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用另一個手機打電話給林喜欣。

醫路成婚,老婆非你不娶 過了一會子,譚勝美說道:「她說也要去。她問你配製好了美容溪水沒有?」

羅陽笑道:「配製好了。你們來就有了。那來了再說。」

講完電話,羅陽心情很好。

武館的事已擺平了,從這日開始,又將成為人民醫院特聘的醫生,這事也值得慶祝,剛剛好在飯館一併慶賀。

各位美人在出發前,輪流打扮,花的時間很多。

她們是不把全身上下弄得漂漂亮亮就不出門。

羅陽從家裡提了兩水桶的魚來,沒帶巨型金槍魚,只有黃唇魚,長江刀魚和長江鰣魚。

水桶放在車子的後備箱里。

每位美人都穿戴整齊,爭妍鬥麗,各有各的優點,頗為養眼。

車子其實有3輛。

不過,唐桂花的那輛標緻308不敢開出去。

不怕一萬,只怕萬一。

林家盯上了標緻308,開出去很容易被撞。

在還沒有擺平林家之前,羅陽也不希望其他美人駕駛標緻308出村子。

兩輛車子要載12人,其實不夠座位。

但羅陽發明了兩個人擠一個座位的坐法,勉強能坐下。

其實先送一部分美人到小樹林集市飯館,再回來接另一部分也行。

只是眾美人都想第一時間趕到目的地,便只好擠一擠了。

做司機的分別是喬悠思和唐桂花。

羅陽,安玉瑩,洪佳欣,蘇雲和施雲坐唐桂花開的車子,剩下的美人則乘坐喬悠思駕駛的車子。

兩輛都是大眾朗逸,不分高下。

「大家上車。」羅陽大手一揮,招呼道。

各位美人便歡快地湧進車子里。

若張靜不在這兒,羅陽覺得這個場面確實很溫馨。

可是有張靜這個神秘美人混在其中,羅陽心裡始終會想很多東西。

蘇雲照常是坐在副駕駛位。

車廂後座則是羅陽,洪佳欣,安玉瑩和施雲4人。

當洪佳欣上了車后,羅陽接著鑽進去。

這時安玉瑩便緊跟著坐進後座,然後動作嫻熟地先雙膝跪在座位上,再用雙手扶住羅陽的肩膀。

羅陽兩手也連忙去握住安玉瑩的小蠻腰,以助她一臂之力。

隨後安玉瑩則以左膝為支撐點,抬起右腿,跨過羅陽的兩腿,便騎坐在他的大腿上了。

羅陽則左手捧住安玉瑩的臀,右手則摟住她的腰。

當安玉瑩趴在羅陽的身上時,他的胸膛便能感受到兩團彈性的溫柔在晃啊晃的。

挺有趣的。

安玉瑩坐好后,施雲才坐上車。

「桂花姐,行了,開車吧。」羅陽說道。

於是唐桂花駕駛著車子緩緩前進。

在車子剛啟動那一會,羅陽能清晰地感受到安玉瑩的嬌軀在壓過來,那是慣性的作用所致。

安玉瑩便會摟緊羅陽的脖子。

此時,羅陽左手輕輕地拍了拍安玉瑩的臀,示意她別慌。

完事,羅陽用眼角餘光去瞥坐在左手邊的洪佳欣。

果然不出所料,跟往常一樣,洪佳欣正用那種鄙夷的眼神望過來。

當與羅陽的目光相接觸那一瞬間,洪佳欣輕輕地扯了扯嘴角,眼神更不屑了。

她還哼出一聲冷笑。

「班長,你這件上衣好有個性。」羅陽贊道。

隨即便可正大光明地透視洪佳欣的嬌軀,欣賞她青春活力四射的曲線。 「殺!」

秦昊打敗了兩頭聚力石火鳳然後又開始幫助自己人戰勝聚力石火鳳,一時間,十頭仙級一段的聚力石火鳳損失了五頭,四十頭聚力石火鳳損失了二十頭,畢竟天級巔峰的聚力石火鳳可是數名人類或者妖魔斬殺一頭,這群聚力石火鳳可沒有秦昊如此巔峰的戰鬥力

