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琛氣得肝顫,抖著手在嬈嬈邪魅的小眼神下按下了開門鍵……

幾分鐘后。

門響起了有節奏的敲門聲。

秦琛迫於嬈嬈的威壓,不情願的站在門口給人開了門。

一臉興奮的川島木子洋溢著青春的笑容出現在了嬈嬈的視線,她穿著一條牛仔的背帶褲,齊劉海,腳上是一雙白色的帆布鞋,還背著一個書包,看上去和中學生並沒有太大區別。

迎著秦琛黑的臉。

她小心翼翼的又沖秦琛鞠了一躬。

「抱歉,打擾了。」

「有事就說,沒事就帶著你的簪子走!」秦琛沒好氣的說道,雖然說和眼前這個女人走得近,也許可以幫嬈嬈換來些情報,但是秦琛自覺的他還沒有到了需要出賣色相的地步。

而且他這鐵蛋身份遲早也是要掉馬甲的,到時候誰知道腦洞大的嬈嬈會不會又腦補出什麼奇怪的東西。

想到這,秦琛就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飛一般的將簪子就塞進了川島木子的手裡。

「我……」

「蛋桑……你不要我了嗎?」木子眼睛里瞬間便畜滿了淚水,卻也遲遲沒有掉下來。

「我什麼時候要過你!」秦琛簡直要抓狂!

「可……可我們昨天晚上……」

木子紅著臉,想到了自己被看光的事情……

雖然很羞恥,但是她並不反感……

而且,秦琛和之前她遇到的那些男人都不一樣呢,那些男人不僅打不過她,還總是帶著很強的目的性接近她。

只有眼前這個看似其貌不揚,卻英勇神武的男人對自己的目光是沒有任何雜質摻雜在其中的。

她真的不想錯過呢……

「昨天晚上那是個誤會! 重生之莫桑 我都已經給你解釋了!」

「如果不是因為在洛城不能殺人,你以為你還能走出這個地方?」

「我不管你們家族有什麼奇怪的規矩,但是我告訴你,這裡是洛華國!所有的規矩都要讓道,你的歉意我接受了,拿著你的簪子走吧。」

秦琛腦門突突直跳,木子的眼淚讓他很是煩悶。

川島木子怔怔的看著他,又看看被他隨手丟回來的家族信物,那是她們家族最具象徵的定情信物了。

她是那麼滿心歡喜的送了出去,可……

她咬著嘴唇,眼淚不爭氣的吧嗒吧嗒落下。

嬈嬈依舊坐在沙發上,啃著爆米花,不經意的豎起耳朵偷聽者他們的講話。

撒旦總裁,別愛我 「可我……喜歡你啊……」川島木子小聲的嘀咕。

「我不喜歡你,也永遠不會喜歡!」秦琛冷漠的說道。

「為什麼?」川島木子抬起頭,巴掌臉被淚水淹沒。

「因為我有喜歡的人了……我會愛她生生世世……」看到嬈嬈,秦琛想也不想就說道。

可惜自己現在頂著這麼一個身份,不然一定跑到自家媳婦那裡求抱抱去!

「是她嗎?」

川島木子沒有錯過他的眼神,指著嬈嬈說道。

秦琛一怔,隨即展顏。

「對……你覺得你比她好看,還是比她學歷高?」

「不過就是家世好一點,不過我鐵蛋需要靠一個女人活嗎?行了……我說的話現在依舊有效,只要你不過來打擾我,你想去偷看誰我都懶得管你。」

秦琛說完,直接打開了房門,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川島木子怔怔的站在原地,看了一眼嬈嬈的容貌,眼底閃過一抹複雜……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那個女人真的比自己美太多了。

她默默的將玉簪收到了懷裡,又沖秦琛鞠了一躬。

這才捂著臉直接跑了。

「R國人怎麼都這麼喜歡鞠躬?就不怕閃著腰么?」

「還有這禮物,我還是扔下去吧,萬一有毒呢?」

秦琛看著地上的點心,一邊吐槽一邊往外走。

嬈嬈看著他的背影,默默的陷入了石化之中。

直到秦琛倒了垃圾回來,她還保持著石化的造型。

夢境人生 秦琛奇怪的看了一眼門外,小心翼翼的將門關上,這才走到沙發前,伸出手指在嬈嬈面前比劃了幾下。

「姑娘,你神遊呢?」

「蛋蛋……你剛說的話……不是真的吧?」嬈嬈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在心裡已經有了主意。

如果鐵蛋真的喜歡自己。

她就得想辦法把人給調走了,不然秦琛回來了,可是不會管自己的情敵是美是丑的!

「什麼話?」

媳婦清甜的體香撲面而來,讓秦琛一怔恍惚。

「就是你剛才說的話啊……你不會真的喜歡我吧?」

「如果我說是呢……」

「那我肯定是要拒絕你的,畢竟我是有家室的人啊……」嬈嬈仔細的觀察著秦琛的情緒,只要他有稍微一丟丟情緒的變化,她就能感受的到。

可奇怪的是……

她一向那靈敏的六感,卻在新助理鐵蛋面前碰了壁!

