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嘉在旁邊用手指頭戳著他胳膊,「你少騙人!那天我都聽到你打電話問顧邵霆了,快說!」

紀景言夾在兩個女人中間,哭笑不得的說:「你們讓我說什麼啊?我是什麼都不知道!行了行了,我先溜了吧,不然等下命都得沒。」說著快速起身,逃也似的上了樓。

莫雨晴坐在沙發上,低著頭,懨懨的不說話。寧嘉坐過去,拉過她的手安慰她說:「別喪氣了,咱在想別的辦法。剛才顧二少不說會幫你的嗎?」

莫雨晴嘆了一口氣說:「也不知道二哥要怎麼做。可能就是安慰我的一句話呢?」

「行了,你今天這都累一天了,快點先去睡覺去吧。」寧嘉說。

莫雨晴搖搖頭,「我不累,睡不著。」她看寧嘉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說:「你先睡去吧,別陪著我了,肚子里寶寶需要休息。」

寧嘉也確實是困了,沒再堅持,站起來對她說:「那我先上樓了,你也早點睡。房間我已經叫傭人收拾好了,在我隔壁。」

「好,知道了。」莫雨晴淡淡的應道。

獨自在沙發上抱膝坐著。夜已經很深了,傭人給她留了一盞壁燈后,也都去休息了。她不住的嘆氣,胸口發悶的難受。

突然,聽到樓梯有聲音,莫雨晴看過去,就見紀靜香拿著一瓶紅酒下來。

「自己坐在這胡思亂想什麼呢?」紀靜香手裡的酒杯放到茶几上,又打開紅酒,倒進了杯里。

「謝謝大姐。」莫雨晴接過她手裡的紅酒,輕輕一碰,一仰頭全都喝了進去。

紀靜香又給她倒上了,說:「妹妹,紅酒不是這麼喝的,慢點。」

莫雨晴深吸一口氣,「大姐,我現在這是借酒澆愁愁更愁啊。」

「不就是一個顧邵霆,看把你出息的!」紀靜香揶揄她說,「他要真和簡依然結了婚,你還不活了啊?」

「死是不會死的,我心會疼的不知所措。」莫雨晴說著,頭埋在了雙腿間。

紀靜香搖晃了兩下酒杯,感嘆道:「年輕就是好啊……」

莫雨晴把頭抬起來,喝了酒,痴痴地問:「大姐,你知道邵霆是在誰家拍婚紗照嗎?」

紀靜香搖頭說:「我怎麼知道?景言是不會和我說這些的。」

莫雨晴失望的往後一靠,喃喃道:「難道明天真要一家一家的去找嗎?估計等我找到了,人家結婚登記都辦完了。」

「邵霆哪裡好?讓你們一個一個的都跟著了迷似得愛他。」紀靜香嘲諷的說:「聽景言說,竟然還有一個從海城跟過來的小姑娘,家裡勢力不小還。」

莫雨晴一聽,不高興的說:「和他在一起的時候我就說他凈招爛桃花。蘇韻現在不在了,反倒又蹦出來一個兩個,討厭死他這個了。」

紀靜香呵呵笑了兩聲,「這說明你的男人也是優秀的啊。」

「現在哪裡還是我的男人啊,分明就是別人的新郎了!」莫雨晴自嘲的說。

紀靜香看著她,好笑的說:「不對啊,怎麼你和寧嘉口中說的莫雨晴不一樣呢?她對我津津樂道談論你的時候,可沒說你這麼脆弱啊。」

「她都說我什麼了?」莫雨晴好奇的問。

紀靜香說:「嘉嘉和我說你們親如姐妹的友情,說你們一路的相互扶持,說你的堅韌不拔,說你的樂觀開朗。她說,沒有什麼是能打敗你的。她說,你就是她的精神支柱,沒有你,她都不知道以後該怎麼去生活。」

莫雨晴聽了,心裡像是被誰給揉了一把,眼眶潮濕,故作調侃的說:「她什麼時候學會說這些煽情的話了?肯定是跟紀景言在一起有樣學樣了。」

紀靜香笑了笑,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張紙來,放到茶几上,說:「我還想看看她口中的小雨晴鬥志昂揚的樣子呢。」

