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她這般一講,我心口那塊大石頭終究放下。

便在此時候,丹丹的手掌機響了起來。

真真是合應當呀,敢惹上丹丹這般的女人,還不曉的給她整的有多慘。

「你明日不是過生日么,預備怎慶祝?」

我沉默了下,隨後搖了搖頭:「不清晰,瞧瞧華家有沒啥部署安排罷。」

丹丹嘆氣兒道:「感覺你如今一點自個兒的生活全都沒,全然圍著小孩轉。」

我一笑:「等小益長大點便好了。」

我打了車回華家,還未來的及進門,迎頭便碰著華天桀出來,不由的心虛地低下了頭。

華天桀自我身側經過,一把捉住我的胳臂,拽著我便往地下停車場那邊兒走。

「我不去,小益還在家中。」

「不是交給大太太了么,安心,沒事兒的。」

華天桀把我塞進車中,這回朱伯沒跟過來,他自個兒開車。

「那怎行?明日你過生日。」華天桀一邊兒開車,一邊兒要來捉我的手掌。

我緊忙縮了一下胳臂,把胳臂環繞在胸前,他的手掌撲了個空。

華天桀嘆了口氣兒,偏頭瞧著我。

我不自在地縷了下秀髮,慌張道:「你瞧路,不要瞧我。」

「幼幼,你究竟怎回事兒?」華天桀qiang行把我的左掌拽出來,用右掌扣在掌心目中。

我指腹蜷縮,欲要抽回手,卻是沒成功。

「最是近你全都避著我,究竟為啥?」華天桀左掌扶著方名盤,眉角蹙起,沉聲道,「你成天抱著小益去我大哥房間,算怎回事兒?我才是小孩的親生父親。」

我驟然給他噎了下,喉頭一梗,僵直道:「可你不要忘啦,起先把他要給華良的人,恰恰便是你。」

華天桀霎時啞口無言,面色黑下。

我抿著唇,瞧著窗子外不住倒退的公路,心中煩躁的要命。

華天桀無話可講啦,開著車一道把我帶到了賓館。

VIP包間,非常安謐。

我不由的尋思起上一回在VIP包間用餐的情景,那時真真是小少年不曉的愁滋味兒,分明懷著個大肚子,一頓飯卻是吃的全身燥熱。

華天桀點了單往後,把VIP包間的門一關,緩緩踱到我身側來,緊捱著我坐下,面上帶著ai昧的笑意。

我沉默地瞧著他,內心深處突然生出一類恍如隔世的感覺。

「幼幼。」華天桀壓低了下,一僅手放在我后腰上,指腹微微動了一下。

我緊忙起身,抬步便要出門。

服務員還未上菜,我無趣地等著。

華天桀不滿道:「你如今對我耍面色真真是愈來愈溜,我在家中連人權全都沒。」

我默默看著他瞧了一眼,不曉的應當講些徐啥。

這仨月來,華天桀一直在外邊忙,反而是我跟華良接觸的比起較多。

此刻仔細瞧他,發覺面上的曲線比起以往愈加鋒銳,整個人瞧起來愈發成熟。倘如果不張口講話,好像臉前坐著的便是一個精明的成功人士。

然卻我卻是清晰,他一張口,便會暴露出毛毛躁躁的性情,以及讓人厭惡的大男人主義。

服務員非常快上了菜,我卻是一點食慾全都沒,隨隨便便吃了兩口,僅想儘快快回華家去。

我心中亂非常,必要即刻見著華溢,瞧著他才可以要我略微冷靜一點。

華天桀用餐的速度亦非常快,而且頻頻端詳我。

我不曉的他又在打啥鬼主意兒,不由的睨了他一眼。

「吃好啦?」他狹著眼問。

我點了些徐頭,隨意用毛巾擦了擦嘴兒。

華天桀緊忙起身,急切道:「跟我來。」

「幹啥?」

他不回復我,僅是拉著我的手掌進了電梯間。

電梯間一道上行,華天桀帶著我走至了賓館的客房區,我滿腹困惑。

他推著我走至一扇門邊,突然抬掌蒙住了我的眼。

