食物,一個問題接一個。

這種高強度的對話,即便是自己編造出一個國家,並且反覆背誦的騙子,也很難做到一聽問題就立刻回答。

既然生活在那片土地之上,又是一地領主,所有的一切本就該是刻在記憶深處,下意識便能答上來的。

老德雷克問問題的速度越來越慢,他發現自己真的跟不上路禹的解答速度。

他的問題只說了一半,路禹就直接搶答。

比方說,老德雷克想再問問看,賽里斯國有什麼好茶。

路禹直接丟出了,碧螺春,大紅袍,龍井等一大堆茶的名字,並且每吐露出一個,他臉上就洋溢著一種莫名的笑意。

老德雷克看懂了那個笑容。

是優越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