莫雨晴瞟到紙上的字,隨即眼睛亮起來,立即拿過紙來看,上面是一家婚紗店的名字,以及顧邵霆和簡依然拍攝照片的時間地點。

「大姐……」莫雨晴感激的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

紀靜香喝了一口酒,不在乎的說:」舉手之勞而已,不用謝我。我就是看你可憐,才會想要幫你的。」

「大姐你真好!」莫雨晴起身過去,緊緊的抱住了她,「謝謝你大姐,我會記住你這個人情的!」

「好了好了,快上樓洗個澡睡覺吧,別明天沒了精神,搞砸了。」紀靜香拍了怕她的背說。

「是!收到!」莫雨晴起身,拿著紙蹦跳著上了樓。

紀靜香看著莫雨晴瞬間又充滿活力的身影,不由的笑了笑,眼前好似出現了另一個身影,也這般年輕,這般無畏,這般為愛痴狂。

夏芷兮的家裡。

「什麼?還沒查到?一群飯桶,繼續給我去查!」夏語兮氣的大罵:「查不到明天在哪裡拍外景,你們都給我滾蛋!」

夏芷兮坐在一邊,沒好氣的看著她說:「你是不是有毛病?人家結婚拍婚紗照,你跟著搗什麼亂?你以為搞破壞了,顧邵霆就會和你好嗎?」

「該死!」夏語兮低頭看著手機,問夏芷兮:「顧邵霆在蓉城這麼厲害嗎?我居然查不到他的所有信息!」

夏芷兮白了她一眼,抓了一把瓜子,說:「人家在蓉城不說一手遮天吧,那也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你真以為這是在海城呢?任你胡作非為?我跟你說,明天你就快點回海城去,爺爺都想你了!」 夏語兮說:「我不要回去,要回去也是帶顧邵霆一起回去!」

夏芷兮嗤笑:「你在說什麼夢話?」

「行了,你快睡去吧,別看著我了。」夏語兮趕她,譏諷的說:「你趕快換個大房子啊,這麼小點兒,擠著咱們倆人外加一隻貓,都住不下的。」

夏芷兮站在房間門口,轉身看她說:「謝謝,這裡並沒有你的地方。」說完,進了房間。

夏語兮嗤了一聲,繼續低頭擺弄手機,吩咐命令。

莫雨晴洗了澡,換了睡衣,上了床。關上燈,躺在床上心裡計劃著明天的事情,內心激動,毫無睡意。她忽地坐起來,深吸兩口氣,下床出了房間。

來到隔壁,她擰開門,並隨手往一邊的牆上的開關摸去,嘴裡邊說道:「嘉嘉,我睡不著,你陪我說說話唄。」

燈光大亮,照著三人驚恐的樣子。

莫雨晴看著床上的倆人,共蓋一床被子,手指著他們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你……你們……啊?」

寧嘉坐在那裡看著她,苦笑一聲的問:「要不要上來一起擠一擠?」

紀景言翻了個白眼,轉過身背對著莫雨晴,說:「不要上來。想聊天,就在沙發上吧。」

莫雨晴哈地一聲,不敢置信的問:「你倆這是……睡了?」

「早都睡了,你不知道嗎?不然寧嘉肚子里的孩子哪來的?」紀景言被打擾了好夢,有點不快的說。

莫雨晴見他嗆自己,氣的一下關上門,走到床邊,沖著他的屁股就是踹了一腳,「連孕婦你都不放過,你還是個人嗎?」

紀景言大聲辯解說:「我沒動她!」

「那為什麼要在同床共枕一被窩?蓋被子聊天嗎?」莫雨晴氣的大喊道。

寧嘉連忙說:「雨晴,誤會,誤會了,我們真的什麼都沒做,真就是單純的睡覺。」

莫雨晴看向紀景言,問:「景言哥哥,你是沒有房間呢?還是房間的床被不夠軟?非要和我們嘉嘉擠一張床?」

紀景言嚯地一下坐起來,睡眼迷濛的說:「好了,姑奶奶,我可怕了你了,我回房間行了吧?地方讓給你,你倆睡。」說完,抱著枕頭迷迷糊糊的離開了。

莫雨晴關燈上床,擰開了床頭小燈,用審問犯人的眼神看著寧嘉問:「你倆這是好的已經日夜都分不開了?看來是好事將近了啊。」

寧嘉躺下,自嘲的笑著說:「好事什麼時候光臨過我?他還不是看肚子里的孩子的面才做的這些嗎?」說完,她幽幽的一嘆,解釋說:「我胎氣不穩,他怕我晚上有個三長兩短的身邊沒人不知道,所以才陪我一起睡的。」

