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海話還沒說完電話就掛斷了。

電話關機,周孜月眯了兩個小時就起來去找老窪。

老窪昨晚了她交代的事天也快亮了,就趴在桌上睡了一會,醒來時就看見一張嚴肅的小臉對著電腦敲敲打打。

「老大,你幹嘛呢?」

看著電腦里的信息資料,老窪揉了揉眼睛,嚇的結巴了,「喂,喂,老大,這這……」

「安靜點。」

小手敲打著電腦鍵盤,所有關於M國軍務防護方面的資料全都被散發了出去,就好像一個不值錢的流水賬,傾流而出,只是不知道M國的那些人知道這件事之後會是什麼反應。

軍隊,布防,人員,隊伍數量,所有的一切都變的透明且人盡皆知,這對M國來是是個不可彌補的危機,只要有了這些,隨便那個國家都能輕而易舉的將他們擊敗拿下。

「老大,你來真的?你該不會是想毀了M國吧?」

周孜月收回手,看著自己的戰績,撩起嘴角笑了,「置之死地而後生,不毀,又怎麼會有新的局面。」

「啥意思啊?」

周孜月看了他一眼,「今天放你假,在家睡覺吧。」

*

誰能想到最近鬧得天翻地覆的那些人就住在王宮附近?

遠離的周家現在成了周孜月落腳的地方,王宮那邊不管有什麼動靜她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準備出門,何蘭琪突然拉住她說:「外面來了個人,娟子正在打發她呢。」

什麼人會來這,周孜月想不到。

「誰啊?」

「不知道,一個女孩,說這裡以前是她家,說什麼都要進來看看。」

「她家?」周孜月走到窗邊,撩開窗帘看了一眼。

周瑤?