「嗷!」

活下來的聚力石火鳳悲憤的慘叫了一聲然後帶著活下來的天級巔峰的聚力石火鳳快速的離開了這裡,完全退出了爭奪九龍九鳳草

「退!」

大叔不可以 白耀看著聚力石火鳳離開了,帶著他活下來的手下退後了數百米臉色難看的看著秦昊等人,其他結盟的人類和妖魔已是臉色難看的看著秦昊等人,畢竟秦昊一人戰勝兩頭仙級一段的聚力石火鳳震驚了所有人,此刻聚力石火鳳離開了,秦昊等人被徹底的針對

「我們結盟,這一次九龍九鳳草我不參與了」

白耀看著秦昊雙瞳冰冷的看著他,殺意盎然頓時臉色難看的大聲喝道

白耀這句話落下,靠近白耀的結盟勢力瞬間與白耀等人拉開了距離,臉色難看的看著白耀等人和秦昊等人

「哈哈,你覺得你有資格和我結盟嗎?」

秦昊聽見了白耀的話不屑的大笑了起來,臉色張狂的神色不言而喻,尤其是身上沾滿了聚力石火鳳的鮮血,讓的秦昊此刻宛如真正的殺神一樣,冰冷的怒吼聲如驚雷一般在天空之上炸開

「我願意拿出龍血果和你交易,我們結盟,只求我能夠活著離開這裡!」

白耀聽見了秦昊的話非常不甘心的看著秦昊,但是想到了秦昊那強大的戰鬥力,心中的不甘心瞬間消失了,屈辱的對著秦昊大聲的喝道

「拿出來!」

秦昊聽見了白耀的話冷冷的看著白耀,只要白耀敢欺騙他,怎麼多人類和妖魔,秦昊絕對會第一個斬殺了他,完全不給白耀逃跑的機會

「給!」

白耀聽見了秦昊的話點了點頭,他能夠感受得到這個方法行得通,然後不在猶豫拿出了一個鮮血一般的果子,這個果子上面還有龍影浮現

「好,交易達成!」

秦昊得到了果子答應了白耀的條件,兩人結盟,他能夠活著離開這方世界

「兄弟殺,只要他們死了,九龍九鳳草便是我們的了!」

結盟的人類和妖魔看見兩人居然如此明目張胆的交易,完全不將他們放在心上,冰冷,憤怒的怒吼道

「殺!」

秦昊同樣冰冷的怒吼道,瞬間殺了過去,雷霆環繞,火焰包裹,秦昊收回了妖劍,斬殺這群人類和妖魔完全不需要妖劍的力量,雷霆和火焰都足夠了

他可不是愚鈍的人,殺雞不要宰牛刀,一瞬間所有人在天空之上碰撞到了一起,雖然對方足足有數百人,但是對於秦昊和白耀來說,人數並不起任何的作用

「嘭嘭嘭!」

天空之上狂暴的元力,不斷的爆炸,不斷的爆發,空氣一直爆炸響個不停

「轟轟轟!」

秦昊身上雷霆和火焰的力量不斷的噴湧出來,一拳火焰,一拳雷霆,只要接近他的人類或者妖魔完全擋不住秦昊一拳之威,直接被秦昊一拳斬殺

秦昊如火神,如雷神一般的身影震動了所有人,讓的所有人看向秦昊的目光充滿了恐懼,此刻的秦昊在他們眼中便是殺神,真正的殺神,讓人膽寒的殺神

「彭!」

秦昊再次斬殺了兩人,此刻沒有人或者妖魔敢接近秦昊,此刻所有人看向了秦昊的目光充滿了緊張,恐懼,擔心,生怕秦昊前去斬殺他們

「滾還是死!」

秦昊冰冷的聲音如驚雷一般在天之上徹底的爆炸開來,震得空間都出現了幾分漣漪,震動的天地都在顫抖,都在崩塌

「跑!」

終於有人類和妖魔忍受不了,心中的恐懼布滿了整個身體,不敢再和秦昊廝殺,不斷在爭搶九龍九鳳草,一瞬間跑了一半的人,剩下的人類和妖魔已不在動手,而是恐懼的站到了一邊,隨時等待著給秦昊致命的一擊

「走!

白耀深深的看了一眼懸浮在空中,氣息可怕,威壓驚人如真正戰神懸浮在天空之上的秦昊,深吸了一口氣對著他自己的人大聲的說了一聲快速的離開了這裡

秦昊看向了離開的白耀,並沒有多說,又看向了不在廝殺而準備做黃雀的眾人已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隨時準備再次動手,大開殺戒

「抓住九龍九鳳草!」

秦昊對著蠻山,后緣和九尾他們這群人大聲的喝道,九龍九鳳草他勢在必得,誰敢前來搶奪,誰敢阻攔他,無論是誰都必須被斬殺,都必須死!