「一起睡多長時間了?他就沒有把持不住的時候?」莫雨晴湊上來,八卦的問。

寧嘉斜眼瞟了她一眼,哼笑一聲說:「沒有。他對我又不感興趣,怎麼會有把持不住呢?」

「你聽起來好像很失望呢。」莫雨晴又湊近看了看她說:「你該不會是真的真的喜歡上紀景言了吧?」

「沒有。」寧嘉拽了拽被子,說:「你睡不睡,我要睡了。」

「我睡不著,可明明又很困,閉上眼睛就是邵霆。」莫雨晴嘆氣說:「你說,明天我能阻止得了他們嗎?」

「你都不知道他們在哪拍婚紗照,怎麼去阻止?」寧嘉好奇的問。

莫雨晴轉身面對她,笑了笑說:「大姐給我地址了,外景的都有哦。」

「大姐?」寧嘉困惑,半晌后說:「才第一次見面誒……看來大姐很喜歡你啊。」

「不是,她說是看我可憐。」莫雨晴雙手握拳托著下巴自艾自憐的說:「我確實很可憐的啊……」

「那好吧,說說你的計劃。」寧嘉說。

「我是這麼計劃的。」莫雨晴興緻勃勃的說:「明天他們拍的是外景,我就先到地方蹲著去,等他們來了之後,我找准機會,拉著邵霆就跑,你看怎麼樣?」

「呵呵。」寧嘉冷笑,「你自己覺得呢?怎麼樣?」

莫雨晴訕笑的說:「不太好是吧?其實我也覺得不怎麼樣。」她打了一個哈欠說:「可是我真的想不出別的方法,我就覺得這個簡單粗暴,我能行!」

寧嘉挑了挑眼皮,跟著她也打了一個哈欠,說:「你再好好計劃一下吧,邵霆怎麼可能跟著你跑呢?閉眼睛再好好想想吧。」

莫雨晴聽話的閉上了眼睛,嘴裡嘀嘀咕咕的說:「要怎麼辦嘛……對了,明天把你的球鞋借我穿,還有運動服。」

「好。」寧嘉暈乎的應著。

莫雨晴也張不開眼來了,自言自語道:「邵霆,等我啊……」

翌日,天光大亮,晃醒了床上的莫雨晴。

她幽幽的睜開眼睛,看了一眼窗外,低聲咒罵一聲:「該死!」把被子拉上了頭頂。

寧嘉也揉了揉眼睛,不解的問:「一大早上,誰也沒惹你,你生什麼氣?我這房間里是紗簾,晃眼了?」

莫雨晴哭喪著語氣說:「為什麼不下雨?大晴天幹什麼?」

寧嘉一愣,隨即明白過來她話里的意思,慢慢的坐起來說:「雨天人家就拍室內景了,你還不好行動呢。」

「也對哦!」莫雨晴嘩地一下拉下被子來,嘻嘻笑的說:「你說的很有道理。」

突然,門被人從外面推開,紀景言站在門口對她們倆說:「快起來,下樓吃早餐!」

莫雨晴被嚇了一跳,忙又把被子蓋在了身上,抗議道:「紀景言,你就不會敲門嗎?」

「這裡是我家,我可以不敲門!」紀景言戲謔的笑著說:「小雨晴,動作要快一點了哦,你在磨蹭的話,你的邵霆哥哥的婚紗照可就拍完了哦。」說罷,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時間說:「友情提醒,現在已經是八點四十了。他們可是十點啊。」