我心中有點惶亂,耳際聽著他唰卡開門的聲響,隨後他兩手搭在我肩腦袋上,推著我戰戰巍巍地沖前步去。

一道拐來拐去,終究,華天桀放開了手掌,一片暈黯的燈光打在我臉前。

他胳臂環在我腰上,把我向前推了推,垂頭在我脖頸處印下一個吻,輕聲道:「愛么?」

我瞧著滿室鮮艷的玫瑰花兒,瞧著牆上掛滿的氣兒球,突然一句全都講不出來,身子忽的戰了下。

華天桀的面頰貼著我的側臉,輕柔地磨嘰了下,語氣兒中含著笑容,輕聲講:「生日快樂。」

我正發楞,便感覺他的手掌不住下挪,捉住了我的手掌,指腹攫著我的無名指細細摩挲起來。

我心中驟然湧起一陣惶亂,有股qiang烈的預感,華天桀到底要幹啥。

幾近未及多想,我緊忙轉頭,一腦袋撞在他心口,惶亂道:「我不安心小益,我們先回去罷。」

「再等一下。」

華天桀呼息間的熱氣兒噴在我面上,緊接著傳出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響。

隨後,一個冰寒的玩兒意兒套在了我的右掌無名指上。

我惶忙垂頭去瞧,腦門上傳出一陣溫熱的觸感,僅聽他用沙啞的聲響講:「幼幼,嫁給我罷。」

既不覺的驚喜,亦沒啥可難過的。

我一掌推著他,轉頭進了衛生間,找尋到沐浴液在掌上擦了下,徑直把戒指取下。

華天桀跟隨在我背後走來,聲響冷的像塊冰渣般的,質問:「幼幼,你啥意思?」

我偷摸摸抹了下眼,轉頭把戒指塞到他手掌中,輕聲道:「戒指還給你,我先回去了。」

梟爺霸寵:重生系統女神 「幼幼。」

我抬步便走,華天桀一把捉住我的手掌腕兒,活生生把我拉了回來。

他眉角擰成一團,眼中帶著無法置信的光芒,嘶聲道:「我問你,你究竟啥意思?」

我心中惶的似是一團粥,使勁把手腕兒向回抽,他卻是死活不肯放手。

時間久啦,我整僅手腕兒全都是麻的,忍無可忍道:「我不欲要你的戒指,便是這意思。」

他顯而易見楞了下,面上閃動過一縷茫然無措。

我惶忙在他心口推了一把,心急忙惶地出了門,攔了一輛計程車便向回攆。

沒過幾分鐘,華天桀的電話便打來,我佯裝沒聽著,徑直把手機調成靜音。

回至華家時,小益恰在華良房間中,我開門進去,華良徑直狹起了眼。

他把手掌中的書合上,放在棉被上,輕聲問:「哭過?」

我乾巴巴地笑了下,沒回復他,走至嬰兒床邊,把華溢抱了起來。

我嚇一大跳,緊忙抱著華溢去走廊瞧了一眼。

僅見華天桀站立在樓下,邊上是倒掉的花兒瓶兒,中邊的水灑了滿地,傭人手忙腳亂地出來收拾。

好似是查覺到我的視線,他驟然抬眼,沖我的方名瞧了一眼,面上帶著盛怒的陰霾。

華溢瞧著他爸爸啦,興奮地兩僅小嫩手兒亂揮,嘴兒中發出「呀呀」的喊音,口水又流個不住。

我惶忙朝倒退了幾步,脊背徑直倚靠在牆上,心臟怦怦直跳。

十幾秒后,便見華天桀的身形出了正門,氣兒急敗壞地離開了。

內心深處彷彿空了一大塊,湧起一陣密密匝匝的痛。

華溢失望地嗷嗚了下,眼狠緊看著門邊的名置。

我點了些徐頭。

他又道:「你今日見他啦?」

我剎那間明白他的意思,再一回點了些徐頭,輕聲道:「安心,往後不會了。」

華良把手掌中的書放到床頭柜上,正色道:「明日周一,我們去領證。」

我點了些徐頭,把華溢抱緊了點。

他還啥全都不明白,僅曉的把指頭塞進口中,嘴兒饞地不住流口水。

我把他的指頭拽出來,放在衣裳上擦了擦。

「僅是啥可以作,啥不可以作,期望你心中清晰。」

「你安心。」我咬碎銀牙道,「我明白。」