周瑤一直都不知道這裡住了人,今天只是無意間經過卻看到有人在這進出。

她要進來,說這裡有她的東西,趕都趕不走。過了一會,何蘭琪從屋裡出來說:「這裡已經被我們買下來了,沒有什麼是屬於你的,你要是再不走我就報警了。」

「這裡明明是我家,你們不過是趁人之危而已,小人!」

「你罵誰呢?」娟子惱了,張瑤立馬慫了。

何蘭琪拉住娟子,看著張瑤說:「你快走吧,別在這鬧事。」

趕走了周瑤,周孜月帶上帽子只帶秦英雄一個人出門了。

兩人沒開車,走去了王宮門口,一個男人帶著一個小孩,並沒有引起重視,然而下一秒,這一大一小同時出手打倒了門衛。

周瑤被趕走不甘心,並沒有離開,看到從裡面出來了人,她一路跟著,看到王宮守衛被打暈了,那兩個人走了進去,愕然之中她撥通了報警電話。

*

周孜月和秦英雄帶著口罩和帽子,根本看不出是什麼人,所經之處但凡遇到人都沒有手下留情。

鷹眼中的銀針被她抹了毒,見血封喉,都用不著秦英雄出手。

秦英雄看了一眼她手裡的小玩應兒,「這什麼東西?」

「鷹眼。」

「下次給我也弄一個。」

秦英雄和可不光是徒手英雄,私底下他不拿武器是因為相信自己,但是出門在外,而且還是專門來殺人的,他當然要做完全的準備。

槍是之前在重兵團拿來的,裡面的沒一顆子彈都不花錢。

他是個勤儉持家的好手,不然周孜月也不會把一個島都放心交給他。

億萬繼承者:祕寵寶貝婚後愛 一路殺到王宮正殿,南宮暉還在萎靡不振,看到走進來的兩人,南宮暉一怔,「你,你們是誰,你們怎麼進來的?」

「走進來的。」

陳球站在一邊,不剛相信他們就這麼進來了,這外面他可是安排了好多人的,可是他不知道,那些人當中有一部分早就被換掉了。

金絲不仔細看真的看不出來,看到小孩甩手,南宮暉下意識的抬起胳膊去擋,金絲繞過他的手腕,沒等用力就已經撤出了一道血印子。

秦英雄手中的槍口對準了陳球,陳球一動都不敢動,周孜月慢慢拉近手裡的金絲,南宮暉手腕上纏著的金絲已經嵌進了肉里,扣都扣不出來。

「你,你是誰?」南宮暉看著小個子的人。

帽檐擋住了她的眼睛,黑色的口罩遮住了她整張臉。

聽到他問,周孜月抬了抬頭,露出一雙眼睛看著他,「來殺你的人。」

是女孩,南宮暉確定是個女孩。

周孜月一手拉著金絲,另一隻手摸出腰間的匕首,嗖的抽出,一甩,直接朝著南宮暉飛了過去。

突然,一聲槍響,打中了匕首,匕首偏離,掉落在地上,周孜月驀地收回塢盤絲,回頭,金絲一甩,在南宮烈的臉上劃出了極細的一條印子,慢慢的,印子溢出血,他摸了摸看了一眼。

「來了,就別想走。」

周孜月笑了笑,「來了,就準備好了。」

總裁真霸道 轟隆一聲,門外一震,連帶著地面都跟著顫了顫,隨後周孜月從口袋裡掏出一個不大的東西,直接朝著南宮暉丟了過去。

南宮烈以為是炸彈,喊著讓他趴下,自己也捂著頭低下了身子。

秦英雄夾著周孜月就跑,被小孩丟出來的東西卻半天沒有動靜,陳球站起來,小心翼翼的走過去看了一眼,就見上面的數字,3,2,1……

「小心!」

炸彈嘶嘶的響了一會,叮咚,噗了一聲,炸開了一躲紫色的小花。

南宮暉都嚇傻了,跌坐在地上看著那團紫色的玩具花。

南宮烈知道自己被耍了,追出去的時候哪裡還有人影? 「上車!」

周孜月和大秦跑出來,一輛車已經停在門口。

可是他們沒有叫人來接他們,秦英雄拉住周孜月有些提防。

周孜月看了看開車的人,一把拉開車門,「自己人。」

坐進車裡,周孜月摘掉口罩和帽子,小六看了她一眼,笑了笑,「還真是你啊,小妹妹,挺厲害啊。」

小妹妹?

周孜月皺眉看了他一眼,「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車開的方向不是回周家宅子,周孜月又問:「帶我去哪?」

「當然是去個安全的地方了,你暴露了,有人報警說周家有壞人,要不是狼海聰明提前截獲了報警電話,這會兒你的人都要出事了。」

聞言,周孜月一怔,「怎麼可能?」

小六子開車極穩,「怎麼不可能?那邊人已經撤了,現在狼海在那邊應付呢,你放心好了,他有辦法的。」

「誰報的警?」

小六搖頭,「不知道,好像是個女的。」

周孜月蹙眉想了想,大概猜到是誰了,低聲咒罵了一句。

她罵了什麼小六子沒聽清,但是這語氣卻讓他覺得有點熟悉,他再次看了一眼坐在身邊的女孩,「你到底是哪冒出來的呀,下手這麼狠。」

「停車。」

小六子一愣,「啥?不行,老大說了一定要把你帶回去。」

「我讓你停車!」

唦——

一腳剎車踩到底,小六子苦著臉看她,「你別害我。」

周孜月沒理他,回頭看了一眼秦英雄,「你來開車,去重兵團。」

*

警察來到周家的時候這裡只剩下一個狼海,這棟房子是在狼海名下的,他是通過非常正常的手段買下這棟房子,警察來查也查不出什麼。

周瑤始終躲在一旁,就盼著這裡出點什麼事之後好把這棟房子還給她。

「警察同志,有什麼問題嗎,這裡就只有我一個人,我也沒出過門,你們剛才說我幹什麼了?」

報警的人說這裡住這好多人,有一個男人和一個小孩會殺人,可是警察來了之後並沒有發現這裡有其他人。

看著警察什麼都問不出,周瑤急忙跑過來說:「他說謊,這裡明明住著好幾個人,有兩個女人,還有一個小孩。」

狼海看了一眼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人,指著她說:「怎麼又是你啊,剛才你就來搗亂,說什麼這是你家非得進來,我不讓你進你就開始造謠是不是,報警電話是你打的?」