「呀!」莫雨晴一下彈了起來,氣急敗壞的說:「為什麼不早點來叫我?」

「你並沒有告訴我啊!」紀景言故作無辜的樣子說。

莫雨晴氣的把他推出去,關上了門。轉身又匆匆拉開櫃門,挑了一套運動服和球鞋出來,換好后,又快速的洗漱一番,胡亂的扎了個馬尾,跑下了樓。 餐桌前,紀景言看著莫雨晴已經在吃第三碗飯的時候,終於是忍不住的問道:「小雨晴,你吃這麼多肚子不撐嗎?」

「不撐!」莫雨晴往嘴裡扒拉著飯說:「多吃才有勁兒。」

「你要幹什麼?」紀景言警惕的問,「你知道邵霆在哪裡拍婚照了?」

莫雨晴瞟了他一眼,沒說話。

紀靜香用筷子敲了敲碗邊,對自己弟弟說:「你要幹什麼?快吃飯!今天是陪嘉嘉產檢的日子。」

莫雨晴一聽,放慢速度,看了一眼寧嘉的肚子,問:「現在小寶兒在肚子里乖不乖?」

「最近幾天都還好。」寧嘉喝著南瓜粥慢悠悠的說。

莫雨晴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又問:「那你倆什麼時候辦婚禮?肚子可不等人哦!」

正在喝粥的寧嘉聞言嗆了一口。紀景言忙抽出紙巾來遞給她,邊埋怨莫雨晴說:「你就好好吃飯,說這些莫名其妙的話嚇她幹什麼?」

莫雨晴卻不幹了,說:「哪裡莫名其妙了?我不該問嗎?你什麼意思?還是不想結婚唄?那行啊,那你從今晚別和寧嘉睡一被窩,平白讓你佔了便宜,我們怎麼這麼傻?」

「沒有一被窩,是兩床被子,昨晚你看錯了……」寧嘉在旁邊小聲的解釋說。

紀靜香也放下了筷子,贊成的說:「我覺得小雨晴說的沒錯,景言你是以什麼身份和人家睡一張床的?你好意思嗎?」

「姐,你知道的,我是怕晚上寧嘉晚上出什麼事。」紀景言無辜的說。

「哼哼。」紀靜香冷哼道:「說的好聽是怕出事,說不好聽你這就是耍流氓!」

「姐!」紀景言驚詫的喊:「你怎麼和雨晴這丫頭一個鼻孔出氣了呢?」

「我們這是維護正義!」莫雨晴強硬的說:「我作為寧嘉的娘家人,正式的通知你,要麼結婚,要麼分開,別搞得這麼曖昧不清的,聽懂了嗎?」

「我說不結了嗎?」紀景言無奈的說:「你們這麼逼迫我好嗎?」

寧嘉看他的樣子,在桌子下面拽了拽莫雨晴,示意她不要再說了。

莫雨晴看了她一眼,說:「景言哥哥,我這怎麼是逼迫你呢?你是男的,怎麼都好說。可我們家嘉嘉是女孩子的,現在又未婚先孕,你想過嗎?」

「你是不著急去捉姦了是不是?」紀景言瞪著她問。

莫雨晴梗著脖子說:「時間還來得及。」

紀靜香說:「雨晴,你說的對,不能再讓景言這麼胡作非為下去了,太過分了!其實,我也在一直催著他們結婚,不能再拖了。」說完,她沉吟片刻,說:「嗯,現在是四月份了,嘉嘉的預產期是11月份的,再過兩月也還好,那就六月份吧,天不是特別熱的時候。怎麼樣?」

「好啊,六月份,我喜歡!」莫雨晴高興的說。

紀靜香也笑,對發愣中的寧嘉說:「嘉嘉,等下產檢完事後,和景言回去看看你母親,順便把這好消息告訴她。還有關於彩禮之類的問題,最好是我和你母親面談。你回家問問阿姨,哪天有時間,我們約出來見一面。」