「哈哈哈!」

懸浮在天空之上的秦昊,突然聽見了九龍九鳳草清脆的聲音再次傳了出來,秦昊看了過去看見了九龍九鳳草獃頭獃腦的看著他,等待著秦昊親自動手抓住他

「哼!」

秦昊看見了這一幕直接取出了雲老給他的封印天地的陣法,籠罩向了九龍九鳳草,但是九龍九鳳草非常得的警惕,封印陣法剛落下,九龍九鳳草便獃頭獃腦快速的離開了這裡

秦昊不得不加大陣法的範圍,直到籠罩了九龍九鳳草他沒有辦法離開這方空間然後再次朝著其他地方逃跑,秦昊籠罩了九龍九鳳草臉上出現了冰冷的笑容,最終緩慢的收縮陣法,緩慢的籠罩

「你們帶著其他人動手,我準備抓九龍九鳳草了!」

秦昊對著后緣,蠻山和九尾三人靈魂傳音說道

「好!」

三人大聲的回應說道,然後快速的帶著活下來的人類和妖魔瞬間和在一旁準備做黃雀的人廝殺到了一起,一場戰鬥快速的拉開,沒有任何的預兆的拉開

「嘭嘭嘭!」

秦昊的陣法劇烈的收縮,九龍九鳳草完全沒有辦法逃離,區域越來越小,最終不到一丈的距離,九龍九鳳草徹底的被秦昊封鎖住了完全沒有辦法逃掉

九龍九鳳草天真無邪,非常無辜的眼神看著秦昊,但是秦昊卻完全無動於衷,直接抓向了九龍九鳳草勢必要得到他,他可是救雲老性命的神物

「轟!」

秦昊的手剛伸過去,九龍九鳳草身上便爆發出了龍鳳身影,龍鳳升空,化為了真實的真龍和真鳳,懸浮在天空之上,龍鳳碩大的雙瞳冰冷的看著下方的秦昊,讓的秦昊承受了莫大的壓力

龍鳳從九龍九鳳草身上出現的時候,九龍九鳳草再次化為了一株仙氣盎然的仙草靜靜的矗立在那個地方

「嗷!」

龍鳳同時仰天怒吼了一聲,僅僅一聲怒吼天空都在崩塌,空氣更是在不斷的爆炸一直響個不停,然後只見得這一聲怒吼之聲落下的時候,方圓數百丈出現了一處結界,外人進不來,他們已出不去

「看來這便是考驗了!」

秦昊看著空中的龍鳳,散發出磅礴的玄氣波動,強悍的威壓讓的他都感受到了幾分喘息困難,玄氣運轉的速度都緩慢了幾分,但是很快秦昊識海裡面的九朵花散發出了一道神秘的力量抵消了龍鳳的威壓,讓的秦昊輕鬆了下來,秦昊充滿戰意的看著龍鳳的身影

「殺!」

秦昊冰冷的低吼了一聲,瞬間殺向了天空之上的龍鳳,完全無所畏懼,全力對戰! 洪佳欣拋一個白眼給羅陽,便雙手抱胸,轉頭看車窗外的景色了。

若非洪佳欣是女漢子,羅陽還想拍一拍她的大腿,跟她再聊聊。

當羅陽讚美洪佳欣的上衣好看時,安玉瑩微微吃醋,便會輕輕地晃著嬌軀。

在洪佳欣不看過來的情況下,羅陽便可轉頭去輕啄安玉瑩的紅唇。

同時,左手輕拍她的臀,右手則輕撫她的脊背。

兩手都要用,而且嘴也要用。

三路齊下,可以快速地哄轉安玉瑩。

車廂里比較安靜,那嘬嘬聲在回蕩。

「牛仔!」

唐桂花聽到了嘬嘬聲,便知羅陽和安玉瑩在卿卿我我了。

「桂花姐,怎麼了?」羅陽問。

「回來時讓玉瑩開車吧。」唐桂花說道。

這分明是氣話。

安玉瑩還不會開車,雖是在羅陽的指點下也曾握過方向盤。

若要讓安玉瑩開車,羅陽可不敢坐。

寵婚晚愛 「桂花,人家還沒學會呢。」安玉瑩如是道。

「不會可以學的嘛。每次都是老娘開車。」唐桂花幽怨道。

她聽了那嘬嘬聲,才心生怨氣。