狼海看向警察,「警察同志,最近這周圍已經很不安全了,我作為一個良好市民不應該受到這樣的待遇吧,我好好的在家睡覺,她就來找茬,房子是我花錢買下來的,她憑什麼說進就進,好傢夥,不讓她進她就報假警,還說我殺人,她瘋了吧!」

警察看向周瑤,「是你打的報警電話?」

「是我打的,剛才在這的明明是連個女人,不是他。」

狼海冷笑,「天地良心,我一個未婚的大男人,怎麼可能在家藏女人,而且還是倆?」

這裡到底有沒有女人警察已經查的很清楚了,警察問周瑤,「你有沒說過要進去?」

「有。」

「你為什麼要進去?」

「因為這是我家。」

狼海很真誠的說:「警察同志,你要不要看看房產證?」

「不用了。」警察再次看向周瑤,「小妹妹,報假警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你說這是家,可是房子明明是別人買下來的,你跟我們走一趟吧,給你家裡人打個電話,讓他們來接你。」

「憑什麼,這就是我家,就是我家!」

周瑤掙扎著不肯跟警察走,狼海幸災樂禍的說:「你孩子腦子可能有點啥問題,警察同志,你們還是快把她帶走吧,聯繫上她的家人之後記得警告他們一聲,以後別來找我麻煩,我辛辛苦苦賺錢買個房子容易嗎,還得被這樣騷擾。」

看著警察帶著周瑤走了,狼海無語的嘆了口氣。

虧的他演技好,不然今天這事兒怕是過不去了,他拿出手機,想著好好坑那丫頭一比,不然這個忙他白幫了。

「喂,說說,你打算怎麼謝謝我?」

有什麼好謝的,周孜月可沒打算謝他。

聽他說事情搞定了,周孜月廢話沒多說,直接掛斷了電話。

過了一會,小六子的手機又響了,他接起,悄咪咪的說:「浪海哥,他們現在要去重兵團,我攔不住。」

狼海鬼叫道:「她是不是瘋了,剛鬧了一場還不夠,怎麼還可今天禍禍呢!」

狼海讓小六子開了免提,嘮叨了一頓,周孜月說:「你能不能閉上嘴,吵死了,你要來就來,不來拉倒。」

說完,周孜月一把搶過小六子的手指,朝著車外摔了出去。

小六子一愣,「那是我的電話!」

事情馬上就要收尾了,當然不能留下後患。

重兵團那些人,沒有做過事的尚有高過自信的餘地,至於那些做過事,還做的很成功的人,全都死不足惜。

親眼看著這些人被處理掉,周孜月這次報仇的行動也算是告一段落。

緊繃了半個多月的情緒突然放鬆,彷彿沒了什麼支撐,頭有點暈,眼前的一切逐漸模糊。

「喂,你怎麼了?」

聽著秦英雄的叫聲,周孜月回應都來不及,身子一軟,朝著地面癱了下去……

*

周孜月在外面蹦躂招搖的時候南宮烈抓不到人,現在一切結束了,他更找不到人。

周孜月已經睡了兩天了,原以為她是暈過去了,帶去醫院,醫生還以為他們是在開玩笑,居然抱著一個睡著的小孩來看病。

被醫生鄙視了一番,秦英雄又抱著周孜月走了。

該做的事都已經做完了,秦英雄把周孜月交給狼海之後就帶著他的人走了。

秦英雄雖然不是一個心細的人,但也知道,如果他跟安莽碰了面,那麼他就沒辦法解釋為什麼會聽一個孩子的指揮,這樣難解釋的事還是等她醒了之後讓她自己說吧,他就不跟著摻和了。

「老大,你覺不覺得這次這些事做事的手法跟紅狐很像?雷厲風行,才過了半個月,這上上下下都翻了天了。」

紅狐做事從來都想打雷一樣,又快又響,從來都不喜歡悄咪咪的,每次做事恨不得全天底下的人都知道她有出手了。

「老大,你聽見我說話了嗎,這次事兒鬧這麼大,一時半會的咱們都沒辦法活動了,往後可有的呆了。」

安莽嘆了口氣,「那就讓兄弟們老實待著,誰都不許弄出動靜。」

「知道,已經交代下去了,現在外面亂糟糟的,警察那邊也沒工夫搭理咱們,而且這次這麼一鬧騰,我覺得M國要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