「啊?」 重生復仇:孤女不好惹! 寧嘉心裡有點發慌的問:「大姐……我和景言真的要結婚?」

紀景言臉色也沉了下來,對紀靜香隱晦不明的說:「姐,你不要給我擅自做主好不好?爸那邊——」

「爸那邊你放心,我會安排明白的。」紀靜香說:「你就把自己的事弄明白就好了。」說完,起身離席。

紀景言壓著火氣,看了寧嘉一眼,又氣的用手指著莫雨晴一句話都沒說出來,隨後去追紀靜香了。

寧嘉看著紀景言離開,訕笑了一聲,對莫雨晴說:「我看你呀,是白操心,我們這婚結不成!」

莫雨晴說:「結不成就結不成!那咱也不能不明不白的住在這裡,被他占著便宜。」她看著寧嘉問:「如果他不同意結婚,你是不是會很失望?」

「一早兒就失望過了,我還失望個屁!」寧嘉深呼出口氣來,有些擔憂的說:「我就是擔心我媽啦!她和我一樣很矛盾。一方面想讓紀景言負責娶我;而另一方面,又怕我這小家出來的嫁進他們豪門被欺負。我做了這事,真的很傷我媽的心!」寧嘉說著用手捂住了臉。

莫雨晴安慰她說:「可我看大姐對你還挺不錯的。」

「是呀,大姐對我真的很好,打從心眼裡的好,不然她也不會告訴我媽我懷孕了,這麼張羅著讓我和他結婚。」寧嘉有些哭笑不得的說。

莫雨晴說:「真不知道紀景言是怎麼想的,有時看他很在乎你,可他對結婚又很排斥。」

「他那是在乎肚子里的寶寶呢。」寧嘉自嘲的笑了笑,又對莫雨晴說:「以後不要再說他在乎我了,我聽了只會是當個笑話來聽。」

她說完,又不解的問:「你也是,好端端的,怎麼就說上我倆的事了?你今天不是應該全身心放在去搞破壞這件事上嗎?」

「我是看你這樣不明不白的給他生孩子,還受了這些苦,我來氣!還睡一個被窩,哼!」莫雨晴義憤填膺的說。

「是兩床被子。」寧嘉又小聲的辯解一句。

「你當我是瞎子嗎?」莫雨晴說:「剛才在大姐面前沒好意思戳穿你,你還再撒謊!哼,不理你了!我走了。」

寧嘉看她一身運動裝扮,叮囑她說:「硬的來不了,就別勉強。不行的話,關鍵時刻你就色誘!」

「去你的!」莫雨晴被逗笑了,「我會看著辦的。祝我好運吧!」

「好運!」寧嘉說,目送她離開。

回過頭,手又摸上了肚子,自言自語道:「我的寶寶,媽媽該怎麼辦才好呢?」

莫雨晴打車到了今天顧邵霆拍攝外景的地方——霍家莊園。到的時候,看時間還沒到,便躲在了一處石亭後面等著。

今天的天氣真的是太好了,前兩天還陰雨綿綿,今天就晴天萬里。莫雨晴看著遠處還有三兩對新人在拍照,心裡有點不是滋味。小聲嘟囔著自言自語道:「什麼時候我才能和邵霆拍婚紗照呀?」

眼睛看向那邊開進來的車,她瞪大眼睛,感覺是顧邵霆來了,忙打起十二分精神,盯著看從車上下來的人。

沒錯,是顧邵霆,還有與他牽手的簡依然。莫雨晴咬牙握緊了拳頭,進入作戰準備! 工作人員把一切東西都準備就緒了,只等顧邵霆和簡依然化妝換好衣服就可以開拍了。

化妝間中,顧邵霆已經化好妝,坐在一邊的小沙發上。

簡依然從鏡子中看著低頭看手機的他,笑著問:「邵霆,你看什麼呢?」

顧邵霆聞言抬頭看了她一眼,呵笑了一聲說:「新聞上說,海城夏家的千金離家出走,股市出現了波動。」

「啊?那個夏語兮?」簡依然說:「不過說來,這兩天她好像都沒有來纏著你誒。」

「那還不好嗎?」顧邵霆站起來,手插進褲袋裡,悠閑的走了過來,看著鏡子中的她,略帶委屈的說:「她來纏我你又該說我的不是了。」

簡依然笑笑,轉移話題問:「我美嗎?」

「嗯。」顧邵霆由衷的點點頭,「很漂亮。」

簡依然高興的看著他笑,儼然一對幸福的人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