這也太奇怪了!

嬈嬈很懵,她記得頭這種敏感只有幾個人能免疫啊,龍衍(和基因有關),玉翡玉祁(直系親屬),秦琛……大概是因為愛情?

可鐵蛋……

嬈嬈莫名有些慌了。

「假的……」感受到嬈嬈的情緒,秦琛淡定道。

「啊……」

「我不喜歡你……」秦琛翻了個白眼……

嬈嬈:

「但是……」

嬈嬈:x10da(′x25c9x2765x25c9`x10da)

「我也沒有喜歡的人……剛才是騙她的而已……」

嬈嬈:

不等嬈嬈再問其他,秦琛已經站起來去了廚房,只留給了嬈嬈一個瀟洒的背影。

嬈嬈默默的揉了揉忽然有些發酸的鼻子。

走到了陽台。

朝外一看,那個被秦鐵蛋拒絕的妹子還沒有走,蹲在樓下的垃圾桶前哭的像是個傻子。

都是可憐人啊……

嬈嬈由衷感慨道……

宴會廳。

龍衍「奉旨」泡妞。

他原本只是想過去搭個訕,先弄個名片就閃人的,畢竟自己今天是有女伴的,而且他這會已經生出了一些後悔,自己剛才好像說錯話了。

然而好不容易拜託了川島果子的糾纏,一回頭,他發現玉思諾現在嗨皮的很!

和一群男人在一起也就算了。

還他喵的喝了好多酒!

白皙的臉上的閃著紅暈,晶亮的眼眸里透著璀璨的光……

龍衍的火一下子就上來了!

媽個雞!

沒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女人!

昨天才和小爺睡過的!

龍衍怒火中燒,幾步走到了她面前,一把將人拽進了自己懷裡。

雅緻的修仙生活 「玉思諾,你是不是瘋了?」 玉思諾醉了。

往常那雙靈動的眼睛此時也迷離飄渺,似一潭深不可見的泉水,讓人捉摸不透。

依舊是那張平淡無奇的五官,白皙的臉頰微微染上紅暈,她一隻手端著紅酒杯,邪魅的望著龍衍。

「是瘋了……才會愛上你……」

「你……說什麼?」龍衍怔怔的看著她,半晌才從嗓子眼裡擠出聲音。

他沙啞的嗓音低沉婉轉……透著濃濃的驚愕。

玉思諾朱唇微張,素手輕抬,端起酒杯往唇邊送。

「不要再喝了……我們該回家了……」

龍衍劍眉擰成了一團,直接將玉思諾手中的杯子奪了過來。

「那你喝……」玉思諾嬌嗔道,原本整整齊齊的髮絲也零零散散的飄落,褪去了原先一塵不染的氣質,反倒加上了些讓人慾罷不能的感覺,更想靠近她。

龍衍眯著眼睛打算拒絕,可眼尖的他發現玉思諾身邊的男人那個叫湯姆的混血手掌已經不老實的貼上她的腰肢。

龍先生的臉徹底陰了。

他冰冷的目光有如實質,掃向玉思諾身邊糾纏的男人,借著大家獃滯的瞬間,他一把將玉思諾拉進了懷裡,仰起頭將那杯酒直接喝了下去……

純質的酒香在口中散開,然而龍衍並沒有感覺到一絲喜悅。

這酒根本就不是普通的慶祝香檳,而是高度數的威士忌!

本身就已經高達42度了,玉思諾竟然還在裡面摻了其他的東西!

這個女人!

是不要命了嗎?

她自己身體都弱成那樣了……

龍衍又急又氣,可玉思諾在他懷裡並不安分。

看他把酒喝了,還咯咯的笑了起來。

龍衍又急又氣,他剛才不經意發現了暗處有狙擊手,雖然不知道那狙擊手是針對誰的,可怎麼看,這裡都不適合久留。

「你拉我去哪……我還沒和小湯湯喝夠呢!」

玉思諾喃呢道……

龍衍眉心皺成了一座山丘,忍不住抬手在女人的翹臀上用力一拍。

「喝你妹!以後在外面不許喝酒!」說好的大家風範呢?說好的是玉家出來的大小姐呢!怎麼能把自己醉成這個樣子!

「啊……你居然打我!!!」玉思諾猛然被拍,直接就懵了……趁著酒意,揚手就朝著龍衍臉上甩了過去。

「啪……」

一聲脆響,場面一片寂靜。

無數道八卦的目光匯聚了過來,如果說龍衍剛剛臉色只是有點黑,那麼現在已經到了黑里反光了!

他什麼時候被人打過?

還是當著這麼多人面被打。

森森寒氣往外冒著,他恨不得直接把懷裡的女人丟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