華良微微點了些徐頭,喃喃道:「我不期望,你變為下一個申優優。」

既然由於華溢作了妥協,我非常清晰自個兒在幹些徐啥。倘若欲要後悔,早便後悔了。

一整夜全都沒瞧著華天桀回來,隔天亦沒見著他的影子。

大太太陰陽怪氣兒道:「他且是曉的上進,你巴不的他上進的把小量的玩兒意兒全都奪走。」

「你——」華天桀他爸蹙了蹙眉,不悅道,「這講的喊啥話?這般多年,我啥時候虧待過小量?」

大唐第一敗家子 突然,她抿嘴兒笑了下,眼瞧在我身子上,的意道:「得虧我兒子瞧上的玩兒意兒,便肯定可以自旁人手中奪過來。」

我心間一戰,明白她在黯示啥。

華天桀他爸蹙眉看了我一眼,顯然還不曉的情。

自民政局出來,我包中多了個紅色的本本,似是在心口壓了一塊大石頭,沉的我喘僅是來氣兒。

可是僅須尋思到華溢往後可以名正言順地跟隨在我身側,我可以夠一直陪著著他緩緩長大,心中便講不出來的開心。

總裁的宅妻 華良身子不好,周邊時常圍著一圈兒的大夫護士,常日亦有護工照料他。

一是為不打攪他的清凈,二來亦是怕他的病氣兒過給華溢,大太太在他房間的隔壁給我部署安排了一間卧房,往後我跟小益便住這一間。

我略微鬆了口氣兒,至少沒像之前那樣慌張。

穿越之棄婦逍遙 傭人把卧房布置好,大太太把人攆出去,閉上了房門。

我緊忙挺直了脊背,戒備地瞧著她。

她雙掌環抱在胸前,寒聲道:「自如今起,你是小量的老婆,是我的兒媳婦。既然小量瞧上你,我這當媽的自然卻然不會攔著他。僅是你給我記清晰啦,你以往那些徐事兒我可以不追究,可倘若給我發覺,你還跟那小雜類勾了下搭搭,不要怨我對你不客氣兒。」

我驟然怔楞了下,僅覺的「小雜類」仨字相當的扎耳。

「媽,」我僵直地叫了下,諷笑道,「華天桀倘若小雜類,那華溢又是啥?」

「你!」大太太瞠圓了眼,忿怒道,「小益是我的孫子,是小量的兒子,這一點你給我記清晰了。下不重倘若再要我聽著你講錯話……」

「大太太。」我才剛領完證,她便這般咄咄逼人,簡直可笑。

我不客氣兒地講道:「倘若你覺的我領了證,便可以給你乎來喝去,必要把你當成婆婆似的孝敬,那你便錯啦。」

她兀然張大眼,驚異地瞧著我。

我向倒退了一步,倚靠在牆上,冷森森道:「我嫁給華良,是我跟華良的事兒。倘若他有啥要求,可以徑直跟我提。可你倘若想在我跟前擺婆婆的譜,恐怕打錯算盤了。」

晚間用餐時,大太太舀了一勺米粥,徑直便喊了起來:「來,小滿,奶喂你吃粥。」

華天桀他爸眉角一蹙,怪異道:「不是喊小益么,啥時候又喊小滿啦?」

大太太道:「今日小量方才給小孩取的小名,小滿、小滿,不是非常好么?」

「小量取的?」他爸眉角一擰,神情古中古怪的,目光自我身子上瞟了下,問,「這……小量怎可以給小孩取名兒?這不是瞎胡鬧么?」

「怎不可以啦?」大太太眉毛蹙起,瞠著他講,「你可別忘啦,小孩是小量的。起先這般決定時,他還未徑直給小孩換個名兒呢。」

他氣兒僅是,眼突然轉到我身子上,問,「小益他媽,你怎講?」

沒料到戰火居然會燒到自個兒身子上,不由的心煩。

方要講話,大太太奪先一步回復道:「她如今是我兒媳婦,小量講啥便是啥,有啥可不同意的?」

華天桀他爸驟然一驚,手掌中的筷子掉在地板上。

他驟然一拍桌兒子,怒道:「你胡謅八道啥?」

大太太嗤笑一下:「今日上午才領的證,怎,要不要取出來給你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